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屠聖 求月票支持!
霍坦吐出一口血沫,艱難的自地上起身,剛才一擊之下,他飛出去百丈遠,整條脊椎龍骨像是斷掉了,渾身疲憊乏力.

他口誦經文,骨節噼里啪啦作響,強行運轉神力修複創傷,一股股血氣蒸騰而起,體表閃爍光澤.

僅在這一瞬間,他就耗掉了數百年的壽元,因為在這禁地中動用秘法療傷代價太大了!

在荒古禁區內,道行只能堪堪湧動出一些而已,想要真正的療治本源,所耗掉的精血遠沒有被禁地吞噬的多.

"人族聖體,你是想與我玉石俱焚嗎?即便傷了我,自己也活不了."

霍坦神seyīn沉的說道.

"你死,我活,沒有什麼可說的,授首吧!"葉凡開始新一輪攻擊,時間就是命,不能在此地耽擱.

暗金長槍劃出一抹烏光,宛如一條墨龍騰空,化成一個生命體,鋒銳的槍尖刺透一切阻擋,直指霍坦的眉心.

"自本座成聖後,從未遭遇過今日這種恥,弟子先後被殺,若不能將你當作血食還有什麼顏面,螻蟻去死!"

霍坦拼命,體內道音鳴動,響個不停,強行汲取聖力,運轉道行,不惜付出部分命元的代價.

然而,效果不佳,生命禁區壓制一切法則與道痕,錄奪修士的壽元,他噴出一大口鮮血,臉se蒼白如紙.

"當!"

葉凡手中的長槍,幾乎抵在了他的眉心上.霍坦側身,避過鋒銳,張口強行吐出一道神光,天地崩開,葉凡如一道金se的閃電倒退.

這一次對決後,霍坦神se晦暗,臉上爬上了一些皺紋,荒古禁地的威力顯化,連聖人都承受不住了.

同樣的,葉凡雖然穿著源天神衣,但是臉上也漸漸失去了光澤,烏發中出現了少許白絲,生命在流逝.

兩人jī烈大戰,時間就是生命,都想在巔峰時刻拼掉對方,一個是名副其實的聖人,另一個是人族聖體,肉身血脈力皆強到極致.

兩人皆道行不顯,秘術不能施展,偶爾能施展出的的一兩次法力,並不足以造成xing命的威脅.

近身搏殺是為主!

他們的速度都很快,從開始到現在,還不足少半刻鍾,並沒有多少時間流逝,可是每一個人都臉上都出現了一些皺紋.

"殺!"

兩人生死對決,亡命搏殺!

葉凡將一條暗金長槍使用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四次將霍坦抽飛,兩次刺穿其軀體,猩紅點點,這是聖人的血!

霍坦嘴角溢血,神se冷森,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眸光跟刀子一般,努力向禁區外殺去,一旦脫離,必十倍折磨葉凡.

"人族聖體你祈禱吧,千萬不要讓我脫離這里,不然你明白!"霍坦的神se猙獰,因為身上新添了一道血痕.

"你沒有機會!"葉凡手中之槍急如狂風暴雨,化成一片烏光,將前方給淹沒了,戰到這一境地決不可能放過此人.

葉凡以黑se長槍連劈帶斬,同時前刺,既為槍,有是刀,還是棍,各種攻擊手段無窮.

霍坦傷痕累累,最嚴重的一次心髒幾乎被穿透,鮮血噴湧.

"召喚始祖,賜予道印!"

霍坦大叫,身為聖人卻被葉凡威脅到了生命,對他來說是一種恥辱,拼命反撲!

在其眉心,交織出一縷縷道痕,勉強催動秘法,想祭出強勢一擊!


"轟!"

他體內的血氣沸騰了,化成一縷縷魔紋浮現在體表,渾身的毛孔都在淌血,凝聚天地大勢,散發出一縷縷聖威.

"當","當"……

徒手格擋暗金長槍,力道大的驚人,終于有了聖人特有的威嚴,可是他身體卻在快速的老化.

強大如葉凡虎口都崩裂了,渾身的石衣甲胄寸寸碎裂,墜落在地,真身落在荒古禁地中,遭受歲月的侵襲.

"我為聖人,我看你拿什麼與我斗!"霍坦森然大叫,步步進逼,攻勢愈發凌厲了.

可惜,秘術依然施展不出,只是讓他肉身散發聖輝,血肉強大了數倍而已.

"你能堅持到幾時?"葉凡盯著他出現皺紋的肌體,冷聲說道.

"我若不行,你也擋不住荒的力量,必會折損在此,成為一堆黃土!"霍坦冷酷說道,不相信葉凡真的會與他玉石俱焚.

又一次交擊,霍坦終于無法持續催動血氣了,渾身暗淡,皺紋加深,身體一陣踉蹌,開戰到現在,他最起碼損失了上千載的壽元.

