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進化
'啵!"

以岩石築的池子內不時有氣泡破開,發出輕響,化成一片氤氳霞光噴薄出來,似春風繞體,暖洋洋,令人渾身舒泰.shouda8.c/o/m手,打.吧更新超快)

"這是什麼?"葉凡詢問紫瞳女子.

他盯著前方的水池一陣驚異,這種氤氳靈氣將他裹住,正是它的存在而讓他可能要渡劫,很是奇妙.

紫瞳女子瞥了一眼水池,多少有些不屑,帶著一絲嘲諷,道:"一池化生水而已,可以淬煉金屬塊,讓其更具有靈性,你們這種土著自然沒有見過."

說完,她再也不看一眼,而是皺著瓊鼻,觀看破損的飛船內壁,一副很心疼的樣子,似對這飛船極其愛惜.

"原來是淬煉金屬材料的水池,我還以為是什麼仙丹靈池呢."葉凡漫不經心的說道,繞著池子走了兩圈.

他作勢要將一個金屬塊扔進去清洗,而且詢問紫瞳女子如何淬煉,能有怎樣的效果,結果卻被無視了,只給了他一個後腦勺.

紫發男子見他真要浪費掉部分池水,心疼的要死,嘴角都在不受控制的抽搐,想要說什麼,但被強忍住了,不著痕跡的轉頭看向另一邊,想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葉凡嘴角微翹,道:"你們一致認為我具有傳說中的不滅金身,依靠血肉身比仰仗那些廢銅爛鐵更好,那我干脆以此池液淬煉自己算了."

說罷,他解開戰衣,便要進入池中,一副要亂來的樣子.

紫瞳女子與被葉凡打斷很多骨頭的青年頓時變色,再也不能平靜,他們知道,對方肯定早已發覺了,皆不顧一切向池中撲去.

葉凡大笑,輕輕一抖晶瑩剔透的神鏈,將他們二人全都鎖住,不能動彈一下,定在了一旁.

這里是飛船上的最重要之地,以金屬壁密封,刻有玄奧神紋守護,在這中心主實驗室內出現一個岩石築成的池子,與陳列的各種神秘儀器顯得格格不入,不可能是凡品.

岩石成銀灰色,內蘊神秘礦物,散發出很柔和的光,來到近前後有一種讓人脫胎換骨的清新氣息,池內氤氳霞光流動,可卻沒有什麼氣味.

然而,這種五色神液太過神秘莫測,葉凡剛將手伸進去,體內的金色聖血就奔騰了起來,且體表交織出閃電與雷鳴聲.

"這是什麼東西?"他像是觸電般快速將手收了回來,不是沒有料到這是稀珍寶液,然而似乎比想象的還要甚.

紫瞳女子臉色雪白,神色激動,極力想阻止葉凡,然而此時身為俘虜,根本不可能成功,十分不甘.

"看來這真的是一池仙丹靈池液,讓你們這麼在意……"葉凡輕笑.

紫發男子額頭上的青筋突起,他們在黑暗與冰冷的宇宙中漂度這麼多年,曆經千劫百難,炸開諸多枯星,擁有逆天機緣才尋到各種礦物,他不知道後半生還能否提煉出這種仙液.

"你不能這樣浪費掉,這是一池最強血脈進化神液,只是初步煉成,遠還沒有達到最佳,岩石中的礦物剛出來少部分,還沒有提純完畢."紫瞳女子知道,根本隱瞞不了,也阻止不了,與其如此不如說個明白.

葉凡臉上掛著笑意,第二次將手探進池中,稀珍寶藥就在眼前,他自然不會錯過什麼

當手指沒入池水中,煙霞沸騰,蒸出一道道豔豔仙光,將他整條臂膀都給覆蓋住了,讓其骨骼鏘鏘作響,血肉亦在顫動,像是在脫胎換骨.

且,他神識震動,竟察覺到了世界本源碎片,化成一條條烙印,夾雜神液間,于瑞光中沉浮.


這讓他吃驚,難怪紫瞳女子說這是最強血脈進化神液,這是能夠讓肉身與元神同時強大的神秘藥劑,有不死神藥的某種特性.

它雖然不能延人壽元,但卻能強勢而霸道的激活人體潛能,讓人的血脈力向最強靠攏,實現超級進化!

"真是一種神秘的礦物,這種物質太稀珍了,難怪你們炸開那麼多枯星,在宇宙中漂度這麼多年,才收集到這麼一點."葉凡道.

紫發男子聽到這些話都要哭了,他們這已經算是逆天了,永恒國度多少人去宇宙深處采集,終老到死,都難有收獲.

"你只要耐心等上幾十年,待銀灰色的岩石中最稀珍的礦物全部提煉出來,這池神液將堪比仙丹!"紫瞳女子道.

按照這兩人所說,這只是初級的最強血脈進化液,這樣用掉,實在可惜,得不償失,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可恥的浪費.

"是嗎,讓我自己來研究一下."葉凡沒有想到,這一次收獲如此巨大,簡直是開啟了一道仙藏,得到了這樣一池神物,太重要了.

北域,暗流湧動,這麼多日子來都不平靜,十大王族懸賞,只要能提供葉凡的線索,就賜予一件聖器,可謂驚世賞金.

