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暴雨前的甯靜
諸聖齊至,圍住大墳,氣氛緊張,各方對峙.

宏偉的青銅古殿盡管鏽跡斑駁,但是霞光億萬縷,照亮了天空,尤其是它所映出的那個"仙"字更是讓每一個人心顫.

渾拓大聖,萬龍巢的大聖等共有十幾名古王並立,像是十幾座太古魔峰聳立,讓眾生心中驚悸.

人族聖人太少了,到目前為止也只有一個衛易與姜太虛,其他人並未見到蹤影,讓人覺得勢單力孤.

渾拓大聖眯縫著眼睛,看向青銅仙殿,這個自古長存的特別建築複活了,強大如他也不敢貿然強闖.

"好強烈的波動,我隱約間聽到了有人在內誦仙經,深不可測,一旦邁步進去吉凶難料."

身為一個大聖,卻生出了這樣的感覺,做出這種判斷,讓其他人對銅殿更加忌憚了,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葉凡,黑皇他們身在八萬里外,透過一塊神秘的水晶石能清晰的觀到大墳附近的情況,這是妙用無窮的帝級道紋使然.

"古族大聖都有人親至,若是挾幾件古皇兵攻擊,多半真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那時就麻煩大了."

古族不缺極道皇兵,黃金锏號稱可以打仙,萬龍鈴一搖乾坤都要崩,火麟洞,原始湖,神蠶嶺,血凰山若都挾兵器來,不要說南域,就是東荒都會被打沉.

"諸位,我的提議如何,我們共司入內,探尋仙的秘密."渾拓大聖再次開口.

"若是持古皇兵入內,當沒有大問題,最起碼能自保."萬龍巢的大聖乾侖點頭.

這兩人是為首者,乃是古族最巔峰的幾位存在,其他即便是聖人王見到他們都是大氣都不敢出,沒有人敢拂逆.

有人向姜神王還有衛易看去,這是兩名人族聖人,全都不很不簡單,讓古王都不得不謹慎,當年瑤池一戰,白衣神王一人獨撼天宇,給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兩位要進去嗎?"萬龍巢的大聖乾侖笑著說道,向這邊望來.

"算了,爭不過你們,就不去添亂了."衛易搖頭.

"萬族共存,天下是一家,何分彼此,都可入內."乾侖說道.

一聲天音響起,天空中青銅仙殿光華更盛了,那映出的"仙"字血淋淋,巨大無邊,充滿了震撼感.

這一次,十幾位聖級古王都蹙起了眉頭,他們也聽到了有人在誦經,很朦朧與模糊,聽不真切.

"難道銅殿中還有一個活著的存在不成?"

這麼多年過去了,即便是古之大帝也都早已坐化了,不可能有性命留下,難道說真與仙有關.

"我聞到了一股鮮血的味道,這個仙字最起碼是帝血凝聚而成,甚至可能是仙血."渾拓大聖道.

無論是哪一種都絕對震撼!

古之大帝,誰能上傷他們,以他們的鮮血刻字,這是一種褻瀆.而若為仙血,就更加不可思議了.

八萬里外,葉凡蹙眉,他當年進去過,曾見到過這個"仙"字,是狠人的血龘書寫成的嗎?不太像.

在仙字背後有一個神秘的門,他只走到那里,沒有機會入內,因為前行一步就得死.

"讓一般的修士都退卻吧,這個地方將有一場大禍,誰都不要久留."場中,出現了一個病懨懨的老人,暗中對姜神王與衛易道.

他一出現,渾拓大聖,乾侖大聖都不能鎮定了,臉上寫滿了凝重,蓋九幽到了,讓他們都覺得壓力倍增.

白衣神王點頭,古之大帝哪個是凡俗,有誰盜的了他們的墓?若是不願,誰來了都得殞落.

就如那紫山,誰都知道無始大帝葬在當中,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誰能奈何?當年幾件帝兵攻山都只能敗退.

大人物來了不少,各方都不能平靜,尋常的修士都開始倒退,這可不是簡單的戰斗,若是發生聖戰,別說數以萬里,南域都可能生靈塗炭.

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亦或是古族都很識趣,都開始退場.

人們若是想關注,需要以法陣之眼等觀看,不然一旦有變故發生,尋常修士將如司螻蟻般脆弱.

"真是熱鬧."又有古聖到了.

搖光故地前一道金光出現,黃金族的大聖出現,挾黃金锏而至,古皇威散發出,讓青銅仙殿都一陣抖動,仙光熾盛.

黃金王看了一眼蓋九幽,又望向衛易與白衣神王,並未說什麼,敗給斗戰勝佛後讓他低沉了一段時間,這一次挾黃金锏而至,想彌補他失去無價神髓的損失.

"又一位大聖到了,真要開打,古皇兵輪動起來,南域還能保的住嗎?"

眾人擔心.連姜神王與衛易都蹙眉了.

這麼多大人物齊至,他們代表了而今最絕巔的戰力,可以說事情越來越大,尋常修士根本就沒有資格參與,如潮水一般退走.

時間不長,偌大的搖光故地一下子冷清了下來,再也沒有一個凡俗,留下來的皆為聖人.

"轟"

青銅仙殿發出轟鳴聲,同時大道之音更浩大了,像是真有一位仙在講經,振聾發聵,讓人悟道.

"這是……小心,我差一點化道!"

