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肉搏天女
葉凡心有無敵拳黃,並不是說他的術古來第……更不能說超越六道輪迴拳,而應該說是他徹底悟透了這種法,不再拘泥于原來的拳意,正式踏出了自已的路,超脫了出來.如那天皇子,即便掌握有天下第一神靈經,到頭來也不能無敵,最終敗亡,只能說他走在前人的路上,無法超脫出來.

古之大帝,每一個人都開創了自已的道,在當時不一定古來第一,但卻最適合自己,故此能橫掃九天十地,一生寂寞無敵.

沒有第一的仙經,只有無敵的人,找到適合自已的路,勇往直前,開創出最適合自己的道,才是無敵的.

此時,葉凡沒有什麼繁複的變化,只有一雙拳頭,每一擊有日月轉動,在其周圍萬古星河流淌,任黃金仙光燦爛,也照耀不進來.

兩人劇戰,黃金仙光幾次傾瀉過來,都葉凡以打的潰散,又倒流了回去.

那水晶瓶出現一道道裂紋,在晶瑩燦爛中發出碎裂的聲響,最終砰的一聲炸開,碎片四射.

這是一種道的潰滅,是禁忌秘術被瓦解的體現,並非有一個真正的仙瓶,一切都是神術演化成的.

兩人爭雄,劇烈無比,黃金公主極其強大,看起來有傾國之姿,但卻一點也不柔弱,一戰懾群雅.

成片的黃金光掃出,搖光故地都被淹沒了,似神海降世,一片金霞燦爛.

"真的是葉凡,天靈蓋都沖出了破霄的神芒,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吞吐聖輝,不是他是誰!"

"這……真的被證實了!"

一群人全都緊張關注,猜到是一回事,真證親眼證實是另一回事,這麼多日子來全天下人都在議論,今日譴底才揭開.

是葉凡殺了天皇子!

這一切都合情合理,也唯有他才能有此戰力,不然莫名又出現這樣一尊高手,讓人有點不能接受.

連古族都只能感歎,人族聖體太強大了,堂堂一代古皇子最終被他裹帶走,一戰擊斃,死的很不體面.

葉凡回歸,像是一道風暴席卷了這片高地,引發一場軒然大波,人們一陣騷亂.

"師傅……難道又要走了嗎?"遠空,葉瞳懷疑,有些傷感.

場中,兩人大戰,這是一種奇景.

黃金公主渾身溢金光,像是一個女戰神般,肌膚勝雪,金絲飛舞,她撐開一片璀璨的聖域,宛若神明.

而葉凡,一對金色拳頭無敵,每一拳都打進場域中,在其身畔,萬古星河璀璨,一道道銀河繚繞,一顆顆古星轉動,將他環繞中心,像是屹立在宇宙中.

黃金公主強過天皇子!

這是所有人的共識,戰到了這一步,比拼的不僅是神術,還有精神與意志,她雖是一個女子,但卻有一顆無敵的心.

說起真正的戰力,古皇子誰能比誰弱多少,但是這種自信的風采卻是各個不同!

天皇子,天資應該算是絕頂,幾乎可以稱之為古來最強的血脈,有天下第一的體質,但是自幼被人庇護長大,生于溫室中.

他的實力是極其恐怖的,但是卻缺少一種斗志,在大戰中患得患失,沒有那種一往無前,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氣魄.

故此,他敗了.從本質上來說,他好似一朵嬌嫩的花燦生長于沃土中,沒有經曆過風雨的洗禮.

而黃金公主則完全不同,她極度的自信,甚至都有點開負了,當戰到白熱化時,一雙金瞳都燃燒了起來.

一個女人戰到瘋狂,競是如此的霸氣,許多觀戰者一陣陣心虛,即便是他們一群齊上,估計也會被拍成爛泥.

"當!"

黃金公主競與葉凡對拳,響聲震耳,都是金色的拳指,如神金碰撞,交織出一條又一條熾烈的紋絡,撕開了天宇.

"那如……黃金神輪!"

隨著一名古族驚呼,黃金公主的左眼飛出一個神環,散發著強烈金光,宛若在燃燒,向葉幾套來.

這是一種秘術,為古皇開創,通過蟀子中祭出,號稱鎖盡世間一切敵,同階被束縛,一生一世都難以逃離.

葉凡揮拳,眉心光華爍爍,盤坐他額骨內的金色小人一聲長嘯,自仙台上站起,運轉兵字訣!

他沒有得到過大帝秘術,因為並無一部憲整的古經,可是卻得到了九秘中的幾種,讓他可戰任何傳承者.

他將這神輪當成了兵器對付,控制它倒轉而回,撞向黃金公主的眉心,想要擊開.不過,這畢竟不是真正的兵器,難以全部控制,神環鏗鏘作響,燃燒的更加劇烈了.

"猙"

劍氣沖霄三千丈,黃金公主的右蟀飛出一把寸許長的金劍,光華爍天,立劈而來,聲勢懾人.

此劍一出,日月無光,山河失色,混沌氣迷蒙,斬破了天宇,攻擊力絕世犀利!

寸許長的黃金劍,與這神環配合,兩者合一,攻守兼備.

"當"

葉凡一邊運轉兵宇訣一邊運轉斗戰聖法,大戰此女,轟隆一聲巨響,在他的演化下,九條真龍拉著一口青銅巨棺浮現,有一種鎮龘壓八荒的大勢!

