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挑戰聖人
屠聖!

這兩個字對修士來說,過于虛幻,沒有人會存這種妄想,一日不為聖一日便是螻蟻.

實力相差太大,那是一道天塹鴻溝,根本就沒有辦法逾越,即便是半聖也只是偶爾有些聖威,可卻難以真正達到.

聖,完全超脫了出來,在芸芸眾生之上,宛若神明,試問一個凡人如何去屠神?這種難度太大了!

黑皇道:"小子不是我說,你難以逆天,相差的距離不可以道里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聖已算是另一種生命體,早就不是人了."

連它刻下的殺陣一般情況下都難以傷到聖人,原因只有一個差距太大,螻蟻怎能咬死巨龍?

"這……還是現實點吧."段德也搖頭.

"難道就沒有一點希望嗎?"葉瞳不死心,稽希望自己的師傅能崛起,除卻心中一口惡氣.

"跋非……找來足夠的神料,由本皇刻出一片驚世殺陣,才有斃掉聖人的可能."黑皇道.

它所說的神糕,自然世所罕見,是專門可大帝陣紋的東西,可遇不可求,唯有如此才能發揮出它所掌握的那一角無始陣圖的真正威力.

"另一條就是,葉凡達到半聖境,觸發神巔,摧枯拉朽,全面破除聖域壁壘……"才有可能與聖人一戰."段德說道.

這樣兩個條件,都太苛刻了,最起碼目前葉凡都無法做到,不能實現.

"這…………,葉瞳眸子暗淡了,為自己的師傅憋郁,古族欺人太甚,卻無法反擊.

"即便是如此……我還是要屠聖!"葉凡話語堅定……而後告訴黑皇,為他准備陣台,無需其他,都必須是棋盤帝紋,可以從不死山橫渡出來的那種陣台.

人族聖可能要完了!

近日來,一些古族都在議論,就在這幾天,霍坦俯視南域,在每一座巨城都出現了,一副不殺葉凡決不罷體的姿態.

這些日子來,誰都是葉凡真的回來了,斬天皇子,戰黃金天女全都他所為,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了.

霍坦……年歲並不是很大,覺醒後于古族中第一個在這片天地成聖的天才,擁有特殊的地位,將會被載入史冊中.

而今,他強勢而出,就在這幾日間……整片東荒的人都知道了,他要殺葉凡.

"葉凡你不是自負神勇嗎,在我師傅面前算什麼,蜷縮在角落里不敢見光,最好一生一世都不要出來了."

霍坦的弟子也到了南荒,話語尖酸刻薄,極盡諷刺,就是為了羞辱葉凡,讓他心中難暢.

葉凡自然沒有理會,這幾日行走與南域古地……更是帶著葉瞳,龍馬他們進過火域,讓他們見識到了真正的仙火.

第十層火域,一簇有符文組成的仙焰,不可觸及……他們有幸目睹,遠遠觀望都不禁倒吸冷氣.

連黑皇都是一陣恍惚……道:"這麼多年了,它還存在,不愧是可讓荒塔在此沉浮數千年的仙火!"

"貧道有一個理想,將此火焰收為己有,為我煉丹而用,可惜難度太大了."段德歎道.

在他們四處行走時,霍坦也在展開地毯式的搜索,因為根據推演顯示,這些人就在南域,從未離開.

"我們的祖上以人族為血食,口味鮮美,人族聖體龘內蘊寶血,滋味當更美妙."霍坦的弟子大肆叫囂,渾然不將葉凡放在眼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許多修士聽聞都覺得可惱,若是有足夠的修為,一定會拍死他們.

"霍坦,你姥爺回家喊你擦鼻涕!"這一日,龍馬站出來回應,像個大喇叭一樣響徹南域半邊天.

當然,它喊完就逃,駕駐法陣,不給聖人出手的機會,不然十條馬命也不夠殺.

霍坦,臉色鐵青,目光陳森,在第一時間趕到了龍馬出現的地方,但卻也只能干瞪眼,沒有辦法.

"霍坦,你身為一個聖人,也好意思與葉凡爭雄,人家都沒有成聖,你的臉皮得有多厚?怎麼不見去你挑戰斗戰勝佛,恐怕沒走到須彌山,你就嚇死了吧."

龍馬出現在另一片區域,希律律長嘶,又如大喇嘛般,滿世界的叫囂,同樣進行諷刺.

