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迫天女就范
人族聖體攆著黃金族的天女追殺,各種大術齊發,將前放的太古神女打的狼狽不堪,晶瑩發圌絲披散,神肌玉圌體幾乎全部luǒ靂.

葉凡一路追擊,戰到了這番境地,自是要鞏固戰果,有擒殺黃金公主的打算,黃金神藏術必須要獵取到手.

黃金族的天女自出生到現在,還沒有過這樣的經曆,今日竟被人追殺,香汗淋淋,被打的都快赤身luǒ圌體了,咬碎了銀牙.

"咻!"

第三千六百記殺式攻到,這則神術刁鑽而詭異,一片金se漣漪化成bō紋,看似柔圌弱,實則無圌堅圌不圌摧,無孔不入.

噗"她身上不多的一條金絲神衣碎裂,潔白如玉的軀體luǒ靂大半,在這一刻她真的抓狂了,後面的混圌蛋絕對是故意的,折磨她的神圌經.

昔年,她若蛟潔明月,照耀太古,誰人可仰望?絕世風姿,獨圌立云端,而今卻落到這般田地.

黃金神女發狠,回頭再次大戰,奈何終究是不敵,晶瑩潔白的玉圌體上傷痕累累,快被耗盡了法圌力,只得又一次敗退.

"人族聖體,我早晚會扒了你的皮!"黃金族的天女貝齒咬著鮮豔的chun,第八次祭出神秘古陣台,想要橫渡虛空遁走.

奈何,葉凡根本就不給她機會,行字秘冠絕天下,如影隨形,金se拳頭一出,風雷陣陣,閃電交織,無論陣台還是兵器全部成為齏粉.

黃金公主被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幾乎快瘋了,因為她身上的真的快寸縷不沾了,留下一具雪白的背影,在前奔行.

葉凡每次都是截斷前路,將她逼回這片大荒,這是誓要鎮龘壓她,逼她交出黃金神藏這等無敵妙術.

遠處,人們目瞪口呆,尤其是古族,一些人不斷的抓頭,懷疑這是在夢中,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皇族天女被人殺的大敗,近乎luǒ奔,這實在太過半幻,許多人忍不住咽口水.

可惜,人們看不清,黃金族的天女有妙術加身,遮住了他們的視線,加之速度太快,沒有幾人能跟上.

即便如此,許多人見到一條潔白的身影在大戰,而後又一路敗逃,也是忍不住口干舌燥.

"哪里走,交出神術,饒你一命,不然送你去見太古皇!"葉凡大喝.

黃金族的公主氣的肺葉都疼,光身大戰,這跟神話般,她從來就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一天.

"王圌八蛋,你總有一天會落到我手里的!"黃金族的天女氣的jiāo圌軀顫圌抖,她早已動用過聖器,奈何對方也有,險些吃了更大的虧.她的肌體僂是月光鑄成,潔白亮澤,以秩序神則化成裙衣,擋住重要部位,金絲神衣全部成為了飛灰.

但是,她知道根本無用,對于這個有源天眼的人來說,她等若是赤圌luǒ的,沒有什麼秘密可言,這可真是一場抓狂的戰牛.她真的希望黃金櫚在手,一擊將這個王圌八蛋打成飛灰,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麼可恨的人,逼得她赤身大戰.

"se即是空,空即是se,你別you圌huo我,本座不吃你這一套,想活命很簡單,將黃金神藏傳我,不然讓你將葬身此地."葉凡寶相莊嚴.

裝!

黃金公主很想以玉圌足踩住他的臉,詛咒L車遍,踩圌踏一萬遍,讓他變成一個豬頭!

因為,葉凡嘴角微翹間,透lu圌出了他的心緒,在她看來,這混賬絕對是故意如此.

啊……我早晚我剁碎你的賤骨頭!"黃金公主氣的象牙般的晶瑩玉圌體在痙李.


"轟!"

可是,葉凡的攻擊真太凶猛了,殺式不絕,一戰驚鬼神,勁風掃過,讓她的玉圌體生出一片小疙瘩,訐毛孔冷颼颼.

雖然出手無情,但是他的臉上卻笑意燦爛,始終帶著不變的神se,在黃金公主看來這種賤笑最是可恨.

所有人都傻眼,古族有一些人前去援圌救,但卻都被葉凡擊斃,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而更多的人則選擇冷眼旁觀.

"這……"

許多人都無語了,人族聖體也太不地道了,追殺的一位古皇女光腚逃亡,這可真是有點缺德帶冒煙.

黃金族的天女怎槌咽得下這口氣,這是一輩子的大仇,此時根本就不想殺葉凡了,而是想抓圌住這個賤圌人,活虐他一輩子.

"殺你不足以泄我心頭之憤!"

黃金族的天女,氣到金發倒豎,美蟀大睜,殺氣直沖九霄,彌漫大荒,讓許多人忍不住打哆嗦.

"那還是我來殺你吧!"

葉凡的斗陣聖法演化到極致,一組驚天殺式連著施展而出,在他的指端,先是飛出恒宇爐,火光萬丈,震的黃金公主橫飛.

