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一戰天下寒
荒,進入天坑,這是一場災難,對于古聖來說都不可承受,兩件古皇兵都被打飛.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黃金锏與萬龍鈴內蘊的神袱複蘇了,從域外自主沖了回來,不然兩大皇族可能就丟失了仙兵.

即便這樣也沒有人能改變什麼,對于他們來說,現在只有一個字,逃!

人族大帝的古墳不可動,不能動,此地先有青銅仙殿鎮守,而今又來了一個幾可比肩帝境的生靈,讓他們損失慘重.

"噗"

一些古聖的眉心的出現裂痕,鮮血淌下,生命之能極速外泄,元神之火將熄,整個人萎靡不振,像是一下子蒼老了數千載.

啊……"

一聲聲淒厲的慘叫發出,荒一旦接近,強大如古聖也承受不住,肌體衰老,將走向生命的終點.

遠空,葉凡身上都生出了一層小疙瘩,渾身寒毛倒豎,這是何等的境界,只身獨入古聖群中,讓諸聖伏尸.

"殺!"

一位古聖大叫,結果天空中一個巴掌落下,他便成為了肉餅,而後精氣散失,形神俱滅.

少數人有傳世聖器,但如破布爛紙般,荒輕輕一拂皆成碎末,在其面前,眾人連三歲孩童都不如,是名副其實的蟻蟲.

"走!"

乾侖大聖,黃金王,渾拓大聖持古皇兵向外突圍,一刻也不想停留,大墳中就是留下了長生不死藥他們也不想要了.

"鏘!"

黃金锏,萬龍鈴齊震,總算是剖開了黑霧,開辟出一條生路,三人狼狽逃遁,後面只有四位聖人王跟了出來.

余者發出一片慘叫,荒一巴掌拍下,全都成為了肉泥,精氣散盡,化作塵埃,一個都沒有剩下.

天坑中一片寂靜,除卻逃掉的七人外,這批古聖死」了個乾淨,對于古族來說這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這才多長時間,一人從天而降,將這麼多高手都屠光了,唯有她一個人在此,幽幽獨立,面對青銅仙殿.

這麼多天來,南域一片喧沸,無論是古族還是人類修士莫不在關注這座大墳,集聚了全天下人的目光.

可是而今,荒一出現,四方皆靜,徹底讓這種喧囂與大亂甯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一人敢打此地的主意.

票,繞著青銅仙殿走了一遭,而後用手一托,此殿飛起,懸在了半空中,霞光萬道,瑞彩千條,垂落而下,那個血色的"仙"字內斂.

她只身進入混沌仙土,時間不長,各種仙芒飛出,化成一道道氤氳彩霧,錚錚作響,沒入銅殿內.

荒出來了,似一陣悵然若失,混沌仙土開始崩潰,可以清晰的見到,一片器物全都飛進了銅殿內.

"轟!"

下一刻鍾,黑霧滔天,荒沖天而起,她以手托著青銅仙殿而行,離開了搖光故地.

混沌仙地崩開,成為了一片煙霞,永遠消失,不複存在.

"她這是……"段德蹩眉.

黑皇張口結舌,想說什麼,發現只能干咽一曰唾沫,難以出言.

這樣的簡單,這麼的容易,大墳被她夷為平地,她一手托著宏偉的青銅仙殿,飛向荒古禁地方位,世間無人敢擋.

"就這樣走了……"葉凡自語.

"誒坳喂,我們錯過了一場天大的機緣,剛才荒古禁地空虛,沒有人守護,可以進去盜走九妙神藥,順便看一看成仙路到底怎麼走."龍馬後悔不迭.

其他人同時對它瞪眼,荒這麼恐怖,誰敢抄她的禁地,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即便真成功的話也活不上幾天.

荒遠去了,一步就是數以萬里,自天穹上方掠過,但凡飛鳥與修士遇上,莫不成為塵土,生機俱滅.

值得慶幸的是,她沒有行走在大地上,不然什麼都剩不下,將生機俱滅,死地數十萬里.

"轟隆隆……"

天崩地裂,黑霧萬重,荒幾乎是一步邁回荒古禁地的,這片天地似乎都不能容下其軀體.

她手托青銅仙殿,在深淵上幽幽獨立了很長時間,而後緩緩降落,消失了身影,沉入黑暗中.

四野靜悄悄,恢複了安甯,九座聖山上,神泉汩汩,九妙神藥散發幽香,長勢旺威,光澤閃動.

南域甯靜了很久,人們心驚膽顫,荒出世了,可自由出行生命禁地,讓該域所有修士都深深恐懼,想要搬離.

一個生命禁區的無上存在,誰能相抗?在上古年間,所有黑暗動亂都是起源于七大生命禁地!

這一戰古聖殞落很多,傳遍五域,天下共驚,沒有人不悚然.

"荒,她是誰,竟能出世,一旦出現,誰與爭鋒?"

"古族哭喪了,應次損失慘重,一群古聖啊,全都給滅在了帝墳前,除卻有數幾人外,其他人都未能逃走!"

"這是開天辟地來的大事記,生命禁區的主宰出手了,古來能有幾次?"

