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半年期
"仙!"

僅這一個字吐出,讓天穹崩塌,大道蟄伏,群星搖顫,星宇轟鳴.

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沖霄而上,席卷了域外戰場,驚的兩位盤桓在天外的古聖大驚失色,轉身飛遁.

而遠處一艘丈許長的金屬小船更是在第一時間撕開虛空,進入了黑暗的宇宙中,躲避這道神音,像是受到了極大的觸動.

"這顆古星上還有人族大帝活著嗎?"

這是一種震懾,讓從其他星域來此的幾位上古聖賢都悚然了,這可真是石破天驚,震撼整片星空.

"在當世,應該沒有一位大帝才對,一萬年前最後的一位大帝也坐化了,怎麼還會有這個級數的氣息?"

域外聖賢低語,出現在這片星域的共有三四人了,只是一直沒有降落在到大地上去而已,這些日子一直在域外觀察.

"據傳,當下的天地中,宇宙中已經沒有大帝了,怎麼會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個人,若是有人在這一世證道,隔著很遠就能看出這顆古星與眾不同才對."

很星然,這些人沒有一個是弱者,不然怎能進行星際旅行?這是一些可遨游天宇的超級聖賢.

"整片星空下無帝很多年了,而且還將繼續下去,這是一個最偉大的聖賢做出的預測,可信度很高,這顆古星為何會這樣?"

"而今,為了爭奪仙域進入權,諸聖中的偉大存在都會趕來,為何會出現大帝的氣息?"

"若是成仙路成空,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整片宇宙中的古賢將會爭奪先成帝的契機,必有一番波瀾壯闊的大碰撞."

荒古禁地僅僅一個字傳出,震撼了域外星空,讓幾位聖賢全都驚疑不定,不敢降落下去.

葉凡一臉驚容,荒出現了,為何只說了這樣一個字,時至今日,終于得到了證實,她是一個女子,天籟之音動人心旌,卻有一種不可侵犯的威嚴!

透過朦朧的霧氣,但凡修成天眼的人都能見到一道修長的身影,懸在深淵上,眸光冷漠,卻也有一種淡然與超塵.

人族修士來了不少,一個個全都跪伏了下去,口中山呼大帝二字,請她出禁地,庇護人族.

至于古族一個都沒有出現,都在第一時間逃走了,連古聖都不敢露面,因為青銅仙殿一戰給他們留下了太深刻的深刻.

荒在那一戰中滅掉了一隊古聖,即便有三位大聖坐鎮,即便持有極道古皇兵都無用,只能落荒而逃.

在眾多古族看來,荒似有意針對他們,無一點好感,自己送到眼前來是在找死,故此一個古聖都不敢出現.

"無上的大帝……"花花小臉雪白,以心靈之力溝通,讓他渾身都忍不住顫抖,畢竟太小了,見到這樣一個存在,怎不驚心.

很可惜,任他任何述說,荒都沒有再發一語,只是默默注視葉凡,望穿其體,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凡身體冰寒,寒毛孔中冷汗直冒,他被荒給盯住了!

荒,眸光從他體內的綠銅鼎,到萬物母氣,再到仙珍圖,一一掃過,有若實質,像是兩道劍劃過般,讓他胎骨生疼.

葉凡想拉大旗作虎皮,嚇唬古族,真將荒給惹出來了,卻是盯住了他,這讓他覺得有些不妙,頗有些引火燒身的感覺.

"仙路……"直到很久後,荒才移開目光,又吐出這樣兩個字,悅耳動聽,如九天上的仙音劃過,讓每一個人都豎起了耳朵,想要知道下文.


荒提到了仙路,這是驚人的!一位大帝級的禁區主宰,她的任何一句話都能引發星域震動.

然而,許多人都沒有等到下文,未聽到她說什麼,煙云化成帶狀黑霧,繚繞在九座聖山上,將那道身影襯托的更加修長與高不可攀了.

她緩緩降落,沒入了永恒的黑暗中,進入了深淵下,不再顯化.

花花的小光頭透亮,見荒沉下去了,頓時恢複了往昔的稟性,看起來很粉嫩,其實是一個鬼精靈,不斷的瞎掰.

"無上的大帝你走好,我對你敬仰萬分……"

突然,他小臉一苦,臉上蒼白,一雙大眼瞪的溜圓,驚聲對葉凡道:"師傅她對我說話了,你聽到了嗎?"

"沒有,你的心靈感應到了什麼?"葉凡露出驚容,看向其他人,也都沒有什麼異常,顯然都未聽到.

"她幽幽歎息了一聲,悵然若失,只說了三個字'都錯了"什麼意思呀?"花花小聲咕噥,聲音被葉凡的黃金聖域截斷在當中.

"都錯了……"葉凡自語,心中翻起滔天駭浪,這意味了什麼?

"我們走!"葉凡拉起花花,果斷登上锃亮的飛船,第一時間進入域門,從這個地方消失了.

