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聖體囂狂
宣陀胸骨被葉凡的金色拳頭打斷七八根,隨著幾大塊血肉飛了出去,青色血雨灑落,在天劫中響個不停,發出一陣陣幽光.

"啊……"

宣陀痛到骨子中,他胸部裂開,缺少了幾根骨頭,鮮血汩汩,渾身都是青色血跡,披頭散發的大叫,痛徹心扉.

他剛成聖不久,還沒有來得及體會這種俯視眾生,惟我獨尊的感覺,今日被一個斬道者擊碎了胸骨,這是一種致命的打擊,修道的無敵意志幾乎快瓦解了.

"你們血月族人神共憤,以我人族祖先頭骨鑄酒杯,這筆血債今日先還上一些利息!"葉凡身在天罰中,劫光萬道,各種混沌閃電交織,他舉拳又沖了過來.

依然是一往無前的六道輪回拳,舍我其誰,持此拳意,心有無敵信念,有擊遍三千界,橫斷九重天的意志.

金色拳頭揮動,拳風浩蕩,葉凡如一道浮光在動,從這一邊的天空殺到了另一邊,挾萬丈天劫電芒到了近前,噗的一聲砸下.

鮮血飛濺,宣陀大叫,這一次雙肩一起炸開,兩條手臂成為數十枚瑩白的骨塊,血肉飛向四方,他渾身都是青色的血.

汪洋一樣的閃電劈落,各種劫光都有,從九王大天劫到五行閃電,再到混沌雷霆海……應有盡有,宣陀更加淒慘了,身上有一縷縷青煙冒起,肉香傳來.

本為一代聖人,超脫眾生之上,俯暇塵世,何曾會發生這等悲慘之事?沒有了一點聖人的威勢.

天劫浩大,將所發生之事全都淹沒在了雷光中,外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結果.

"人族聖體……"宣陀大吼著,眼神怨毒,成為聖人的第一戰這麼淒慘,他氣到肝都要燃燒了起來.

"你說,在太古年間,你們將我人族的祖先當作牲畜來圈養,是你們的血食,今日我打到你爆,讓你連牲畜的都不如!"葉凡屹立在天劫中,大聲怒吼,滿頭發絲都飛舞了起來,像是一頭魔神.

他任混沌光垂落,洗禮修長強健的軀體,渾身寶光瑩瑩,盡管有時會皮開肉綻,但是並無大礙,者字訣一運轉,傷勢很快就能修複.

這麼多年來,他時常渡劫,早已有了豐富的經驗,而今雷罰很少可以真正重創他了.

"啊……"

宣陀大叫,怒火攻心,祖父被殺,此時一個斬道者也敢這樣對他,讓他差點咬碎了牙齒.

他知曉今日凶多吉少,先不說那個一拳轟爆他的祖父的老聖人,就是那個殺聖也足以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與其早晚都要被殺,還不如堂堂一戰,若是能干掉人族聖體也算是拉上了一個墊背的,盡管元神劇痛,但他還是在拼命提升修為,且想修複軀體.

"轟隆!"

葉凡飛來,人未至天劫先降落,拳勢浩大,宣陀被罡風與天劫震的的站立不穩,幾乎要橫飛了出去.

"這是……"他駭然失色,化神刀的影響遠比他想象的可怕,斬中的是腰身,傷到的卻是元神,他眉心裂開,流淌黑血,此時難以聚力,幾乎一個跟頭栽倒在地.

"噗"

葉凡又疾又快的一拳到了,貫注了他一身的聖力,精氣澎湃,打在宣陀的下巴上,牙齒混合著青色血液飛出去上百丈遠,在劫光中被擊穿.

"喀嚓"

而且下一刻鍾,宣陀的下巴骨震裂,脫落了下來,鮮血四濺,慘不忍睹.

這場戰斗已經毫無懸念!

大戰到了這一分光景,沒有人來干預宣陀必死無疑,世間有奇跡,但之所以稱之為奇跡,那意味著極難發生.

"噗"

葉凡一拳頭將宣陀的頭顱轟爆,白色的腦漿與鮮血濺起十丈高,混沌雷光劈落,將他的軀體燒了個乾淨,連一點殘渣都沒有剩下.

"啊……"

宣陀驚懼,憤怒,惶恐,絕望……元神明滅不定,各種負面情緒迸發.

一道烏光閃過,殺聖齊羅出手,那柄漆黑如墨的長刀掃過,將他的元神削掉,化成塵埃.

化神刀是一種可怕的聖器,古來一直流傳有祭煉方法,可是卻少見有人鑄成,齊羅身為殺聖,再有這樣一柄魔刀配合,如虎添翼.

暗影一閃,齊羅消失,與衛易老聖人般沒入了虛空中,不再出手.他們身上都有悟道古茶樹干刻成的欺天陣紋,故此在天劫中來去自如,並未被雷光追擊.

"血月王身為一族之主都死了,我進去轉一圈,將他們這個地方夷為平地算了."葉凡自語.

在他的眉心,一個金色的小人邁步走出,張口一聲清嘯,開始鯨吸牛飲,吞收天上的雷光.同時他的鼎亦浮了出來,懸在金色的小人頭頂上方,看起來只有一寸大,可是究竟有多麼重難以說清.

