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聖體威
一只大腳從天而降……可以說是毫無忌憚……將下方的人都給覆蓋了,全部碾壓!

金se的古戰車上面立有黃金族的公主,身為太古皇的女兒,連為其拉車的六頭凶獸都是斬道級的,她身份高貴,何曾有人敢如此?

所有人都呆住了,腳踏古皇女,睥睨南域,真是百無禁忌,目空一切,強勢到了極點!

"這是誰?"沒有一個人不動容,全都驚的瞳孔收縮,嘴巴張大,緊張關注.

"噗"

王旭吐血後,身體劇震,出現了袈痕,橫飛出去數十丈遠,根本就承受不住這種壓力.

他被凰虛道與聖皇子所傷,差點斬了道源,至今還沒有好,此刻又被帝子級人物震懾,頓時舊傷複發.

"大膽!"有人龘大喝,快速出手,對抗葉凡的這只大腳,正是黃金一脈的護衛,橫擊而來.

然而,葉凡強勢出擊,怎會半途而退,渾身溢出一縷縷聖輝,寶相莊嚴,巍然降落,大腳去勢不變,且震出了更為恐怖的bō動.

黃金天女,鳳目男子橫移,選擇避退,因為葉凡自上而下,腳踏他們,攻擊過于"犀利".

堂堂太古皇的幼女,萬眾矚目,集各種簧寵于一身,傲里得尊,怎能仰頭與人的一只腳去碰撞?

而鳳目男子也擁有非同一般的身份,高貴而優雅,更不可能與去迎擊一只大腳,選擇先行避過.

其他人沒有這麼多講究,古皇女出行,自有護衛相隨,數人同時出擊,橫殺過來……然而根本擋不住.

"咚!"

這一腳落下,形成一股沖擊bō,震的他們所有人都橫倒翻了出去,像是一蘆悶雷.

與此同時,黃金公主與鳳目男子也倒退數以百丈遠……避過鋒芒.

"當!"

葉凡一腳踏在了金se的戰車上,讓其四分五裂,六頭古獸長嘶,沖向四方,全被驚退.

遠處,人們鴉雀無聲,這個人太強勢了,上來就毀古皇女的戰車,一腳踏裂……囂張到了極致,混然無懼.

幾乎所有人都呆住了,這可是一位古皇天女啊,還有一位是域外聖賢的大弟子,來人肆無忌憚,一腳跺裂了金se的戰車……金屬光澤散落向八方.

"這是誰?有人小聲問道,lu出驚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展當今的天下,最強大的勢力非古皇族莫屬,而今有人敢對他們的天女出手,絕對是轟動xing的.

"噓……小聲點,正主終于又出現了,今天說不定又會捅破天."

"你在說誰?"很多人不解.

"嘿,這位的身份估計不少人能猜到,也許會有驚世bō瀾,難道這次想屠掉黃金公主不成,這樣的話事情可就大了."

少數人低語,不敢大聲說出……怕引起麻煩.

"黃金族的公主,國se天香……神肌玉骨,風姿天成,他要辣手摧huā嗎?"

"他要對付的可能是鳳目男子吧."

這塊高地上,很多人都將目光投向場中,眸光閃動,有希戴也有懼意.

遠處,黑皇與葉瞳見狀,又從域門中走了出來,不過卻換了一個位置,飛到天邊觀戰.


葉凡被人矚目,許多人都對他的身份懷疑,他所立身的這片天空很安靜,敢議論者都站在遠空.

"你是什麼人,敢攔阻公主的道路,毀掉戰車,報上名來."黃金一脈的人喝道.

葉凡眸子掃過去,並沒有理會,邁步前行,向鳳目男子逼去,要再次出手.

"師兄擒下他,他多半就是那個聖體葉凡!"王旭叫道,眼睛很紅,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身體都在痙等.

他劃才非常驚恐,那一只腳踏下來,讓他覺得世界末日到了般,艱難避過,卻也被余bō沖擊的舊傷發作.

"嘩"

這塊高地頓時一片嘈雜,盡管有部分人在懷疑,但是王旭這樣說出來,效果就不同了.

"地……真是葉凡,一別十四年又回到了這個世界?"

"不久前,他斬掉了天皇子,讓古族差點內亂,風暴席卷了五域,斗戰勝佛都因此而下了須彌山,真是聖體?"

這些日子以來,全天下都在猜測他的身份,都在尋找那個神秘人,而今葉凡再現,自然弓發軒然大bō.

"沒錯,正是這個人曾與幾位古皇子大戰,在凰虛道,火麒子合擊下掙脫而去,最後斬了天皇子!"

人們不知此人是否為真的葉凡,但卻可以確信,當日是他出手,與八部神將大戰,一戰血流成河.

黃金公主肌膚雪白細膩,可是神se冷傲,一頭黃金長發拔散在白天鵝般的頸項周圍,金se的瞳孔射出兩道光束,照向葉凡.

這好比照妖鏡,只要被光束覆蓋,必然原形畢lu,什麼法門都掩飾不住.

