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璿聖人出手
"嗚,好舒服,要被蒸熟了……"葉凡渾身閃耀光輝,銀灰se的岩石築成的池子中,進化液汩汩湧動,他叫的聲音都少有點讓人想入非非.

這池水內蘊神秘礦物,神xing力量驚人,讓他的胎骨得到了一次梳理,金se血液雷鳴般奔騰,水池內霞光灑出.

紫瞳女子若精靈一般美麗出塵,而此時卻憤怒的握緊了秀拳,至于紫發男子則如喪考妣,肝腸寸斷,這池進化液葉凡吸收了一半藥效.

天之村,一群人被驚動,一個青金圓盤飛了進來,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實在惹人注目.

葉凡長身而起,從水池中邁步走出,再耽擱下去他就要堅持不住了,即將要渡天劫,押著兩個俘虜出現村中.

"上帝,佛爺……"從地球跟來的孩童花花,一邊揉太陽xue一邊吃驚的自語,道:"師傅搶劫了一艘飛碟,綁架了外星人,干了一票大的!"

長期受黑皇,龍馬這樣的人熏陶,這個一心向佛的小家伙也有點匪氣了,在這麼"烏煙瘴氣"的環境中,說話時自然帶上了一些特別的詞彙.

"這是何種法器,怎麼這麼大,話說材料真不錯,可以用來煉大陣."黑皇說道,以大爪子敲了敲金屬光澤冷冽的飛碟,以非常贊賞的口氣說道.

"別亂打注意,這是一艘聖級飛船,我已經命名為飛仙一二五八零號,日後有大用場!"葉凡道.

聖皇子上前,告訴他形勢嚴峻,有古聖想要暗中除掉他,他可能將有一場大難,這些日子萬不可出去.

"我正要找黑皇呢,讓他幫我尋一個王八羔子古聖,沒有想到真有這麼多不開眼的,我要渡劫了,去堵他們家門口."葉凡道.

他讓黑皇刻最繁奧加棋盤大陣,且要求在最可怕的天劫中能用,無人可追尋,著實為大黑狗出了一個難題.

血月嶺,一片神秘的山脈,每到夜晚,霧靄升起,懸在天空中的明月都會映成血se,沒有人敢接近.

這是一個凶名昭著,在太古間可嚇得三歲小兒停止啼哭的種族的祖地,整日都有一種壓抑與讓人心悸的bō動.

血月族,沒有出過古皇,但是一樣名聲顯赫,該族太過凶殘,滅掉的小族數不勝數,據說整片山嶺之所以呈血紅se就是自古至今飽受鮮血澆灌的結果.

雖然已到了午時,但這個地方卻依然yīn氣蒸騰,籠罩著一股yīn森與刺骨的寒意,即便是正午的陽光也不能驅散.

山脈深處有一片建築物,古老而恢宏,建在一個血池旁,在一座最為宏偉的巨宮中,雕梁畫棟,金碧輝煌.

血月王端坐在大殿上方的寶座上,肌體干枯,頭發如枯黃的雜草,稀疏而沒有幾根,可實力早已達到聖人王境,在古聖中威名赫赫.

"世人都說我們血月族嗜殺,天xing殘酷,殊不知我們是在藉此修行,汲取萬靈中血液蘊含的菁華,壯大己身."

血月王嘶啞的說道,在整片空曠的大殿內回dang,像是一個厲鬼自地獄中逃出,冷漠而無情,一雙眼洞內,似是蘊有兩盞金燈,眸光爍爍,古聖氣息驚人.

血月族嗜血如命,能夠從其他人的血液中獲取神能,尤其是特殊體質的人,或者聖人,那對于他們來說,猶若人世寶藥!

"我對人族聖體很期待,不知能否讓我再上一個大台階."旁邊,一個聖級祖王tiǎn了tiǎn自己的雙chun,看年歲並不是很古老,他是血月王的孫子,名為宣陀.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個潔白晶瑩的頭骨,當中威有酒水,酒香與鮮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妖豔的血se.

這竟是一顆聖人的頭骨,被煉化成了一個酒杯,血月族的可怕與殘忍可見一斑.

"祖父,聽說我手中這個酒杯是人族的一位古聖的頭骨,我們族內還有一些收藏是嗎?"宣陀笑問.

血月王搖了搖手中一個毫不起眼的白se酒杯,聲音如夜梟,道:"這也是一個屬于人族的顱骨.那個時候他們很弱,被迫依附于各大王族,只是為了活下去.我手中此杯是一個女聖人王的頭骨,難得出現一個她的血液味道很甘美,是我的祖父親手格殺的.那時,人族一個支脈是我們的奴隸,生殺予奪,隨我們心意而定,那個時代讓人回味啊.這麼多年過去,想不到他們竟強威到了這一步."

