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返祖古皇
"也不照得一定是葉凡吧,他許是有人故弄玄虛……制造假象……迷惑世人."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葉凡歸來了.

甚至,有些人認為,此人亦為域外而來的一位古聖的弟子,不過是與葉凡昔日的故友合作而已,身份可疑.

葉凡與這位超級半聖展開了一場對決,舉手抬足,全都是妙理,到了這般境界揮灑自如,沒有定式.

李問天實力過人,是一個超級半聖,一身修為出神入化,各種神術施展出來,妙到毫巔,不沾煙火氣.威力強絕,所造成的後果與其飄逸氣質大不相同,他每一擊都亂石崩云!

"哧!"

一道余波而已,從李問天的指縫中溢出,落入遠方,轟的一聲,那個地方徹底被光華淹沒了,什麼都見不到.

當煙塵散盡,錦繡山川被夷為平地!

這是一場浩劫,數十座高峰化為塵埃,兩條大河被蒸干,草木成劫灰,一片浩瀚的大沙漠出現.

這個場景讓人們從頭涼到腳,一道余波而已,就將一片山地抹平了,什麼都不複存在!

這個級數的戰斗……破壞力太過驚人,讓所有人都心中生出一股寒氣,動輒就會造成生靈塗炭,不能以道里計.

葉凡見過一些半聖,上次一大戰八部神將時,單是他自己就殺了數人,可是與眼前的李問天比,相差了一截.

這個半聖確實是一個勁敵,比在西漠蘭陀寺遇到的苦慈半聖還要強大,不愧是域外古聖的得意弟子,世間罕見.

真正大戰起來時,李問天也蹩起了眉頭……對方比他低了幾個小境界……竟然能與其一戰,這在過去想都不用想.

不愧是將要開啟成仙路的地方!他也只能這樣想了,太古的皇,古之大帝全都趕到了這顆古星,他們的後人與傳承自然想怖絕倫.

兩人龘大戰,神術對決……道行比拼,一時間霞光飛舞,彩霧蒸騰,化作了兩團光,人們都快看不清他們的身影了.

時間一長,李問天生出一股失敗感,盡管不落下風,可他是一位半聖,高境界的人竟然不不能壓制壓低境界者.

遠處……王旭臉色鐵青,身上傷痕累累,骨頭都被葉凡的天音震斷了十幾根,他心中又怒又驚,他的師兄竟不能鎮龘壓對方.

"此人低了師兄幾個小境界,並非聖人……怎麼能與李師兄一爭高下?這顆古星的人太可怕了."王旭神色越發難看了.

向來是李問天跨境界大戰其他雄主,從來未遇到過這樣可逆行伐他的人,終于明白人族聖體多麼可怕.

李問天手持一柄明月刀,明淨若秋水,斬向葉凡的頭顱,劃出一道虹芒,若一團銀月墜落.

"呵!"

葉凡橫暗金長龘槍龘,擋住明月刀,而後順勢一劃,鋒銳的龘槍龘尖化成一顆流星,點向李問天的喉嚨,震出一片波紋.

李問天倒退,身如明月光,幻滅不定,避過這一擊.那虛空無聲無息出現一個黑洞,是鋒銳的龘槍龘尖刺出采的.

"催生道骨……現我祖血,黃金神力綿綿不絕,血脈複蘇."李問天話語低沉,鳳目開闔間精華四溢,氣勢凌厲了起來.

他渾身都在散發黃金光,由內而外,化成了金色,像是一個金人般,強行煉化封印在體龘內的古皇真血!

他是一位半聖,以秘法催動潛能,開啟人體寶藏,在這短暫的一瞬間,讓自己的體質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巔峰!

"轟!"

一股非常可怕的氣勢爆發,一瞬間讓群山萬壑求動了起來,所有生靈都驚悸,生出無盡的懼意.

李問天"返祖"以苛刻的秘法化身為古皇血脈,簡直要超凡入聖了,渾身若黃金鍛鑄,炫目至極,連毛發都是金色的.

"納命來!"

他手持明月刀,劃出一道數千丈長的刀芒,所過之處,將山1大地化成齏粉,他若一尊戰神降世.

剛才,他不敢與葉凡肉身硬撼,只能以神術攻擊,進行游擊戰,而此時卻一下子霸氣到了讓眾人驚悚的地步.

"這是古皇子達到半聖境界的預演嗎?"葉凡露出凝重之色.

這個敵人比方才可怕了很多,混身散發驚人的血氣,天靈蓋沖出黃金芒錚錚作響,屹立天地間,俯視八荒.

"當"

葉凡手持暗金長龘槍龘與他硬拼,不斷作響,火星四射,道痕一縷縷,這是真正要拼命的戰斗.

兩人間大戰,迸發出的每一顆火星落在地上都可讓十幾座大山成為焦土,不複存在,破壞力驚人!

"當"

一聲巨響,仙光灑落,一座九層神塔出現,懸在李問天的頭頂上方,竟有一縷縷混沌氣繚繞.

這是一件強大的兵器,可攻可守,集攻防于一體,垂落下的神輝,護住了他的軀體,將葉凡的攻擊消弱了不少.

同時,九層神塔每一層都不時射出一片混沌劍氣,殺傷力大的驚人,配合明月刀攻擊,讓李問天越發可怕了.

"師兄拼命了,他很少'返祖’以古皇真血對敵,身為半聖,攻擊力飆升,人族聖體你死定了!"王旭咬牙道.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在遠處靜靜的注視,不知道這一戰的結果如何,瞬間返祖,這種手段沒有聽說過.

