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蓋九幽神威
彈指聖人滅,這是一種多麼恐怖的戰力,不要說是在當世,就是放眼千古,與曆史長河中的猛人比也不會遜色.

蓋九幽一出,神威震世,足以比肩古來最頂峰的人,是一個名符其實的蓋代經者!

僅出了兩指,就彈碎了兩位古聖,連神魂都沒有逃出一縷,那天空中飄散的血霧,那猩紅的味道,那刺目的光,震撼人心.

剩余的幾位古族聖人一個個臉色雪白,手腳都麻軟了,從頭涼到腳,頭皮發炸,靈魂在簌簌抖動.

不是他們不堪,而是前方那個看起來衰敗不堪的老人體內有一種東西讓他們驚悚,發自本能的顫栗.

別人也許看不出,但身為古聖,到了生死攸關的這一步卻看的分明,那老邁不堪,近乎腐朽的肉身內有一個如太陽般璀璨的魂魄,昭示了他的蓋代強大.

盡管,那神魂中已布滿了歲月的刀痕,難以不朽下去了,但是收拾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足夠了!

"蓋九幽你不能這樣……"幾位古聖惶恐,前方那個老人氣血枯敗,是如此的衰邁,可是卻讓他們驚懼到了極點.

"我為何不能這樣,剛才你們不是說,憑實力說話,以拳頭講道理嗎?我很認真地在與你們交談."蓋九幽帶著病容,口中吐出一道清氣,化成一片混沌光沖了上去.

"噗"

一位古聖身體破爛,像是被一柄巨錘砸過,無論是骨頭還是血肉都爛的不成樣子了,連元神都是如此,而後整體炸開.

"死了,又一位古聖了死了,而此人可是以防禦著稱的一位古族聖人王啊,被一口精氣給震碎了!"

奇士府內,剛才感覺無比憋屈,義憤填膺的一群名宿都覺得吐出了一口悶氣,郁悶消失,開始司情起幾位古聖來了.

對上這樣一個深不可測的蓋九幽,簡直就是一種悲哀,堂堂古聖都失去了一戰之力,被人隨手鎮殺,弱成了三歲稚童.

"蓋九幽,你是真正的蓋世強者,還記得瑤池大會的約定嗎,你這樣肆無忌憚的殺我們這些古聖,就不怕惹出幾尊大聖來嗎,請手下留情,我們知道錯了."一位祖王臉色雪白,惶恐的大叫著.

成聖這麼多年來,他們何曾這樣驚懼過,從來都是高高在上,而此時卻是色厲內茌,怕到了骨子中.

"我人族與你們講規矩,你們說誰的要拳頭硬誰就是道理,我現在與你們論拳頭的道理,你們卻又提昔日的約定與規矩,你說讓我如何是好?"蓋九幽一聲輕歎.

他就這樣站在五色祭壇上,古日道衣獵獵,隨風而動,身體干枯,氣色不佳,可是卻有驚天動地的戰力,一個人足以讓諸聖畏懼,惶恐,如對神明!

"咻!"

一位古聖祭出了一柄傳世聖器,聖光滔天,撕開了天穹,生生打出一條混沌通道,想要直達北域,逃過這一劫.

這道聖光非常熾盛,照亮了永恒,他一步就邁了進去,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只要裂縫閉合,將天高地遠,無跡可尋,就能逃生.

然而,這自然不能成為現實,只因眼前這個人名為蓋九幽!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亦或是將來,這都是一個足以載入修煉史中的的蓋世人物,若非因為他出生的年代距離青帝太近,絕對會有那一線證道的機會!

"轟隆"

蓋九幽站在五色祭壇上,眼中並無精光,看起來甚至還有點渾濁,可是一只手探出去卻是天崩地裂,直接自虛無間將那位古聖與他的兵器抓了出來.

"太恐怖了!"

不光是葉凡,段德,聖皇子他們,就是聖級存在都頭皮發麻,剩下的兩位古聖每一寸血肉都在痙攣,害怕到了極點.

他們是聖人,可摘下隕星來,可打爆月亮,一戰之下,可讓中州大地都要沉陷廣袤無垠的一大片!

然而,此時面對蓋九幽時他們成為了病夫,連去一拼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抬手就能覆滅他們.

"噗"

皺紋堆積的手掌慢慢合攏,那位古聖一聲慘叫,當場成為了血霧,而那聖兵內蘊的神袛則驚恐掙紮,卻也是寸寸碎裂,化成了一片絢麗的聖輝,灑滿天宇,如煙花綻放.

"這……到底有多麼強大,那可是不朽的傳世聖兵,被點燃為煙花,奢侈的恐怖,絢爛的可怕!"大黑狗咕噥.

這樣的戰力讓每一個人都近乎石化,根本就沒有辦法揣度蓋九幽的真實境界,人們只能仰望.

