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搖光裂
這片高地……有躍龍之格局,有飛仙之勢……有凰鳴業音.1千古罕見!

一條條山脈交彙,山脊如龍的背,像是可以隨時躍起,翱于九天.奇峰並起,宛若在飛仙,云蒸霞蔚.蒼松翠柏,奇石兀立,一道道銀瀑垂落,發出凰鳴般的聲音.

若是對人說,這片壯闊的地勢是一座大墳,一定沒有人會相信,即便是葉凡也在搖頭.

"話嗚……"

搖光聖地另一邊,也有幾人在轉悠,觀看這里的地勢.一只健壯如大公牛般的黑狗,吐著大舌頭流口水,盯著里面看個不停.

還有一頭龍馬,四蹄騰踏,烈焰燃燒,仰著頭顱,繞著搖光聖地觀看,一副桀騖不馴的樣子.

另有一個少年,陽是燦爛,跟在他們身後,打量山門內的景色.

正是黑皇,龍馬,葉瞳他們,探路采了,在打搖光聖地的主意,盯著這座"大墳".

"那盜墓賊怎麼還不來,他不是推測說,少則幾個月,多則半年,帝墳中的東西必將沖關而出嗎?該做打算了."龍馬抖動馬鬃.

他們組團來了,要盜搖光聖地下的大墳,在等無良道士段德,可謂膽大包天.

"聽說搖光王真身不在,早已去了域外,這次多半是躲過了一場大禍,不然這個地方炸開,天知道會發生什麼."黑皇道.

他們也不敢過于靠近,畢竟這是一處聖地,山內布有遠古陣痕,一旦運轉起來,不說天崩海嘯也差不多……黑皇都得麻爪.

"成仙築道百萬秋……星殞月枯心緒愁,一眠萬古帝皇落,天庭已崩何處游?"

一個蒼涼的聲音傳來,驚的黑皇與龍馬都是一個激靈,葉瞳也是大驚失色,尋望聲音源頭.

只見一個身拔萇衣,頭戴斗笠的老者走來,步履平穩,沿河而行,有一種超脫,像是不屬豐塵世.

"這是什麼人?"龍馬驚疑不定的問道.

"難得,一眠百萬年,想不到一夢醒來,能相遇這等良才美質."此人停下身來,透過斗笠……盯著葉瞳,道:"你與我昔日見到的L個人體質相同."

說實話,突然出現這樣一尊世外高人,讓人都有點驚詫,有些發懵.

"那個人是誰?"葉瞳小心的問道.

"太陽聖皇."來者從容答道.

葉瞳一個趔趄,龍馬也倒退了幾步,這主是誰?說的這麼大,可真是有點癟人.

"驚是誰,有什麼來曆?"黑皇警惕的問道.

"我成道于太古年間,一睡百萬載,家在這大墳下,不想而今墳都建起了一座不朽的聖地."老者長歎……感慨歲月變遷,時光茬簡,心中無奈.

兩位路過的修士聞言,寒毛倒豎……渾身發涼.

"一尊活著的祖宗……"葉瞳與龍馬面面相覷,這也太嚇人了,他們本就是為搖光地下的大墳而來.

段德曾說,少則幾個月……多則半年,帝墳中的東西就會沖關而出……真應言了不成?也太古老了.

白日下見鬼了,活見了該遭雷擊的妖孽!

"人世不得吾心意,舉道無成淚潸然,小酌輕飲庭前坐,起身窗外百萬年."老者悲歎.

葉瞳不相信,龍馬也疑惑,活百萬年,一睡而過,封于神源中?可按照他的意思,不太像啊.

"罷了,今日相見就是緣,你們跪拜下來,我賜你們成仙契機."老者歎息道.

"你什麼來頭?"黑皇聽牙道.


"成仙築道百萬年,世間唯一仙,天庭帝皇為吾徒,萬古一夢間."老者道.

"你見過太陽聖皇?"葉瞳道.

"曾指點過他一二."

"你為何在這里?"龍馬身烈焰騰騰.

"搖光聖地下的大墳是我的沉睡地,那荒古深淵亦是我的悟道場,在此小憩而已."老者道.

那兩名路過的修士,更加發毛了,暈頭轉向,一陣發懵,噗通跪了下來,請求他收徒.

"扒了他的皮!"黑皇突然熬嘮一嗓子,張開血門大口,向前撲去.

"我踩你個肺啊!"龍馬也騰躍,蹄子下烈焰騰騰,火光洶湧.

葉瞳也一語不發,跟隨前,繞到其背後敲悶棍,拎著一個大棒子對著這個老者的後腦勺打了過去.

老者避過黑皇的大黑爪子,躲過龍馬的龍蹄子,閃過葉瞳的悶棍,連連擺手,一退十幾丈遠.

"貧道如約而來."段德扔掉蓑衣斗笠,滿面紅光,顯然最近日子過的很滋潤,氣色相當的好.

旁邊,兩個路過的修士一臉的尷尬與郁悶,被段德各拍了一巴掌,瞬間忘了洲才的事,被傳送到遠方.

"貧道得了一件秘寶,怎麼樣,任你生就天眼也難以看透,你們說我要是化成搖光重要人物,是不是可以大搖大擺的進去?"段德道.

他洲才太得瑟了,不然的話,其氣質神韻等確實跟以往完全不同,難以猜出身份.

