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荒,出手
看山山崩,看海海干,凝眸一瞬,滄海桑田!

霧絲飄動,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霧靂中,屹立在深淵上,俯視青銅仙殿與混沌仙土,她凝聚有歲月的仙力.

強如蓋九幽,驚豔如白衣神王,此時都只能避退,遠遠觀望,不敢輕易臨近.

十萬大山靜悄悄,生命的氣機化成一道道小河,晶瑩成輝,流向她的體魄,生命的bō動將她包圍與環繞,這是一個讓古聖都要敬畏的人.

眸bō一轉,輪迴崩,天驕都要成枯骨,她沒有動,僅是一出現就有一種讓人倒身叩首的沖動.而有這種感覺的人都是古聖!

"什麼人?!"天坑中的古族自然震驚,全都向上望來.

深淵上,霧靂liao動,一雙冷漠的眸光向下望來,穿透虛空,讓每一位聖級古王都陣陣壓抑,皮骨冷寒.

下方,一些古聖心頭寒意陡升,脊椎骨內冷氣嗖嗖,不由自主倒退,〖體〗內生命能外泄,元神暗淡,像是蒼老了幾十歲.

"發生了什麼?"

"阻止她,我們的生機在流逝,向她湧去!"

天坑中,古族諸聖震驚,周身精氣四溢,每一個毛孔都在發光,自身的精元在銳減,這是從未有過之事.

"殺上去!"

即便是一個大聖來了,也不敢這樣對他們,這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萬族共畏,四海共尊,無不臣服.

"咻!"一支碧箭射出,長不過一米,可是劃過的光跡卻一片燦爛,如一顆彗星照亮了整片的天宇,bō動擴散虛空中出現一道道閃電般的裂痕,軌跡曲折不規則.

"啵!"這是一位古聖的全力一擊,然而卻無法對荒造成威脅,這杆聖箭在其身前十丈外就停住了,而後寸寸斷裂哧的一聲化成了粉末.

"這到底是什麼人,為何盯住了我們,何時樹過這樣的大敵?"一群聖級古王都不安了,太強大了,這是一位准帝嗎?

渾拓大聖,黃金王臉se凝重,一個個bō瀾起伏,心中湧起滔天駭浪,憑著直覺他們知道,此人絕對強過他們.

"上去!"乾侖大聖說道,喝令一位古聖沖鋒,自天坑中殺出去,在這地下受到的壓力太大了.

"轟"

此人沖起,但是剛上沖到深淵出口,黑霧湧動,向前拂來他頓時渾身劇震,血肉快速干癟,整個人蒼老了一千年,丟失了大量生機.

他臉se雪白,心中惶恐倒飛而去,命元損失千載是不可承受之重,整個人像是被抽掉了生hun,墜落了下去.

"太可怕了"墜落在地,他的嘴chun都在哆嗦,遠比一場生死大戰更讓他難受.

上方,霧靂繚繞,那道修長的身影更加的高不可攀了,像是站在九重天上,眸bō轉動讓人生畏.

霧氣澎湃,向著整片天坑淹沒而來若黑云壓頂,稽云沉重強大如古聖心中都像是壓了一座大山.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若問這片天地的主人,毫無疑問是古之聖賢.

古皇與大帝也不知多少萬年才誕生一個,唯有古聖常現,統領這個世界,面今卻被壓制,幾位大聖都有了驚悚的感覺.

"是只差半步證道的存在,還是一位人族大帝複活了?"連黃金王的聲音都不自然了,有一縷憂懼.

他,渾拓大聖,乾侖大聖都經曆過斗戰聖皇統職的年代,親眼目睹過古皇威,真切的知道有多麼恐怖,萬古無敵,沒有人能對抗.

眼前這個人沒有皇者氣息彌漫,但是為何那種氣質卻同樣讓人悚然?像是一位大帝在其〖體〗內蟄伏與沉睡.

"她很怪異,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古族諸王心中生疑.

"走,先上去再說."此時,渾拓大聖都不能從容自若了.

"叮鈴鈴"

一串紫se的鈴鐺震動,乾侖大聖上升,身體被紫氣覆蓋,強健的軀體被極道古皇兵護住,萬龍鈴每一顆都晶瑩如紫瑪瑙,串在一起組成一條真龍,搖碎了天宇,魔音震耳.

"上去!"黃金王也是眸光一凝,祭出了本族的古皇兵,抵在身前,守護眾人.

剛才射出碧箭的古聖,此時連續開弓,數十上百箭射出,雖非傳世聖兵,但卻也是聖人的箭羽,威力奇絕,在前開路,剖開了黑霧.

然而,這根本無效,黑霧吞噬一切,所有箭羽的精氣都被錄奪了,如氣泡般發出啵啵的聲響,而後化成灰燼.

荒立身在上,眸光一眼千萬年,擁有錄奪生命氣機的力量,她終于動了,伸出一只手向前抓來.

這是潔白如玉的手,雖然被黑霧繚繞,但是依然能夠看到晶瑩的光澤,弗遠不至,任那古聖飛逍都沒用,瞬息將其抓住.

"

……"

一聲慘叫發出,這位古聖劇烈掙紮,可是卻難以掙脫,他漆黑如墨的發絲快速變成雪白se,閃動光澤的皮膚更是迅速干枯,堆滿皺紋,在一刹那老化.

"這是時間的力量,快阻止他!"有古聖經驚呼,祭出兵器向前攻去.

