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十方古聖皆來襲
"我早巳考慮清楚,沒有什麼可後悔的,願意加入史上最強試煉中!"葉凡很干脆的說道.

"好,路是你自己選擇的,將來沒有什麼遺憾就好."奇士府的老府主點頭.

在離去前,葉凡與奇士府老府主去了一間密閉的石室,與外界隔絕,要傳承一些星空坐標,任何人都不能接近.

許久之後葉凡才出來,跟葉瞳,聖皇子,黑皇,李黑水,段德,燕一夕等人道別,要就此登上天路,進入星域中.

離別無疑是傷感的,從星空另一岸回來終于相見,可葉凡卻又要再次踏上征程,這是他的人生選擇,要進行史上最強試煉.

星空另一岸的執念已沒有了,父母不在了,除卻這些故人與朋友外,修行,得道,成仙是他最大的目標了.

"再相見,再相聚,我會活著回來的!"葉凡揮手,眸光掠過每一個人.

"葉凡保重!"

"一定要保重,活著再相見,將大小月亮還有龐博帶回來!"

他們知道,葉凡走上最強試煉,為營救這幾人是主因,錘煉己身還在其次.

這條路太危險了,萬年才重開一次,每一次都是這個世士最驚豔的人離去,進入無垠宇宙內,然而萬古來只有三五人生還,其他人都是血灑異域,戰死在了星空中.

葉凡很強,但是卻也不見得能生還,早有數名聖體戰死的前例了,這一次離別,不知今生還能否再相見.

"再見!"葉凡轉身,毅然遠去.

"師傅,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啊!"葉瞳大呼,眼中蘊含著淚水.

"哇嗚……師傅你真不管我了,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呀,怎麼能丟下我."鬼精靈花花大哭道.

"小子,你還差我一個先天聖體道胎呢,你要是死了,我讓你靈hun都不得安生,一定要活著歸來!"黑皇吼道.

"我等你證道成帝,這次貧道若是還不能進入仙域,下一次從渾噩中覺醒後去挖你的大墳,記住多放點寶貝."段德也道.

聖皇子,厲天,李黑水,燕一夕,東方野,妖月空等用力揮手,口中大喊著保重,注視他遠去.

奇士府最深處是一處禁地,外人不能接近,也根本走不到這里,刻有先天混沌大陣,殺機無限,因為這里有該府最重要的秘密.

葉凡,奇士府的老聖人一起進入了這片密土,在這個地方大陣痕跡明顯,交織成片,密密麻麻.

一道道混沌氣閃爍,將這里護了個嚴嚴實實,最為驚悚的殺陣密布于此,化為了一片絕土,少有人可攻進來.

"在那荒古前,有一位府主得到了九秘中的一道殘訣,都是關于道紋的,可惜啊,缺失的厲害,不然這片法陣將會更恐怖."老府主歎道.

他坦言,這麼多年過去後大陣損壞嚴重,不複往昔盛況了,不然任何古聖進來都得死,現在可就不好說了.

葉凡咋舌,九秘中關于道紋的那一秘竟然有部分殘訣在奇士府,若是讓黑皇知道一定會欣喜的瘋狂,黑狗做夢都想得到,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尋找線索.

"唔,我已經關閉了混沌殺陣,現在這個地方安全了,不然無論是誰進來都要受到無差別的攻擊,我們進去吧."老聖人說道.

葉凡會意,眼中異se一閃而沒,進入了這片密地最深處,前方一個無se祭壇坐落在那里,古樸而大氣,像是從遠古劃破時空墜落出來的.

"去吧,就此踏上你自己的路,希望你會成為史上最強!"老聖人止步.

葉凡對他施了一禮,表示感謝,而後一步一步登上了五se祭壇.

"這個祭壇很特別,老朽將要催動了,你做好橫渡而去的准備了嗎?"老府主問道.

"准備好了!"葉凡點頭.

"轟!"

突然間虛空崩開,一只土黃se的大手從天而降,向著祭壇與葉凡拍去,速度達到了極致,聖威浩dang.

老聖人驚怒,大喝道:"你敢!"

他原本佝僂的身軀一下子tǐng直了,手掌放大,化成一座銀se的大碑,印向天空中,第一時間擋住了那只大手.

"轟"

聖威浩dang,在天空中化成一片暴風,每一縷風都能撕開一片黑洞,可怕無邊,這是至強古聖的對決.

另一聲冷嗤傳來,又一位古聖出現了,青se的大爪子長滿了鱗甲,覆蓋了半邊天宇,抓向葉凡與五se祭壇.

"你們想與人族開戰嗎?"奇士府的老聖人怒發沖冠,另一只大手拍出,化成第二座銀碑,上面符文閃爍,刻滿了神紋.

"砰"

他與第二人對了一掌,將其阻擋在天上.

然而,第三股氣機出現了,非常的突兀,無比的強大,一只黑se的大爪子從云端探出,也不知道長達多少里,魔威蔽日.

隔著數百里都能見到這一恐怖景象,太過瘆人了,這麼大的爪子真像是上蒼之手,可以磨滅人世的一切.

奇士府的老聖人怒吼,張口一聲長嘯,四方云動,口鼻間噴出一條銀白se的真龍,這是他的先天本源精氣,沒入云朵上,斬向那只黑se的大手.

