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飛碟
"貧道以一百八十萬年的道行的卜算,再加上我多年的考古經驗來旁證,搖光下的大墳必屬于荒亦是狠人無疑!"段德說道.

"段師伯,人祖降臨北斗古星也才一百多萬年而已,遠沒有一百八十萬年那麼久遠."葉瞳小聲說道.

段德打了個哈哈,道:"貧道是誰?一夢就是百萬秋,成仙築道在太古."

葉瞳翻白眼,不理他了.

狠人大帝四個字讓葉凡心中一陣悸動,他一路行來,與這位驚豔的女子產生了很多因果.

六卜子你麻煩大了,不說萬物母氣鼎,仙珍圖等,就是你剛乘九龍銅棺初來北斗時摘的聖果都是狠人栽種的九妙神藥,自一開始你就欠下了她一個天大的恩情."黑皇毗牙道.

葉凡一陣頭大,若去深究,在地球上去成仙地取出綠鼎,也與狠人昔日的種種有關.

"不可能,一個人怎能活二十幾萬年?我不太相信,即便是她是人族大帝也不行!"龍馬搖動碩大的頭顱.

"你不相信也沒用,種種跡象表明荒可能是狠人蛻下的一具肉殼!"黑皇冷笑道.

"這不符合常理,她成仙了嗎,一具遺蛻長生不朽,能化成禁地,她還有什麼做不到?"龍馬瞪圓了眼睛.

"本皇過去也不相信,但是搖光的黑金帝鼎,以及這座大墳,還有荒的長生力量等,讓我意識到了當年無始大帝凝視九座聖山,回眸搖光舊地,眺望北域時lu出了怎樣的一種真意,荒古禁地多半就是一位人族大帝化成的!"黑皇遙望南土.

若是傳出去,無疑是一場軒然大bō,是一則驚世的消息,七大生命禁區中有一個屬于人族開創,怎一個震撼了得.

"她怎能這樣逆天,竟能做到這一切?"龍馬來自星空另一岸,對古之大帝了解較少,難以理解.

"因為她是狠人!"段德道.言下之意明顯,無需要其他原因,只因為她是狠人,這就足夠了,沒有什麼是她做不到的!

一陣清冷的風吹來,搖光故地滿目瘡瘐,周圍的大荒中白骨遍地,各種飛禽走獸近乎全滅.

荒一旦出世,吞天納地,各種生命能全會被她奪走,可怕無邊.

葉凡他們回到了北域,進入了天之村,東方野,燕一夕,李黑水等一群人不時相聚,談到荒古禁地莫不震撼.

而今,他們也只能猜到與狠人有關,可能是她,但根本不沒有確鑿的證據,另外六大生命禁地又有怎樣的來曆?

成仙路將要開啟了,不知到了那一天,這些禁地中的無上存在是否會跳出來,很難想象會引發怎樣的bō瀾.

"最為輝煌的黃金威世到了,bō瀾壯闊的戰曲已奏響,不知要死掉多少人……"殺聖齊羅眯縫著眼睛說道.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葉凡很低調,也不得不低調,先是斬死了天皇子,又追的黃金天女光腚逃生,最後又屠掉了古聖霍坦,表現太過紮眼.

古族一些人暗中開價,誰如果能殺掉葉凡會將有驚人的獎勵,不少大族yu除他而後快,暗流洶湧,jī進派沒有人願意見到葉凡成聖.

容忍一個可能證道的人順利成長起來,對于他們來說將會是一場災難,扼殺在搖籃中是最好的選擇.

近兩個月里,葉凡一直在閉關,即便有人精通占卜與推演神術,也不能測算,因為他身上有綠銅鼎.

在這些日子以來,他屹立在仙三斬道第六個小台階上,隨時能邁上第七個小台階,但卻始終不得要領,難以晉階.

枯坐關已經解決不了問題,再有三四個月便將離開這個世界了,葉凡一聲輕歎,長身而起,決定出去走上一走,最後看一看.

一旦踏入天路,走上最強的試煉之旅,就可能永遠回不來了,也許會成為一掊黃土灑在域外.

奇士府的老府主說的明白,連人族聖體都戰死了三人,血染星空,埋骨他鄉,那可都是他的前輩,與他擁有同樣的體質,也許並不弱于他.

這些日子以來天下動dang,一直難以平靜,域外又來了三位古賢,降臨在這顆古星,引得人心惶惶.

這預示著,成仙路升啟的日期近了,人們既期待又害怕,想進入仙域名額有限,多半會打到古星崩損.

葉凡出來後,發現各地都不平靜,他從秘密渠道了解到,誰若能提供關于他的線索,就可得到一件聖器獎勵.

這是何等的讓人震驚?要知道,連大多數古聖都沒有神料煉制兵器,只有少數人擁有傳世聖兵!

此外,荒古禁地成為了人們朝拜的仙土,每日香煙嫋嫋,諸多人族修士去禮敬,將荒徹底當作了人族大亮"西出函谷關,單向傳送的小型五se祭壇一路延續,出現在眾多古星上,到底要通向哪里?"葉凡自語.