葉凡一聲冷哼,雙手一劃,一片源天紋絡浮現,世人不知,可卻弓起了中州的幾位尋龍師的震撼,忍不住驚歎.

"這……改滅大勢于抬手間."

"好逆天的手段,可以借山河日月的力量為己用,這是祖師級的手段啊.

"哨.

源天紋絡散開,散發神xing光輝,將兩道黃金光束給封擋住,不能透視過來.且,葉凡的的道術非常具有侵略xing,不是防禦那麼簡單.

山川大勢在動,化成一股殺氣席卷而上,成為海嘯般的bō動,沖向黃金公主等人.

"你敢!"

一群護衛驚怒,這個人攻擊xing太強了,而今又一次攻殺皇族公主,他們怕有閃失.

"我有什麼不敢,都封我出手了,當我是泥菩薩嗎?"葉凡神焰滔天,像是一座與天齊高的火山般壓迫了過來,散發著驚人的神能!

他舉手抬足間……熾光滿空……宛若神明在出行,強勢而霸氣,面對這些護衛的出擊,他一掌就劈了過去.

"噗"

最前方的那個,人首當其沖,口噴鮮血,如風箏斷線,即便相隔很遠也負創極重,橫飛了出去.

"你真的是人族聖體嗎?"黃金族天女問道,金se瞳孔中沒有再射出光束.

葉凡向前走去,道:"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四野,眾人轟動,無比動容,他要火拼古皇女不成?這可是一件超級大事龘件……必然是一場石破天驚的大戰!

"大膽,你以為自己是誰,敢與公主如此說話!?"一名護衛大喝.


黃金族公主為昔日無上的古皇最寵愛的女兒,在這些護衛眼中是絕代天女,無人可以褻淡,近多盲目的尊拜.

葉凡大笑……旁若無人,繼續向前走去,根本就不在乎.

"放肆,速速止步!"護衛又一次喝道.

"聒噪!"葉凡一拳轟出,發出風雷聲,四方的云朵隨之而鳴,金se閃電破空.

"砰"

攔阻的人被他一拳擊成血霧,什麼都沒有剩下,他強勢而行,一副神擋殺神佛擋弑佛的的姿態……富有侵略xing,直視黃金族的天女.

"他…………,一群護衛驚怒交加,護在前方,六頭拉車的古獸都化成人形,一字排開,守護在這里.

"讓我來吧."鳳目男子微笑……排眾而出,向前走來.

他身穿天藍寶衣,身材修長,膚se白皙,文靜飄逸,生有一對鳳目,開闔間仙光四溢,這是一個超凡的半聖.

"我就是為你而出手的!"葉凡道.

真的是葉凡歸來了嗎?所有人越發的確信了,剛才鳳目男子傷到了葉瞳,應是導致他出手的最主要原因.

"你就是人族聖體?"鳳目男子神se淡然,他名為李問天,身份非同小可,是一位恐怖古聖的得意弟子.

"看來你並不是人族."葉凡道,睜開了天目,發現對方的體龘內有金光閃爍,同黃金族的公主一般,連髒腑等都如黃金鑄成,不過表面卻卻看不出什麼.

"我來自黃金一脈祖皇證道的古星,體龘內有古皇的血液,也有人祖的血液."李問天答道.

這是人們第一次聽聞到他的出身,皆lu出異se,顯然李問天來頭很大,血統極其高貴!

"看他氣宇出眾,沒有想到來曆這般不凡!"

"來自另外一顆生命古星,是太古皇族所在的祖星,真是非同小們不得不驚.

李問天的體龘內流淌有古皇的血液,同時也擁有人祖的寶血,就是不知道是多少代的子孫了,天賦罕見.

人們釋然,難怪他們師徒降臨東荒後,黃金族的聖人去迎接,原來大有淵源,有親密的血緣關系.

"師兄斃掉他,人族聖體正是你進軍聖人的最好磨刀石!"王旭大叫.

他眼睛通紅,有些失去理xing了,因為在他看來葉凡遠比凰虛道與聖皇子可恨,那兩人畢竟親自動手了,而此人卻遣出一個弟子在神城對付他,在他看來是一種羞辱.

葉凡並未那樣做,自也不會對他解釋,掃了他一眼,很是看不起,道:"再過三年,你連做葉瞳的對手都不配."

"你…………,王旭臉se潮紅,氣的渾身顫抖,出口怒喝,點指葉凡.

"滾!"葉凡一聲輕叱,用上了唵字天音,音bō如天劍,與宇宙共鳴,身後浮現一尊神魔虛影,一吼山河崩.

"啊……"

王旭慘叫,通體裂開,被一吼就傷了本源,差一點形神俱滅.

關鍵時刻,李問天出手,手捏成寶印,將其師弟的壓力全部化解,不然保准會是一具骸骨!

"人族聖體,就讓我來領教一下,看一看你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李問天輕嘯,殺向前來.

"真的是葉凡,一別十四年他真的回來了?!"

人們心中湧起滔天巨浪,猜測到是一回事,有人出言證實就是另一回事了,消息無疑是震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