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諸聖齊至
葉凡心中波瀾起伏,再見以青銅鑄成的宏偉巨宮,他想到了姬紫月,想到了兩人誤闖仙殿的鍾種,心弦顫圌動了一下.

在這個處所,他體圌內的老銅塊格外敏圌感,又如昔時般,像是受到了刺圌激,一下子"複活"了過來.

此地很是可怕,這座與仙有關的銅殿像是有了生命,不合以往,而今在自主發光,三位古聖皆不得脫困!

它規模宏大,高如小山,不知耗去了幾多青銅,而今綠鏽班駁,留下了古老的歲月印記.

銅鏽痕跡很重,盡顯滄桑古意,可是卻不影響的它的瑰麗,億萬縷仙光射圌出,絞成無道痕,密布在此.

這是要煉化失落三位古聖!

他們都在大吼,抵在銅殿入口,拼盡一身道行支撐,勉強沒有被吸收盡去.

葉凡清晰的記得,昔時他與姬紫月闖青銅殿時,內部死氣沉沉,哪里有這等氣象,像是一個墳墓,並沒有仙光與道痕,否則的話多半沒法活著走出來.

"這座古老的銅殿有關于仙的逆天大秘……"段德吞了一口口水.

"它……竟然呈現在了狠人的墳內,看來與她真有很大的因果."黑皇銅鈴大眼放光.

這一次古墳崩開可能就是與青銅仙殿有關,是它散發的氣機加劇了此地高地的龜裂,而後全面塌沉,呈現天坑.

與青銅仙殿相比,三位古聖的身高若蟻蟲般,主要是這座銅殿太大了且在散發無窮仙光.

顯然,他們發現了葉凡幾人,霍坦的的一雙瞳孔像是黑日般,漆黑而深不成測發出一縷縷烏光,掃視了過來,有一種高高在,俯視螻蟻般的氣勢.

可惜,他無法脫困沒有體例沖過來,更不得出手.

葉凡,段德,黑皇等人都無懼,三人自身難保被定在了那里,能否活下去都兩說.

"母氣……這麼多?!"龍馬四蹄發出光火,遠遠的繞著銅殿每行,一副精力過利的樣子.

葉瞳也張大了嘴巴,靂出不成思議的神色,道:"師博這就是你鼎的來源處?"

"狠人圌大帝了不得,這是要做什麼,挖開了一個混沌仙地,這是要打造最強仙兵嗎這麼多母氣鑄鼎,頻頻提煉,一擊之下誰能蓋住?"大黑狗也震撼.

在青銅仙殿外部萬物母氣繚繞,成片成山成海,一層又一層,若星域般沉重壓的人將停止呼吸,有無量的道痕在交織.

任何一縷母氣都可以壓塌一座山脊這麼多凝聚在一起,這很何等沉重?古之大帝以它鑄成兵器,是想一擊圌打壞其他帝兵嗎?

尋常人若能尋到一縷母氣就是大機緣了,而今這麼多,跟云層一般密布,籠蘋此地,古樸大氣,巍峨磅旖,是一種奇跡.

"起!"

葉凡大喝了一聲,額骨內一個金色的小人睜開了眼睛,長身而起,一步邁出,以道痕為戰衣,以鼎為兵器.

萬軸母氣鼎懸在其頭乒,金色小人張口一聲清嘯,小鼎快速放大,向前飛去,開始鯨吸牛飲,吞收那海量的母氣!

"你敢……"霍坦大怒,終是變了顏色,難以不語,無法鎮定.

這麼多萬物母氣,即便失去了源根,也是舉世難尋的神料,若是到手,簡直是逆天的造化.

什麼工具最珍貴,自然是古之大帝的兵器,而這些的母氣集是人族大帝准備用來煉兵的,價值沒有體例衡量.

另外兩位古聖變色,有心無力,真身都難保了,還怎麼去阻擋?

"人族的聖體,你殺我部眾,奪我造化,此是大仇,我若脫困,殺以百次,即即是斗戰勝佛也無話可說."霍坦幽森的開口.

"等你脫困時再計較,現在我沒空理睬你,給我找個處所自已清淨去."葉凡漫不經心的說道.

此時,他心情大好,以鼎吞收海量母氣,納于鼎婺,熔圌煉于一體.

兵字訣原狀,他的鼎沉沉浮浮,俚掰作響,母氣如萬流歸海,壓的虛空扭曲,崩塌,與鼎合一,不分彼此.

萬物母氣源從此合一,狠人的帝兵材料,萬圌古罕見,霍坦眼紅與怒吼,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鼎,為母氣精粹,此時與海量母氣合一,水乳圌交融,散發出一種生命波動,像是將要降生神靈志了.

"你又命收走,無命使用."霍坦冷森森的笑,他布滿了不敢,殺機畢靂,是不加掩飾的.

若是能行動,他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出手,將葉凡碾壓成飛灰,無比的遺憾.

"你沒有這個機會,即便你成了聖級人物,但也不見得不會殞落,還是把穩你自已."葉凡笑道.

他並根本不計較,有什麼比證道之器完美更人激動,他的鼎海納百川,將所有母氣都給汲取了,道痕交織.

"二十三,你嘴巴最好老實點,否則本座賞你一個鍋貼,再讓你來個驢打滾."龍馬滿口渾話.

它邊說邊抬起了蹄子,准備一蹶子尥過去,落圌井圌下圌石,將霍坦飲恨,死在青銅仙殿中.

"別!"段德趕緊阻止,讓它不要輕舉妄動.

那青銅殿,一仙光億萬縷,將祖王都要吞沒了,他們若是貿然出手,也被吞過去就麻煩大了.

