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聖聚生命禁區
'還有半年的時間才能打開星空之門……葉凡蹩眉.1過去很多年了,不知道姬紫月,南妖,龐博等人怎樣了,是否有人殞落.

強者不一定能活,弱者不見得一定殞落,這條古路很漫長,若是覺得過于艱險,可以選擇止步,並不一定非要到終點.這是老聖人說的.

葉凡回到了東荒,這一路上他都在看一角染血戰衣,並沒有觀察到什麼犄別之處.上面沒有一個字,只有鮮血點點,如梅花綻放.

這是姬皓月以特殊手段傳回來的,當年連奇士府的人都驚住了,不知道他發現了怎樣的一座傳送陣台,寄會血衣,而人卻未回歸.

姬神王傳回血se戰衣,不知要表達怎樣的一種信息,姬紫月正是因此而踏上了星路,前往域外.

"中州的神算子在很多年前點已經推演到,成仙路將要開啟,這個世界將非常可怕,不為聖人,都將成為螻蟻,中皇,西菩薩,搖光等人離去,未嘗不是避禍."

葉凡自語,這是離開前,奇士府的老聖人說的,涉及到了一些秘辛,不為外人所知.

神算子早已坐化很多年了,確切的說是被天雷活活劈死的,只因他觸犯了禁忌,透lu了不該探查的天機,與古之大帝有關,與成仙有關.

這條星空古路,並不是北斗這顆生命源星所專有的路,前方可能有節點,是奇士府從神秘的渠道得悉的.

"難道說,容成氏帶著人參果樹走在前方,老子騎著青牛也進入了這條古路……名為飛仙的古星,亦或是更遠呃……有神血在飛灑,是上古先民戰斗的地方?"葉凡自語.

葉凡回到了東荒……站在一座直插天穹的山峰上,這麼多年過去,他已經從修士最底層成長起來,已經可以屹立一方,俯瞰八荒.

然而……這還不夠!

"仙陵葬了誰,神墟內是否有帝?何時我才能進深荒古深淵下去看個究竟,哪一天我才能進不死山去挖仙藥,哪一日我才能進太初古礦去看個通透?"

東荒有七大生命禁區,萬古以來,沒有人真能探明,葉凡渴望力量,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真正崛起,無懼禁區,深入了解個徹底.

"這麼多年過去了,小囡囡在哪里,為何消失不見了,可憐的小家伙,怎麼才能尋到她?"

這是葉凡的一塊心病,當年大眼純淨無暇……楚楚可憐的小囡囡,莫名失蹤了,再也沒有出現.

"發動一切力量,一定要將她尋出來,不惜一切代價."這是葉凡的一個心願,不然總覺得對不起小女孩.

此刻……他就站在燕地,可惜這片都城已毀在天皇子的一擊之下,不複存在.

當年,他就是在這里遇到的小囡囡……還記得她的樣子,一身小衣服破破爛爛,小鞋子都lu出了腳趾頭,一雙大眼純淨無暇……卻低著頭,對她說很餓……很是可憐.

若不是得到小囡囡的七彩小石頭相助,葉凡早已死在荒古禁地,他能夠治愈大道傷痕,多虧了她.

"在哪里……"葉凡想到她幼小而孤單,卻飽受人間冷暖,心中倍感酸澀.

這麼多年來,黑皇發瘋了一樣尋她,都沒有結果,不知其身在何地,從采就沒有消息.

而今,葉凡回來,又一次發動各種渠道的力量,為此不驚動用神料凰血赤舍懸賞,一旦正視消息有價值,必發賞金.

"成仙路,何時開啟?"

葉凡立身在荒古禁地外,又一次觀九座聖山,而今天眼大成,甚至能清晰的見到九株不死藥以及九汪神泉池.

九株靈根是一株完美的就九妙神藥分成的,早晚有一天會合一,神蠶嶺的古皇族一直在等待,這是屬于他們的神藥.

"荒古深淵下到底有什麼,真有通向仙域的路嗎,還是其他,亦或是如一故人猜測那般,有一位仙在沉睡?"

葉凡遐思無盡,想到了很多種可能.

"李小曼墜落了下去,化成了飛灰,還是成為了荒呃……".

那一日,最後一戰,李小曼毅然而決然的跳下深淵,最後回頭看向他的一瞬,神se是那樣的複雜,掛著兩行晶瑩的淚水,似是燦爛的笑,又似是無比的淒傷,至今想來依然心有觸動.

一聲歎息,他搖了搖頭,難以明曉心境工"下方的無上存在,到底有什麼來曆,此地有九妙神藥分生九道仙根,難道這個禁區說是神蠶一族的古皇所化不成?"

古族覺醒後,曾有人做出這樣的猜測,神蠶九變,每一變都是一條命,成為神蠶族的皇,需要終極第十變,這里可能神蠶族的古皇遺蛻化成,就是有命也說不定.

九條不死命,第十命逆天!

可是,人族更相信,這里可能有一尊仙,與古族的推測完全不同,故老相傳,可能有一個成仙的大帝在內!

"嗯?"

葉凡心中一動,感受到了兩道目光,側身回頭,見到不遠處的一座山崖上有一個青衣男子,也在眺望荒古深淵.