全天下都沸騰了,荒出世,影響之大,無以倫比,世人紛紛議論.

古族一片殘云慘淡,這一次打碎牙齒含著血向肚里咽,太慘了,一群古聖被一人打散,滅亡,不敢對抗.

為什麼會這樣?

極道古皇兵都抵不住,被一巴掌打飛,複蘇的古皇氣息都鎮堊壓不住她,這是何等的存在?

"她沒有散發出大帝氣息,但是其肉身絕對達到了這一境界,不然怎麼會有這等手呃……"這是一位生還的聖人王說出的話.

帝境肉身?這是一個讓人不得不深思與發毛的結論.

這個天地間,只應有一位古皇或者大帝在世才對,兩兩不相見,不然其他人無法證道.

"啊嗚……"

古族一片縞素,死了很多位古聖,很多人嚎哭.能成為古聖,哪一個不是一族之祖?而今卻這樣收場.

北域,一片哀哭聲,四方皇族,十方王族等一片愁云慘霧,損失之大,難以彌補,真的是傷筋動骨了.她是誰?

全天下人都在議論,莫不想知道.

"聖山上有九妙神藥,一株分成九株,以九道神泉日日澆灌,滋養不死仙氣,難道說是……神蠶古皇!"

古族內,有人拋出了這樣一個結論,因為九妙神藥屬于神蠶嶺的古皇,且傳說神蠶超脫第十變,究極之境,難以枯死.

"不可能,太久遠了,神蠶古皇是太古年間的人物,距離現在一兩百萬年了,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而且,神蠶嶺有記載,該族一位准皇親自將其父皇送進了神靈古棺,葬在了九天之外,不可能活著出現了.

"是狠人大帝,她可能還活著!"

人族一些記載有上古秘史的古教,有一些活個U做出這樣的推論,但是卻難以給出什麼有力的證據.

"沒錯,搖光地下的大墳似屬于狠人,荒若是她,就能說的通了."

可是誰能活的了這麼久遠,狠人大帝距今已有二十幾萬年了,她即便再驚才絕豔刨氐抗不住歲月,真是她嗎?

"吞噬生機,這像極了她的吞天魔功,確切的說是升華的天功!"有人做出聯想.

"找到了,終于找到了一篇記載,在很古老的歲月前,九座聖山原本是人族一個起源地,據說人祖是從域外而來,就降落在那里.後來被一個聖靈占據了……她可能是一個聖靈!"

全天下都嘩然,人們紛紛猜測,但卻沒有一個定論,七大生命禁區的無上存在,各個來頭嚇人,自古至今,除卻大帝外,沒有人能真正知曉有何來曆.

古族內部,一片淒冷,死了這麼多古聖,傷了他們的根本,那道身影讓他們不寒而票.

此人若是一位大帝,她屬于何族?太古各族全都發毛,因為荒一巴掌就拍死了這麼古聖,針對的是他們!

"姐……是一個人類,我能看出,絕不是我古族的皇!"

逃出生天的一位聖人王開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讓古族諸賢全都震驚.

至于三位大聖,回來後一語不發,直接去閉關了,什麼都沒有說.

"什麼,一位活著的人族大帝?"古族參會的人都呆住了,每一個人都從頭涼到腳,這是一種無上的震懾.

"誰去……太初古礦,將消息送進去."一位很衰老的祖王顫聲說道.

"太初古礦,誰人能進,貿然亂闖,必有殺身大禍."另一位古聖說道.

"我想她並不是針對我們,只是為青銅仙殿而去,我們也許……動了不該動的東西."

這位古聖話語一落,眾人全都一怔,而後更加覺得身體寒冷了,頭皮都有些發炸,骨頭縫內冷氣侵入.

那個地方……可是一位人族大帝古墳啊,荒去阻擋,屠掉諸聖,意味了什麼,可想而知!

"與人族和平共處,再也不要妄想將他們當作血食了,而今天地變了,早已不是太古,人族出過的大帝不比古皇少!"一位老聖人說道.

許多人都默然.

自始至終,都是他們心態轉變不過來,總覺得人族弱小,應該如太古時期般,依附于各大王族,伏倒在他們的腳下,生殺予奪,隨心所欲.

可若是細想,人族出過不止一位大帝,超過任何一個古皇族,凌駕所有大族上!

"滅族,那是妄想,萬一真有人族大帝活著,全滅的會是我們自己.若是攻伐,只可是局部戰,適可而止,比如橫擊人族聖體,絕不能讓他成長起來,現在就已能屠聖了,這是將來可證道的一種的預示與征兆!——有人說道.

荒出世了,殺的古族戰戰兢兢,他們不敢觸怒,但是部分激進的祖王更加意識到,絕不能讓人族再有人成帝了,應該扼殺搖籃中.

荒,疑似人族大帝,而更有人相信,她就是狠人大帝,是史上最驚才絕豔的人!

自這一日後,荒古禁地外,常有人叩首,祈禱人族大帝庇護,鎮堊壓這個萬族同出的大世,還人族一個太平.

也正是自這一日後,一首更加波瀾壯闊的戰曲奏響了,證道路上多尸骨,成仙路將開啟,葉凡將要登天路,踏戰歌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