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禁地的荒
'我恨啊…….

霍坦不甘,淒厲的嘶吼,如野獸般厲嘯,但卻改變不了什麼,終究是免不了一死.

清風吹過,禁區內古樹搖動,一片灰燼飛起,霍坦被自己的毀滅性聖光燒成劫灰,隨風揚起,灑落.

遠處,葉凡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紫衣獵獵,神色平淡,過了很長時間,身後傳來響動,段德他們到了.

"哈哈……屠聖了,這次是徹底的逆天了!"龍馬狂笑,馬蹄蹬踏,火光閃爍,一不小心差點誤入禁區.

葉凡並沒有過多的激動,他看到了自己與聖人的差距,兩者間不可以道里計,若非是在這生命禁區內,沒有一點希望獲勝.

"差距太大了,身為聖人,皆強到不可揣測,即便將他引進了生命禁地,也拼掉了葉凡的另一具身體."黑皇道,它也神色鄭重.

那等若是另一個葉凡,具有血肉,兩者沒有一點區別,他戰死在了禁區中,預示著若是葉凡真身進去,已經與霍坦同歸于盡!

"在當今的天地中,想要有安身立命的資本必須成聖,不然域外的古賢者來了就更加複雜了,天下必會大亂."段德道.

"成聖!"葉凡心中出列一種無形的壓力,這僅是一個剛成聖的存在而已,真正的古聖會有多麼可怕?

而那屹立整顆古星巔峰的幾位大聖,又會有怎樣的可怕道行?這個問題只要一細想就會讓人從頭涼到腳.

"霍坦有東西遺落."葉瞳道.

葉凡早已看到了,不過此時卻不宜進去,施展一氣化三清需要時間,無法不間斷的展動.

當紅日西墜時,葉凡頭上出現一縷清氣,又生出一個自己走了進去,是為血肉軀,來到霍坦死去的地方,在一片劫灰下有幾塊聖骨布滿裂痕,此外還有一個巴掌大的玉石.

當取出來後,段德撇了撇嘴,道:"骨頭都爛掉了,跟聖人王沒法比,煉器都不能用."

黑皇鑒定玉石,稱是這一件秘寶,出自大聖之手,雖不是什麼兵器,但卻有妙用.

眾人蹩眉,與所料一般無二,霍坦背後果然有一位大聖,這讓人擔憂.

"無妨,將這些東西隨身佩戴,可保無恙."黑皇將一串墜飾分給了幾人,以悟道神樹枝干刻成,內蘊欺天陣紋.

"這件秘寶可放在綠鼎里,待削掉大聖氣機後本皇去研究下."黑皇道.

一群人離開了禁區,還沒有走出去多遠,就覺得群山似搖動了一下,荒古禁地中發出了一聲嘯音.

"轟!"

票的力量湧出了禁地,在大山中彌漫,許多鳥獸直接化成了枯骨,讓幾人全都毛骨悚然.

"快走,這個地方似有驚變發生!"

他們飛快倒退,而後升到高空,露出驚容,遠遠觀看.

九座聖山,噴薄煙霞,各種霧靄繚繞,看起來艨膘朧朧,與以往大不相同.

"深淵上方有幾位荒奴出現!"

他們皆睜開了天眼,可以極目千里,見到了幾條身影,一個個都穿著古老的服飾,各個來頭嚇人.

其中一個女子風華絕代,正是六千年前的天漩聖女,東荒第一美人,而今卻成為了一具行尸走肉,眸子沒有光彩.

"沒有一個是凡俗,都是了不得的存在!"段德眯縫著眸子,情緒有些異樣.

他再住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此人身穿古舊道衣,一臉皺紋堆累,白發如雪,眼眸呈鉛灰色.

"有誰知呃……這是夏楓古聖,曾數次覲見過青帝,一身修為功參造化,卻在這里為奴."段德平靜的說道.

自古至今,生命將走到終點的蓋代高手,晚年幾乎都會做出了同樣的選擇……——闖七大生命禁地,尋不死神藥,以期活出第二世.

可惜,從未聽聞有人成功過!

深淵上出現數道人影,可是也只能被認出兩人,一個比一個來頭大,其他服飾更古老的人不可辨,不知屬于何時期.

"嘩啦"

鐵鎖鏈的聲音傳來,即便相隔這麼遠,也清晰入耳,一股黑霧湧出,一道身影屹立虛空中,唯有一雙眸子可見到,青光閃動,深邃驚人.

天眼無效,葉凡他們看不穿黑霧,見不到其軀,那里一片神秘.

"轟隆"

整片荒古禁地都在顫動,黑霧劇烈的澎湃,幾乎要彌漫到禁區外邊緣來了,鐵鏈子的聲音響個不停,仿佛就在耳畔.

"這是怎麼回事,將要發生什麼?"大黑狗渾身黑毛倒豎,毗牙咧嘴,感覺一陣陣不安.

"他該不會是要出來了吧?"葉瞳擁有太陽神軀,卻也覺得通體發冷,感應到了一種特別的氣機.

都說成仙路將要在南域開啟,古聖斷言可能出現在荒古禁地中,域外古賢剛一降降臨就選擇此地,真的要成真了嗎?

"嘩啦!"

鐵鏈晃動,響個不停,金屬摩擦的聲音無比的刺耳,噶蹦蹦作響,像是有許多道金屬鏈條繃緊了,隨時要被掙斷.

"他就是……真正的荒嗎,難道要掙脫束縛,脫離荒古禁地?"在場的幾人莫不倒吸冷氣,這要是成真,必將出大亂子!

