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黃金皇族
搖光裴,龍紋黑金鼎在垂落萬道仙光,內部仿佛有一個神胎要沖出,沉沉浮浮.

多人都大驚,在整片聖地升空的過程中,這件帝兵噴薄仙霞,與那高地相互呼應,竟有墜落下去的趨勢.

"這是怎麼了?快快催動!"

教眾大驚,整片聖地內刻古法陣,外築天下飛仙格局等奇景,若是發生意外,將損失慘重,無法衡量.

"走!"

一塊神源出現,閃爍刺目的是,仔細觀看可以發現內部竟封有一個老者,白發蒼蒼,盤坐在內.

這是一個難以猜測實力多麼強大的古人,是要搖光的一大底蘊!

"咻!"

黑色的帝鼎沉浮,霞光億萬縷,道輝千萬重,鼎有仙氣在沸騰,發出混沌雷鳴,一下子穩住了.

一位古聖催動黑金鼎,自然完全不一樣了,徹底穩定了局勢.

高地,數米寬的大裂縫足有成千萬道,每一條都蔓延出去十幾里,喀嚓作響,仙土將坍.

空中的黑色的帝鼎,溢出也不知多少道仙光,熾威了起來,讓眾生顫票,不得不膜拜,裹帶著整片聖地飛快遠去.

搖光聖地所有人都長出了一口氣,剛才大地下有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與黑色的仙鼎呼應,差一點脫離他們的掌控,失去此鼎.

千古大墳將崩,弓動南域一片沸騰,諸多古教全都行動,向這里起來.

就是搖光自己,降臨在舁已勘測的好的靈地後,也在第一時間派遣高手回返占據有利地勢,進行關注,不想徹底放棄.

這是一場大亂,南域喧囂,東荒亦騷動,中州,南嶺等地的無不注目與動身連古族的人都來了.

"無量天尊,幸好貧道舁有准備,挖出了一條由道痕交彙成的密道,不然還搶占不了先機了."段德一臉神棍相.

這塊高地,在接下來這幾日,發出了陣陣恐怖波動,大地不斷龜鬟,不成樣子.

中州的尋龍地師剛一趕到,就皺起了眉頭他們是繼葉凡,段德外的另一批奇人異士,可觀山川,可堪地勢.

"這個地方逆奪天地造化,難怪搖光可以興威十幾萬年,太過非凡了,不進……天機不顯一片混沌,看不出有什麼."

不得不說,尋龍地師手段非凡,第一眼就覺察到了神異,若非段德,葉凡先後出手,在這個地方有布置他說不定能琢磨出什麼.

段德,黑皇,葉瞳,龍馬全都隱匿了起來,因為古族的人來了,他們也不想節外生枝.

葉凡自然也很注意,前段時間他立劈了天皇子,引發震世大波,即便斗戰勝佛庇護,可是難保不會沒有鋌而走險的人.

果然古族出現後,氣氛大不相同了有強大的半聖睜開天目四處掃視,這明顯是在尋人.

"該不會有聖級祖王來了?"葉凡站在一塊青石,在人群中瑰,察,他的源天眼與眾不同,可堪破一切虛妄.

這個地方,影影綽綽,整片山地都是修古,天下強者聞風而動,全都在談論古秘辛.

"當年,搖光能鑄成帝兵絕不是五萬年祭拜的結果,也不是因為一代又一代古聖賢以命銘刻而成.據傳,有一位無存在,在那個電閃雷鳴的雨夜降臨,鑄成了帝鼎!"

而今,搖光聖地裂,舉教搬遷,人們自然沒有什麼忌憚,一些秘辛等都被說了出來.

龍紋黑金,舉世難尋,尤其是足有多半方,實在是太難得了,搖光聖地能夠得到可以說是大氣運!

要知道,古之大帝有的沒有能鑄出帝兵來,因為缺少材料,這等仙料,曠世難尋.

他們像是膜拜神明一般,將此黑金鑄成鼎狀,至于中心仙峰,但凡進門的弟子,每日都要祈禱,認真看叩首.

那是一個輝煌的大世,搖光雖未有帝出,但是聖賢不絕,代代有絕豔人物出,臉面下來,五萬多年,鼎中也不知刻了多少聖賢印記.

甚至,曾出過兩位大聖,將他們將的命與魂都奉獻了出來,在坐化前,將一生道行打進鼎內,交織成痕.

人們都說,最後是他們感動了蒼,故此在那個神秘的雨夜,仙光,億縷,混沌雷萬重,將鼎淹沒,極盡升華,化成了帝兵.

"難道說,當年的帝兵成,與這塊奇異的地勢有關?"人們盯著巨大的土包,不斷的思量.

"像是一座大墳啊!"終于,有一位中州來的尋龍師,發出了這樣一聲驚呼.

頓時,這個地方徹底炸開了,所有人都震撼,莫不猜測,全都變色.

"難道說,那個神秘的雨夜,真的另有隱情,是一位無的帝級人物成就了搖光聖地,所有電閃雷鳴,其實是大帝在鑄鼎?"

連古族都不能平靜了,全都圍繞著這個地方看個不停,土包在塌陷與龜裂,越發的神秘莫測,有一縷縷道光交織出來.

一陣讓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黃金光華燦爛,六頭太古凶獸個個都已經斬道,拉著一輛古老的戰車而來,讓聖人都不得不避退.

