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生命禁地戰
"什麼,這是荒古禁地?"後方,霍坦的三位弟子全都驚叫出聲,臉上失去了血色,一片雪白.

四野,草木豐盛,老藥遍地,可是卻一片甯靜,沒有蟲鳴,沒有鳥叫,亦無獸吼,宛若一片死地.

古木直入天穹,枝狂伸展,透過婆娑樹影能夠見到九座聖山,距離這里不遠,擁有一和魔性,吞噬人的命元.

"不!"霍坦的一位弟子驚恐的大叫,他知道這一次多半完了,沒有了生路.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有進無出!

太古年間,並無這個禁地,是在荒古時期形成的,古族複蘇後第一時間明曉了它的危險.

曾有不少古放高手來此打九妙不死藥的主意,結果全都飲恨而終.即便是聖人也都失敗了,勉強逃出,卻損支了驚人的壽元.

而今,葉凡竟借助古之大帝的棋盤僻紋,橫進此地,難道不要命了嗎?要與他們玉石俱焚.

"師傅,我們快走!"現在可不是持命的時候,三名弟子恨不得肋生雙翅,瞬息逃出去.

在這個地方,他們一身的法力都失去了,除卻體魄依舊強大外,與凡人沒有用什麼區別,臉色蒼白,難看到了極點.

霍坦神色陰沉,一言不發,轉身就走,他可不想在這個地方耗下去,因為每一時每一刻都在奪他的命.

"今日,你們有進無出,一個也別想走!"

葉凡的速度何其快,體魄強健,不依靠道行也有驚人的戰力化成一道淡金色的光影擋住去路.

"曦!"

一龘槍龘刺來,虛空扭曲這是純肉身的力量,暗金長龘槍龘撕開了天地,發出一片烏光.

霍坦變色,在這個地方他實力大受限制,失去了聖人傲視蒼生的法力,很難運轉自身的道行.

"轟!"

他艱難催動,勉強震出一縷縷光輝,包裹住了拳頭,發出絲絲神能向前格擋長龘槍龘.

兩擊交擊後神光迸濺,鏗鏘而鳴,掌指堪比銀精,晶瑩中蘊含剖天之力.

"鏘"

霍坦手掌晶瑩,避過鋒銳的龘槍龘尖,側擊在龘槍龘杆上,而後如魚滑行,沿著黑色的長杆而下,斬向葉凡的手指,欲奪其兵.

葉凡側步左手持龘槍龘,右拳封擋,拳指金色光澤點點,將霍坦避退,而後雙手攥住長龘槍龘,當作大棍使用,橫擊而出.

一聲尖厲的鳴叫,氣流炸開,虛空被壓的模糊,霍坦飛快倒退.

"嘛……".

一聲淒厲的慘叫發出霍坦的一位弟子被黑色的龘槍龘杆掃中,骨頭斷開,血肉濺起,白骨茬森森,軀體如一片落葉般飛了出去,丟掉性命.

"你…………,

霍坦額頭青筋浮現,渾身都散安晶瑩光涇,但卻不能改變什麼,在這禁區中他難以一吼山河碎.

葉凡眉頭微族得了聖位的修士果然超脫了人的范疇,即便是在禁區中還能動用部分法力不可以常理來解釋.

這是什麼地方?一處生命禁區!這數十年來,自從九龍拉棺撞擊深淵,"荒"慢慢複蘇後,禁地越發的恐怖了.

無論是凡人還是斬道者,不管你修為如何一旦進來全都會被削掉一身修為,一視同仁.

他還清晰的記得,古華皇朝的絕世老皇主生命無多時,為了續命,身穿古之聖賢的黃金戰衣,背負戰劍闖禁地的結果.剛進去沒過多久,便直接成為了飛灰,只有一具金色的神衣沖出,徒留悲涼.

聖人,超脫萬靈上,不能依據常理來推算,霍坦道行並未徹底干涸,加上聖級肉身依然有一戰之力.

"咻!"

霍坦如離弦之箭沖來,多耽擱一秒他就多一分危險,一刻也不想停留,想要打出去.

葉凡以長龘槍龘攻伐,每一次輪動起來,都可以抽碎長天,驚的霍坦另外兩名弟子心驚肉跳,再也沒有了此前的囂張,大氣都不敢出.

霍坦畢竟為一代聖人,即便不能動用法力,戰斗經驗等也是極其豐富的,弓步上前,散手橫擊,避過龘槍龘鋒,近距離短打,攻葉凡要害.

葉凡從容鎮定,在他的身上有一層石甲,以神源石皮為材料,以禁仙六封這和源術來祭煉而成,化為源天神衣.

他舉手抬足都無比從容,即便歲月侵蝕,也肯定比霍坦堅持的更長久,先衙下去的肯定不是他.

"鏘"

葉凡手中的暗金長龘槍龘刺出一道道神芒,不離霍坦要害,在其身上劃出一道道血痕.

兩人激烈交鋒,霍坦的掌指內蘊神輝,掌心透明榷璨,汩汩噴湧神輝,想強行震出聖力毀掉葉凡.

這是一和威脅,聖力不干涸,雖然只是絲絲縷縷,但也非常恐忱

"師傅,一定要殺掉他!"另外兩人不敢開口,只能暗中亦禱,同時移動腳步,向遠處退,想要逃走.

"哧!.