"葉凡你若是敢出來一戰,我師也不會欺負你,封住法力,只需一根指頭就可碾死你."霍坦的弟子叫道.

"霍坦,你母親喊你弟子回家去漱.!"龍馬從來不是一個很地道的主,雖為瑞獸,但卻不是什麼善茬兒.

一頭龍馬,在南域鬧的雞飛狗跳,四處叫囂,結果惹的霍坦不斷橫渡星域,想追殺他們.

"人族的聖體,別人都說你如何,在我看來,不過是一只臭蟲而已,微不足道,若是敢出現,直接一只腳踩死."霍坦森然的說道,可想而知,心中憋了怎樣一肚子火,不然也不會說出這等話.

他是一圍聖人,證得了道果,而今卻一再被一頭龍馬叫囂,根本就沒有當他當做一回事,很想立刻抓住它立威.

"霍坦過來受死!"葉凡出現,他屢被諷刺,開始叫板聖人,竟要與之對決.

"哈哈……"霍坦得悉後大笑,第一時間趕去,嘯破長空,道:"就憑你也想與我為敵,不螞蟻與也想咬死巨龍,自不量力!"

當世,所有人都被驚住了,葉凡真要與聖人對決,出離了憤怒?

這是一片荒原,蒿草叢生,亦古木生長,在南域中多有大野,廣袤的無人區占據了百分之九十的地域.

霍坦出現,隔著很遠就探下了一只大手,向著這里抓去,聖人一擊這是要將數十上百里全都化成焦土.

"轟"

葉凡出現,他沒有別的動作,直接是祭鼎,萬物母氣繚繞……猛力一震,大鼎翻轉,滔天的火焰沖天而上.

九色霧絲,成為一條條,一縷縷的道痕,這是火域第九層的神焰,可燒斃聖人,洶湧無比.

熾威的聖輝一出,讓整片荒原都化成了火海,大地成為岩漿,僅有的幾座石山都汽化,根本就不能留下什麼.

九色火絲太恐怖了,不是純粹的高溫使然,還有神秘莫測的道力,可以磨死祖王.

霍坦吃了一驚,他的探下的右手灼熱,少的血液四濺,骨頭鑽心的疼,但畢竟是聖人,一抹,道行運轉,傷勢頓時止住.

且……他橫移數千丈遠,瞬息避過了火海,冷森深的道:不為聖人,終憲是糞士……雜你如蹬磅萬狗般容易.沒有相應的實力,想倚仗外物與我為敵不知死活!"

然而,葉凡也很果斷,祭出神焰的刹那,收起鼎就邁入了棋盤陣紋轉身就走.

"本座一出現,就已鎖定了你,還想走?仙王降世也救不了你!"霍坦神色冷醅,一只點出一道光華迸濺,這是要粉碎真空將葉凡從域門中震出.

"唉……",他吃了一驚,域門紋絲未動,即將消失.

這是棋盤陣紋,當年從不死山中都橫渡了出來,古之大帝的殺陣都沒有將其磨滅,聖人自然難以損毀.

"你倒是准備充足,不過可惜,楗于聖人來說,你終究是一只臭蟲而已,既被我鎖定,那就只有一條死路了!"霍坦不在意,冷笑連連,一步就邁了進去,在域門關閉的刹那跟進.

在其身畔,共有四位弟子跟隨,被其聖輝籠罩,也同時進入了域門內,追殺葉凡.

"轟!"

葉凡出來後,徑直又邁進了另一道域門,這個地方光華沖霄,各種道紋一起激活,化成了一片絕世殺陣.

這是黑皇精心布下的,利用山川地勢,雖沒有身材,配合源天神陣,成就了一個恐怖的七絕大陣!

霍坦一聲怒吼,震出漫天的聖輝,渾身縱橫交錯,出現數十道傷痕,四位弟子若非是他的庇護,就被斬成爛泥了.

"想不到聖人這麼恐怖,一角細密的帝所都沒有將他磨滅,可惜,沒有神料刻陣."葉凡自語,沒入虛空,直接粉碎了留在外面的陣台,不給霍坦追蹤的機會了.

"想跑,你九天十地都沒有你的活路了,真以為聖人可辱嗎,以血贖罪吧!"霍坦一聲冷笑抖手祭出一物,粉碎的陣台迅速還原,複歸原狀,他帶著弟子強行開啟了域門追了下去.