這輛戰車,內蘊熾威黃金光,像是一個寶藏見了天光,竟有一縷古皇氣息彌漫.

"這是黃金皇族的人!"有台皇族之……曾經威壓太古,名動整顆古星……該族堂有一柄黃金锏……可打仙,下可打眾生,無比可怕.

不久前,黃金王曾持該帝兵與斗戰勝佛一戰,奈何不敵,大敗而歸,以神髓贖命.

"竟是一個女子!"

人們驚訝,六頭古獸近了後,車中走出一個女子,屹立在戰車,睥睨天下.

她身材高挑……擁有一頭金色的長發,像是太陽神般在發光,璀璨奪目,且連眸子都是金色的,點點金芒懾人.

不過,她的肌膚雪白如玉,光滑細嫩,整個人超然世,氣質出眾,宛若太陽神女,風華絕世.

"她是黃金一脈的……古皇女,想不到她出世了!"

"一位古皇的親生女兒,當世最為強大的血脈之一,竟來到了這里,難怪以六頭斬道的古獸拉車."

古族的人仙議論……人族的修士皆驚,果然各大皇族都有帝子級人物被封印,活到了這一世,等那成仙路開啟.

黃金族的天女駕臨,神威該族公主,強大過人……在其戰車旁還有兩名男子相隨,一同趕到了此地.

其中一人身穿天藍寶衣,衣袂展動,體魄修長,英姿出眾,生有鳳目,是一個氣質極其非凡的年輕男子.

而另一邊,那個人許多人都認識,正是不久前在神城先被凰虛道鎮龘壓,又被聖皇子打斷骨頭……最後又被龍馬踩爛肺的王旭,來自域外.

"難道說那個鳳目男子是他的師兄?"

"聽說,黃金族曾請那位域外來的古聖前去做客,而今雙方關系匪淺."

王旭不久前在神城大敗,顏面盡失,而今再次出現……眾人對其並不感冒,大多都在盯著黃金天女與他的師兄.

黃金族的公主,金色瞳孔射出兩道燦爛的光,長達數十里,掃過長空,自所有人的身掠過.

許多人龘大叫不好,這種光束讓人無所遁形,無論是變換容貌,還是隱藏本源的,都會顯形,這兩道黃金光束猶如照妖鏡.

"她在尋人,這是黃金一脈的天賦神能,堪比古皇秘術,他們生就黃金瞳,能看透一切虛幻,沒人能在他們面前掩藏真身!"

"不好!"遠處,大黑狗躍起,它此時化身為一只黑貓,當場顯形.

葉瞳也被掃中,通體頓時光芒萬丈,露出了太陽古皇的血脈事實,每一寸肌肉都發光.

幸好,龍馬遠離這個地方,不然一旦暴露,身為古之大帝才能擁有的坐騎,一定會弓發軒然大波看,被人追逐共搶.

"就是他們!"王旭咬牙.

"嚕,他就是人族聖體的弟子,的確非凡."那個鳳目男子訝異,伸出一只潔白如玉的手,向前按去,要將葉瞳封印.

旁邊,黃金族的公主金瞳中的光束斂去,恢複了正常,一臉的冷傲,唯有金色發絲飛舞,像是神火在燃燒.

所有人都明白了,王旭這是要找回場子,前次打敗,無地自容,而今他的師兄出山,要討個說法.

鳳目男子雪白晶瑩的手指,化成了一個大掌印,快速飛來,虛空像是窗欞紙一般,被輕易的撕開.

"汪!"

大黑狗知道厲害,踢葉睡擋住了這一擊,不敢讓他迎擊,因為就是半聖的手段,而且是超級厲害那種.

"砰!"

黑皇大爪子,震開了瑩白的手掌,同齡大眼瞪的很圓,怒目而視.

"我來對付它!"黃金族的公主說道,她眸光再綻,金色的光束飛出,斬向黑皇,古皇血脈出手,天地都共鳴,他們的血液天生能得到大道的認可.

"該死的,先離開這里!"黑皇低語,不想在這里與人龘大戰,畢竟眾目睽睽,古族不少,長時間下去會吃大虧.

且,它怕是葉瞳受傷,這個孩子還沒有斬道,並未成長起來,怎能對付的了半聖?

"你們一個也走不了!"王旭叫道,眸光懾人.

鳳目男子向前鎮龘壓,再次出手,拍向葉瞳,要他將擒住.

"不要放走."黃金公主開口,四方出現一些強大的古族,圍住了黑皇.

"本皇想走,你們誰能攔得住?"黑皇祭出一個棋盤陣台,帶著葉瞳一起入內,就要離去.

"哼,哪里走!"鳳目男子冷哼,堅決要留住葉瞳,拿他是問.

手中光華一閃,出現強大的秘器,竟于一瞬間割裂虛空,斬進了域門,黑皇阻擋,但還是慢了一些,部分余波未能封住.

"噗"

葉瞳吐血,臉色雪白,好在他的體質超凡入聖,世間難尋,不然多半就危矣.

"敢傷我弟子!"

葉凡一聲冷哼,自那遠空粉碎真空,一下子橫空而來,從天而降.

"砰"

他一腳跺下,直接踏向黃金古戰車,將黃金公主,鳳目男子,王旭等一同籠罩在腳下方.

"噗"

王旭最弱,當場大口咳血.

移動閱讀也出月票制度了,感謝大家,遮天竟然是第一,最近起點倒是波瀾不驚了,也請各位支持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慧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人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