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最強血脈進化液
"你……放肆!.紫瞳女子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羊脂玉般的晶瑩肌體上生出一片紅潮,這完全是氣的,一個土著將她鎖住,把她當成了戰寵.

"叮當!"

神鏈燦爛如一串紅瑪瑙,繞在天鵝般的頸項上,葉凡一拉,將她帶了過來,成為俘虜,道:"放肆的還在後面."

紫瞳少女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上,這是一種難以想象的難堪,被自己的獵物反捉,而且這般對待,讓她又羞又怒.

"轟!"被黑箭射飛的金剛琢倒轉而回,化成了磨盤大,瑩白锃亮,輕輕一震就讓虛空湮滅,這是名副其實的聖器.

"哼,葉凡以黑箭一劃,烏光漫天,將金剛琢擊飛了出去,然而它的恐怖威勢卻更勝了,圓環內化成一口黑洞,吞噬萬物,要將葉凡收進去,飛船內各種儀器等成塵埃,沒入到當中.葉凡心中一跳,這可真是與老子的金剛琢神威一般,難道古中國的這位准帝出現在過永恒的國度?他有心將黑箭射進去,但又怕真的被那口黑洞吞噬了,聖器對決,動輯就會崩毀一片地域,太過慘烈.

"轟隆!"

他將綠銅鼎向那口黑洞填去,不相信它能吞掉這個仙鼎,金剛琢多半會自碎,果然金剛琢知道厲害,瞬息躲避過去.

"錚錚……"

一陣悅耳的金屬顫音發出,金剛琢突然分解,化成了一片絢爛的光,沒入被葉凡擒到的紫瞳女子身上.她體表光澤點點,金剛琢竟然分解後重組,化為一片神秘的甲胄,將她包裹在當中,成為了一個銀白的金屬人.金剛琢看似很小但是此時重組的體積與原來不成比例,這是一具人形的金屬人,比一般的戰甲厚很多倍.

"轟"

紫瞳女子的力量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掙脫了葉凡的束縛,揮動銀色拳頭向前打來,堪與聖器的力道媲美.

這是什麼?聖器還能變形,成為聖衣?葉凡驚詫,露出異色,這個體系的修士還真是讓人有些摸不透.他以黑箭擋住聖衣散發的光,進行反擊,而今他的肉身堪比聖人,即便對方穿上聖衣都無懼,金色拳頭打的銀白金屬人鏗鏘作響.遠處所有人都發毛,這還是一具肉身嗎,堪比聖級金屬兵人了,堅固的程度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轟隆!"

紫瞳女子身著金屬聖衣,暫時自保,開始運轉大道神痕,各種聖光發出,想要斃掉葉凡,這是聖器之威!葉凡剛將其擒住,可不想她立刻就翻盤,感覺到了一股驚悚的氣息,沒有別的動作,手持綠銅鼎向她身上砸去,在第一時間將其瓦解.

"砰"

太近了,必可無可避!

綠鼎落下,銀白聖衣出現裂痕,而後瓦解,將紫瞳少女震了出來,銀光閃動,叮的一聲輕響,重新化成了一個無缺的金剛琢.

燦爛光華一閃,它沒入紫瞳女子體龘內,就此消失不見.不遠處,恐怖氣息滔天,一個龐然大物沖來,想要營救紫瞳女子,這是一個高達十丈的金屬巨人,手持大劍,立劈葉凡.葉凡訝異,在這金屬巨人的體龘內,坐著一個銀發青年,是他在操控這個散發著一縷聖威的金屬巨人.


"當"

巨劍劈來,葉凡以拳頭格擋,發出一串火星,將十丈巨人震的倒退.而後,他欺身上前,連揮拳頭,將那巨劍打的彎曲,崩斷.

"這是煉器到極致與科技相結合而鑄成的半聖戰甲,怎麼會連片刻都不能擋住?"

"不愧是傳說中的不滅金身,肉身之力太可怕了,金身強過任何神衣與機甲,本身就是最強大的武器!"遠處,那個金色發絲披散的中年人震驚.

"砰"

隨著葉凡揮拳,這個十丈高的金屬人被他打的坑坑窪窪,徹底破損,而後解體,四分五裂.

半聖級的金屬戰甲也擋不住他的肉身,葉凡摧枯拉朽,將它打成了一地金屬塊,一片狼藉.

