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異域族
金屬鑄成的實驗室內中各種儀器在閃爍,尤以那巨大的屏幕最為璀璨,葉凡脫困後,整座金屬殿宇中發出刺耳的警報聲.

同時地面與金屬壁上一個個古符閃爍,一條條優美的線條亮起,像是一個書法家生平最得意的傑作,充滿了一種道勁的美感,凝聚大道神韻.

毫無疑問,這是神則秩序的力量,是大道凝聚成的有形體,科技與法則交融的文明,自成一個可怕的體系.

金屬殿宇內,像是一場威大的煙花雨綻放,絢麗而多彩,所有神色符文都複活了,交織成一片可怕的紋絡,將葉凡覆蓋.

聖器的力量!

葉凡變色,終于見到了飛船的可怕,這可不是星空另一岸傳說的中的飛碟,是一個以神杵鑄成的聖器.

"哨.

在其手中除卻殘破的綠鼎外,又出現了一支烏黑的箭羽,一劃刁,各種沖過來的聖域法則全都瓦解.

實驗室中的人都變了顏色,大聲喝斥,金屬壁上一縷縷線條游動,閃耀不朽的神性光輝,更加強大的法則在交織.

"轟隆!"

葉凡舍棄那對為首的男女,行字訣展開,一步就來到了實驗室的邊緣,手持綠銅鼎把它當作了擂鼓甕金錘,砸了過去.

"啪"

即便是神粹鑄成的金屬殿宇也架不住綠銅一擦,"咔吧"聲接連響起,正面厚達數丈的牆壁崩開,成為金屬塊,撞向其他區域.

"快,阻止他行動!"紫發男子叫道,瞳孔射出兩道紫光,化成神則劈向葉凡.

這不是一個純粹的科技文明種族,他們走上了一條另類的道路,擁有科技,也掌握有大道神則,兩相互補,臻至完美.

"鏘"

葉凡眉心閃動,元皇道劍劈出,化成一枚寸許長的金色小劍,將其神則劈碎.

"全力鎮龘壓,若是不能保證留下,只要采集到足夠的血液也無妨!"那個紫瞳女子叫道,羊脂美玉般的肌膚流動仙輝,她摘下一個锃亮的手鐲,竟是大羅銀精鑄成,砸了過來.

"當"

葉凡以黑箭一擋,戳在了上面,發出一串火星,迸發出一種滔天的威勢,此鐲銀光大威,竟然是聖威!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一群什麼樣的人?這個大型的飛行法器是聖器也就罷了,連那個女子護身的手鐲都是聖兵!

金屬牆壁光澤流動,閃耀出一片朦朧的光輝,將這滔天的聖戰波動化解,並未毀掉這片區域.

"嗖"

銀色的手鐲飛了回去,發出一縷縷銀色光華,垂落而下,猶若月光,將將那個如精靈般的紫瞳女子覆蓋在下方.

"哧"

葉凡抖手將黑箭投了出去,直取那個女子,化成一道烏光,聖級波動讓整片空間都不穩固了,將要崩塌.

與此同時,他也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沖了過去,要生擒他們.

"需.

又是一聲金屬顫音傳來,銀白锃亮的手鐲與黑箭撞在一起,各自一個翻騰,垂落下一條條大道神輝,將各自的主人籠罩.

金剛琢!

葉凡震動,此女的聖器很特別,像極了老子的金剛琢,雖然不是准帝法器,但卻也超過一般古聖的兵器,足可對抗他的黑箭.

"是不是有一個騎青牛的老者去過你們的古星?"葉凡喝問,直視她的眸子.

"轟!"

另一邊,一道粗大的光束轟來,紫發男子身上的銀白戰衣閃爍,與整座飛船共鳴,另一片區域射來一道聖光,好比聖人一擊.

這是飛碟內猛的神光,攻擊力非常的強大,相當于一件聖器複活了,若是其他人站在這里必然尸骨無存.

葉凡見狀,這一次沒有動用黑箭,直接在此掄動綠銅鼎,砸在了這道光束上,當場讓其崩潰.

"速退,這名土著超乎想象,他身上有古代神明的殘器,超越這艘聖級飛船的等階!"一名老者叫道.

紫瞳女子以金剛琢護體,光華一閃,從原地消失了,然而那個紫發男子卻沒有那麼幸運,剛一動就被葉凡以黑箭逼了回來.

"隔離他!"有人叫道.

虛空法則交織,各種聖光飛舞,道痕排列在虛空中,形成一片特殊的神則.