當然,這不是公開的,只是在古族內部流傳,上不得了明面,時至今日他們對人族越發的忌憚了,也怕惹出什麼麻煩來.

"誰若是能將人族聖體斃掉,聖人王將會為其護道,無論犯下多麼大的過錯,都可以赦其大罪,恕九次不死."

據說,古族有一部絕世道書現世,將作為終極獎勵賜下,沒有細說此書之名,但絕對是一部震古爍今的古經.

而且,另有一則秘聞,誰如果真的斬掉人族聖體,有一位神秘的大聖會出關,收其為閉門弟子.

古族內出現種種說法,讓很多人心動,同時很震撼,人族聖體竟然惹的古聖關注,決心斃其性命,可見其成長的潛能多麼恐怖,讓各方都不安了.

"人族聖體想過這道坎有點難,連古聖都出動了,誰能救得了他,一旦露面必死無疑!"

"若不是心有忌憚,可能會有無上的大聖親自出面解決人族聖持……"

古族內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士在議論,提到了蓋九幽這個名字,讓古族大聖都深深的忌憚不已.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深不可測的老家伙,據說高達九千歲了,曾去過別的古星,在證道路上走的極其遙遠,若非身體扛不住歲月,境界跌落了,將會更為恐怖!"

天之村,聖皇子出現,送來消息,想告並葉凡最近不要出現,因為局勢太緊張了,有不少王族想暗中除掉他.

即便斗戰勝佛站在須彌山上,俯視天下,也不能將所有古族全部震懾住,有人將要鋌而走險,且古聖出手很難留下什麼痕跡,暗殺一個斬道者會很乾淨,難尋線索.

這些日子來,連猴子都低調了很多,因為據悉,有人也想對他不利.

不死天皇一脈,昆宙大聖一族總會有留下一些強人,逃過了上一次的大劫,這是無可避免的事.

黑皇坦言,他們現在也不知葉凡身在何方,根本找不到,無法有效的傳遞消息.


"別人還好說,但一定要注意血月族,位列最為激進與殘忍的十大王族內,太古時期以人族為血食,曾統治過大片疆域,那個時期,人族的誕生過的一些古聖有半數都被他們撕食了."

血月族,一個殘忍種族的名稱,在古族中也是凶名昭著,沒有人願意招惹,得罪他們動輒就會有滅族大患.

葉凡屠掉的霍坦就是該族一個支脈的聖人,主族很強大,雖然早已不複太古盛勢,但卻也非同小可,是赫赫有名的血月王脈.

這一次要殺葉凡,就是該族起的,且要提供的聖器也由他們出,血月古王實力強大,位列聖人王內.

且,其孫也在近期成聖了,只有數百歲,是一個絕世奇才,與霍坦同輩,關系莫逆.

"人族是我們圈養的血食!"這是該族一些凶戾古聖曾說過的話語.

葉凡對這些不知,此時顧不上其他,脫去戰衣,露出修長健美的軀體,閃動寶輝,邁入銀灰色的岩石池內.

紫發男子嘶吼,眼睛通紅,像是被人剜去了心尖,痛徹心扉,這麼多年的努力就這樣被人奪走了成果.

最強血脈進化液,奪天地造化,耗去了他們無盡的心血,百般努力,萬般提煉,才剛剛有所成,就易主了,被仇敵享用.

"啊……"他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如果能撲過去,他想活錄了葉凡,一口吞食下去.

"別叫,是你們先惹我的,想抓我去當戰寵,就要有被反制的覺悟,從今天開始,這艘飛船,你們,還有這池進化液都是我的了."葉凡對他們宣判,確這一切都是他的私有物.

旁邊,紫瞳女子也是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自然不是為其強健與修長的肌體所動,她臉色蒼白,充滿了不甘與氣憤.

"好舒服……"葉凡浸泡在液體中,五色神液流光溢彩,汩汩而湧,煙霞將他埋在了當中.

他覺得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分裂,進行重組,像是要舉霞飛升了,被氤氳仙光覆蓋,毛孔間各種神芒吞吐不定.

這是最強血脈進化液,連神識都能壯大,全方位的提升一個人的體質與戰力,不然也不會起這樣一個名字.

此時,連骨骼都在瓦解,而後重組,閃爍晶瑩的的光澤,鏗鏘作響.

葉凡舒服的差點哼出聲來,飄飄欲仙,血肉在被淨化,他本身是聖體,向所謂的最強血脈進化有限,但卻緩慢變化著.

舒服後,突然是一陣劇痛,每一寸身體神輝四溢,如一把尖刀在體內亂竄.

神秘礦物藥性太霸道,想實現血脈進化,需要各種輔助藥劑秘方,這艘飛船的人還沒有提煉好.

幸好,葉凡有者字訣,在第一時間修複破裂的血管與骨骼,無懼霸道藥性,堅持繼續.

紫瞳女子與其哥哥一直在期待與詛咒,可是見到葉凡硬挺著,身體即便被沖擊的鮮血橫流,也無大礙,不禁哀歎,不滅金身太強了!

期間,逃走的那批人幾次駕馭"丈六金身"來襲擾,結果只是劫走了各族的俘虜以及一些器具,根本靠近不了主實驗室.

最終,葉凡舒服的長舒了一口氣,壓制自身,避免天劫降臨,而後開啟域門,帶著這艘巨大的飛碟回到了天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