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叫板聖人
霍坦成聖……標志著又一代人的崛起……預示著大世的真正到來,所有人都有了一種緊迫感.

霍坦成為祖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剛一出關就到了此地,尋覓葉凡,他想做什麼,不言而喻.

他的軀體比常人高出足有一截,一雙黑日的般的眼睛泛出的光冷冽而無情,在人群中掃過,如利刃出鞘,讓人肌膚生疼.

這是屬于聖人的意志,目光若是專注一處,尋常的修士必會炸開,鮮血長流,丟掉性命.

十萬大山,飛禽走獸都在哀鳴,伏在地上戰戰兢兢,對于聖威發自靈魂的恐懼.

葉凡,段德等第一時間無聲的退走,沒有湊上前去,此人來者不善,他們不想當下沖突,畢竟是一尊聖人!

"這二十三,真能擺話."龍馬鼻孔中噴出兩道煙,以地球上的一些不雅詞彙評價.

"現在耀武揚威來了,身為半聖時,怎不旦他來得瑟,不然的話本皇一座陣台就送他上西天."大黑狗道.

霍坦終究成聖了,此地沒有人能夠對付,超過了人的范疇,即便葉凡再逆天,也不是對手.

"不用理會他,我們等待機會,大墳我是一定要進去的!"葉凡道,一種莫名的呼喚讓他越發的心神不甯了.

霍坦降臨,這塊高地的氣氛一下子無比緊張,人們連大聲說話都不敢了,尤其是人族,全都很心虛.

"人族聖體何在?聽聞你勇冠天下,為何不敢出現,蜷縮在那個角落里?"霍坦成聖後……自然有一些追隨者,這些人在高地上冷笑,懷有陳暗的目的.

"霍坦祖王既來此,人族聖體最好避退,永遠不要出現,不然只能成為一地骨渣子."有人哈哈大笑.

一些人肆無忌憚……站在高地上,恣意挑釁,想惹出一些風龘波來.

霍坦盤坐在高地上,閉著眸子,一動不動,到了這等境界,他自不會多語,不然有**份.

大墳將開啟,他閉目養神……等待最佳時機,想成為第一個進入墳中的聖者,得到曠世奇珍,進一步鞏固聖位.

"二十三你就裝吧,早晚本座一蹄子踩死你!"龍馬不服不忿,霍坦來了……他們被逼的不得不遠離高地,只能借助水晶陣台觀看.

在接下來的幾日,沒有人敢靠近大墳入口,那里噴霞吐瑞,各種仙光繚繞,唯有霍坦頂住壓力……盤坐最前方.

有他在此,沒有一個人敢上前,無法與他去爭奪,只能被動的看著……深感無奈.

"晉坦祖王在此,你們最好有多遠退多遠……",他身後的幾人冷笑連連.

"轟!"

第五日,一聲劇震,天坑中道痕萬縷,蓬勃而上,充滿了一股動人心神的力量……席卷四方.

"這麼香,下面似乎有仙藥…………,不少人動容,向前觀望.

在那霞光中,以及古之大帝懾人的氣息下,一縷縷芬芳飄來,很淡,但卻讓人聞後難忘.

霍坦冷冷的回眸,古族還好說,並未受到什麼沖擊,但是一些人族的教主一個個心神劇震,大口吐血.

僅僅是眸光掃來而已,那種威壓就讓人抗不住,一個個老教主臉色雪白,蹬蹬蹬後退.

眾人心寒,不為聖人果然連糞土都不如,霍坦一道冰冷的眼神掃過,都承受不住!

人們心中徹底涼了,還如何去爭,一位聖人心有敵意,根本就不打算讓人族靠近,若非忌憚人族的幾位老聖人,恐怕早已開殺戒了.

"轟隆!"

霍坦來後的第八日,大墳又崩,各種神輝沸騰,化成了浪濤沖擊了上來,天坑又大了許多倍.

"可以了,差不多能進了!"段德道.

而在這一日,霍坦心有所感,繞著巨坑行走了半日,像是下定了決心,終于要動手了.

"這可怎麼辦,若無意外,此地為我人族大帝的墳墓,怎能容一個古族聖人先行進入?"

"可是誰能擋他,沒有辦法阻攔."

人族各路強者都無奈,眼下聖者中只有一個霍坦到來,確實是無敵的,人們敢怒不敢言.

"我下去看一看,你們守好此地."霍坦開口,聲音低沉,掃過幾位追隨者.

這塊高地中心是一個天坑,向外輻射,到處都是裂痕,蔓延到遠方,山地破敗.

霍坦略作猶豫,而後縱身躍了進去,沒入深不見底的天坑內,朝著古之大帝的古陵前行而去.

他也是迫不得已,時間寶貴,若是其他老牌聖人來了,他即便天縱之姿也沒用,只能冒險,想捷足先登.

"貧道可以保證,他深入進去了,短時間內難以上來,而且這片區域沒有第二名祖王."段德開口,目光閃爍.

這個家伙出身神秘,到了現在,連追隨過無始大帝的黑皇都沒有將他看透,而其保命手段更可謂超一流,他既然這樣說,那多半錯不了.