"轟隆!"

葉凡催動綠銅鼎,將其當成天神的錘子,一力降十會,重擊在玄奧複雜的神則秩序痕跡上,這個地方發生崩潰,隔離失敗.

他一躍百丈,出現在那個紫發男子身邊,近身搏殺,以黑色聖箭護體,懸在頭上,垂落烏光,探出金色的掌指向前抓去.

"砰"

紫發男子渾身道痕閃爍,成為了神則的化身,與葉凡對擊了一掌,結果口吐鮮血橫飛.

葉凡驚異,他可是全力一擊啊,這個男子只是手臂折斷,口中噴血而已,並未化成一灘碎骨,可想而知其體魄的不凡.

"什麼,熔煉多種強絕體魄的王體都臂骨折斷了,不堪一擊!?"後方的人神色大變,他們比葉凡更吃驚.

他們的體系很特別,亦很恐怖,紫發男子的肉身早已以秘法錘煉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號稱不朽王體,結過卻如稻草人一般被擊飛.

"這是傳說中的一具不滅金身,沒有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這個獵物是無價的,一定要活捉他,不要讓他跑掉!"紫瞳女子在另一個區域出現,通過巨大的屏幕命令道.

"你還是自求多福吧!"葉凡嘴角噙著一縷冷笑,一指點碎了燦爛的屏幕,讓那邊失去了信號.

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逼近紫發男子,一掌覆蓋了下來,喀嚓一聲拍在了他的身上,數十根骨頭斷裂,一口本命紫血飛出,不同于剛才的鮮紅血跡.

盡管一群人在控制各種道痕,但是依然無法阻擋,各種符文明亮,照耀出一片燦爛的光,卻慢了一步.

葉凡一把將紫發男子提了起來,金色的指頭點在了他的眉心,只要輕輕向前一捅,就可破掉他的仙台.

然而,他腳下一陣暗淡,各種光都消失了,他發現出現在了一片虛無間,像是來到了黑暗的宇宙中,無邊無際,沒有盡頭.

這是飛船內的黑獄,這些人掌握的空間法則出神入化,地上到處都是陣紋,將他與紫發男子傳送到了這里,實施了隔絕.

葉凡提起這個身份很不簡單的男子,道:"你當我是什麼,野獸嗎?想提煉我的血液,以為自己是誰,你當我的戰寵還差不多."

紫發男子很俊美,體質千錘百煉很強大,但是在葉凡面前,其不朽王體也不夠看,輕輕一敲,就是一根骨頭斷裂,痛的他出了一層白毛汗.

"我不得不承認低估你了,在這些土著中竟有你這樣異類,掌握古代神明的法器,超出了我的預杵."紫發男子道.

咔嚓!

葉凡一巴掌拍下,震斷了他一截小腿骨,道:"你們自以為高人一等,覺得我們是低下的壬著,可惜你也不過如此,沒什麼特別之處."

紫發男子眼中不屑之色一閃而過,那是一種傲然與自負,不過卻很好的收斂了起來,怕葉凡給他苦頭吃.

可惜,葉凡修成了源天眼,這種一閃而過的神色也逃不過他的眼睛,直接以金色的拳頭捶落,將其大腿骨也給敲斷了.

"我應該找一條鐵鏈子栓在你的脖子上,免得你總是自以為是,不就是科技文明與法則交融嗎,這種體系有什麼自傲的."

紫發男子痛的渾身冒冷汗,骨頭幾乎都斷了,他心中很不忿,相對于近身搏殺的體術,他們修的是神則,雖然可以另類手段不斷蛻變體質,但並不是靠自己修成的,此時很不服氣.

"你們這些低下的土著,若是進了我們永恒的國度,只能被俘,根本不是對手."

他強忍著痛,冷淡的說道.

"嘩啦"

葉凡取出一條鐵鏈,系在了他的脖子上,真的給鎖了起來,當成戰寵對待.

"你……"紫發男子氣的噴出一口紫血,平日高高在上,自認為可以俯視各族,結果卻被這個土著這樣對待.

"你什麼你,賞你一個鍋貼,想擄我去當戰寵,當自己的神還是仙?"葉凡給了他一巴掌,讓他嘴角溢血.

"這是傳說中的一種不滅金身,有可能會培養出來最強戰體體,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他的血液,至于我兄長,小心營救!"如精靈一樣美麗的紫瞳女子在另一個金屬殿宇中說道,通過屏幕看著黑獄中的一切.