"轟隆"金發中年人駕馭飛船內的最強戰甲出現,這是道器與科技的智慧結晶,金屬人相當與飛船聖器內蘊的神抵,強大無匹.

它高有丈六,不是很高大,通體金黃燦爛,取自丈六金身之義,不過卻不是慈悲的佛,右手持一杆黃金戰矛,左手持黃金古盾,聖威浩蕩,席卷十方.

"這是我永恒聞度研制出的通天聖甲,看你如何破解!"金發中年人駕馭丈六金身,持金色戰矛刺破虛空,向前殺來,而手中黃金古盾也不是用來防禦,而是用來攻擊.他堅信,葉凡即便肉身再強大,且掌握有古代神明的殘器,也不是他的對手,因為通過觀察他已經看出,這個古代神明遺下的殘破法器並無神則發出,這等若宣告,它只是一件堅固的冷兵器,不是最恐怖的仙寶!

"我身穿通天聖甲,可發出聖威,擁有大道神痕,看你如何抵擋!"金色戰矛洞穿天地,黃金古盾壓塌十方,丈六金身的雖然比常人龐大不少,但是動作迅疾而靈活,快到讓人眼花繚亂.葉凡取出聖靈石胎,也等若穿上了聖衣,他所懼的不聖甲,而是其演化出的聖人法則,故此真身入主聖靈石胎內.金發中年人當場就變了顏色,沒有想到對方亦有聖人級甲胄,在飛船內部這實在太危險了,他施展不開手腳.

"轟!"

讓他更為覺得恐怖的是,葉凡拎著綠銅鼎砸了過來,這可比他的金色戰矛與黃金古盾恐怖的多.

在飛船內部戰斗,等若是在近身搏殺,結果是毫無懸念的,丈六金身差點被葉凡給砸的崩潰,金發中年人駕馭飛船聖器內猛的這個"神抵"狼狽逃走了.

其他人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再也不能抵抗.

"放開我!"紫瞳女子劇烈掙紮,渾身都在發光,修長的玉體像是被月華籠罩,一片潔白與柔和,神則四射.他們的世界主修法則,對大道的理解有獨到之處,攻擊力超級強大,與科技結合後成為了一個不可測的體系.

"鏘!"

然而,在斬道境界葉凡幾乎是無敵的,沒有人能奈何他,尤其是近身對戰時,任何人都得飲恨.

紫瞳女子剛一動,他只是扯了一把神鏈,她當時就嬌哼了一聲,身子頓時發軟,栽倒了下夫,各種神則盡斂.


"啪"

葉凡一拽,將她倒提了出來,丟在了紫發男子的身旁,兩個首腦都成為了俘虜.

偌大的飛船主控室一片空曠,除卻這兩人外其他人不是逃走就是被滅了,葉凡盯著他們,准備搜索他們的神識.

虛空盡頭丈六金身內,金發中年人與一些人面色發白,不滅金身這麼強大,原以為是一場福緣,結果遭了這等厄難.數十年前,他們在域外遭遇了一個恐怖生物,大戰到星域崩塌,聖級飛船內部的丈六黃金神只都被重創,墜落在這顆古星上,好不容易修複了飛船,而今想不到又遭遇一場大難.

"這個土著,好比昔年的那個孤心傲,幸好災難提前一步發生,不然將來必會有一場浩劫!"一個人顫聲說道.

其他的人都神色雪白,在永恒的國度提起孤心傲這三個字,許多人都要色變,這個被抓回去的土著,亦是宇宙最強體質之一,利用他們的資源突飛猛進,最終逆天,大殺了出去,引發了永恒國度一場大動亂.

"神抵這一次損壞不大,不像上次那般.而今,即便丟掉了那巨大的船體,也算不得絕望."有人歎道.

這個丈六黃金巨人是飛船上最珍貴的東西,只要有它在就一切安好,尋到適合的材粹便能打造出另一艘聖級飛船,核心道痕都內蘊在黃金神禍內部.

別看他只有丈六高,但是有最為可怕的空間法則,能夠芥子納須彌,逃出來的這麼多人全都在內部,依然很空曠.

"可是,兩位殿下被他們捉住了,麻煩大了,我們怎麼才能營救回來?"一個藍發男子蹙眉.

他們深知,天武王在永恒國度的強勢,他的一對兒女若是有閃失,他們這輩子就別指望回去了,不然必被處死.

"無妨,兩位殿下不是早夭之相,只要元神無恙,可以隨時複制出一具肉身."金發中年男子說道.

