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帝墳誰人睡
'還不是時候進去……大墳並沒有倉部崩開……洲露出冰山一角啊……",段德蹙眉低語,眉宇帶著一種不安.

仙光萬縷,道痕億重,這是一片劫土,高地塌陷,自下而上,云煙氤氳.

不過,瑞霞並不是每時每刻部有,每隔一段時間噴湧一次,此地大部分時間都是甯寂的.

大墳地表以上崩開,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深淵,黑的讓人心悸,難以望到底部.

在仙霞蒸騰時人們才能向內窺視,可卻也看不出什麼,唯有一種開天辟地,宇宙共尊的氣息在彌漫.

這個地方與古之大帝有關!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不然根本不可能如此,但凡接近深淵,就是大成的王者都要雙股戰戰,忍不住要跪伏下去,身心皆顫.

自這一日起,這塊高地所臨的十萬大山,萬獸默聲,百鳥顫票,皆不敢橫越,但有飛禽走獸路過,都會朝這個方向膜拜,而後繞行.

葉凡明道問心,到底是什麼在召喚自己,讓他心神都不安甯,卻是不得而知.

在這數日來,天下個地修士也不知來了多少人,讓段德與黑皇不斷詛咒,原本想獨自大干一場,不曾想天下皆知.

中州的神朝,東荒的聖地,西漠的佛教,南嶺的妖皇殿等,全都有大批高手趕到,而古族更不用說了,早已占據了有利地勢.

"希望,我們留下的暗道有用,能夠搶占先機."龍馬道.

"貧呃……有些心緒不甯,不知何故.想我縱橫地下世界這麼多年,從未有過一敗怎麼會這樣的不安?"段德自語.

"你少得瑟趕緊動用看家本領,定位出仙藏在的確切位置!"黑皇眼神熱切.

這是古之大帝的墳地,到現在舉世皆知了,不會有誤,天知道會引來什麼人物.

太古祖王像是大山一樣壓在人們的心中,這是很多人的憂慮,有這樣一個神秘的帝墳出世,聖人都得要出世.

葉凡歸來,在世人的議論聲中傳到了各地,一戰斬天皇子,再戰追擊的黃金公主赤身敗逃,這是一場軒然大波.

到了此時,他也無所畏懼了半年後將要離開,殘破仙鼎可以隱藏他的氣機,縱然為聖人也不能推演他的一切.

不過,他還是做了一些防備,肯定有聖級古王對他不滿,若是發現他必會毫不留情的出手.

他的表現太紮眼了,縱是帝子級的人,又有誰敢說能穩勝過他?一旦成長起來,除卻有數幾位古皇子外,天下誰與摟鋒?

時間很快,一眨眼半個月過去了帝墳越發深不可測了,每一次噴薄仙霞時,都會有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仿佛真有一位古人將要覺醒.

高地塌陷深淵擴展成為了一個天坑,沒有底部,即便是天眼也看不透,因為下方一縷縷道痕交織聖人都無奈.

"是了,傳說是真的搖光的帝兵來曆大有蹊蹺,並非感動上蒼而自然鑄成!"

而今,古之大帝的墳穴出現,往昔所有的秘辛都將被吹散迷霧,各種古聞都近破曉了.

龍紋黑金鼎被稱作世間最偉大的奇跡,漫長的歲月過去後,真相終于要出現了.

是奇跡,還是神跡?

一座大墳出現,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似乎無需多說什麼了,證實了野史中的一些記載.

黑色神金確實是搖光自己尋到的,但是多半不是他們五萬年膜拜的結果,也不是曆代聖賢能前仆後繼就能鑄成的,與帝有關!

在那個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的雨夜,有一位大帝降臨,逆轉造化,以蓋世神術鑄成了龍紋黑金鼎.

這一切太神秘了,帝級存在于大雨雷光中出現,讓人越是細想越發覺得莫測.

"搖光建立在一座大墳上,這本來就夠玄秘了,最終古陵下竟有無上存在出世,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

人們遐思無限,甚至有些恐懼!

那是人還是鬼,既然墓已築成,葬了己身,怎能還活著出世?

自古有秘聞,以尸證道,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傳說,這難道是真的嗎,搖光大墳下就是這樣一個存在?

可是,千古悠悠,時間長河流逝,他若以尸證道,也茗是重新有了生命,逆天活過來了,在史上不會無名!

"搖光的龍紋黑金鼎出現的比較晚,讓我們想一想,依此進行推算,究竟是離哪一個大帝的時代比較近?

"它晚于恒宇爐,晚于虛空鏡,若是認真細茗,似乎離那位……"

當人們推斷到這里時,全都怔住了,覺得骨頭縫都在發涼,一個個表情怪異.

過……竟涉及到了一位震古爍今,古來寂寞無敵的至尊,強勢到可鎮龘壓九天十地,讓世間一切敵手都沉默無聲.

"那個年代……離無始大帝不是很遠!"

