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荒出世
屠聖!

一個很夢幻而又讓人敬畏的詞,而今真實發生,風bō席卷天下,傳到每一個角落.

有人歡喜有人憂,人們反應各不相同,葉凡消失十幾年後,回來後竟做出這樣一件大事,著實是一場軒然大bō!

"人族聖體成氣候了,一旦成聖誰能制衡,應該趁早滅在萌芽中不讓他成長起來……"

古族中有人低語,葉凡的表現讓他們深感憂慮,這種輝煌戰績讓人目瞪口呆,將來如何對抗,怎麼去壓制?

"比肩狠人,堪比少年無始,媲美青帝,一顆閃耀仙光的明珠,照破山河萬朵!"

偏向葉凡的人,則發自內心的驚歎與贊譽,對于他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很有可能成為一個不朽的傳奇.

清風吹過,樹葉飄舞,夾著著泥土的清新與山地中花草的清香,葉凡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遠方.

雖然遠離了荒古禁地,可是他的心中卻始終不安,總覺得將有非常可怕的事發生,一直面朝那個方位.

"師傅,走吧,別看了,反正我們也不能改變什麼."葉瞳道.

葉凡點頭,一行人離開此地,向遠方飛去,消失在天際.

這一日,他們出入南域許多地方,大街小巷,客棧,茶館但凡有修士出沒之地,莫不在談論葉凡屠聖的事.

這是一股颶風,掃過了東荒,席卷了中州,刮向了南嶺與西漠,一戰驚塵世.

"虛空大帝年輕時也不過如此……"姬家,一個中年人自語,坐在雄宏偉寶殿上,皮膚成古銅se,眼眸似電,有一種威嚴.

正是姬皓月的父親,他的眼眸望向天穹,想到了自己的一對兒女,若是還在身邊會成長到了什麼境地?他的女兒與葉凡有交集,可惜而今說什麼都無用,不知一對兒女能否回來.

中州,yīn陽教內,一群人都默然無聲,十四年了此人又回來了,讓他們心中惴惴不安.

西漠,安妙依聽到這一消息,眸泛異彩,嘴角噙著一縷淺笑,道:"今世真能無敵,以一雙拳頭打破一切阻擋嗎?"

東荒中部,一個白發披散,身材高大卻難以tǐng直,而眸子暗淡無光的老人,暮氣沉沉,望著遠方,道:"我的鵬兒,當年可與他一戰,卻英年早逝,死在了鵬族大聖設下的天關中.

一聲蒼涼的歎息,他像是一下子蒼老了五百歲,眸子更加暗淡了,渾濁的淚水淌落,劃過皺紋堆積的臉龐.

正是金翅老鵬王,曾經的一代妖王,而今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滿頭金se的發絲都變成了雪白se,沒有一點光澤.

突然,他神se一滯,從一個陳舊的小茶館中站起,身體踉蹌,向著街道上一年輕人望去,金se瞳孔射出兩道光華.

"與我的鵬兒氣質很像,沉默少言,一臉的倔強……"

前方,一個年輕人渾身是血,顯然經過一場jī戰,臉上寫滿了剛毅,輪廓棱角分明,眼神堅定.

"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老鵬王迎了過去.

"龍宇軒."年輕人回應道.

老鵬王顫抖著,伸出一只粗糙的手,結果被龍宇軒快速擋住,司時立起了雙眸,劍眉倒豎.

"好……真的很像,我鵬族大聖的天關我就不信沒有人能過,老夫了卻最後的心願,去闖上一闖!"

東荒中部地域,風凰聞聽葉凡屠聖,五se面具光華燦爛,一道道仙輝繞體而生,將其修長健美的軀體映襯的越發動人.

她忍不住自語,道:"他竟然屠聖了……"

窗外,雨打芭蕉,電閃雷鳴,她怔怔無語,一時間呆住了.

"嘿嘿……"一陣yīn森刺骨的冷笑自一片小世界傳來,若是有人聽聞,一定會膽寒,這是殺道古聖的氣息!

這是一座遠古神殿,地毯竟然是聖人的神皮,而古殿竟是由諸王的頭骨堆砌而成,看起來雪白晶瑩,冷氣森森,像是來到了九幽.

北域,瑤池聖女眸bō流轉,明眸皓齒,盤坐蟠桃古樹下,面對一塊晶瑩的石王,得悉消息後,一陣出神.

"哥哥,你要去哪里?"火麟洞,藍光閃動,婀娜tǐng秀,仙姿無垢的火麟兒開口,古洞中紫焰跳躍,麒麟伏臥,古藥飄香.

"果真是他,我想去看一看,他是否真的強到了這等境地,仙三第六個小台階上屠聖,太過虛幻了!"火麒子道,體魄修長健碩,藍發飛散.

血凰山上,一個被道痕遮住真軀的的古皇子長身而起,道:"真的強到這等境界了嗎,我不信,要與你一戰!"

萬龍巢,一個身穿紫金戰衣,身材修長健美的女子遙望混沌龍巢中的古棺,而後驀地轉身,其姿容傾國傾城,紫眸晶瑩,肌體生輝,道:"真的……屠聖了!?"