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在青銅仙殿將汪洋般的所有母氣都給收走了,化入鼎內,讓其品階與潛能等有了更為廣闊的提升空間.

這麼多的母氣,若是展現出來,足以震撼整顆古旱,—旦鑄物必然是大器!

不說其他,單是重量就足以活活壓死斬道者,若非早已被葉凡煉化,強如他的血脈體質也難以舉起來.

而今,一寸小鼎那可真是比泰山都要重無數倍,為萬古罕見的"大器"!

"這是狠人當年為震碎極道帝兵而准備的嗎?"葉凡自語.

他的肉身,金色小人,一寸高的鼎,三者間形成一股神秘的聯系,和諧而統一,仿若天生一體.

肉身晶瑩,每一寸都似琉璃神金鑄成,沒有一絲雜質,經過最強血脈進化液的浸泡,他的肉龘體更加強大了,足以與古聖比肩.

金色小人亦壯大了很多,那神秘的礦物也可促進他成長,隱約間金光萬道,宛若一位仙王盤坐,威嚴無比.

鼎,吞吐神輝,將天劫中各宗混沌光都瘋狂吞噬下來,納入鼎內,烙印在鼎壁上,愈發的玄妙了.

天劫可怕,但對于葉凡來說,只要不是古之大帝一起出現攻伐他的變態場景,便可應付,錘煉金身,明悟自己的道.

金光點點,葉凡連發絲都晶瑩了起來,眸子開闔間,射出萬丈神霄,渾身璀璨,勝過佛教的金剛不壞身.

正如永恒過度的一對兄妹所說那般,他可能是宇宙中最強體質中的一種,若是總有進化液煉金身,必可開啟全部潛能.

"不滅金身,千錘百煉,神性不朽,鑄我大道!"葉凡心中空明,無我無物,每一次渡天劫都是一次難得的洗禮,無論是肉身還是神識都是一次升華.

葉凡的肉身,金色小人,一寸高的小鼎一同進入了血月嶺上空,各種劫光鋪天蓋地而下,將下方徹底淹沒了.

這是古族最負凶名的一大王族,整體實力極強,即便血月王死了,還會有祖王接替其位,此時雖然無古聖主持,但撤退也井然有序.

血月王進入雷劫,一直沒有出來,他們知道可能出大事了.

"奴役過人族祖先的血月族,你們的祖地給我全面崩毀吧!"葉凡屹立雷光中喝吼.

這一日,北域大震,人族成體莫名出現,闖到了血月嶺,在此渡劫,實在是囂張到了極致.

讓人更為震驚的是這一役的結果,血月王死了,宣陀被斃掉了,血月族祖地被劈成了焦土,除卻有大聖古陣守護的區域外,差不多盡毀.

"那可是一個凶名赫赫的聖人王,怎麼可能就這樣殞落了,即便是人族聖體的天劫再可怕,也可能奈何他!"

整片北域一片大亂,古族喧沸,血月王死的有些不明不白,人們都不相信他是被天劫劈死的.

有人族古聖出手,而且是遠強過血月王的古聖出手了!

很多人一致這樣認為,不然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暗流湧動,這可能會演化為一場大波瀾,多半將會發生古聖間的大戰!

這是一場軒然大波!

這些日子以來,十大王族聯合,暗中發下了懸賞令要誅殺人族聖體,任何人得悉都要變色,全天下都在關注,認為他難有活路.

然而,葉凡行事超出人們預料,不但沒有懼怕與退縮,反而闖入血月嶺,大開殺戒,滅掉了血月王.

這是一個響亮的大巴掌!

古族不守規矩,暗自出手,葉凡也不按常理來,鬧出這樣一場大禍,讓一大王族損失慘重.

"人族聖體竟這麼瘋狂,膽魄超人,將血月王給滅了,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這個巴掌抽的結實,讓古族各大激進派還有什麼臉面,情何以堪?一個聖體敢獨自對抗十大王族!"

全天下人都有些發怔,對這個結果覺得無比驚詫.

而最為激進的十大王族,許多人更是一陣發懵,沒有想到葉凡這麼"暴脾氣",比他們還囂狂.

"人族的古聖,你們這是在宣戰,竟敢暗中出手屠殺一大王族之主,你們想讓整片東荒都尸骨成山嗎?"

古族,有聖人王跳了出來,大聲吼動,傳遍北域諸多山川,聖威浩蕩.

"血月族,青鬼族,紫電族……你們給臉不要臉,不講什麼規矩,也好意思跟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出來,有本事再來殺我試試看,再滅你們幾個族主!"

葉凡回應,可以說囂張到了極致,點出了最為激進的十大王族之名,大聲喝斥,強勢叫板,絲毫無懼.

這一日,蓋九幽出現在北域神城,只是病懨懨的說了幾句話就退走了.

"血月族完全是自找的,老朽壽元無多,可若有大族執意辱人族,我拼著損耗生機,還是可以滅掉一大皇族,或者屠掉幾十個王族的.

然而,即便是這幾句話而已,威力是巨大的,讓古族大震動,驚的許多大族發毛,讓一些族主無比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