"好強大,看來你的修為深不可測,將三位古聖都攔住了,但我看你能堅持到幾刻!"

這是一個聖人王,在虛空中冷漠的說道,震的大道轟鳴,天地亂抖,他的身體為一道朦朧的光,一步邁了過來,拍向葉凡與五se祭壇.

"啊……"奇士府老聖人怒發倒豎,一聲大叫,眉心張開出現一只豎眼—射出一道神光洞穿向這位聖人王.

"轟隆!"

最為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第五位古聖出現,又來了一個人,雖然不是聖人王但也足夠強悍,一腳就跺了下來,踏向葉凡,想將他活活的碾死.

"你們欺人太甚,闖我奇士府大肆行凶,想挑起古族與人族全面的大戰嗎?"老聖人如一頭老獅子般,臉上寫滿了憤se.

毫無疑問,這些人是沖著葉凡來的,要將他鎮殺,更想奪走這個五se祭壇,歸古族使用.

"嘿,人族聖體活不過今日,老家伙你就別護著他了為一個死人拼命不值得.而且,憑你們奇士府也守護不住這座五se陣台了."

古族的聖者冷漠的說道,充滿了無情的殺意.

"老相與你們拼了!"奇士府的老聖人眼睛都紅了,心中似有無盡的郁氣,yu與這些人拼命.

"轟隆!"

虛空破開第六位古聖出現身上籠罩著上萬道神環,背生神翅,無比璀璨,這是一位聖人王!

"憑你一個人根本無力回天,這樣掙紮下去不過是枉死!"這位新出現的聖人王平淡的說道.

葉凡站在祭壇上,對六位古聖大喝道:"一群卑劣的古聖,不知廉恥,為了我一個小小的斬道者,竟然如此興師動眾,六聖齊至只為我一人而出手,你們不嫌丟人嗎?!"

"一只螻蟻而已,若非一位大聖推演到了未來的一縷天機覺得你可能是個人物,我等豈會為你而動."一個古聖冷冷的說道.

"你們到底還是怕了有什麼沖著我一個人來吧!"葉凡吼道.

"殺你如宰土雞,不費吹灰之力."一位古聖冷聲道,一只紫se的大手自那鉛云中探了下來,拍擊向他的肉身.

這只手太大了,轟隆作響,十方天宇都像是要崩塌了,上面的每一片紫鱗都有數丈長,十分恐怖嚇人.

"師傅!"葉瞳等人在遠處看的分明,全都驚悚大叫,他們知道完了!這麼都古聖出手,不乏聖人王,奇士府的老府主一個人怎能擋住,難以庇護葉凡.

"該死的,古族聖人出手了,而且一下子來了這麼多,葉凡難有生路了,這可怎麼辦?!"

"真的無恥,竟然有這麼多古聖出手,聯袂而至,沒有一點人xing,想除掉我人族聖體,不顧一切規矩,可恨啊!"

無論是葉凡,厲天等人,還是奇士府的名宿等,全都在怒吼,充滿了不甘,一個個怒發沖冠.

這麼多古聖駕臨,擺明是不給葉凡一絲生路,同時也可以看出對人族聖體多麼的忌憚,怕他的成長起來,怕他走土最強試煉之路,最終證道而歸.

而今,他們強勢出擊,肆無忌憚,想要將其抹除,是要徹底扼殺在成長的搖籃中.

"想走上最強的試煉路,下輩子吧,去投一個好胎,今世你沒有希望了!"

這幾個月來,古族一直沒有什麼動作,因為尋不到葉凡的蹤跡,可卻是早已得悉他會走上這條古天路,故此來襲.

聖體為宇宙最強體質中的一種,讓古族深深顧忌,一些jī進的王族不能容忍他成聖,更不希望他日後大成.

"該死啊!"奇士府一位名宿攥緊了拳頭,氣的口中大口噴血,這個結局讓他郁悶與憋屈的受不了.

"師傅!"葉瞳眼中蘊含熱淚,忍不住怒嘯,想要沖過去,卻被黑皇死死的按住了,讓他要忍住,日後去報仇.

"葉凡若有恙,我成聖之日,會去一一拜訪這些古聖!"厲天寒聲道.

"師傅,你不要死啊……"小光頭大哭.

這些人徹底絕望了,古聖齊至,一來就是這麼多,怎麼去擋?!

"不用擔心."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一條身影從遠處那間密閉的石室中走出.

他來到近前,mō了mō花花的小光頭,道:"不哭."幫其擦淨了臉上成串的淚珠.

一群人都發呆,來人正是葉凡,而那個石室則是不久前他與老府主曾進去過的那間.

"這是……怎麼回事,你是葉凡,可五se祭壇上那個人又是誰?"奇士府的一些名宿都有一些發懵"我需要一個解釋!"黑皇呲牙道.

"現在,我們只管看戲就行了."葉凡微笑,看向奇士府最深處,那里的大戰正在上演.

他們知道,既然葉凡在此,並無任何危險,那麼顯而易見,那些古聖全都被坑了,肯定要倒大黴了!

求下最後的子彈,雙倍月票還剩下最後兩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