"嘀嘀……"

不遠處,傳來儀器掃描的聲音,傳回了綠銅鼎的一些數據,經過千百萬億次的演算,依然難以確定其等階,警示紅線不斷飆升.

"砰"

一股青煙冒出,這片器具全都崩壞,徹底炸開了,此地一片狼藉.

一個銀發的年輕人向紫瞳少女稟報道:"綠銅鼎難以模擬,光其表面的紋絡結構就複雜到了難以理解的地步,現在可以確信了,真的是古代神明的法器,若是完好,可能是星空下最強大的兵器之一!"

"這個土著掌握有一件殘損的神器,超出了我們這艘聖級飛船掌控的范圍,最好放棄,不然可能會惹禍上身."另一個金色發絲披散的中年人建議道.

紫瞳女子娥眉微蹙,道:"可如……你們知道他的價值嗎?可以比肩我們永恒國度的幾個最強戰體,能以他的寶血打造出最強戰者,能與另外幾人爭鋒.甚至,有朝一日,成長起來後,能媲美仙藏寶庫中封存的古代神明血,必須要擒下,我希望他能成為我的戰寵."

"可是……難度太大了,多半難以成行,那個神器雖然破損了,但卻也不是聖器所能對抗的."金發中年人眉頭緊鎖,鄭重建議,讓她放棄.

其他人雖然很激動,見到了傳說中的不滅金身,但是也不得不理智面對,歎息後對紫瞳女子進言,認為可行性很低.

"好吧,想盡一切辦法將這個土著擊傷,無法活捉他,就一定要得到他的金色聖血!"紫瞳女子做出了最後的決定,下了這樣一道命令.

"轟隆!"

一聲巨響,整艘飛船都一陣搖動,黑獄炸開了,葉凡持綠銅鼎沖了上來,另一只手提著紫發男子,大開殺戒,直沖主控室而來.

"不好,各種儀器怎麼都失靈了,這些都是刻有法則的秘器,外人難以撼動,怎麼會這個樣子?他掌握有一種特殊的神則,能夠進行干擾!"這些域外來客一陣大亂.

"兵字訣,給我轉!"葉凡口中輕叱,大步而行,以兵字秘控制飛船內部各種器物,讓它紊亂.

"轟!"

他持綠銅鼎勢如破竹,一路直奔主控室而來,所有金屬壁都是神粹鑄成的,刻有大道神紋,但是卻擋不住他的腳步.

"永恒殺陣,截殺!"

一個老者喝道,雙手劃動,各種符文在金屬壁與地面上出現,化成了一片絕世殺陣!

"咻!"

葉凡彎弓開箭,一支黑箭射出,聖威隆隆,咚的一聲射在了厚達數丈的金屬壁上,當場金屬光澤炸碎,四分五裂,大道符文全都崩開了.

"噗.

與此同時,這個強大的老者被一箭洞穿,鮮血汩汩,而後于一息間成為血泥,被聖力震散在虛空中.

"阻擋住他!"銀發年輕人是一個統領,大聲叫道.

然而,數十人沖過來,催動聖級飛船內部的各種道痕攻伐卻根本無效,葉凡直接將破鼎扣在了頭上,手中的兩支黑箭亦在散發聖威.

"鏘"

黑箭飛出,前方金屬塊四碎,即便是大羅銀精,青金,羊脂玉鐵混鑄的神杵也擋不住這兩支箭羽的洞穿.

"快,以神光將他掃出去,趕出聖船,暫時放棄金色聖血!"紫瞳女子叫道.

站在不遠處的金發中年人親自操控,這艘聖船發出璀璨的光輝,一道神光刷向葉凡,正是將他拘禁到船上的那種光,難以躲避.

然而,這一次他紋絲未動,不能將他送走,因為他頭上扣著一個綠銅鼎,將神光克制的無效.

別!

葉凡逼近,近戰無敵,嘩啦一聲,將一根神鏈抖出,纏繞在了這個紫瞳少女的雪白細膩的頸項上,將其卷了過來.

"你……"紫瞳少女發絲飄舞,她氣到仙軀顫抖,手腕上的金剛琢飛出,銀輝暴漲,發出無上聖威,但是卻被黑箭叮的一聲擊飛了.

"你挺喜歡豢養戰寵,你覺得我把你養起來如何?"葉凡嘴角微翹道.

遮天波瀾壯闊的大地圖全面開啟,本書也到了各種引線等此起彼伏的呼應階段了,在這麼燦爛的五月,各位兄弟姐妹,請讓俺們的月票也燦爛點吧,呼喚月票!請你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