一位壽元將盡,沒有幾個月好活的祖王驚悚,這是一個老輩聖人,渾身毛發倒豎,全都立了起來,肌表起了一層小疙瘩.

"鏘"

黃金锏發出一聲轟鳴,化為一道不朽的神芒,上可斬下日月星辰,下可摧毀萬物生靈,古皇氣機複蘇!

同一個時間鈴聲打坐,數不清的紫金神鈴串在一起,組成一條真龍搖頭擺尾,在虛空中出現.

萬龍鈴每一個鈴鐺都是一節龍骨,聲音一出,九天十地都可破開,有開天辟地的力量,混沌翻湧.

兩件古皇兵司出,青銅仙殿有感,光輝不減,緩緩降落向天坑深處落去,擋在那混沌仙地入口處,主動防禦.

"唔,了不得,人族大帝死了,其墳也難撼動,連青銅仙殿都來相阻."渾拓大聖自語.

"為了那成仙的秘密,只能強攻仙殿了,此外混沌仙土也是必爭之地."黃金王第一個出手向天坑中落去.

"莫要讓閑雜人等接近."渾拓大聖開口,留下幾名古王在上接應.

所有人都動了,一起向深淵中降落而去.

"大事件,諸聖齊至,要打開青銅仙殿要進入古之大帝的墳中!"

"一場大風暴將起這麼多古聖出手,南域可能要被擊沉!"

"有秘聞稱,這是狠人龘大帝的古墓,她為古來最精彩絕豔的人,能成功嗎?"

消息傳向四面八方,全天下修士的目光都聚焦而來,可惜他們沒有資格參與,只能觀望.

這一日,南域許多重地都有古陣台在發光,利用通天陣眼觀察關注這一場驚世變局.

"我有些不安……"衛易說道,回眸望向了南域另一個方向,當年天璿聖地幾乎全滅留給他一生的痛苦與舊憶.

"我們先靜觀."蓋九幽很平淡的說道.

白衣神王他們都沒有動,只是立在深淵上看古族出手,靜等結果.

古族有幾位聖人飛向四方,在周圍巡視,若有變故發生將會在第一時間以神識告知下方的人.其實,很明顯是在防備人族的幾位古聖,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怕他們在上方布殺陣.

"轟"

南域,荒古禁地,此時氣氛詭異,九座聖山圍成的深淵下,有恐怖氣息沖霄而上.

兩位域外來的古聖都很不安,在第一時間退走,早已得悉另一地有古之大帝的墳塚出世,也向那里趕去,暫離了此地.

葉凡他們離此不遠,見到這一幕都很吃驚.

"發生了什麼,該不會是成仙路真的要開啟了吧,難道就在近日,這可是一場驚世大變!"

他們每一個人的心都在劇烈跳動,虛無縹緲的仙域真的要出現了嗎,誰能夠藉此舉霞飛升,蛻化為仙?

"轟!"

突然,一股莫大的力量湧來,駕馭十萬大山,鉛云如瀚海,整片天都要傾覆了下來,擊向葉凡他們.

"不好,一位聖人來襲!"黑皇大叫.

它一抖手間十二座陣台飛出,排列在虛空中,阻擋住了滔天的聖輝,棋盤陣台一閃,他們當即就沒入了進去.

"砰"

十二座陣台當即就粉碎了,成為劫灰,不能阻擋分毫,要知道這可是殘缺的一角帝陣,足可以殺死半聖,讓其尸血橫飛.

然而,陣圖畢竟是殘缺的,僅十分之一而已,擋不住一位聖人的攻擊.

"人族聖體你逃不了,下一次我必殺你,誰來了都沒用,你是我的血食,你所得母氣也將屬于我."霍坦冷幽幽的說道.

他很遺憾,得到一位大聖指點,推演出幾人應該在這個方位,橫行而來,結果還是未擊中,只有余波摧毀了一片陣台而已.

十幾萬里之外,葉凡,黑皇,段德等人蹙眉,剛才還真是危險,差一點被截住.

"有大聖不惜耗費大量心血推演,不然霍坦剛成聖沒多久,不可能尋到."段德道.

"我身上有殘破仙鼎,他們算不出,看來是另有秘法,在推演你們幾個."葉凡道.

"一定要注意了,本皇多刻一些小型的欺天陣紋,每人都帶上幾座,即便是大聖也算不出!"黑皇道.

前段時間,他們斬掉了天皇子,洗劫到了悟道茶,以此神木樹干刻無始大帝開創出的欺天陣紋,黑皇堅信,將可確保無事.

"很不妙,明顯是有大聖授意,並親自推演,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段德道.

葉凡走來走去,望向南域某一地,眼神冷冽,道:"古聖都跳出來了,真以為我不能屠聖嗎?"

"你想做什麼?"龍馬問道,既興奮又緊張,它唯恐天下不亂,但卻對古聖深深敬畏,知曉差距太大了,根本無力逆天.

"霍坦想殺我,不見得能成功,而我若是想些辦法,去屠掉一位古聖,卻也不見得會失敗!"葉凡話語冷酷.

"你……有什麼打算?"大黑狗問道.

"現在,世人都知我回來了,我似乎沉寂太久了,古族欺我,那麼就我便屠掉一個古聖!送他們一份大禮."

"師傅,你……"葉瞳握緊了拳頭,既緊張又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