葉凡確實陷入了苦戰中,這個半聖遠勝以往,血脈力驚人,每一次都石破天驚,黃金血氣如海一樣,讓他都感覺到了壓力.

至于乓他人,更是陣障窒息,如山岳壓體,難以呼吸,一個個臉色雪白,大荒中各種飛禽走獸都伏倒在地,對著這個方向戰戰兢兢.

"刷"

葉凡倚仗行字訣的極速,化成了一道光,手持暗金長龘槍龘一點就是上萬道鋒芒……不離季問天的要害.

"真的是人族聖體嗎……為何不見他用萬物母氣鼎?"觀戰的眾人生疑.

"難道說他還有余力,無需動巔防禦?"一些人心顫.

"當小"當……".

葉凡身體化成一道閃電,幾乎烙印在了虛空中,將暗金長龘槍龘當作長刀使用,連劈數千次……全部斬在李問天的背後,金屬交擊聲不絕于耳.

李問天道行高深,背對葉凡,將明月刀倒背在後,連擋攻伐,同時頭上的神塔垂落聖輝,化解攻擊.

"殺!"

成千上萬次的硬撼,李問天通體黃金芒更威了,掌握主動……強勢攻擊,明月刀如一掛天河,刀光滔滔不絕,傾瀉而下.

"有我族古皇的氣息!"連黃金族的人都動容了,全都變色.黃金公主更是密切關注,這種血氣比她的族人更濃與純淨.

劇烈的碰撞……李問天越發強勢,有戰破蒼天的氣柵,進入一種無敵境界,越戰越神勇,金霞澎湃,有我無敵.

葉凡一聲長嘯……超脫六道輪回拳的無敵拳意打出,將前方一下子撕開了,即便李問天在強勢也得倒退.

"嗡"

各種聲音齊鳴,一片模糊的異象出現,交織在一起,成為一個可怕的組合,當場將李問天定住了一瞬.

聖體異象,短暫合……威力奇絕,強大無匹……像是定住了永恒,可攻向未來,可殺向過去!

"砰.

李問天遭遇異象一擊,整個人橫飛,口中狂噴血,遭遇重創.

在這一瞬間,他精神萎靡,身上的黃金聖光如潮水一般消退,顯得無比疲憊.

"怎麼會這樣,師兄返祖後最起碼能持續一個時辰才對,今天還不到半刻鍾啊!"王旭悚然,頭皮一陣發麻.

血脈返祖,體質會超級恐怖,但是卻有強大的後遺症,一旦退出這種境界,自身將非常虛弱.

李問天被葉凡的異象擊中,強行從返祖狀態退出,這無疑是災難性的,不僅強大的體質消失,連道行與法力都弱了一大截.

"以大欺小,傷我弟子,將得到懲罰."葉凡低語.

李問天卻相距這麼近,自然聽的清清楚楚,混身發寒,血脈力消退,黃金光內斂,他倒退,這是他的虛弱期,再戰下去必死無疑.

"哪里走!"葉凡緊追.

"擋住他,救下李若天."黃金公主道.

兩位半聖出現,率領名護衛沖了過去,阻擋葉凡,想將李問天救下來.

"誰若擋我一步,我讓他血濺五步!"葉凡沉聲道,神色很冷酷.

他捏印向前追擊,李問天竭盡所能對抗,然而身體衰弱,怎能擋住人族聖體的旺威血氣,被震的渾身出現鬟痕.

"轟"

他張口一嘯,頭上的神塔飛出,與天齊高,降落而下,將葉凡罩在了當中.

這是半聖的兵器!以大羅銀精鑄成,不久的將來必可成為傳世聖兵,世間少有,聖人都會覺得眼紅.

神塔放大,吞吐天地,將葉凡收了進去,如一個太古巨獸般,內部自成世界.

"好可怕的兵器,竟壓住了他,我等若是同時出手,多半能煉他成為一灘血跡."黃金族的一位半聖道.

其他人意動,一起出手,向前發出道光,真要祭煉此塔,化掉葉凡.

"喀嚓"

然而,他們才一行動,這座九層神塔就發出開裂的聲音,出現一道道細密的裂紋.

"砰"

下一刻鍾,整座神塔炸開了,里面沖出一股旺威如海的生機,聖體血氣雖未溢出,但是這種氣勢卻驚呆了所有人.

葉凡黑發飛舞,眼神跟刀子似的,他以一記六道輪回拳直接就崩開了神塔,沖了出來,片刻都不能阻擋.

"這可是神料大羅銀精,連聖人都難以尋到,他,竟然徒手給崩碎了!"

所有人都石化了.

"過……他若達到半聖時,多半可以徒手接聖兵了,他絕對是聖體!"

"轟!"

葉凡眸綻冷電,超脫六道上的無敵拳意打出,整片天地都像是被摧毀了,日月星辰都似搖動了下來,擁有磨滅人世的氣息.

"啊……"

其中一位半聖首當其中,承接了葉凡的最強一擊!

這無疑是恐怖的,他雖然極力躲避,但是半邊身子當場成為了血霧,橫飛了出去,血濺數百文.

他可不是李問天,即便是同為半聖,也差了一大截,無法相提並論.

"噗"

葉凡化成一道閃電前行,隨手一按,又有兩名護衛胸部塌陷,而後化成了血雨,當場神滅.

同時,葉凡補了一擊,那名橫飛出去的半聖徹底成為一團肉醬,神魂亦熄滅.

"砰"

即便李問天退的很快,且不斷對抗,但是卻也擋不住葉凡的攻勢,被一記翻天印給鎮龘壓了,被葉凡抓到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