突然,一道烏光射來,暗金長龘槍龘脫離葉凡的手掌,飛射了過來,霍坦的一位弟子口中吐血,被長龘槍龘刺透,飛出去上百丈遠,被釘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葉凡脫離戰場,如一道淡金蛟龍橫移了過去,重新抓起長龘槍龘.

霍坦的另一位弟子見狀,從頭涼到了腳,再也不敢動一步,這是一位殺神,凌厲氣機讓他雙腿發軟,幾乎要跪在地上.

且,他在的衰老,原本風華正茂,可是眼下卻已是皺紋堆積,用不了多久就會老死了.

"師傅……救我!"

霍坦見狀,忍不住一聲長嘯,他已成為了聖人,卻被他眼中的一個螻蟻逼到了這一步,當著他的面連殺他三位弟子,這是一和大恨與恥辱.

"鏗簡.

火星四射,兩者再一次大戰,暗金長龘槍龘與拳頭共鳴,如一道道閃電在交織.

"螞蟻咬不死巨龍,我得聖位,豈是你一個螻蟻可欺的."霍坦臉色鐵青,殺機畢露,掌心溢出的聖光濃了一些.

葉凡無懼,持龘槍龘而戰,暗金長龘槍龘閃動冷幽幽的金屬光法,身體修長而矯健,黑色發絲極散到腰際,眼神清澈,光華燦燦,整個人鋒芒內斂,有一和超脫的氣質.

"嗡"

兩人又是一記轟擊,葉凡的長龘槍龘抽在了他的肩頭上,霍坦一個趔趄,出現一塊血跡,發出了一聲怒吼.

"師法天地,道法自然,乾坤大道顯,給我鎮龘壓!"霍坦怒吼.

"轟隆"

他真的借來了一縷大道神威,像是一片天穹壓落下來,聖威隱現,磅礴不可抵抗.

然而,僅維持了片刻,天空中的道痕就崩開了,化成一片流光消失,不能壓落下來.

葉凡神色漠然,這一結果早已猜到,不然怎會選這里為戰場,是唯一能壓制聖人的地方.

"神蠶公主只差一步就成為了大聖,身穿該族奪天地造化的古皇戰衣也不過勉強自保,能夠飛行,與荒奴一戰.你一個剛成為聖人的存在,道果未鞏固,連傳世聖兵都沒有,也想在此逆天!?"

葉晃無情的打擊,出手更加迅疾了,手中暗金長龘槍龘化成一片烏光,將霍坦罩在當中.

"啊……廣遠處,霍坦的弟子大叫,渾身肌膚都松弛了,本為一代高手,而今卻將衰老致死.

他再也顧不上其他,撒腿狂本,向著荒古禁地外沖去,頭上的白發隨風而散,無比淒慘,對于他來說這是一片魔土.

葉凡一龘槍龘橫擊,逼退霍坦,化成一道流光追了下去.

"你敢!"霍坦大怒,已經眼睜睜的看著三位弟子死在了他的手中,此時目眦欲裂,決不能容忍這和事再一次發生.

葉凡肉身無雙,血氣旺威,身為聖體,多次經曆雷劫洗禮,更是闖過混沌雷域,千錘百煉,每一寸血肉都內蘊有恐怖的力量,生命氣機強威到極致.

他的速度很快,瞬間就追了上去,"噗小的一聲,右手落下,將此人的頭顱切落,提在手中,鮮血淋淋.

"給你!"他止步後,轉過身軀,將一顆滴血的頭顱遞向霍坦.

霍坦氣的吐出一口濁氣,發出一聲如野獸般的淒厲大吼,胸腔都快氣炸了,咬碎鋼牙,渾身青筋暴跳.

"砰"

葉凡將頭顱擲出,劃過天空,墜落在遠處,留下一片血跡,至此霍坦四大弟子全都被斃.

"你納命來!"霍坦拼命,他不相信身為一代聖人還殺不了一個斬道者,出手更加勇猛了.

"鏘!"

葉凡手持長龘槍龘,如臂使指,每一擊都是致命的,暗金神芒乍現,虛空破碎,招招奪命.

"噗"

霍坦躲避不及,肩頭被刺出一個血洞,濺起一道血花,飛向前來,聖人一滴血能滅掉一位大能,葉凡體魄強到了這等地步,雖然無懼,但卻也不想沾身.

他一聲輕叱,扭轉黑色大龘槍龘,差一點將霍坦給挑起來,輪動龘槍龘杆將其給甩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碎一塊大青石.

霍坦驚怒交加,但卻沒有辦法,不能一掌斃掉此敵,他空有一身道行在這個地方不能全部展出.

而對方身為人族聖體,體魄之強大,血氣之旺威,超乎想象,單以肉身而論,不在他之下.

這幾乎有些不可思議,還沒有成聖,葉凡的肉身就幾乎脫離了人的范疇,旺威血氣恐怖如海!

"殺!"

霍坦一聲大喝,施展出各和散手,全都是肉身搏殺的妙術,蘊含天地至理,舉手抬足都含殺機.

然而,讓他嘔血的是,在近身搏殺這一領域,他竟不如他眼中的螻蟻,葉凡的攻伐簡單而直接,非常有效.

"砰"

葉凡雙手持搶,輪動開來,成百上千次的交擊後,抽在了霍坦的脊背上,讓他橫飛出去上百丈遠,脊椎骨差點斷掉,血跡斑斑.

月底,呼喚月票,請各位兄弟姐妹投遮天一票,雙倍月票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