"這種平衡不成打破,他們若是命大就闖出來,命小就等著殞落."黑皇也道.

葉凡完工,鼎一下子也不知重了幾多倍,好在早已被煉化,其重不被他承受,現在砸出去,不動用法圌力,估計一般的敵手就得直接成為齏粉.

"小子,這麼貴重的工具落入了你的手中,你得拿工具抵償我們,否則就平分,換作他人,本皇早就搶了!"大黑狗叫囂.

"擊斃天皇子,從他身圌體圌內扒拉出的好工具很多,怎麼不見你繳?"葉凡揭他老底.

"無量天尊,既然這是你的證道物,貧道也有成圌人之美,到時候將從不死天皇行宮中弄來的悟道茶等多分我一份就行了."

"還有我的……"龍馬也叫道.

三個極品一起叫嚷.葉瞳很天職,不成能去瓜分師傅的寶貝.

不遠處,三位古聖生悶氣,眼睜睜的看著幾個小輩收走了古之大帝的專屬仙料,而今還猖獗的在此議論分贓,實在讓他們大恨.

尤其是霍坦,肺都要氣炸了,因為那頭龍馬一口一個二十三,聽那口吻肯定不是什麼好話,斜著眼睛看他,根本就沒有將他當作一位聖圌人.

"咦……"段德蹙眉,像是覺察到了什麼.

爾好,有聖圌人來了,本皇布下陣紋有反應,我心驚肉跳."黑皇變色.

而今,不為聖圌人,缺少安居樂業的資本,他們自然謹慎小心,在進來前布下了各種陣紋,只要聖圌人降臨,就會預弊.

黑皇二話沒說,取出棋盤陣台,打開虛空,直接沒入了進去,快速從這個處所消失.

"真可惜,青銅仙殿下可是有一個混沌仙地,里面多半有神珍."段德很遺憾.

"太可惜了!"龍馬更是坐臥不安,但沒有體例,聖圌人來了,他們只能退.

"萬物母氣暫且寄存你們手中,項人頭也先留著,我會去收取的!"霍坦陰森森的說道.

"二十三,安心的等死."龍馬直接一句話差點噎死他.

"刷"

光華一閃,他們消失在了地圌下世界.

遠處,神秘波動擴散,域門打開,一個滿頭赤發的女子走出,肌體修圌長矯健,是一名強大的古族.

"血電女王來了!"

很多人驚呼,這是一個聖圌人王,曾在瑤池大圌會呈現過,曾與姜神王對決,今日竟然親身降臨,事情越來越大,這等人物也都坐不住了.

她沒有輕舉妄動,繞著深淵走了很長時間,才一步邁下去,當來到青銅仙殿遠處時,見到了三位古聖被困.

"轟!"

半刻鍾後一聲巨響,血電女王沖了來,身有斑斑血跡,身圌子差點炸開,而在婷的身後,另有三道圌人影,吏是淒慘到了極點,元神之火差一點熄滅,身圌子破爛的不成樣子.

啊……"

他們沖來後,全都大叫,布滿了憤怒,地圌下有仙珍,卻不成奪得,一座仙殿就足以鎮死有人!

尤其是霍坦,倍感憋屈,被葉凡與龍馬奚落,眼睜睜的看著萬物母氣鼎被洗劫走,那種不敢與憤懣難以言表.

"人族聖體,我必殺你,神複牛也救不了你!"霍坦大吼.

轟隆六聲,音洫似天雷,大墳附近很多修士身圌體龜裂,修為稍差的人直接崩開,化成了血霧,聖賢一怒,伏尸無數,並不是字話.

"口氣不小,就是不知道,若有一日真有神明降臨,你會如何自處?"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無聲無息,天璿聖地石坊的老聖圌人衛易呈現,古井無波,站在那里,如一段枯木.

血電女王如臨大敵,神色變了,人族聖圌人哪一個是凡俗,昔時在瑤池大圌會一個白衣神王殺古族諸聖血濺卡空,死了一批又一批,元氣大傷.

這個老聖圌人,連她都不得度深淺,心中突突直跳,不敢妄動.

衛易站在這里,默默推演了一番,而後蹙起了眉頭,一語不發,身影模糊,憑空消失了.

同時,衛易消失的刹那,將高地諸多修士都給帶走了,傳圌送入到遠空.

"轟"

突然,青銅仙殿,瞬間萬丈,一下子沖了天坑,仙光無數,像是一輪太陽般發光,內部一個血圌淋圌淋的"仙",化成一道光,映在虛空中,橫斷古今.

血電女王,霍坦幾人飛快倒退,骨節作響,差一點在這個處所炸開,渾身都是血,幾乎被活活鎮死.

好一個仙殿,果然不凡,真是難以想象,究竟是誰在其內部擊出一個大洞,生生打了出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渾拓大聖顯化,呈現在天邊.

在其身後,有數位古聖相隨,與其共進退,顯然對大墳內的神珍勢在必得.

另一邊,人族前呈現一道身影,白衣獵獵,正是神王姜太虛,他也現出了蹤跡.

神王一呈現,現場馬一陣大亂,諸多古族顫圌抖,連一些祖王都是渾身發涼,瑤池大圌會,絕代神王一人殺的他們心膽都寒了.

"嘿,這座銅殿與仙有關,不若我等一起將打開如何,看一看到底有什麼."有一道身影降臨,很是古老,很多人圌大驚,是萬龍巢的大聖到了.

一座帝墳引發了一場滔天大亂,諸多古王,還有幾位大聖也坐不住了,想要開啟,獲取羽化的秘密.

"人族大帝的墳,外人難動……"姜太虛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