終于有人說出了這樣的話語,讓所嘀修士都心中都湧起滔天……是真的嗎,與無始有關!?

若為真,將是顛覆性的,有些不可思議!

而若為虛,卻難以尋出另一個人,一個帝級的存在,怎會古來默默無名,但凡出世,大道有感,天地共鳴,四海共尊.

在那個年代,相距最近,舍去無始還能有誰!?

"不太可能吧,無婧大帝怎麼會是以尸證道,不是有他未成帝前的一些記載嗎?徒手接過帝兵!"

"未成帝前,接過帝兵,誰能證實,他那時的確沒有證道?也許恰恰說明了大問題!"

"過……太不可思議了吧?"

許多人的聲音都顫求了,一座大墳出世,牽扯到了一些荒古秘辛,可能會顛覆一些曆史真相.

無始大帝是一具古尸複生,說出去誰都不會相信……可是這座大墳以及搖光帝鼎誕生的年代等,卻讓這種假說有了一絲真實的可能.

若為無始,他上一世是何時期的人,難道說還有另一個更為古老的身份嗎?匪夷所思.

以尸證道的人,上一世還有生命時,豈嘗是平凡之輩……說不定也會是一代人族大帝,那又將會是誰?

想到這一可能,人們元神都在顫票.

這塊高地徹底大亂了,眾人皆震撼,這則推論一出,簡直是一場驚濤駭浪,讓每一個人都心潮劇震,毛骨悚然.

"這是不可能的,無始大帝怎麼會是由尸證道?一群棒槌……根本不知所謂!"黑皇很激動,一曰否決.

"你確信嗎?"葉凡問道.

旁邊,葉瞳也是一臉的好奇,盯著黑皇,他對于古之大帝的一切無比的向往,想知道他們過去的點滴.

段德難得的一臉認真……歎道:"以尸證道,雖有傳說,但卻根本不可行,差了冥冥中的那一道先天生氣,故使仙路有缺,難以圓滿,自古未有人成功!"

"你怎麼會這麼肯定?"葉凡問道.

"道命……我是誰?盜盡天下古陵,墳中秘有我不知道的嗎,這是一條斷路,自古沒有人成功過……世人所呃……都是謠傳!"

葉凡古怪的看著他,段道士來曆神秘,無所不知,到底有什麼背景……至今都難以摸透.

一座上古大墳,透出一縷縷大帝氣……它有無盡的神秘,十幾萬年前就曾在一個雨夜鑄出過帝鼎,讓人難以看穿.

大墳中,究竟是誰在沉睡?

這麼多年過去了,墓主是否早已成為黃土,他留下了什麼,讓所有人都在期待.

突然,一道神光蔽日,籠罩了高地,一個雄偉的身影出現,一頭紫發拔散,背對眾人,面對大墳.

他立于高地上,讓人感覺像是在面對一座神岳,高不可攀,小腿肚子都發軟,不少修士都控制不住,要跪下去.

一位聖巔古王到了!

果然,古之大帝的墳墓出現,讓聖人都坐不住了,趕到此地.

雄偉的身影,霍的轉過身來,面對所有人,紫發拔散,眸子像是深潭一般,漆黑而深邃,沒有人敢與之正視.

"是……霍坦,他成聖了!"

有古族驚呼,源自半聖.

許多人都露出驚容,霍坦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在古族中名號極隆,于太古末年時,曾挑戰四方.

這是一個新晉的聖人,在古族複蘇後,是第一個在這一世成聖的人,將被銘記史冊中.

"真是霍坦……"遠處,有一些古族壽元不多的名宿嘴角露泛起一絲苦澀的笑.

霍坦,絕不是他那個時代的第一天才,但而今卻是第一個成聖,就此之後超脫了出來,半步之差天壤之別.

半聖,是一道天關,也許一困就是一輩子,一生一世都邁不過去,許多天縱之姿的人都被阻擋在此.

半聖與聖,一字之差,卻相差的太多了,一個只能仰望,一個卻高高在上.

"霍坦竟成功了,那一輩的第一人還在掙紮,而今他卻成聖做祖了……"

古族,許多人不甘,卻也無可奈何,霍坦的成聖標志著另一代人的崛起!

"人族聖體何在?"霍坦的一對瞳孔像是兩輪黑色的天日,發出懾人的光,掃過眾人,讓所有生靈都顫求.

"霍坦聖人出現了,要尋人族聖體的麻煩!"古族一些人興奮.

斗戰勝佛的法旨少有人敢違逆,但並不代表每一個人都會遵從,且若是一心想殺人族聖體,也有漏洞可鑽.

霍坦來了,一是為探索古墳,二是為空對葉凡而至,他未成聖前,就是古族激進派中的後起精英.

"太古年間,我的祖先曾以人族聖人為血食,我曾聽聞,人族聖體龘內蘊寶血,亦很想品嘗."這是霍坦未成聖前說過的話,許多人都還清晰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