當日,天下風龘波四起,各方云動,荒被葉凡師徒呼喚了出來,似乎間接證明了他與荒真的有干系,古族不安了.

"他真能呼喚荒,這麼說來兩次從那里借道,不是沒有原因,這……"

許多人發呆,各方驚詫.

尤其是古族,心中發虛,又一次間接證明那可能是一位人族大帝,活到了這一世,若是對他們不滿,將是一場大難.

葉凡回到了天之村,將所得到消息一一講出,讓一群人都發怔,她說"都錯了"意指什麼?

"她真的可能是狠人,想到一位大帝還活著,我的小心肝撲通撲通跳個不停,以後再也不去南域了!"段德心虛.

"你缺德事做多了,敢挖她的道場,這下好了,吞天魔罐你好好留著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把你給收拾了."黑皇幸災樂禍的說道.

"段師伯,師侄我願為你分憂,把那罐子送給我吧,我不嫌棄!"花花大眼亮晶晶,頂著小光頭,一副熱乎的樣子,湊上前來.

"一邊活泥巴玩去!"段德揮手.

"段師伯,我不白要,咱們還是老規矩,進行交易吧,悟道茶,還是殺聖老爺子的化神刀,你看上哪個了?"花花鍥而不舍.

一群人看向段德,全都神色不善.

"媽的,別聽他瞎說,這小東西人小鬼大,我從沒跟他交易過,上次趁我喝酒時,到是自我這里順走了兩件好東西."段德道.

天之村,一群人思量了很久,一致認為將來可能會有什麼大變故,皆言要做好心理准備.

段德心虛,自這一日開始,不再進南域,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古族安靜了,沒有其他動作,他們真的很不安,一些人想方設法派出死士進太初古礦,內心充滿焦慮.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很平靜,沒有什麼大戰爆發,只是又多了幾位古賢,從天外而來,為成仙路而至.


轉眼臨近了半年期,葉凡一直在修行,到了揮別北斗的時候,為此他特意去了一次姬家,詢問關于姬紫月與姬皓月的事.

大小月亮的父親雄才大略,是一個很英偉的中年人,黑發披散,眼眸如電,在姬家祖殿中親自接見了他.

這是一片恢宏的古殿,相傳為虛空大帝所建,連著一片無垠的虛空,有星域光輝閃爍.

據說,當年虛空大帝就是從這個地方葬進宇宙中的,再也沒有出現,未曾留下棺槨.

大小月亮的父親,對葉凡很看重,能夠將他帶入這個地方也算是一種認可,期間姬子也此來了,說了一些話.

"這是大帝走的路,宇宙星空中有虛空大帝的及……"

最後,葉凡離開了姬家,徑直趕往奇士府,因為半年期到,將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媽的,紫瞳那丫頭跑了,紫發那個混賬也逃了,氣死本皇了!"黑皇來送行時,帶來了這樣的消息.

葉凡將飛船的事交給了它,原本想指望它研究個通透,沒有想到意外發生,那兩人在一次教導黑皇駕駛飛船時,舍棄肉身,遁走了元神.

"身是神之本,他們而今成為了無根的飄萍,即便奪舍也會有相當漫長的排斥期,我不信他們能逃出這個世界."黑皇不忿.

可是,它話語剛落就呆住了,他手中的兩盞魂燈全都旺盛了起來,而後炸開.

"他們找到了合適的身體,而且不在這個世界了!"黑皇大叫,露出吃驚的神色.

此時,"丈六金身"這件聖器神袛,通體發光,劃破長空,直接從東荒消失了,沒入黑暗的宇宙.

艙內,紫瞳女子神色冷漠,適應了自己早先留下的血複制出的身體,道:"這顆古星太怪了,土著的強大超乎想象,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回到母星,將消息帶回去."

"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那幾個自然生成的空間跳躍點,而今我們的飛船出了大問題,難度太大了!"金發中年男子說道.

"丈六金身"化成一道流光,沒入宇宙中,就此消失不見.

中州,奇士府.

黑皇,東方野,聖皇子,李黑水,燕一夕,厲天等都來送行.

"今日一別,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見了,自古以來,從這條路走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可是十幾萬年來,卻只回來三五人而已,保重啊."

"師傅你又要走了……"葉瞳傷感.

"師傅,師傅,我最純潔了,你也帶我走吧,我怕被黑皇還有段德他們教壞."花花這個小和尚扯他的褲腿,仰著頭眨巴著大眼說道.

"媽的,這個賊小子性本惡,根本就不是外人教壞的."段德道.

"段道長要不你跟我一起上路吧,我想這一路上肯定會有無盡的大墓等你去盜."葉凡微笑道.

"貧道哪也不去,成仙築道在太古,上一次錯過了成仙路的開啟時間,這一世我要第一個沖進去,再也不能出錯了!"他很神棍的說道.

"史上最強試煉,這是一條讓無數英傑灑血的路,連最強的聖體都戰死了三人,無比的殘酷,你可要想好了,一旦進去,就再也回頭路了!"奇士府的老府主對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