而後,他雙手一拂班又化出收虛空鏡,照耀一道不朽的仙光,劈的皇族天女大口吐血.

接著,他雙手劃,動,又一次變換,迸射圌出一把絕世犀利的太皇劍,龍形仙劍,鎮龘壓古今未來,險些將黃金公主立劈.

皇族天女陷入了生死險境中,被動迎戰,渾身坦呈,白光紮眼,她氣到要副厥.這是一場吐血之戰,生平第一次後悔,為何要相助李問天,早知如此,絕不會惹眼前這個混賬王圌八蛋.

葉凡打的得心應手,古之大帝的兵器相繼被化生出,威力絕倫,鎮龘壓了過去.

黃金公主手忙腳亂,她預感大事不妙,再這樣下去的話必然會被生擒活捉,到了那個時候多半生不如死.

葉凡自然不會留恃,今日這稀大戰也算是一種威懾,向各方表明了他的決心,將古皇女都殺的赤身逃亡,他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黃金公主率眾來尋他,相助李問天,此時這場戰斗就是葉凡的的逆襲與懲罰,殺到她戰衣皆失,近乎坦luǒ.

"轟"

終于,黃金神藏又一次出現了,各種金se的兵器浮現,騰霞飛瑞,各種祥光紛呈,這是一個燦爛的世界.

皇族天女立身在這片神藏前,與葉凡對峙,以神識傳音,她被圌逼的妥協,敗亡是小事,可若大戰到最後,真的luǒ圌身于眾多修士面前,那還不如死掉.

她是古皇的女兒,被譽為一代天驕神女,名動太古,丟不起那個人.此劉,修圌長玉圌體光澤閃動,咬銀牙談判,絕世風姿,寒霜滿面.

葉凡估葺時間,估計援兵也快到了,因為皇族天女不敵,無人能解救,多半有人去請祖王了.

短時間內,他想滅掉一位古皇女是不可能的,太古皇的子目要是不顧一切的拼命,怎麼都能支撐上一段時間.


他殺的這位古皇女寸縷不及身,也許是最快逼她就范的唯一可能,現在果真達到了效果,黃金族的天女貝齒都快咬碎了.

葉凡不敢耽擱,索要黃金神藏這種秘術,摹刻道痕,化出了同樣一片神之寶藏,撐開一個屬于大道兵器的全se世界.

黃金古鍾,道劍,聖塔,天刀……神華爍目,沉沉浮浮,一片絢爛.

其實,葉凡還想談判下來一件聖兵,奈何黃金公主怒了,要玉石俱焚,只扔給他一件大半聖級的古器.

"公主,說囊話,我對你的敬仰如滔滔大河之水,不若我們結盟如何?"葉凡道.

好呀,我很願意!"黃金公主磨動貝齒,金se美蟀閃動神輝,一雙秀拳撇微抖動,強忍著沒有沖過來.

"你我果真一見如故,將來肯定會合作的,這次太過匆忙,下次清公主唱悟道茶."葉凡准備撤退.

此外,黑皇在遠處傳音,提醒他該走了,因為聖級古王多半要到了.

"對了,公主對我夠仗義,我這里有神絲玉衣一件,送給公主,不成敬意."葉凡將一件寶衣放在虛空,果斷退走.

黃金公主注弛他背影消失,氣的差點將他這天地崩碎,一掌將這件價值沒有幾何的神絲玉衣擊成塵埃.

"人族聖體,我發誓不會殺你,但是你瓣禱吧,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啊……"

葉凡他們消失沒多久,虛空之門大開,一位聖級古王出現,神威席卷十萬大山,冷蟀似電,掃視A荒.

"公主你無恙吧?"

"沒豐!"

黃金公主直接橫渡虛空走了,這個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呆下丟圌了,什麼聖土,什麼大墳,全都拋了個一干二淨.

太古祖王峙光一閃,盯住大墳,似是要出手,但心中突然一陣悸圌動,立刻撕圌開虛空,離開了此地.

"你說什麼,真是人族聖體回來了,殺的古皇族的天女近乎坦體,大敗而逃?"

"果真是他,再現世間!"

"黃金族的天女估計想活吃掉他吧,哈*……"這一戰傳出去後,人們瞪目結舌,化為一場大圌bō瀾,擴散到了天下各地,葉幾成為人們熱論的焦點.

"砰"

一聲巨響,搖光故地在數日後崩開,出現一個巨大的深淵,向外溢出一縷縷仙氣,霞光滿天.

但是,但凡來到這里的人莫不悚然,沒有一個人敢臨近,如面對古之大帝般,強大如斬道者都顫圌抖,不受控圌制的要叩拜下去.

葉凡立身在遠處,沒有臨近,心中陣陣悸圌動,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呼喚他,與他有關.

免費書吧(看小說到頂點)全文字更新最快手打小說站

爾知道來了幾位聖者,這個地方似乎會崩天啊,這絕對是古之大帝的氣機!"黑皇一口咬定的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