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對聖人講拳頭的道理
寄士府最深處,成片的光在閃爍……條條,—縷鏤將那天宇撕的千瘡百孔,到處都是黑洞群,聖人在交鋒!

這場戰斗進入了白熱化,若是有光bō打在地上一定會讓中州沉陷一大塊,最起碼奇士府所在的紫se靈山保不住了.

然而,呼喝聲傳來,聖光飛濺,這個地方卻始終不毀,保存了下來.

"奇士府不愧是人族的重地,萬古罕見的地勢與道紋結合,讓這里成為了不朽之地!"一位古聖自語道,攻勢更猛了,發動了屬于聖人王的絕世攻擊.

大道轟鳴,仙光成千上萬縷,從那天宇中碾壓而下,要將這個地方化成一片焦土.

觀戰的人們全都變se,在這一刻他們見到了無垠的星空,有璀璨星河傾瀉下來,光明萬道,壓毀乾坤,要將此地傾覆.

"奇士府的主人你還在負隅頑抗嗎,想等著被滅族,被殺個乾淨嗎?"另一位古聖非常的霸道,冷幽幽的說道.

天宇破敗,一片茫茫,各種光飛舞,還有數不清的黑洞隱現,化成了碎空.

"你們這些王族實在欺人太甚,真的不講一點規矩了嗎?!"奇士府老府主喝道,一頭花白的亂發倒豎.

"我們就是欺人太甚你又能怎樣?"一位古聖語氣橫傲,一臉的冷漠,帶著無法無天的冷漠笑聲,可以說肆無忌憚,其聲讓人覺得格外刺耳.

遠處,奇士府的名宿皆變了顏se,全都攥緊了拳頭來犯的古聖可真是有恃無恐,讓人氣炸了肺,恨不得立刻斃掉他們.

可惜,這些人太強大了,當世的人族能有幾個強者與他們匹敵?

"太過分了,這些古族真該被千刀萬剮,欺我人族缺少聖人嗎囂張跋扈到了極點!"奇士府一位老人氣的渾身哆嗦.

葉瞳,厲天,東方野等人也都憤慨雙眉倒豎,怒視長空,唯一讓他們心中安慰的是,葉凡無恙,見他很平靜可以推測出,奇士府的老聖人應該有准備.

那片密土,大戰越發的jī烈了老府主功參造化,一個人竟然抵住了六位聖人大戰到了白熱化.

"奇士府的主人你何必如此,為了一個聖體實在不值,若是將你自己的xing命搭進來,那可就悔之晚矣."

"呵呵,老家伙確實很強,出乎了我們的預粹,不過你這樣拼命又能堅持到幾刻呢,終究是要枉死."

六位古聖大戰老府主,戰氣澎湃,遮蔽了那輪刺目的太陽,而一位古聖更是召喚來了群星聖輝,將這里化為了一片星空.

流星飛舞,彗星橫空,一道道光芒將這個地方淹沒,召喚來的星辰之力非常恐怖,淹沒了中州這片地域.

"你們自恃勇武,欺上門來,可曾想過,有朝一日也許會有更強者也打到你們的族中,殺到你們hun滅!"老府主喝道.

"你在說笑嗎,就憑你們奇士府嗎,還是指望人族聖體證道?可惜我們不會給他機會,今日要讓他血濺百丈!"

六位古聖橫空,同時鎮壓奇士府的老府主,這個地方五光十se,每一縷都是毀滅xing的,諸聖群戰,這等景象太過慘烈.

若非奇士府是一處特別之地,整片紫山都密布道痕,即便是聖人打出的余輝灑落下來也足以讓這個地方覆滅數十次了.

"剛才有一句話你說對了,今日我們就是欺你人族,你們又能我何?不僅要誅殺你們人族的聖體,還要搶走五se祭壇,你阻止不了!"

古族聖人見久戰不下,其中一人囂張的大笑道,他想讓老聖人大動肝火,讓其心神不靜.

"既然你們都如此囂張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老朽也要拼命了,留下你們幾個!"老府主長嘯道.

"老家伙,今天我們吃定你了,就是欺你人族無人,你能怎樣!?"一位古聖跋扈而又霸道的冷笑.

"轟隆!"

突然,一道道劍氣沖霄而上,自奇士府內飛出,全都是混沌劍芒,斬的四方天宇崩塌,化成了一片死地.

"什麼,那混沌殺陣明明關閉了,啟動起來需要漫長的時間,怎麼又複活了?!"

"快退,趕緊離開這里,脫離殺陣!"

幾位古聖臉上寫滿驚se,出現了一縷懼意,全都飛天而上,沒入云端,想要擺脫古時遺留的絕世殺陣的困伐.

"噗"

一道混沌劍光掃過,鮮血在高天上濺起數十丈遠,劃過一位古聖的xiōng腹,將其剖開,當場劈為了兩半.

"呢……"

他慘叫著,血雨滔天,元神之光大威,極力飛騰,撕開了虛空,想要遁走.

然而,這片混沌殺陣太過詭異與可怕,無孔不入,且禁錮虛空,他沒有辦法橫渡而走.尤其是鮮血灑落的刹那,整座上古殺陣複活,鎖定了這位古聖,所有混沌劍芒一齊集中向這里.