蓋九幽道:"這麼多年來,你們跋扈行事,就是你們的子孫所過之處,小兒都不敢啼哭,可想而知囂張到了何等的地步.老朽本不想多事,萬族平等,和平共處,共同等待成仙路開啟.可是你們太過了,肆無忌憚,而今竟跑到我族的神土,要殺人族聖體,要奪五色祭壇,認為我族可欺是嗎?說不得老朽要活動下筋骨了,以戰止戈,光是講道理的話有些人不知進退."

"饒過我們吧,再也不敢了,放過我這一次,將會永不出世,絕不會與人族為敵."一位古聖施大禮,近乎要跪在了那里,滿頭汗水,一動不敢動.

"太遲了,我既然已出手,怎能就此停息."蓋九幽搖頭.

顯然,這一次他是要立威,打到古族膽寒,殺這幾位聖人不過是一個引子,肯定要藉此發出最可怕的警告.

"您是無上的存在,我們是螻蟻,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我們發誓永遠不會人族交惡,請高抬貴手."

任何人都有恐懼的時刻,面對蓋九幽,這兩位古聖全都膽寒了,為了活命,跪在了那里哀求.

這可是最為最為激進的十大王族中的祖王,平日間高高在上,何曾有過這樣戰戰兢兢的時刻,跪地求活命,生不出一戰的念頭,傳出去必要驚的世人瞠目.

可惜,最後的懺悔與乞求也敵變了不了他們的命運,蓋九幽一抖袍袖,他們寸寸斷裂,化成了血泥.

"今曰,北域一些王族無故毀約,來殺人族聖體,更是欲奪我人族大帝留下的五色祭壇,逼得老朽只能去北域走上一遭了."蓋九幽說道.

"五色祭壇被古族毀掉了."奇士府的老聖人說道,言罷,一抖袍袖,五色神光一閃,此壇變小,被收了進去.

"啊,通向域外的古路真的毀掉了嗎,被那幾位古聖打壞了?"奇士府內,一位性情耿直的大能發呆,哭喪著臉問道.

"笨死你,這自然是府主那個老狐狸故意說的,想倒打一耙,就此隱藏五色祭壇.蓋九幽是一位絕代無敵的存在,不會那樣說,可是我們的老府主是什麼樣的人?雁過拔毛,恨不得路過的公雞都要給他生出個蛋來,這次是要追著蓋無敵去北域,在後面敲竹杠."另一位了解老府主的人小聲說道.

陣紋交織,化成了一個陣台,蓋九幽,老府主,葉凡一起踏了進去,徑直趕往北域.

"嗷嗚……"大黑狗發出一聲狼叫,無比的興奮,道:"這次將有大風龘波了,病老蔫要出手了,全天下都得要驚悚,該不會要將北域給翻過來吧,趕緊跟下去看個究竟."

"快走呀,看他們如何去干一票大的!"小光頭花花也興奮的說道.

一群人浩浩蕩蕩,開啟了第二座陣台,殺向北域,當然不可能與葉凡他們三位當事人一路,而只是去看熱鬧.

這一日,四方云動,七位古聖聯袂攻打奇士府的事迅速傳遍了天下,相瞞都瞞不住,引發了一場巨瀾!

古族跋扈到這種地步了嗎?天下眾人都陣陣不安.

可是七位古聖都死了,這則消息一出又讓人們一陣不敢相信,吹盡了心中的陰霾.

"蓋九幽出手了,八千年前就已經無敵天下的至尊終于動手了!"

"這個被認為可以證道的前輩古賢,終于是再次露出了他的絕世鋒芒,被逼亮劍,斬向了古族!"

當人們得悉後莫不震動,許多老輩人物激動到顫抖,蓋九幽雖然年歲過大,血脈干枯,過于衰老了,可是還能一戰!

不要說是中州等地,就是最為遙遠的西漠,須彌山上的一道蒼老身影都坐不住了,屹立在須彌之巔,遙望東荒.

蓋九幽來北域了,時隔八千年再次亮劍!

舉世震驚,這位老人帶著人族聖體到了北域,要討個說法,想問一問古族何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守規矩,准備動手.

古族不少大族都惶恐了,一位活了九千年的的存在,這一次是興師問罪而來,不知要惹出怎樣一片殺戮.

這麼多年來,從未見過這位人族至尊出手,許多古族一致認為他不行了,境界跌落了一大截,不複當年盛況.

要知道,任何人,甚至是大帝,都有老邁的一天,元神朽掉,肉身干枯,戰力會銳減.

史上有很多例子可見,如那聖崖的大成聖體,壯年時,何其雄偉,氣吞山河,呼嘯天地間,可摘星裂日,一吼星辰碎.

可是最終的結果呢?

當其晚年到來後,血氣枯敗,身體老化,沒有了巔峰時代的戰力,最終被人擊殺,死在了聖崖上,大成聖體的鮮血染紅了那座黑色的大岳,至今還有散盡精氣後所余的血跡.

可悲複可歎!

而今,蓋九幽抬手就覆滅了七位古聖,當中不乏聖人王,讓人看到了他的血氣活力,還有昔日的鋒芒.

蓋九幽出動,帶著葉凡到了北域,將要亮出最為驚豔的一劍,舉世皆在靜待,人族振奮,古族恐懼,全天下都在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