遠處,紫光一閃,霍坦驚喜,舍棄葉凡,飛快沖了過去.

地上有一株足有兩萬年藥齡的紫金蓮,通體紫光燦燦,高足兩尺,馨香撲鼻.霍坦一把抓起,張口猛食,現在精氣損耗嚴重,地上不時可見稀世古藥,是補充生命潛能的上佳之物.

葉凡並未阻止,很鎮定的取出一個玉瓶,咕咚咚向口中灌去,這是從成仙池取出的神液,補充生命精氣有神效.

"你……"

霍坦大驚,見狀立時撲來,搶奪玉瓶,這樣下去,絕對可以耗死他.

葉凡收起玉瓶,繼續與他大戰,龍精虎猛,一身血氣沸騰而出,攻勢越發的剛猛了.

"噗"

霍坦發狠,竟以身體承受葉凡一槍的攻擊,任其穿透xiōng腹,張口吐出一道血跡,噴向葉凡.

葉凡用力一震,暗金長槍從霍坦的xiōng腹刺過,沖了出去,並未落敵人的手中.

而後他倒退而去,雖然失落暗金長槍,但是他卻是一臉的平靜,還是沒有任何的懼意,一雙拳頭瑩瑩發光,隱約間有電閃雷鳴,那是血液在沸騰.

"殺!"

兩人沖向一起,以命拼戰,肉身對抗,展開了最後的生死搏殺.

成百上千次的交擊,一道金影與一道紫光糾纏在一起,不是有鮮血濺起,葉凡以斬道之身搏殺聖級古王若是傳出去一定會震驚天下.

轉眼間,進入生命禁區已有半刻鍾了,葉凡終于lu出一縷憂se,不能再耽擱了,沒有時間可以相持.

自這一刻起,他的攻勢更為凌厲了,黑發披散,金se拳頭打的雷鳴爍爍,像是一道道閃電在交織,擊在霍坦的身上,鮮血沖起,骨節響個不停.

"啊……"

霍姆大叫,一條手臂被扭住,近身搏殺比不上葉凡有斗戰聖法演化出種種散手,處在劣勢,臂骨折斷了.

"殺!"

葉凡一聲輕叱,掌指千百次的拍擊,而後用力一扯,霍坦的左臂斷裂,鮮血噴湧,汩汩而湧,白骨茬森森.


"啊……"

霍坦大叫,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一天,明明成聖了,會被一個斬道者生生折斷一臂,遭受這等重創.葉凡飛快倒退,避過鮮血淋淋的沖擊,他將聖人一臂生生折斷了下來,用力扔在地上,染紅了草地.

霍坦如負創的野獸,眸子血紅,雖然失去了一臂,但卻也危險到了極致,化成一道紫光撲殺葉凡.

一場生死戰又一次展開!

葉凡讓自己鎮定,避其鋒芒,攻其虛弱處,身若蛟龍,縱跳騰躍,一會兒如大鵬展翅,一會兒如真龍出海,展動雙拳,風雷大作,電閃雷鳴,純肉體的力量,在荒古禁地內發揮到這種境地也算是逆天了.

"碎.

葉凡一擊六道輪回拳,不能有金光迸濺,但卻有無敵拳意內蘊當中,擊在霍坦的xiōng骨上,發出骨斷的聲響,整片xiōng廓都塌陷了下去,讓他大口咳血.

大勢已去,完了!霍坦知道,自己危矣,難以扭轉敗局,無力回天.

"我為古聖,你想屠聖,名動天下,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如願,最起碼也要拉著你一起去死!"霍坦怒吼.

他能夠想象,葉凡一旦將他屠掉,會引發怎樣的大bō瀾,必會名垂修煉史!而他則作為失敗者,突顯此子的戰績,亦會被載入史冊,成為可悲的陪襯.

一個名動古今,一個將成為踏腳石,作為反面例子,光想一想就讓他血氣不穩,身體要炸開.

"哧"

他眉心光華一閃,竟是要強行動用強大的神識力,一個紫se的小人要沖出額骨.

"啊……"

霍坦慘叫,元神剛出現,就出現了一道道裂痕,紫se的小人淒厲慘叫,但卻還是飛向了葉凡,這也許是他唯一能斃傷葉凡的手段了.

葉凡很干脆,從背後抽出一把如劍似锏般的木棍,古樸無華,雙手持有,立劈他的元神.

"噗"

紫se的小人無法避過,當場就被打散了三之一,發出一聲悲慘的大叫,渾身崩裂,重回骨骼.

葉凡怎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手持打神鞭,一步十幾丈到了近前,噗的一聲,抽在其額骨上,讓其頭顱近乎碎掉,出現大片的裂紋.