當日,他與龍馬等降落在不死山外,並未尋到應出現的那座五se祭壇,按照他們的推測,可能在不死山中,可是實在無法進去尋找.

"也許在不死山外也說不定……"

葉凡又一次來到了中域,站在不死山外,觀看這片黑se巍峨的大山,座座宏偉是山中的王與皇!

"嗖!"

突然,一道極光沖過,太快了,讓人難以看清,擦著不死山沒入遠方的大荒中.

"這是什麼?"葉凡驚訝,覺得有些眼熟,追了下去.可惜,搜索了大半個時辰一無所獲,後來一群修士追了下來,山脈中一片雜亂.

"道兄,發生了什麼?"葉凡向人請教.

"你是中域的人嗎,不知近來發生的事嗎?"有人停下來怪異的望著他.

"我只是路過碰巧看到而已,難道有什麼隱情嗎?"葉凡問道.

"不死山附近出現了一件詭異的法器,這段日子以來越來越凶了,常去劫掠修士,采集他們的血液,剛才一位名宿都被擄走了.

"什乒,有這等事?"葉凡詫異,除卻少數特列外,一般都是聖器才能誕生神祗,產生靈智,而今竟有這樣的秘寶出世.

最終,搜索不了了之,人們沒有什麼發現.葉凡亦在不死山外尋找了幾日,依然沒有尋到小型的五se祭壇,也只能選擇離去.

"咦……"在離開時,葉凡到了一道銀se的飛起法器一閃而沒,跟閃電般撕裂長空,瞬息遠遁.

"晨……它!"

葉凡震驚,認出了它,是幾日前見到的法器,也是幾十年前在中域的"望空"古城見到那個神秘飛行器.

望空城為中域十大古城之一,城中有一塊晶瑩的石台,相傳古時無始大帝時常在那里遙望域外.

數十年前,葉凡,龐博,黑皇曾親眼目睹一個飛行器從天外降落,引得中域修士瘋狂追擊,結果落入了不死山中.

在那遙遠的上古年間,時常有傳說,在那浩瀚無垠的星空中,偶爾會墜落下強大的神物.

當日,人們自然認為那是域外神器.可是葉凡卻看的清楚,它像極了飛碟!

"真的像是飛碟……"此刻他又一次見到,心中頓時震撼,與昔年所見一模一樣.

那是一個巨大的發光體,速度極快,如一道銀光一樣俯沖向山脈深處,它形似一個龐大的圓盤,閃爍著冷冽的金屬關澤.

葉凡展動行字秘,追了下去,然而依然一無所獲,並沒有查到線索.

"它從不死山中出來了……"他很是驚詫,不死山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沒有人比他更更清楚,因為曾親身闖過,若非有小囡囡在,即便有黑皇這個陣紋大宗師,也絕對早已死在了里面.

葉凡重入望空城,在中域詳細了解到了近來發生的事情,確信就是當年域外墜落的那個飛行器,因為許多人同樣記憶起了.

"它當年似破損了,而今修複了,開始肆無忌憚,對諸多修士出手."

"只要一道光掃過,任何高手都擋不住,會被擄走,而今人心惶惶."

葉凡驚訝,這個飛行器竟在采集血液,最早擄走的一批人死了一些,放了部分,故此人們才能了解到.

"越是強大的生靈,它越是感興趣,從異獸到人類再到古族,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它最起碼掠走了數百上千人了."

"你錯了,早在數年前它就行動了,只不過這段日子越來越肆無忌憚,才被越來越多的人得悉,我猜想它可能達到目的了,想要離開了吧,故此不在掩藏."

果然,在接下來的數日里,這個狀若圓盤的飛行器頻頻出現,最終竟有一則驚人的傳聞驚出現.

"古族數位斬道者……被神光掃中,也被抓走了!"

"什麼,開始對斬道者動手了,越發沒有顧忌了!"

人們目瞪口呆,同時發寒,這是什麼兵器,為何要這樣做,總是針對修士?

在接下來的幾日里,這件銀輝閃爍,通體似青白神金鑄成的神秘法器時常出沒,竟襲擊了妖族的古老傳承聖地……萬妖殿.

且,在同一日人族,古族在中域的幾個重地也分別受到侵襲,失蹤了不少高手.

"瘋了,一件兵器敢這樣行事,多半要引出古聖來了,因為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聖器!"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嗡"

虛空轟鳴,誰也沒有想到,它出現了望空城,在尋找強大的目標.

葉凡蹩眉,這個圓盤狀的飛行器很巨大,速度快追的上光了,實在驚人,而材質更是很特別,堪比鑄造聖器的神料.

"刷!"

一道神光掃下,竟沖著他而來.葉凡展動行字訣,但還是晚了一步,這道光柱極其巨大,將少半座城池都覆蓋住了.

"你爺爺的,對我出手了!"葉凡發現,他不由自主,隨著光柱騰空而起,徑直沒向青金圓盤而去.

兄弟姐妹,你們聽到神念傳音了嗎?月票,碎碎念,第一天呀,很悲慘,渴望你們的保底月票支持.

五一勞動節,應該多努力,但俺有事,只能正常更新了,沒法去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