"這是一張神皮,非常神秘,天生讓人親近,可惑人心神,妙用無窮."段德道,這是他洲挖出來的寶貝.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段德,黑皇,龍馬臭味相投,前段日子就在謀劃,想打搖光帝墳的注意,而今正式踩點來.

搖光聖地內景色優美,仙氣爍爍,光萬縷,交織彌漫,祥瑞非凡.

一株株古木成長也不多少載了,山石並起,靈泉汩汩,瑞獸出沒,這個地方瑰麗而又不失壯美.

葉凡繞行,正好與黑皇他們錯過,羊未相遇,因為這塊高地很廣闊,搖光占據中心,還有大片的無人區.

整整數日他都沒有離去而另外幾個打搖光主意的人也沒有閑著,緊鑼密鼓的在行動.

段德神色鄭重,現在他拍著胸脯斷言,這個地方絕對是一個古墳,千古罕見有無法想象的秘密.

"讓你們見識一下貧道的真正手段,我也能改天換地,加速這古墳破開,到時候爭奪仙珍!"

他開始挖洞,以墓葬學的手段,勾連一條條地脈內的龍氣,聚向巨大的土包.

當然,他不敢過于靠近,因為中心地是搖光聖土萬一觸碰了不朽傳承的大陣,將吃不了兜著走.

而這幾天,葉凡也在行動,他沒有深入,只是屹立在一座山峰,透過源術銘刻了一些道痕以作將來大用.

"咚!"

半個月後,這塊高地一聲沉悶的巨響發出,段德,大黑狗,龍馬撒丫子飛奔,轉瞬不見了蹤影.

"無量天尊,貧道一不小心引動了墓穴內的地氣,龍葬地複蘇了估計過不了多久,這個地方就要出大問題了."逃到無人處,段德開口.

"你這事干的不地道,萬一搖光聖地毀掉怎麼辦?"黑皇一臉的慈悲相.

"狗龘日的假慈悲,剛才不是你鼓動我激活墓穴嗎?"段德道.

"通知搖光,別真的出問題."葉瞳道,有些憂慮.


段德搖頭道:"這倒不用,他們比誰都清楚這是怎樣一個地方當年選址在此,估計就是看出了究竟,早已料到大墳會出問題.我只不過讓時間稍微提並了一兩個月而已."

"咚!"

遠處,那片高地又傳來一聲巨響,地表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像是殊網一般快速蔓延向四面八方.

"這一天終究是來了……1.",一個密閉的石室內,一個老人倏地睜開了眼睛,十丈絕室內生輝,香氣彌漫.

"轟隆!"

搖光發生了大地震,不斷抖動,巨大的鬟痕蔓延,山峰搖晃,高地內出現一股非同尋常的氣機,讓人顫票,想要跪拜下去.

整片搖光一陣大亂,十幾萬年了,罕有這等大事發生,聖地像是要將崩了一般.

"搖光弟子聽令,立刻集龘合!"

一個蒼老的聲音瞬間響徹群山萬壑,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快速安靜下來,向仙武場聚去.

"我等將要舉教搬遷!"

這則消息像是一個炸雷般,驚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堂堂一大聖地竟然要搬離原址,古來少有.

"咚!"

高地震動,裂痕密布,有些地方開始塌陷,讓每一個人都心中驚悚,想來要不了半個月聖土就會崩開.

"此地成就了我搖光,但而今不得不離開了,不然將有大禍,眾弟子歸位!"

顯然,搖光高層早有准備,也不知多少年前就預料到了今日之事,有應付的手段.

一聲悶響發出,一片仙光照亮了蒼宇,讓天日都暗淡無光了,瑞相朦朧,彩光萬條,所有秀麗山峰全都拔地而起.

確切的說是,這塊高地的一片地層整體脫離大地,載著搖光聖土升向高空,而那些原本就漂浮在虛空中的殿宇樓台,城池等更是再一次升.

像是一個小型的大陸騰空,搖光的古大陣不損,古木還在,老藥依然飄香,各種靈禽瑞獸未逃,建築依然宏偉,整體搬遷.

一口黑色的大鼎懸在最高空,大道痕跡都被壓落在下,它通體烏金光閃爍,神秘莫測,刻花鳥魚蟲,飛禽走獸,日月星辰,古樸大氣.

正是極道帝兵龍紋黑金鼎!

搖光的宿老,將其祭出,懸在天穹,垂落下數以萬縷的道痕,將整片古地都護的嚴嚴實實.

舉教搬遷,他們怕在路途被人攻擊,將無帝兵祭出,進行防禦.

這一日,南域震動,眾多古教莫不震撼,堂堂一大聖地竟然選擇搬離故址,著實是一則驚世的消息.

通過域門,透過傳送陣,這條消息快速傳遍五域,全天下大震動.

"趕緊去南域,搖光故地必有驚天變故發生,對于我們來說也許是一場大機緣!"有的古教之主知道一些秘辛,反應非常快.

"那里會發生什麼?"九成的人都不解.

"一則古大秘多半要被揭曉了……,有老教主喃喃道.

搖光無帝,卻在一個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夜晚,鑄成了帝兵……龍紋黑金鼎,號稱世間最偉大的奇跡.有人說是一代又一代聖賢嘔心瀝血,前仆後繼,以生命鑄成的,是該教下共同膜拜五萬年的結果,可卻也一直有傳言稱,根本不是這樣!

天下風云驟起,一陣大亂,也不知有多少修士在第一時間動身,趕向南域.

:《天地龍魂》一個龍的國度,龍術的世界,激情刺激,開創龍時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