這是一位大聖的給他的秘寶,任你陣紋無雙,橫渡到域外去都無用,可以短暫的還原的你的陣台,一路追蹤,如影隨影.

毫無疑問,這是必殺局,根本擺脫不了一位聖人,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追上,想活命比登天都難.

"人族聖體,你以為准備了充足,在我師面前,任你有千般手段都無用,實力不濟,說什麼都沒用!"

"區區一點神焰,以及一座殘缺的古帝殺陣也想磨滅聖人,你太天真了,我師為了你可是准備充足,特異借來秘寶,讓你無路可逃!"

"小小的一個斬道者而已,也敢叫板聖人,我師殺你如殺土雞!"

霍坦的幾位弟子大笑,他們身處聖光中,極速跟進,在虛空中見到了葉凡的身影.

"刷"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葉凡在虛空中又一次祭出陣台,于永恒的黑暗中改變虛空路徑,再一次消失.

虛空中變向,改變路途,這種手段讓霍坦都變了顏色,握緊了拳頭,以為追丟了.

"刷"

他一劃,掌心秘寶閃現,在前方想黑暗虛空中還原出一片損毀的陣紋,跟了進去.

"想不到大聖的秘寶這如此神辦……",他哈哈大笑了起來,不再擔憂.

葉凡極速逃遁,十幾次變換陣台,每一次都是虛空中進行,但是始終無法擺脫霍坦,若是其他聖人早已被甩掉了.

"大聖的手段讓人敬畏,可以一路追擊,他擺脫不了我們."霍坦的一位弟子驚喜的同時,對古族大聖的道行深深恐懼.

"這是到了哪里,每一次都是在虛空中變向,根本就不知道方位了,沒有辦法預測前路."

另一位弟子蹩眉.

"看他能有多少陣台,等他耗盡,就會死在眼前,師傅一根指頭就可以碾死他!"

時間不長,葉凡的身影越來越近,幾乎能看真切了,霍坦嘴角噙著一縷冷笑,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想要將其按死!

"轟!"

就在這時,域門大開,葉凡沖出了虛空,進入了現實世界,墜落了出去.

"他沒有陣台了,死就在眼前了,哈哈……".

"人族聖體,你死到臨頭了!"

霍坦的四位弟子大喜,殘忍的笑著.

霍坦眸子冷冽,紫發破散,雄偉高大的身軀像是山岳一般懾人,他當先向前走去,一步邁出,結果一個趔趄墜落在地.

在其身後,他的四位弟子更是不堪,直接一頭從高空栽到了地上,摔的渾身是血跡.

"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失去了法力!?"

四位弟子露出懼意,心中打鼓,感覺大事不妙.

霍坦也變了顏色,他一身道行被壓到了最低,很難運轉,這讓他毛骨悚然,要知道他可是一位聖人!

四野,一片寂靜,草木豐威,古藥都有數以萬年的藥齡,這個地方安靜的過分,沒有一點聲響,像是一片死地.

前方,葉凡手持一杆暗金長龘槍龘而立神色很冷漠,非常鎮定與從容,不再逃了.

"這是什麼地方?"霍坦覺得陣陣驚悚,他身為一個聖人,但是此時所能動用法力少的可憐,連飛行多半都做不到了.

"啊……我的道行,我的生命本源!"霍坦的一位弟子驚恐大叫,他覺得自己不僅丟失了法力,連生命都在流逝,臉上慢慢爬出了皺紋!

"聒噪!"

葉凡冷哼,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橫越過霍坦,噗的一聲將其一位弟子的眉心洞穿,鮮血飛濺起很高,將其挑了起來.

"砰"

他一求手,死尸飛出去數十丈遠,當場不動了,淌出一大片血跡.

"你……",霍坦震怒,他是一位聖人,怎能容得葉凡放肆,一掌向前拂去,奈何浩瀚如海一般的力量並沒有湧出.

葉凡一龘槍龘掃出,掌指間溢出陣陣金色光暈,力道大的驚人,單其肉身之力就可以抽碎高天!

霍坦一聲悶哼,手臂與長龘槍龘觸到一起後,一陣顫抖,近乎痙孿,劇痛無比.他知道壞了,這個地方,他即便有通天的道行都沒用!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歡迎進入荒古禁地,今日我要屠聖,送你上路!"葉凡冷酩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