"黑皇,在無始年代這個禁地就已經存在了嗎?"葉凡問道.

"應該早已存在了."黑皇盯著九座聖山,哪里黑霧澎湃,遮蔽了日月星辰.

"無始大帝有沒有說過,這是怎樣一個地方,是否進來過一戰?"

"不是早就給你們說了嗎,這種問題本皇真不知,我追隨無始大帝時,他都已是晚年歸隱,曾經做過的大事,我不可能盡知."黑皇道.

"不過……"它眼中驚疑不定,露出一絲異色,道:"似乎……這個地方很特別,大帝晚年外出路過南域時,曾自語過一句,可是我沒有聽清.

"你仔細想一想."段德道,一雙眼睛眯縫的很細.

"說是什麼'不為仙"好像有這三個字,當年我詢問時他只是搖頭,沒有多說."黑皇道.

"嘩啦"

鐵鏈的聲音更大了,震的他們耳骨生疼,黑霧中各種金屬冷芒閃爍,無比刺目.

"那是……神金!"

幾位荒奴都避退了,分別立在九座聖山上,正中深淵上方,一道身影獨立,將很多條神鏈扯的筆直.

赤霞閃爍,鳳凰鳴音驚九天,那是一條凰血赤金鑄成的神鏈,有大道神痕浮現,可以無限延展二長到無邊,鎖在此人身上.

紫光炫目,一片紫霧氤氳蒸騰,神痕紫金長鏈抖動,從深淵延展上來,鎖住此人,他在劇烈掙動.

綠光爍爍,仙霞彌漫,像是有一道道淚痕在閃動,這是仙淚綠金鑄成的一條神鏈,晶瑩燦爛,宛若仙人的淚水在流淌.

"這是"當看到這一景象後,連段德都有些發懵了,共有四五條神鏈相互糾纏,纏繞在這個人的身上,將他困在深淵中.

全都是無上神金,是鑄造極道帝兵的材料,連古之大帝都不見得能尋到,竟然用來捆縛一個人,這得有多麼的可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此人究竟達到了何等境界,是誰將他鎖在這里,有什麼來曆?"

所謂的荒,可能是一個囚徒,被人以極道神金鎖困,不能脫離這里,讓人難以理解誰有如此通天法力!

"轟隆"

九座聖山在顫抖,劇烈晃動,那個身影在掙動,極道神金鎖鏈上的道痕似是要崩碎了,他也許隨時會掙脫而出.

黑霧翻騰,各種神金光輝閃爍,偶爾可見,金屬光澤燦爛懾人,只有那道軀體始終看不透,望不真切.

"為什麼會這樣,他怎麼突然想離開荒古禁地了?"幾人心中震撼的同時都很不解.

"談不會是方才你與霍坦大戰,將他惹怒了吧?"龍馬鼻子中噴白眼.

黑皇與段德也一起望來,全都盯住了葉凡,一副看禍首的樣子,讓他很不自在.

七大生命禁區,唯有這個地方的無上存在顯形,而今也許會出世,若為真,必要石破天驚!

"走吧,先離開在這里.難怪來自域外的兩位聖賢退走了,也許看出不妙了."葉凡道.

沒有必要在這里盯著,不然荒萬一出世,所過之處必然是生靈枯竭,成為一片死地,他們都會發生不測.

域門開啟,他們一行人果斷離去,任身後鐵鏈響徹云霄,黑云浩蕩數百里,與他們無關了.

"霍坦的魂燈熄滅了,他死了!"這一日,霍坦所在的古族透露出這樣一則消息,一位聖人殞落!

是誰擊斃了霍坦?這幾日來他一直在追擊葉凡,難道說人族的古聖看不過眼,對他出手了?

"一定是人族古聖,不然誰能殺的了霍坦,強大如葉凡畢竟還只是斬道而已,不可能逆天!"

消息一出,引發了軒然大波,各地都在議論,因為這很有可能會引發一場大亂,畢竟涉及到了聖人的對決.

然而,很快一則秘聞透出,是葉凡擊斃了霍坦,古族有精通推演的人算出了這一結果.

"嘩"

舉世嘩然,人們瞠目結舌,怎能相信這種事實,古族這是要想找借口對人族聖體出手嗎?

任誰都不相信,葉凡屠聖?這太過荒誕了,一個斬道者,即便是他帝子,縱然他有逆天手段,也不可能有這等戰力!

"是真的,霍坦真的被人族聖體擊斃了,他魂燈破滅的刹那,倒映出了最後的景象,是葉凡轟碎了他的聖軀."

古族很多人原本也不信,然而去霍坦這一族求證後,得到了確鑿的證據,全都呆住了.

這些傳出後,不由得人們不相信,舉世震驚,全天下嘩然.

葉凡屠聖!

真正的逆天了!

"葉凡屠聖了,足以被載入修煉史中,可比肩狠人,媲美少年無始,堪比青帝,這等戰力,一旦成聖,誰與爭鋒?"

舉世皆驚,葉凡回來了,以屠聖的輝煌戰績敲響了塵世的大鍾,悠悠席卷天下.

"霍坦終于成聖,卻將成為反面戰例載入史冊中,成為人族聖體光輝一戰的陪襯."

"名動修煉史的一戰,仙三屠聖,古來僅有幾個戰例而已,逆轉了乾坤啊!"

全天下人都在議論,卻全然不知南域中的荒古禁地在龜裂,將有更為恐怖的大事件將要發生.

最後一天多,求月票,荒動了,求鎮堊壓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