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又見青銅仙殿
萬物母氣鼎輕顫,像是有了神明意志,原本古樸的鼎壁發出光暈,遭受天劫刻上的印記如一條條鮮活的生靈在複蘇.中文網

與此同時,葉凡眉心的金色小人睜開了眼晴,這麼多年來,這道金色的元神抱著小鼎,一同悟道參古經.

"青銅仙殿……我感應到了它的氣機!"

葉凡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座可以移動的仙殿一直在東荒大地下游走,每一次出現的位置都不同,有關于仙的秘辛.

當年,他與姬紫月誤入當中,九死一生,艱難出來,也正是因此而得到了萬物母氣源根.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都快遺忘了這個地方,根據記載,青銅仙殿每隔數千上萬年才會露出蹤影.

"是人……沒有錯!"

葉凡額骨瑩白,出現一條條神紋,盤坐仙台內的金色小人在顫抖,恍惚間看到了仙殿深處那個以血寫成的"仙,宅

是古之大帝的血,還是一位真正的仙之血?

這個地方,有著太多的秘密,相傳狠人的某一世就在里面,可惜最後蛻變失敗,肉身碎在了那里.

"搖斃一脈有人懂得不死天功,而今有與狠人關聯極大的仙殿出現,如此說來,此地真的是她的大墳?"葉凡自語.

葉凡知道萬物母氣鼎為何鳴顫,因為它並不是完美的,有所缺失,只是源根,而並非當年全部的材料.

在那青銅仙殿外,如山岳般沉重的母氣層,洶湧澎湃,讓人要窒息,他只是借助綠銅得到了菁華源根,其余的神料依然還在那里.

狠人大帝有了吞天魔罐,卻又尋來開天辟地時的母氣,自是要煉更強的的兵器,若鑄成仙兵,必舉世無雙.

葉凡一直以自己的道在築鼎基,這幾年他時常想,若能將仙殿外的仙料全部淬煉,鼎應該可以臻至完美.

"那些母氣,與此鼎不可分割,本來就是一體的,我應讓它們合一."

恍惚間,他見到一座巨大的銅殿在天坑中沉浮,母氣繚繞,發出仙鳴,振聾發聵,讓人將要悟道.

"師傅你怎麼了?"葉瞳輕喚.

葉凡神情恍惚,過了片刻才恢複清明,道:"你們沒有聽到嗎?"

"你在說什麼?"段德眼露精光.

葉凡再次向高地望去,那里一片破敗,唯有深淵下不時噴出一片仙霞,舍此之外,再無其他.

"是狠人大帝的墳墓!"葉凡將自己所感全部說了出來.

他看不到大墳最深處的景象,只能知到青銅仙殿出現了,懸在神秘區域的上方,可能會沖天而上.

"青銅仙殿有仙的秘辛,當年被狠人入主,這麼多年來不知所蹤,想不到在其墳內部沉浮!"段德搓手,一臉的興奮.

"你的吞天魔蓋呢,趕緊祭出,說不定能感應到墳中的東西."

黑皇道.

"我沒敢帶來,那是狠人的頭顱煉成的,我怕這里真是她的墳,若是出現什麼變故,說不定貧道的小命會交代這里."

霍坦立在深淵上,臉色陰沉,幾名追隨者都死了,他卻尋不到葉凡的蹤跡,眸子中死光流轉,讓人生畏.

"他擋在那里,我們沒有辦法過去,不然這是仙緣,他怎麼不遭天打雷劈!"龍馬詛咒.

突然,兩道神虹橫貫南域,迫來,降臨而下,出現在這塊高地上,每一個人都有神光漣漪溢出,將他們襯托的高高在上.

兩位聖級古王到了,實力很強,勝過霍坦,是老牌的聖人,引起古族驚呼,上前參拜.

"霍坦你有何收獲?"其中一人被不朽神輝籠罩,看不真切,腦後生有一個神盤,如大日神袱般維璨.

他話語威嚴,並沒有一絲的情緒波動,面對同為祖王的霍坦亦是如此,有一種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氣勢.

霍坦心中不滿,但卻不敢頂撞,他才成就聖位,比起這些古聖確實還差的遠,認真回應道:"下方仙輝流淌,我難以深入."

另一位古聖掃了他一眼,徑直邁步,來到深淵上方,眉心裂開一道縫隙,射出一道仙光,照耀進無底的帝墳內.

然而,很長時間過去,他卻皺起了眉頭,什麼都不能感應到,一無所覺.

"太古的皇,他們的古陵都有確切地點,並非這里,必然是人族大帝的古墓,想不到連聖人都無法望穿."

"我等一起下去,想來即便不能破掉古陵,也能自保."一位古聖道.

"好,若有帝寶,必可助我等成道,有望走上大聖的路!"

光輝一閃,他們三人一同消失,沒入深淵下,要聯手探大墳.

"轟!"

就在這時,大墳又發生了崩塌,天坑擴大了數倍不止,仙霞噴湧,彩霧彌漫,沖霄而上.

大墳崩開的速度加劇了,高地上縱橫交錯,到處都是裂痕,亂石穿云,成為了一片破敗之地.

"九天神玉系列之碧落神玉!"

