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藍魔淵
藍魔淵,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位于北域—處極富盛名的大裂谷,時常有藍色霧靄飄起.

這個地方很有名,很少有人敢接近此地,因為動輒就會丟掉性命,對于修士來說都是一處厄土,常會迷失而亡.

北域空曠,世人皆知,赤地無疆,站在大地上向前望去,無邊無垠,荒蕪而蒼涼.

而接近這里,這種感覺會加深十倍,這道深淵斷裂的很整齊,像是有天神的斧子落下,將大地分為兩半,直上直下,垂入地下千里.

當臨近這里,可以看到一具具白骨橫陳,像是一片白色的岩石,尸骸都是成千上萬年的積累,有多很都早已風風化,成為了白骨粉.

淒涼,荒寂,可怕,妖異是這個地方的主題,這麼多年來也不知有多少生靈死在此地,雪白的骨頭觸目驚心.

赤地上方一道域門出現,葉凡,奇士府的老聖人,蓋九幽走了出來,出現了藍魔淵的上方.

"這個地方如傳聞那般,對修士的神魂影響極大,剛一接近這里元神有些不穩,要沖出肉殼."葉凡蹙眉自語.

但凡有生靈步入這個地方,靈魂就會不受控制,脫離自身的肉殼的束縛,沒入藍魔淵中.地上尸骨無盡,白茫茫一片,化為骨海,都是漫長歲月來留下的.

所有生靈的死法都一樣,失去元神,留下肉身,慢慢朽化在此.

"下方的藍魔族藍魔早已覺醒多年了,這個地方之所以化成凶地都是因為他們是他們在消耗生靈的神魂力."奇士府的老府主說道.

也正是因為如此,藍魔族凶名遠播他們的建立在死亡國度中,吸納神魂與吃人沒有什麼區別,對弱小的種族來說危害很大,故此連許多古族都很抵龘制他們.

葉凡雖受一絲影響,但問題並不大,眉心內的金色小人自主邁步而出,張口一聲長嘯,運用了唵字天音震的整片大淵搖動,藍霧潰散.

"下方有人在等我,不過沒什麼大關系."蓋九幽說道.

葉凡與老府主心中都是一動,一定是古族厲害人物出現了,畢竟他們先後滅掉了石族,青鬼族,紫電族,神輪族四脈的古聖,肯定驚動了了不得的老古董,要阻止這一切.

此時,不要說東荒與中州等大地震,就是東部汪洋中的修士都聽聞了這些因為事情太大了.

人族一位蓋代強者出手,連滅四大王族的聖人,一個都沒有跑了,全都打成了飛灰,撼天動地.

蓋九幽之名在八千年前就已經威震天下舉世皆知,沉寂這麼多年後又一次強勢崛起,一出手就連滅古聖,誰人不懼?

這一日,北域眾多古族請安都膽寒,連大氣都不敢出,人人自危,生怕大難落在自已的頭上,一個個心驚肉跳.

罡風獵獵,藍霧沸騰在這深淵下大片的霧靄沖擊上來,牽引人的元神,要離體而去.

下行千余里一個大湖出現在大裂谷的地步,猶若一片海澤巨大無邊,水汽繚繞,波光粼粼.

在這里並不是多麼暗淡,水中有一株株魔花,都是藍色的,閃爍光華,讓這個地方明滅不定,霧氣正是它們散發出的.

在大湖的岸邊有一個巨洞,里面是一片光明的世界,通向藍魔族的棲居地,那才是真正的魔窟.


"不好了,人族無敵的蓋九幽真的來了!"

守在洞旁的一群古族見到三人降落,全都驚叫,向里面送信,神色惶恐,戰戰兢兢.

這群人身上一片青藍色,覆蓋著鱗片,長相很凶,然而此時卻像是弱小可憐的綿羊在對面獅子王般,身體忍不住抖動.

蓋九幽踏上岸邊,踩在白玉階梯上一步一步走進古洞內,葉凡與奇士府的老府主緊緊跟隨,連闖太古王族巢穴,這種事也唯有前方的老人能夠做到.

對于太古聖賢布下的道紋,殺陣等全都一律無視,任何殺伐神紋在蓋九幽的腳下都會成為亂痕,不會起到任何作用.

其中以神輪族的法陣最為恐怖,可是最終卻直接崩碎了,沒有奈何三人一分一毫,被蓋九幽一腳踏進萬丈黑洞內.

"人族至尊駕臨,來到我藍魔淵不知有何貴干?"這是一個浩大的地下世界,光火閃動,能夠隱約間見到遠處有一座古老的巨城,藍霧迷蒙.

建立在地下世界的古城,自太古長存至今,這就是藍魔族的棲居地,誕生過一代又一代凶狠的魔王.

"找你們談道理."蓋九幽說道,步履沉穩,向前邁步,每步落下,地上都是成片的道紋崩開,許多紋絡損毀,化成了齏粉.

奇士府的老聖人變色,小聲道:"這是太古殺陣,是諸多古賢一代又一代完善布下的,聖人來了都可能會殞落,走不進去多遠."