葉凡點頭,邁步而行,行字訣已展開,一步一幻滅,現在在高地上.

這些天以來,葉凡早已從古族的口中了解到霍坦是怎樣一個人,他曾說過,其祖在太古年間以人族聖人為血食,他亦要嘗到人族聖體的寶血.

"你為我而來,我境界不到,不是你的對手,但並不代表我懼你."葉凡自語,屹立在天坑前.

他一出現,頓時弓發一陣騷亂,太古祖王剛消失,人族聖體便來了,可謂膽大包天.

"你……"

天坑旁邊,霍坦的幾位追隨者全都變色,感覺大事不妙,古王就在下方,而他卻敢逼近到眼前.

"你們幾個剛才謝f麼?"葉凡嘴角露出一縷冷漠的笑.

這幾人倒退,心中打鼓,沒有想到葉凡有這樣的膽魄……徑直逼來……要解決掉他們.

門才他們說諷刺葉凡只能蜷縮在角落里,極盡羞辱,想逼迫他出現,而今卻真的殺來了.

"走!"

他們不是聖人,不可能與眼前這個人對決……上去有死無生,轉身就逃.

甚至,有一人不顧天坑中的危險,縱身A躍,就要進去,甯可如此,也不願面對人族聖體.

"鏘"

然而,葉凡不給他機會,運轉兵字訣,反控其手中的一把神劍,倒轉回刺,噗的一聲,鋒銳的劍刃橫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鮮血飛濺.

這個結果驚住了所有人,在眾人看來他瘋了,以雪亮的神劍斬掉了自己的頭顱,骨碌一聲滾幕在地.

"噗"

神劍立劈,將其頭顱刹為兩半,元神消亡,徹疾橫死.

"分開逃!"

另外幾人面如死灰,剛才有霍坦撐腰,什麼都不怕,而此時卻如喪家之犬,1俚惶不可終日.

葉凡怎麼會容他們逃走,腳下行字訣一轉……各種道紋浮現,化成了金色的閃電,托著他而行,擁有世間極速.

"咻!"

他若一道電光攔住一人的去路——拳向前轟去,"砰"的一聲,這名古族炸開,鮮血與骨塊一起飛濺.

"哧"

他片刻都不停留,又化成了一道熾威的光,沖向另一個方向,黃金血氣滔天,唵字天音一吐,另外兩人寸寸斷鬟,化成鮮血,染紅天空.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葉凡撐開了一個屬于黃金神藏的世界,各種金色神輝流淌,古鍾,道劍,聖塔等無窮無量,一起沉沉浮浮,楗著他一震,如光雨一樣灑出.

這是一個兵器的國度,全都為金色的,燦爛奪目,化成一道道熾威的光,掃向四方,剩余的幾人慘叫,被斬成了血泥.

葉凡強勢出擊,在這片刻間,將霍坦聖人的追隨者全部擊斃,沒有放走一個人.

四野,人們都驚呼,但卻沒有一人敢阻止,即便古族亦是如此,被他所懾.

"好大的膽子,真是無所畏懼,霍坦剛下古墳,他若後面就將其手下抹殺了個乾淨,無懼與聖人結怨."

"這麼強勢,都給殺了.霍坦多半會被氣炸肺,這是**裸的打臉,劃成為聖人就有人來踏上一腳,大傷其顏面."

連諸多古族名宿都目瞪口呆,覺得發毛,人族聖體不可惹,還有什麼他不敢做的?

將黃金族的天女都追殺的裸本,更是叫板霍坦,真是概不論!

葉凡揚長而去,並未久留,留下一地的血跡,以及一些斷臂殘肢,觸目驚心.

"轟隆!"

突然,大墳下發出沉悶的聲響,劇烈的抖動,霍坦狼狽的沖了出來,拔頭散發,混身是血,搖搖欲墜.

不知道他遭遇了什麼,皮開肉綻,斷桑的骨頭都突出到了血肉外,血汙遍體,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大墳入口,仙霞噴湧了一段時間,終于止住,大帝神輝又一次內斂了進去.

霍坦回頭望了一眼,長出了一口氣,但是緊接著,他看到了手下的尸體,當場爆發.

"是誰殺了他們?!"

"是人族聖體."有人答道.

"是嗎,我為他來,正要將他當作血食,不曾想卻主動犯我,這次斗戰勝佛也沒有理由庇護他了,我殺他沒人能說出什麼!"霍坦一臉的冷酷,不為手下而哀,反倒冷森的笑了起來.

"二十三,你就得瑟嗎,早晚屠掉你!"龍馬說道.

其實,這也是葉凡的心語,很想令霍坦喋血此地,讓一位聖人殞落!

"砰"

大墳又崩,氣機更威了,段德眉毛一挑,道:"我覺得可以進墳了."

"我知道了,終于知道大墳中有什麼了!"葉凡心中劇烈跳動,這一次他感受清晰,體龘內有一物在跟著共鳴.

當年,亦是在南域,他九死一生進去,得到仙緣,而今不曾想在這里又相遇!

"也許,由此也可以得出結論,明確了大墳中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