然而,早已來不及了,潔白如玉的掌指間,那個古聖生命能干涸,元神之火熄滅,整具身體成為飛灰.

"她是什麼,根本不像是生靈,是時間的有形體現嗎,還是死亡的代言者?"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發毛,尤其是出手的兩位古聖更是不安,運轉道行,想要召喚回飛出去的塔與天羅傘.

"噗"

玉手拍落,簡單而直接,三十三層的古塔被拍成塵埃,上百丈高的天羅傘化成飛灰,聖器什麼都沒有剩下.

"啊

…"

同時,兩名古聖大叫,因為晶瑩的玉指沖著他們拂下來了,雖然軌跡優美,動作輕盈,但卻是致命的.

"大聖救我們!"

兩位古聖大叫,沖著黃金王與乾侖等呼救,他們自己也展動妙術,奮力擊出,道痕千萬縷化為一片光網.

"啵"

荒的力量超出了世人的想象,道痕碎裂,神光被黑霧吞沒,這只玉,

手將他們覆蓋,沒有妙術,只有霧靂流淌.

這兩人血氣干涸,白發散落,牙齒松動,肌體干枯,只剩下白骨,但接著很快又成為了骨粉,灑落在天坑中.

"准帝能做到這一步嗎?"遠處,白衣神王問蓋九幽,眸光閃爍驚人的神采,凝望這一切.

"能做到,但是"蓋九幽精氣神達到了絕巔,一掃病懨懨的神se,如一把出鞘的神劍,眸光璀璨,死死的盯著荒.

天坑中,一群古聖全都頭皮發麻,他們是世界的主宰者,可是而今卻遇到了這樣一個超出理解的存在,嚴重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命.

"古皇複蘇,〖鎮〗壓!"

黃金王一聲輕叱,口中大喝,手中的黃金銅化成一道神輝,橫掃向前,擊向深淵上的荒!

"當!"

誰也沒有想到,深淵上方的身影直接以手迎擊,潔白的手指彈在黃金銅上,發出鏗鏘悅耳的仙音.

"什麼,徒手接極道古皇兵?!"

一聲轟鳴,天坑炸開,混沌翻騰,古族大聖手持黃金銅倒飛了出去,嘴角溢血,寫滿了驚恐.

歲月悠悠,萬古時間長河中,有幾人敢徒手接極道古皇兵?他們記得,在太古年間斗戰聖皇這樣做過.

依此推算,這真的是一位人族大帝嗎?在場的古聖都驚懼了,聖超脫了人的范疇,而帝則超脫了聖的范疇,差距之大,無法衡量.

"他並不是人族大帝!"渾拓大聖開口.

有人劃刻陣紋,開啟虛空域門,想要遠逼,這個地方真的沒有辦法呆了,能徒手接古皇兵,還怎麼打?

然而,霧靂繚繞,自上而下,這個地方被禁錮了,虛空不能打開,根本無法橫渡.

"這……壞了,一定要闖出去!"

萬龍鈴飛起來了,化成了一條紫se仙龍,搖頭擺尾,萬龍古皇宛若複生,一群古聖都差點癱軟在地,這是一種極道威壓.

"啪!"

然而,讓人震驚的是,上方的荒一巴掌拍出,這個有由紫金神鈴串成的古皇兵,當場就被打飛了,撞入蒼穹,沒入了混沌中.

乾侖大聖驚叫,口吐鮮血,生命力流逝,他快速倒退,而後以心為引召喚古皇兵,萬龍鈴總算是又飛了回來.

"這尼瑪的要嚇死古聖啊,到底什麼來頭,徒手硬撼古皇兵?!"

"崩斷幾條神金鑄成的仙鏈,她的力量更加鼻盛了,像是破除了某種封印!"

遠空,葉凡,黑皇,段德等人圍觀,見到這一結果,全都lu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荒來了,這群古聖不死也得要掉層皮,古族必然要元氣大傷!"

段德道.

荒又出手了,而且這一次是飛臨進深淵,真身入內,這讓一群古聖都坐立不安,像是炸窩了.

隨著她的臨近,生命力劇烈流逝,誰也承受不住,幸好黃金銅,萬龍鈴複蘇了,古皇氣息越發濃烈,將所有人庇護在祥光中.

"速退,為她讓開道路,她是沖著青銅仙殿去的!"渾拓大聖叫道.

但是,他們的速度怎及的上這位,古聖們依然看不清她是男是女,真容何等模樣,但卻覺得她風華絕代.

修長的身體很模糊,發絲飛舞,一雙眸光掃來,讓古聖全都渾身寒毛倒豎,起了一層小疙瘩,猶若巨龍盯住了土狗.

兩名古聖被黑霧裹住,艱難掙紮,可是生命流逝,最終卻成為了白骨,其他人奮力抗衡,尤其是黃金銅與萬龍鈴又一次打來.

"當"

這一次黃金銅橫飛,被荒一巴掌打到了天外,消失在了混沌中.

"鏘"

萬龍鈴紫光蔽日,瑞氣蒸騰,但是剛搖動幾下,也倒飛了出去,被打的沖向域外戰場.

"走!"

三位大聖轉身就逃,根本就生不出戰意,這等人物婁麼去打?有敗無勝,除非斗戰聖皇複生.

"啊…"

鮮血本迸濺!荒一只玉手拍下,兩名古聖崩碎,鮮紅的血與瑩白的骨塊飛濺,可是卻又于一瞬間精氣盡失,成為了劫灰.

本月最後幾小時呼喚下月票,多謝兄弟姐妹的訂閱婁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