"噗!"

成千上萬道混沌光劈來,將這位古聖的元神劈的不成樣子,生命之火快速干枯,從璀璨到明滅不定,不過一瞬間.

這片混沌殺陣的可怕可見一斑,連聖人都可斬掉,沖入云層上的幾位古聖全都臉se難看到了極點.

"不……"

此人發出最後一聲不甘的大叫,被混沌劍光劈成的了塵埃,死了個乾淨,一代古聖殞落.

遠處,大黑狗銅鈴大眼閃爍幽光,道:"真不愧是奇士府,這座殺陣很可怕,堪與古之大帝的部分陣紋媲美了,可是並未聽說此地出過帝皇啊."它眼睛突然一亮,睜得很大,想到了九秘.

"你好手段,杵定我們會來想在此坑殺我等!"云層上一位古聖怒吼.

"可惜,你的打算注定成空,今日一定要抹殺了你這個老匹夫!"幾位古族祖王逃了出去,只有一人被劍光絞殺.

此時,他們屹立在高空,眼睛像是萬載不化的寒冰般,森冷而無情想要大開殺戒.

老府主平靜的說道:"既然你們打上門來認為我人族可欺,那麼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能以血祭陣,以殺來講道理了."

葉瞳,妖月空,李黑水等全都握緊了拳頭,非常的jī動老府主jī活混沌殺陣,滅掉了一位古族聖人讓他們都覺得冉了一口氣,剛才憋悶壞了.

而今只剩下了五位古聖,老府主多半可以對拼了不會像剛才那般被動了.

然而,他們還沒有放松片刻,一道宏大的bō動湧來,快速從天際沖至.

"你說的不錯,今日以血祭陣,以殺講道理,我等還真就是吃定你人族了,就是要欺負你們又能怎樣!——

隨著這道聲音沖來,第七位古族聖人出現了,威勢滔天,血云壓落,厚重如海,腥味撲鼻,讓人窒息,像是有一百萬座血se大山飛來.

人們變se,第七位古聖出現了,古族大動干戈,這還怎麼打,奇士府的老府主還能支撐的住嗎?

古族興師動眾,不達目的不罷休,即便有准備,有對策,可是沒有絕對的實力也不行!

所有人都充滿了憂慮,這終究是一個靠實力來說話的世界,在諸多古聖面前,什麼策略都無用,只需一拳粉碎!

"沒事."葉凡鎮定的說道,以手mō花花的小光頭,告訴眾人不用擔心.

"真的……不會有滅頂之災?"奇士府的的一位精英弟子問道.

葉凡沒有多說,今日之局是老府主半年前就定下的,五se祭壇太耀眼了,古族早就有人盯上了,要在今日實行"金蟬脫殼"之計.

老聖人第一次與他在小酒肆見面時,就說出半年後送他進入古天路,故意放出了風,借今日"毀掉"五se祭壇,同時要倒打古族一耙.

"老家伙所這是在自尋死路,人族聖體必死奇士府也將被滅,這座五se祭壇也將歸我們所有."一名古聖冷森森的說道.

"憑實力說話吧,不行的話,你人族即便有什麼道理都無用,只能向我們低頭!"一位聖人王說道.

人們氣憤,奇士府的名宿都快跳腳了,奈何沒有實力去幫忙.

這幾位古聖不可能再入混沌殺陣了,斬掉一名古聖也就到邊了,很難再you他們深入.

"是嗎,拳頭大就是道理嗎,那也好,拉朽來與你們講一講道理."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在那五se祭壇上,葉凡的身體化成了一縷清氣消散,而在原地出現了一個病懨懨的老人,化成了另外一個人!

"什麼,是他……蓋九幽!"

"他……怎麼來了,什麼時候到的?"

"快走!"

古族幾位祖王臉se鐵青,充滿了不安,什麼也不敢多說了,轉身就要走.

"幾位來都來了,按照你們說的,我們來用拳頭講一道理吧."

蓋九幽一臉病容,聲音平緩,沒有一點煙火氣,可是他一指點出,卻讓風云立時變幻!

一道指芒沖天而上,像是太陽隕落了,劃過宇宙,照耀出永恒的仙輝!

噗!

一名古聖當場就爆開了,血水飛灑,染紅了天地,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就成為了一具碎尸.

其余五位古聖hun都快嚇飛了,他們是何等的人物?當中一位古聖居然讓人一根指頭就給點碎了,讓每一個人驚悚到戰栗.

"不要走啊,我們來繼續講道理,在這個地方講完,老朽還會去你們各族,仔細而認真的講上半天."蓋九幽又點出了一指,噗的一聲輕響,第二位古聖化成了一灘血水,形神俱滅.

老蓋第三指點出,道:"最後一天多一些,求雙倍月票支持下!"

幫人做下廣告:《鳳傾》女頻的書,這天下,是他的,也是她的.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三千里河山,一路錦繡.還有一本書《不滅天域》快三十萬字了,主站東方玄幻類,大家可以先收藏這位巨神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