突然,他刹那變色,像是想起了什麼,道:"壞了,飛船上最珍貴的東西遺落了,沒有來!"

他抓住了自己的頭發,低聲咆哮,顯得無比痛苦,而後癱軟在了那里,像是被抽去了靈魂.

其他人也都發呆,而後一起大叫,全都充滿了痛惜之色,後悔不迭,捶胸頓足,如喪考妣.

"我們千辛萬苦,在黑暗與枯寂的宇宙中漂度這麼多年,終于湊齊了各種礦物與神秘的古藥,終于煉出了最強血脈進化液,最你……卻失落掉了!"

"懷……"

一群人都大叫,焦慮而憤怒,兩位殿下若是死掉,大不了他們不回永1恒國度就是了,可是這種最強血脈進化液若是丟失恐怕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提煉出來了.

他們在黑暗的宇宙中漂流這麼多年,所圖的到底是什麼?炸開了一顆又一顆枯寂的星球,尋找那傳說中的礦物.


要知道,那些仙珍般的礦物稀有到了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地步,浩瀚星空無盡,可是真直蘊有這些礦物的古星卻難以尋覓到幾顆.

偶爾能有發現,也不過是能采掘到點滴而已,在永恒國度有一種說法,甯願去尋找那些能鑄造神明法器的材質,也不願去尋這些礦物.

因為,實在稀少了!

而且,所需這些礦物不是一種,而是數種!在枯寂的宇宙中搜尋無盡歲月都難有所獲,偶然幸運得到一種就不錯了.

他們這次出行,可以說得到了天地的造化,這些年來,竟然非常逆天的開采到了數種,幾乎全部集全.期間,遭遇到了各種危險,因為炸開某一些枯星時,有時會遇到莫測的東西,有毀滅性的力量.

他們千辛萬苦,九死一生,最後一次采掘,在一顆生命古星更是尋到了古代神明留下的仙丹殘渣的線索.

在那里,他們與那群可怕的土著進行了一場非常殘酷的大戰,那是一個很恐怖的種族,對古代神明進行膜拜,掌握有一種極道兵器!

這些土著進行原始膜拜,可以召喚神明的力,再加上自身的修行與道行,讓他們差一點遭逢大厄難,若非最後關頭采取特別手段,盜取了出來,根本就沒有辦法.

盡管這樣,他們在哪顆古星也丟掉了將近七成的人馬,毀掉了另外一艘聖級古船.但收獲是巨大的,終于將古代神明的仙丹殘渣盜取了出來,致使一切需要都圓滿解決了.

墜落這顆古星後,他們數十年如一日的提煉,剛剛成功,卻遭逢了這場大變!

金發中年人霍的抬起了頭,眼睛通紅,道:"走,趁他還不知道,趕緊回中龘央實驗室,奪回來,我想他還沒有覺察所謂的最強血脈進化液是什麼!"

丈六金身迅速返回,它掌控空間神則,第一時間進入巨大的飛船內部,射出一道神光,可以拘禁一切物體,想把整座實驗室給移走.

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一支黑色的箭羽,聖威浩蕩,丈六金身被射出一個大洞,他們悲憤,被逼退了.

"這是什麼液體?"葉凡押著紫發男子,另一只手則推著那個如精靈一樣美麗的紫瞳女子,進入主實驗室.

前方有一個池子,是以岩石築成,在這科技光芒閃耀,各種神秘儀器陳列的中心實驗室中,見到這樣一個返璞歸真,回歸自然的岩石池子,讓他覺得詫異.

"我怎麼像是要渡劫了?"突然,葉凡心中一驚,池中水汽蒸騰而上,向他湧來,讓他覺得竟然要破關了.

"怎麼偏要在這個時候渡劫,讓我想想,最近都有哪些王八蛋古聖要殺我,都有哪幾大古族在對我懸賞,干脆跑到他們家門口渡劫去算了."

葉凡覺得有必要聯系衛易,殺聖齊羅等,讓他們在暗中護法,更有必要聯系大黑狗,讓它去楚摸一些混賬古聖.

俺發現,三更都不叫爆發了,四更也算不上啥了,看看月票榜,沒個五更,八更的,若說爆發都得臉紅.讓我這種碼字速度慢的人情何以堪,悲催,揮淚,俺能做到的只是穩定的更新,喜歡遮天的兄弟姐妹,請不要以速度來論了,救命啊,請投月票打氣,支持吧,需要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