葉凡穩壓,心中波瀾起伏,這麼一片又一片可怕的古陣在蓋九幽的腳下全部寸寸斷開了,簡單而直接的毀陣.

"蓋道友,你來我族講道理,為何要損護道大陣,這是何意?"那座古老的巨城上出現了一道雄偉的人影,向這里望來,眸光像是兩道閃電.

"與你們講拳頭的道理,自然要出手.這麼多年來,你們不都是如此嗎,以戰掃天下,以武說道理."蓋九幽說道.

前方,那片古城一片寂靜,城頭上的人感受到了一種磅礴氣機湧來,身體一陣搖動.

"蓋前輩,你一日內連滅四大族的古聖,是要將北域翻過個來嗎,想將所有古族都殺個乾淨嗎?"城頭上的大聲問道.

"王族共生,天下各族平等,原本可以很好的和平共處可是你們做的過分了."奇士府的老聖人開口,望向前方道:"你們視萬族大會約定為耳旁風,這些年來,橫行無忌,多行殺戮.今次更是七聖連出,闖我人族重地,生殺予奪,隨心所欲,是否想滅掉我們這一族?"

"這當中……有些誤會了."藍魔族之主立身在古城上說道.

"誤會嗎你們十大王族對我下了必殺令,又遣出七位古聖去中州殺我,這得是多麼大的誤會啊."

葉凡冷哂.

古老的巨城上,藍魔族主神色冰冷,時葉凡的話語不予理睬,平日間聖人以下從來沒有人敢對他不敬.

因為,藍魔族不僅是十大凶族之一,且是除去皇族外的十大最強王族之一,底蘊極其深厚曾出過大聖.

而且,這一代的藍魔族主是一位絕世天才,號稱藍魔天王,在證道的路上走的很遠,只差一步了很有可能會成為大聖.

可以說這個人驚才絕豔,戰力恐怖,遠勝諸多古王,位列當今強者之力的絕巔上,有一席之地.


"你們欺人太甚,這麼多年來肆無忌憚,還想做到哪一步,欲徹底圖滅我人族嗎?"葉凡繼續說道.

藍魔族主依然不說話,他自恃身份,並不看葉凡一眼只是遙望蓋九幽與奇士府的老聖人.

"怎麼不說話了,蓋前輩來此一是想同你們講人族與古族間的大道理,二是想為葉凡討個說法."奇士府的老府主說道.

"也許我們有不對之處可是七位古聖都死在了中州,你們人族的怒火該平息了吧?"藍魔族主開口.

"還不夠這才幾個人,不殺掉你們十大王所有古聖,怎能平息風龘波."蓋九幽說道.

八千年前就蓋世無雙,說出的話是不可違逆的法旨,而今他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其決心不容人更改.

"轟!"

一股滔天的場域散發出,蓋九幽一步就來到了古城前,城頭上的藍魔族主臉色雪白,渾身骨頭盡斷,大口咳血橫飛出去數千丈遠.

他心中駭然,他只差一步而已,有希望成為大聖,可是在這個病老人面前,卻連稻草人都不如,一步邁來所帶動的滔天威勢竟恐怖到了這一境地!

"你無視葉凡,覺得自己身份很高貴嗎,可若是與蓋前輩相比,你又有什麼可自恃的呢?"奇士府的老府主冷笑.

古老的巨城中,有有一株參天的巨樹,枝繁葉茂,紮根于城中心,閃爍藍光,霧靄繚繞,讓人元神要飛出去.

這是藍魔古樹,可以吞納世間萬靈的元神,化成最本源的精氣,供給藍魔族修煉,是他們這一族昌盛的根本所在.

此時,兩道身影飛出,將橫飛出去的藍魔族主擋了下來,化生出兩團如神明一般的光輝,在其身上連續拍打成千上百次.

藍魔族主渾身骨頭作響,元神發出道光,原本都要寸寸斷裂了,此時得到相助,終于穩住了傷勢.

"他……"

藍魔族主恐懼無比,剛才若不是這兩人出手,他多半就死掉了,這一瞬間他萬念俱灰,從頭涼到了腳.

他被稱作絕世奇才,很很大的希望會成為大聖,可是來人只邁了一步而已,光是那種氣勢就差點壓的爆碎,這是天大的差距!

就在剛才那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種無敵的意念,連大聖都比不了,那絲絲縷縷的氣機只在昔年覲見斗戰聖皇時感應到過,這個人分明是有有證道的希望!

從藍魔古樹上飛來的兩人,照耀出永恒的光輝,全都如臨大敵,一個個神色凝重,望向蓋九幽.

"蓋兄,我們不是有約定嗎,都不得出手,你怎麼坐不住了."說話的人竟是渾拓大聖,來自要阻攔蓋九幽.

"這樣未免有些過分了,需知這個世間,你並不一定真的是至尊,誰也不敢說無敵,說不定我古族就會跳出一個老前輩來."黃金王說道,神色冷漠,渾身籠罩萬丈金色光芒.

古族大聖出現了,這必然是一場席卷九天十地的大風龘波!

"是嗎,若是真有,我很樂見他出來,這麼多年,真是寂寞啊."蓋九幽發出一聲悠悠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