"人族聖體的體質很特殊,他的金se聖血是稀世寶藥,我真的很期待,可是始終不能發現他的行蹤."宣陀說道,眼中妖異光芒閃爍.

"你要好生努力,我壽元已經無多,也許幾年內就要坐化了,好在你成聖了.

你炎親死的早,近幾年內你若不能再做突破,多半無法繼承我族大位,古聖不止你一人."血月王說道.

"我明白,只要能尋到人族聖體,我必可再上一層樓,可惜而今不是太古,無法圈養他們."宣陀眸光yīn鷙.

"轟隆!"

突然,宏偉的殿宇搖動,整片山脈都在打擺子,像是要被掀翻了過來,遠處山峰炸開,亂石崩云.

"發生了什麼,何人敢攪鬧我血月族祖地?"宣陀騰的一聲站了起來.

老血月王眼洞中兩盞金燈一樣的神芒熾威,無情的說道:"去看一看,也許你立威的時候到了."

山門外,葉凡一拳將兩座山峰給打的崩塌,更是毫不客氣的將一座大山給舉了起來,擲入血月嶺中,砸死一片古族人馬.

"哪來的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到我血月王族挑釁,嫌命長也不能這麼尋短見,讓你生不如死."

他們位列太古十大嗜殺王族內,每一個族人都是以鮮血為食,眼中沒有憤怒與懼怕,全都興奮無比,沖了過來.

對于他們來說,這個挑釁者就是血食!

"轟"

葉凡一抬手,將一條山脈生生給拔了起來,足有二十多個山頭,他用力砸了下來.

"啊……"頓時慘——片,並非每一個古族都很強大.

"你是誰?"一名古族強者大喝,意識到來人非同等閑.

"人族聖體葉凡,讓你們族長血月王,還有讓那個孫子宣陀出來受死!"葉凡一聲大喝,聲傳數十上百里.

一群人臉se發綠,宣陀是族長的孫子不假,可不是每一個人的孫子,這主成心來找茬,要興風作亂.

"葉兒……人族聖體竟然來了!"消息傳開,血月族內不少強者興奮過度,爭先恐後沖來,近乎流口水.

因為血月王說過,一旦尋到人族聖體,會親自當場格殺,給他們嘗金se聖血液的味道.

"想不到你送上門來了……"宣陀長嘯,臉上寫滿了驚喜,飛快逼近.

血月王眉頭微蹩,人族聖體敢自己主動上門,這不符合常理他怕有意外發生快速跟進.

"血月王,你們在古族中發出懸賞令yu殺我,今日我來了,你們兩個棒槌過來受死!"葉凡大喝.

狂,囂張到沒邊了,敢與兩位古聖這樣說話,其中一位可是少有敵手的聖人王,除卻大聖外誰敢喝斥?

"太古年間,人族不過是我族圈養的牲畜生殺予奪,隨心所yu,一群血食而已."宣陀冷幽幽的說道.

而後,他好整以暇,向前邁步,點了一指,道:"讓我想想怎麼來吃掉你從頭部開始,還是從心髒."

宣陀搖動手中潔白如玉的酒杯,抿了一口鮮紅的血水,道:"這個酒杯就是以你們人族的一位女聖人王的頭骨做成的本來屬于我的祖父,而今賜給了我現如今我覺得你的頭骨更完美一些,我也可以煉一個更好的酒器了."

"喀嚓!"

閃電是如此突然,漫山遍野,像是茫茫汪洋從天空中傾瀉了下來,無孔不入,電芒布滿了每一寸空間.

銀蛇亂舞,金龍躍空,混沌氣彌漫,每一道電弧都沾染有些許混沌光,恐怖的嚇人!

即便是聖人見了,也有些發毛,這麼浩大的陣勢,足以比擬他們的大天劫了,一個斬道者怎麼度過?

"他成聖了嗎,這麼巨大的混沌電弧……"宣陀有點發懵,連他度最為可怕的聖人劫時都沒有遭遇過這般景家"快走!"血月王大喊,他終于知道,葉凡為何敢有恃無恐了,包藏禍心而來.

葉凡的天劫一次比一次恐怖,雖然不像是剛斬道時那麼可怖,古之大帝未現,但卻也引動了混沌劫,將他包裹住了,比聖人的天劫還可待.

這也是他的肉身堪與聖人比肩的原因所在!