不得不說,聖人的肉身真的很堅固,若是常人早已成為飛灰了!

霍坦遭受重創,身體踉蹌,極速後退,然而葉凡六道輪回拳又到來,打的橫飛百丈遠,在其還沒有落地前被追上.

"噗"

葉凡抓住他僅余的右臂,用力一扭,喀嚓一聲,骨頭斷掉,鮮血噴湧,霍坦徹底失去扭轉戰局的可能,右臂也被扯了下來.

屠聖!

就要發生,誰也不阻擋了,葉凡扔掉那條鮮血淋淋的手臂,右tuǐ一擺,高高旋起,而後用力踢了出去.

"噗"

霍坦慘叫,脊椎骨折斷,上半截身子幾乎爛掉,血肉橫飛,他飛出去數百丈遠,難以動彈一下.

荒的的力量洶湧,他血肉枯敗,再也難以對抗了,難以掙動.

葉凡撿起暗金長槍,噗的一聲刺透他的身體,將他挑了起來,而左手則持打神鞭,擊向其額骨.


"砰"

血雨紛飛,霍坦的元神被震了出來,一下子被削掉了大半,在荒古禁地內紫se小人失去肉身庇護,幾乎要立刻干涸,死掉了了.

"屠聖就在今日!"葉凡冷聲說道.

這個地方不能久留,他挑著霍坦飛快向禁區外沖去,在這個過程中摧毀其肉身生機,磨滅其元神,怕他反噬.

不久後,禁區邊緣已經在望,葉凡停了下來,右手暗金長槍一震,霍坦的軀體當當場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而其元神,那個紫se的小人也在也打神鞭下幾乎磨滅了,只剩下了一道微弱的光.

霍坦慘笑,一生一世的道行盡毀了,即便能脫困他也完了,元神最珍,卻快磨滅了,而今只剩下了豆粒大小!

"人族聖體你真以為能屠聖嗎,和我一起去死吧!"在這一刻,他徹底放開了,反正是要亡,還有什麼可怕的.

他元神重新融入肉體內,整個軀體都在發光,竟是要解體,以聖人的血肉之軀燃燒,活活磨死葉凡.

此時,葉凡只有幾個動作,將暗金長槍擲出,將打神鞭扔出荒古禁地,更是不惜剖開自己的軀體,將萬物母氣鼎取出,也投向禁區外.

而後,他無所顧忌,殺向霍坦,渾身金se血液流淌,拳頭發出了刺目的光!

"轟"

他一拳就轟開了霍坦的身體,任聖血濺落在身上,他的軀體因此也遭受了可怕的創傷,但是卻毫不在乎.

"沒用的,今天你陪我去死吧,與我一起化成劫灰!"霍坦瘋狂的大笑著,元神之火將熄,他要拉著葉凡一起去死.

"殺!"

葉凡大吼,一嘯山河動,滿神都是聖血,一拳又一拳的揮出,將霍坦打的解體,金se閃電在其拳頭間交織!

這是一種狂霸之力,活生生一位聖人打的碎掉了,到處都是血肉,到處都是沾著血絲的瑩白骨塊.

"這又能如何,你改變不了結局,我拉著你一起去死!"所有血肉都在蠕動,散發著可怕的力量,熊熊燃燒了起來,將葉凡淹沒.

葉凡冷漠,屠聖就在眼前,即便危險臨身,到了這一刻他也依然無比鎮定,只吐出了兩個字,道:"可悲!"

"我是可悲,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這是xing命交修的聖火,你即便逃出荒古禁地,也會燒毀你形與神,同去死吧!"霍坦瘋狂大叫著.

"可悲,到了現在你都不明白,你自己去死吧!"葉凡一拳擊出,金se電芒交織,讓所有血肉燃燒的更劇烈了,沖向四面八方.

此刻,葉凡白發如雪,容顏衰老,屹立在荒古禁地中,任歲月侵蝕,任那聖火纏身,他獨立塵世上,神se祥和而平靜,身體在慢慢變淡.

"你……怎麼回事?!"霍坦終于發現了異常,驚怒交加,大叫了起來.

"一氣化三清,等同真身,而本我豈會陪你進絕地……"葉凡的身影變淡,神se淡然,無比的祥和.

"那是……"霍坦憤怒大吼,看向遠處.

荒古禁地外,另一個葉凡平靜而立,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收起了萬物母氣鼎,打神鞭,暗金長槍,一身紫衣獵獵,獨立塵世間,黑發披散,眸子深邃,靜靜的看著這里.

"啊……我不甘啊!"霍坦大叫,恨yu狂,卻無力回天!

好凶殘呀,好凶殘,月底各個如狼似虎,遮天需要兄弟姐妹的支持,請投出寶貴的一票來吧!

強烈呼喚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