中州,奇士肩.

一位老人坐在小酒肆中,自斟自飲,一副老眼昏花的樣子,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接近,生意冷清,自從知道這位是老肩主大人後,所有弟子路過這里大氣都不敢出.

"唔,我真的很期待……星空中的最強試煉!人族聖體真是了不得,能屠聖了嗎?可我更期待另一種體質的出現,何時能誕生一個先天聖體道胎,誰究竟會是史上最強……"

搖光故地,仙霞沖霄,這些天以來天坑中戰況jī烈,響聲不絕,古聖齊出手,轟擊青銅仙殿,要強行打開.

然而,這座仙殿仿佛是一件仙器,可防極道古皇兵的攻擊,至今未損,將兩位古聖都吞沒了進去,生死未卜.

渾拓大聖,黃金王,乾侖大聖三位太古巨頭,曾目睹過斗戰聖皇的無上威勢,橫掃九天十地,而今面對銅殿,卻無法打開.

這座銅殿鎮壓在混沌仙土的入口處,不將其移開,就沒有辦法進入古之大帝的墳墓.

"說不得要大戰一次了!"渾拓大聖說」道.

乾侖點頭,紫金se萬龍鈴一搖動,嘩啦啦作響,化成一條紫se的真龍,光華大盛,剖開了乾坤,混沌洶湧!

深淵上,蓋九幽蹙眉,道:"他們並未真正jī活古皇兵,心有顧忌,怕仙殿中有古之大帝的殺陣,現在看來要動真格的了,說不定真能打開.

另一邊,黃金锏化成了一道永恒的仙光,照耀蒼宇,劃出驚爍萬古的光輝,古皇氣息複蘇,而後沸騰!

在這個地方,像是有古皇在覺醒,他們想強行劈開仙殿,不想耽擱下去了.

每一個人都神se凝重,因為仙殿受jī,殿宇中的"仙"字越發凌厲了,鮮血淋淋,誦出的經文,震的寰宇皆顫,眾生悚然!

"劈開它,里面一定有與仙有關的秘密!"渾拓大聖說道,眸光熾盛.

"轟隆!"

天翻地覆,太古皇複生,紫金萬龍鈴與黃金锏照耀不朽的神xing光輝,向青銅仙殿擊去!

南域,荒古禁地,鐵鏈聲響動天,從開始聲傳數百里,到幾千里,最後到了上萬里,這片區域但凡生靈都膜拜了下來.

一具身影,屹立虛空中,身處深淵上,被四條神金鑄成的仙鏈牢牢的鎖住,在用力掙動,九座聖山竟要離開地面,將拔地而起!

這無疑是駭人的,萬古寂靜,今日破曉,甯靜被打破,古之大帝的氣機溢出,橫斷三界六道,劃破古今未來.

在這一刻,一聲輕叱自荒古禁地發出,像是一聲仙喝,讓虛空寸寸崩開,讓蒼茫天宇炸成混沌,什麼都不複存在了.

而後,一聲刺耳之極的金屬顫音發出,凰血赤金,神痕紫金,仙淚綠金,永恒藍金四條神鏈全部崩斷,一道模糊的身影騰入高空!

一聲輕嘯,萬古搖動,時間長河像是紊亂了,將要倒沖,整片南域大地也不知浩瀚有多少萬里,所有人都一陣戰栗,戰戰兢兢,眾生向下跪伏.

一瞬間後,這種感覺消失,萬靈如大夢一場,全都不知發生了什麼.

九座聖山上,一道修長的身影立于云霧中,發絲飛舞,回眸的一瞬,像是千萬年,這天大道都在顫栗,因她而崩.

可惜,這種驚豔的眸光只維持了一瞬,就成為了一片冷漠,被黑霧淹沒了,看不清他是男還是女.

四根神鏈,一根赤霞飛舞,一根紫氣蒸騰,一根綠光爍嘛……分別纏繞在他的四肢上,也不知將他禁錮在此多少萬年了.

而他的軀體,卻始終不老,感受不到歲月的變遷,這堪稱是一種神跡!

他望向遠方,而又徒手一撕,一道仙光沖起,虛空裂開,一步邁了進去,瞬息也不知道多少萬里.

幾乎在下一刻鍾,她便出現在了搖光古地,這根本不是借助域門而行,只是純粹的肉身行走,刹那路程,以萬里為單位!

"刷"

蓋九幽,衛易,姜神王全都倒退出去上千里,睜開天目,不可思議的望向天坑,皆動容!

"荒,是地……出世了!"衛易嘴chun都在顫抖,臉上寫滿了傷感,心中苦澀,目中悲涼,老淚滑落.

一個修長的身影,萬古如一,立身在天坑上,十萬大山中,數不清的凶禽猛獸瞬間化成白骨,生命之能向這里流淌,聚到了那人的身體中.

她的眸子是如此的冷,古聖見到,都要顫抖,一眼千萬年,被她凝眸,會有歲月變遷的仙力,絕代天驕也要化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