這是一個很強大的男子,在斬道境界,擁有半聖的血氣,盡管神能冉斂,但依然有一種面對永恒仙爐的感覺.

在他的體龘內,像是蘊有一和可以崩天的偉力,若是釋放出來,對帝子級人物都有威脅,遠超一般的半聖!

葉凡心中一動,何時出了這等人物?從來未曾見過,這是一個大成的人族修士,只差半步就成聖了.

青衣男子容貌看起來很年輕,對他點了點頭,而後轉身,繼續繞著荒古禁地觀察.

與此同時,葉凡見到了一個草庵,位于荒古禁地的對岸,坐落在一座山峰上有一道模糊的身影站在那里.

葉凡的身體頓時一涼心中霏撼,隔著這片生命禁區,那兩道眸光都如此恐怖,這是多麼驚人的修為?

一位聖人!且,是深不可測,從來未見到過聖賢.

"難道說又一位域外聖賢到了,降臨在了東荒,推測出了成仙開啟的地點,要常住于此?"葉凡心頭一緊.不久後,那個年輕的青衣男子離去,繞著禁區,飛向對岸,出現在草庵前,對著那道模糊的身影施禮.

"真的可能是一位聖賢來自域外,成仙路開啟,亂將起于這個地方嗎?"

葉凡觀測,不敢過去,相隔一個荒古禁地,他來去自如若是失去這個屏障,面對一個來曆不清的聖人,會讓他心中犯嘀咕.

"咦,又有人來了."

一道域門開啟,三道身影走出,一個老人身體被道痕覆蓋兩個年輕人在後相隨,其中一個正是王旭,神se晦暗.

他們亦選了一個山頭,建了一座草庵守在一座山峰上,向荒古禁地眺望.

"都未曾見過,這樣說來,已有兩位域外的聖賢降臨了能夠橫渡星域而行,是為成仙而來修為絕對駭人聽聞!"

葉凡一個也不想招惹,遠遠避開,繞行到禁區另一邊,保持距離.他相信,即便是聖人也不能瞬間橫渡這處禁區.

突然,一股妖異的氣息出現,葉凡心中一緊,脊背升起陣陣寒氣.

他驀地轉身,向生命禁區深處望去,只見那荒古深淵上方出現了幾道身影,每一個都穿著非常古老的服飾.

荒奴!

同一時間,兩座草庵的主人,同時向前邁步,眼中射出駭人的光沒入荒古禁地,想要看個仔細.

無聲無息,一股更為悚人的氣機出現,天地大道都紊亂了,規則秩序都要崩潰了,讓禁區所處的時空一片黯淡.

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現,身上帶著枷鎖,被黑霧繚繞,立身在深淵出口,即便擁有天眼也看不透,縱是聖人也沒轍.

他或者她是荒嗎?葉凡心中震撼,想不到又一次見到了.

這絕對是舉世無敵的存在!當年斗戰勝佛挾三件帝兵前來,都只能退走,最後關頭以古之大帝法旨阻住了此人.

兩座草庵,兩位域外聖賢全都不自禁倒退了一步,那黑霧中,一雙眸子冰冷而無情,掃過他們,像是在看沒有生命的器物.

"亂起南域,成仙路真的可能在這里……,葉凡自語.

同時,他身體又是一緊,荒古深淵中,那個無上的存在,一雙眸子透過黑霧竟然望向了他,似能透過其軀體,看透一切本質.

在這一刻,他體龘內的殘破綠鼎都顫了幾下,像是感受到了莫名的壓力.

葉凡心中震撼,不自禁的倒退,這個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存在,絕對看到了萬物源鼎!

對岸,那兩個草庵前,域外古聖的目光也望來,因為他們感受到"荒"似乎掃向了葉凡,都有些詫異.

"刷"

下一刻,葉凡直接開啟了域門,邁步就走了進去,頭也不回的遁走,這個地方不能久留!

"一場大亂將要到來了,也許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啊!"他心中自語,域外聖賢剛一降臨就選擇這個地方,問題大了.

時空扭曲,葉凡出現了十幾萬里外,並沒有離開南域,他想去搖光聖地附近看一看,走上一趟.

半日後,他只身到來,出現在一片壯麗的仙土前.

"噯!"

剛一到這里,他就lu出了異se,不僅深吸了一口氣,果真與段德說的相仿,地勢太奇特了.

遠遠觀望,前方有地勢突然高了起來,像是有一個巨大的土包,聳立在大地上.

土包很大,若非是他身為源天師,對地勢格局非常注意,根本就不會留意這種起伏的變化.

因為,在土包上,另有秀麗山峰,以及谷壑等,更有飛瀑流泉,自成景se在外人看來,這只是一片地勢較高的區域,可以稱之為一塊高原,唯有段德這個盜墓的,以及葉凡尋龍脈者才會看出蹊蹺.

"難道真的是一座大墳,有莫名的玄機?"他心中驚歎.

一座大墳上都生出秀麗山峰,千丈銀瀑等,麒麟獸出沒,金烏橫空,瑞草遍地,可越是如此,越有些滲人.

"唔,不知道這里是否與荒古禁地有什麼聯系?"葉凡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太過敏感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