"這如……曾在荒古禁地出現過的九條黑龍與青銅古棺,葉凡曾與它們一起離開,橫渡星宇."

有人驚呼,此時見他演化這一秘術,都靂出異色,緊張關注.

"轟隆!"

九條真龍騰躍而起,這是葉凡攻伐大術的體現,凌厲而強絕,九條龍一齊擺尾向前沖去.

它們撕開天地,將神輪與與道劍一起粉碎,黃金天女發絲飛舞,金瞳綻閃電,徒手硬接.

"送你一口棺!"葉凡大喝.青銅古棺打開,將要皇族天女收進去.

這都是秘術演化出的,但卻跟真的沒有什麼區別,真被收壓進去,保准會磨成一段爛泥,生不如死.

"當!"

黃金族的公主一聲輕叱,金色拳頭打在古棺上,聲音穿金裂石,讓許多人都慘叫,捂住了耳朵.

"轟!"

葉凡渾身血氣外溢,此時沒有什麼掩飾,聖體風姿盡顯,超級體魄,金色聖輝彌漫,一震裂天宇!

他以拳頭向上殺去,擊向黃金公主的仙台,將要其元神拘禁出來,這種無敵拳意,講究的是是有我無敵,進則生退則死.

然而,黃金公主戰的狂,渾身覆蓋上了一層金色羽衣,根本就不退宿,硬撼他的六道拳意!

"當!"

千百次的交擊,兩冬生死搏殺,激烈對抗,黃金公主的虎口都崩開了,出現一道道血跡,終究沒有葉凡的拳意霸烈.

可即便如蛛熱也不退宿,辟子綻放冷電,風華絕代,一聲清嘯,大荒的山川全部崩開了,亂石穿云!她展動各種神術,配合近戰,化成一團黃金光,戰半更為激烈了,趨近白熱化.

黃金族的天女不僅是自信,還有一種怨氣,上次黃金王大敗,是他們這一皇族的恥辱,將無價神髓送出去贖命,她身為古皇最寵的女兒,在今世複生,難以接受這種事實,黃金族何曾這樣委曲求全過?

此怨,唯有橫掃聖皇子,或者鎮龘壓人族聖體才能出!

"黃金族的公主可真是……強的讓人發毛!"

人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葉凡威名傳天下,這位古皇女硬拼,敢與他肉身搏殺,讓人們脊椎骨發寒.

"去死!"

黃金蘆主一聲輕叱,金色瞳孔更妖異了,撐起黃金神輪,與其場域結合,將葉凡覆蓋.

葉凡無懼,一個黃金太極圓出現,與對方交融在一起,兩個場域合一,他們立在當中,生死搏殺.

大戰到兩千五百回合時,人們瞪目結舌,兩人各種秘術紛呈,殺到戰血沸騰時,竟然糾纏到了一起.

黃金公主扭住葉凡的一條手臂,道痕浮現,仙光彌漫,竟是要生生折斷下來.

而葉凡也是如此,扣住她的一只手腕,不讓她得逞,一只金色大手探出,整個人幾乎壓在了她的身上.

他們發出熾盛的光,金色血氣淹沒了此地,葉凡壓著她,從天宇撞向大地.

"轟隆!"

一座萬丈高山當場被兩人撞斷,煙塵卑起,化成大片的鉛云,覆蓋在高空上.

幸虧遠離了大墳,打進了大荒中,不然這樣撞下來天知道會發生什集飛

"轟!"

他們近身厮殺,連續撞斷六十一座山峰,但凡觸到他們所散發出的黃金光,山崩地陷,大湖蒸干,一切都將成塵埃.

啊……"

黃金天女大叫,戰到了這一步,對于她來說是一種恥辱,何曾與一個男子如此親密,幾乎肉身貼到了一起,即便如此,還不能鎮龘壓對方.

在太古年間,她為天縱之姿,同輩最強大的人也不過接了她九招就敗了,明豔驚塵,被譽為絕代神女.

而今,競戰到了這一步,被一個男子壓著,從天上打到了地下,實在曖昧,那強健有力的體魄,傳來一陣陣熾熱的溫度,讓她很是受不了.

"砰"

近距離戰斗,糾纏與觸碰在所難免,甚至有幾次兩人雙腿互相纏繞,軀體緊貼,體姿旖旎.

然而,戰斗畢竟是戰斗,每一次都是驚險的,即便是貼到一起,都會有大道痕跡出現,有龍吟凰鳴發出.

若是常人,這樣的道痕出現,一擊就會成為齏粉,身死道消.

黃金公主發絲如一道道燦爛的金霞,肌膚雪白滑膩,驚豔動人,在這種大戰中,不斷肉搏,氣的身體顫抖,本就落在下風,自然更加不堪.

葉凡出手相當的不留情,從天上打到地下,又從地下打到云端,見她心神不甯,出手吏凌厲了.

"砰"

他一掌拍落,即便黃金天女身上穿的是金絲神衣,也承受不住力道,化成了一片光雨,上半截羽衣散開,靂出一大片雪白.

啊……"

絕世風姿,雪白滑嫩的臉上出現一片潮紅,她氣到戰栗,更加被動了.

葉凡不管不顧,又壓著她從云朵間大戰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