有人驚呼,一位古族半聖神獸一探,將一塊嬰兒舉頭大的翠綠竄玉抓到了手中,流光溢彩,讓他的手指近乎透明.

"羊脂玉鐵!"一名人族教主一抬手,攫取到一塊拳頭大的神鐵,潔白無暇,光澤點點.

地下在爆炸,巨石逆沖而上,帶上來一些寶料,讓很多人都眼紅了,這個大帝墳塚內有無量寶藏.

"還等什麼,各位想辦法奪寶!"段德大叫,在暗中扇動眾人,想趁亂摸進去,搶奪奇珍.

不然的話,三個祖王在平面,實在沒法對付,這麼多人一起進去,混在當中,難以被發現.

"有古之大帝的氣機,我們進去也難有作為,冒險的話可能會死."有人氣餒.

"無妨,每一次噴湧過仙霞,都有一段沉寂期,我們在安全的區域行動,攫取神料就可以了,不深入帝墳深處."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羊脂玉鐵,碧落神玉相繼出現,讓半聖都坐不住了,更何況是其他人,全都動心.

半個時辰後,仙光蒸干了,一群人沖向擴大了足有十倍的天坑,縱身躍入,即便靈魂在顫票,但是也擋不住誘惑.

一時間,法寶漫天,各種秘器紛呈,修士們用以護身,進入大墳.

此外,有更強大的聖器波動,發出海嘯般的聲音,這是立于云端的絕頂大勢力在出動,以此強行進入.

古族,人類,妖族出現大批修士,沒入深淵下,大帝的古陵牽動了每一個人的心.

"走吧,我們也該行動了,再不去說不定真被人捷足先登了."黑皇道.

段德在前領路,這是一條密道,通過地下暗脈直通大墓,這是早先在此布置時留下的後手.

"上面沸騰了,打起來了."

進入天坑後,向上望去,各種法寶在碰撞,像是成片的隕石從天外飛來,交織成一場大毀滅的光.

"下雨了,不對,這是血,有人族的,也有古族的……"

段德仰頭摸了摸臉上的濕痕,上方血雨灑落,不時還有尸體墜下,更有殘破法寶炸開,早已是徹底大亂.

天空中心,有一個更為深邃的墓坑,深不見地,那里才是真正的帝墳,羊脂玉鐵,碧落神玉,大羅銀精等偶爾會隨著亂石上沖,仙光點點.

"這是……怎麼回事,真的有無數稀珍嗎,九天神玉以及大羅銀精可是聖人都要動心的神材!"龍馬驚歎.

碎坎不是很多,但還是能見到一些,噴薄瑞霞,地下像是有一座威產仙料的大礦.

"我知道了,這是開天辟地時代留下的一塊混沌仙地,你們看有絲絲霞光噴薄,源自那里."黑皇心中震撼.

按照它的推測,狠人大帝的萬物母氣就是自這個地方尋到的,是混沌仙地中子育的精華仙根!被其挖走了.

在這等地方,即便是外部夾層,也必有奇珍,除卻萬物母氣仙根外,碧落神玉,大羅銀精等肯定滋生在混沌仙土外部,這是伴生物.

"就好比真龍穴外生有靈草般,最珍貴的自然是穴中的真龍,但是那些洞畔的草,對凡人來說也是稀珍!"段德道.

他心都癢癢了起來,這是一塊混沌仙地,下方多半有一個混沌小世界,天知道內部還滋生有什神珍,恨不得立刻沖進去.

"你們感覺到了嗎,此地有強大的生機,仙光等都是混沌小世界溢出的,這可真是絕世神土啊!"黑皇驚歎.

據它說,無始大帝想鑄最強帝鍾,走遍天下,甚至可能去過諸多古星,就是想找到一個有生機的混沌小世界,尋到的合適的材料,卻無果而終.

最後,無始大帝遠走中州西部的秦嶺,在化仙池中意外得到混沌石,才從其中煉出自己所需的仙料.

段德道:"大帝煉化混沌,開辟小世界等可輕易做到.但是,想從混沌中尋到生機卻很難,能誕生在混沌中的東西,都是至寶,萬古少見."

他們知道,來到了一個神地,是萬古少見的混沌仙土,若是進去,說不定可以找到價值無量的東西.

"咚"

百度搜索:好書123無彈窗閱讀.haoshu123.閱讀無廣告

百度搜索:云談無彈窗閱讀(看小說到頂點)閱讀無廣告

那個中心處的小淵,霞光閃爍,一個古老的建築物沉浮,堵住了入口,讓人無法入內.

古之大帝的氣機彌漫,讓他們幾乎要要粉身碎骨,幸好葉凡的體堊內發出了蒙蒙綠光,撐開了一片光幕,護住了幾人.

不然,不為聖人,根本走不到此地.

站在適當的位置,葉凡,段德,黑皇等都露出異色,發現古族三位聖人全部被擋在了這里,陷入了生死險境.

一座古老的青銅殿發出朦朧的光輝,在天坑底部的小深淵沉浮,殿門入口有莫大的引力,仙光億萬縷,將霍坦三人幾乎要吞了進去.

強大如三位古聖也很難抵擋!

葉凡發怔,真的是它,時隔數十年,又見到了青銅仙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