他腳踩行字訣,沖著宣陀就追了過去,這是血月王的命根子,針對一個說不定能傷到倆!

天空中,各種宮闕浮現,那是形如古天庭般的混沌閃電,有人形帝皇若隱若現,在進行鎮堊壓!

這種天罰絕對可以傷到宣陀的肉身,一道不行,架不住萬道,十萬道,百萬道……

"小子你還nen,聖人超脫塵世上,遠不是你這樣的螻蟻可比擬的,殺你如踩踏臭蟲!"血月王沖了回來,解救自己的孫子.

然而,他話語未落畢,一道神芒像是從永恒未知處斬來,噗的一聲,將他右臂與肩頭斜斬了下去,僅差一點就將他立劈!

聖血灑落,在天劫中被化成血霧,在混沌光中慢慢消散,讓他驚怒交加,他知道壞了,一個精通暗殺的古聖在此隱沒.

暗中,殺聖齊羅手持悟道古茶樹干刻成的欺天陣台一閃而沒,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血月王你想以勢壓我,以聖器懸賞,動員古族眾強殺我,今天我讓你自食其果."

葉凡挾帶閃電逼近.

"刺殺術天下無雙,可惜不過是一個聖人而已,距離的我的境界還遠,我看他能奈我何!"血月王傲然道,斷臂重生,且手持一個瑩白的聖人骨頭酒杯,飲下一杯血水.

宣陀立身在自己的祖父身邊,鎮靜了下來,手持女聖人王的潔白頭骨,用力向口中灌了一口鮮血美酒,道:"想來我血月族鬧事,你們還不行!"

"是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轟!"

在這雷劫中,一個巨大的拳頭擊來,貫通數十里長,混沌氣彌漫,一拳之威,驚仙泣鬼!

天漩聖地石坊的衛易老聖人出現,第一次出手,霸天絕地,一拳擊來後血月王也擋不住,臂骨當場折斷,而後身體四分五裂,整具軀體炸開了!

外界,無人能看清,所有這些都掩飾在天劫光芒中.

"你們……想挑起人族與太古王族的大戰嗎,古聖都出手了,敢這樣對付我等?"血月王驚怒,同時感覺無比的恐懼.

"你也有臉說?身為古聖,卻對我一個斬道者懸賞,十大王族聯合起來要殺我,真當我葉凡是軟柿子好欺負嗎,以為被你們吃定了?"葉凡冷笑道:"以勢壓人,我也會,我認識的古聖也有幾位,雖然不多,但滅你們足夠了!既然不守規矩,那麼大家就一起亂來吧,先除掉你們再說!"

"你……"

血月王震怒,想說什麼,可惜沒有機會了,因為殺聖齊羅動了,不等他身體重組,一記冷刀無聲無息的劈落,將其頭顱給立劈為兩半.

"化神刀……"血月王驚恐大叫,元神都跑不了,在殺聖手中那把漆黑如墨的長刀下元神成灰,被刀吸收了個乾淨.

宣陀嚇懵了,臉se雪白,他可是剛成聖不久,怎麼去對抗老牌古聖?現在他祖父身為聖人王都被人一拳打爛了,可想而知來的人多麼恐怖.

"你們想挑起萬族大戰嗎,到時候各族會聯手毀掉人族!"他一邊逃一邊恫嚇,虛張聲勢.

可惜,雷光淹沒了一切,他的聲音無法傳出去.

"是你們自己先破壞規矩的,手伸的太長了,想殺我,飲我的金se聖血,你來試試看!"葉凡森然喝道:"這一次我渡劫,即便是你們大聖也推演不出來,殺死」你們也是白殺!"

"噗"

前方,正在雷光中飛遁的宣陀,上半截身子與下半截身子突然分離,一口黑se的魔刀突兀出現,將他腰斬,又是殺聖齊羅出手.

宣陀痛苦大叫,扔掉了手中瑩白的女聖人王頭骨酒杯,撕心裂肺的哀嚎,化神刀雖然只是砍中了他的身子,但是那種刀氣對元神亦有致命xing的傷害,其眉心裂開,在流淌黑血.

"你也有今日,你說你們這一族圈養我人族祖光視作牲畜,當作血食,今日我——位他們洗刷恥辱,先從黯然殤逝的女聖人王開始!"

葉凡大吼,揮動金se的拳頭沖了過來,帶動著萬丈雷芒,一拳打了出去,擊穿了宣陀的xiōng膛,震的他血肉與聖骨橫飛出去十幾斤!

小殺,呼喚月票,雙倍月票在繼續,五四了,青年們崛起吧,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