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倒了八輩子血黴的域外驕子
域外的聖賢來了,降臨在了東荒,這是一則影響深遠的超級大事冇件,預示了未來的一段波瀾壯闊的大世.

他們來自哪里,沒有人知曉,然而人們都明白,能夠橫渡星域的古聖非同小可,絕對是驚世級的.

小酒肆內,奇士府的老府主神色淡定,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他剛指向天空,說域外諸賢會來,馬上就應言了.

"從這里進出星空的聖體有幾個,唔,我也說不清了,總之經曆都很非凡.",

,"我想知道,他們到底去了哪里?",葉凡問道.

,"去了一片遙遠的祖地,無數賢者都曾在那里戰斗過,不沐浴神血不算真正的強者.",老聖圌人道.

葉凡露圌出異色,這是怎樣一個地方?過去從未聽說過,似乎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古地.

,"而今,成仙是所有最強修士的共同追求,對其他的關注都已淡了,可惜,有誰能成功?",老聖圌人道.姬紫月,龐博,姬皓月,中皇,西菩薩,南妖等人都離去了"而讓葉凡沒有想到的是,老聖圌人也提到了另一個名字搖光.

,"他也去了……,搖光聖地所留下的並非他的真身?",葉凡驚訝.

,"是化身與道身而已,真身離去五年之久了.",老聖圌人給了他肯定的回答.

同時,他說出了一則秘密,青帝為何圌在天地大變後還能證道,那是因為他從這個地方進入了那片祖地,逆奪了天地的造化.

當然,青帝並不是作為奇士府的弟圌子前往的,而是強圌勢,"借路"."自己打到了那片星域,經曆了諸多戰血的洗禮.

"這是一條很殘酷的古路,究竟如何,我也不知,畢竟老朽沒有經曆過.",

這十幾萬年來,每隔一萬年都會有一批人前往,少則一兩個,多則十幾人,然而真正能活著回來的很罕見.

"這麼漫長的歲月內,去了幾位聖體,據記載有三個血染域外,埋骨他鄉,殞落在這條路上."

,"這麼殘酷?!",葉凡震動,荒古前,聖體絕對是幾近無敵的體質,年少時,除卻少年大帝外,誰與爭鋒?

這是怎樣的一條路,連號稱不敗的強大聖體都喋血,前路的艱險與可怖而想而知,難怪號稱史上最強試煉.

葉凡還清晰的記得,當年黑皇曾認真的說過,無始大帝也走過這條路,腳下尸骨無數,血流成河,遇到過一些極其強夫的敵手.

無始何許人也,強大之極,即便那時還遠未成道,但卻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能夠遇到勁敵,絕對駭人聽聞.

當然與無始生在一斤,時代,絕對是那些人的被悲哀,被戰敗是可以預見的,畢竟是他是唯一的.

活著的人有數,無始,青帝回來了,連聖體都死去了三人,鮮血干凋,冰冷尸骨橫陳.

葉凡在奇士府盤椏了數日,而後告別離去,等待半年後古路開啟,踏入神秘的星門.

東荒,一位域外聖賢降臨,影響非常巨大,全天平的人都在議論,成仙路將要開啟,這個世界都將不再安甯.

成仙,古之大帝的追求的終極目標,可是至今都難以說清,是否真的存在仙域,是否可以羽化飛仙.

古皇,人帝都推演到了這個大世,寄托希望于後人,這個時代終于要到了.

王圌旭辟謠,稱自己並未說過要戰凰虛道,敗聖皇子,鎮冇壓人族聖體,說是有人在挑圌撥.

當然,他也說了,確實想與一些年輕的高手切磋,以此促進圌修行.

王圌旭就是域外聖圌人的弟圌子,隨其師以及師圌兄一起降臨在這個世界,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來曆,據說曾被一個聖級古王邀請去做客.

盡管王圌旭辟謠,但依然有人宣稱,曾親耳聽到,那些話並不為假.

兩日後,北域神城,火麒子,火麟兒兄妹相遇王圌旭,一番暢飲,相談甚歡.

然而,未過半個時辰,這座矗立云端上的酒闕解圌體,從內部龜裂,而後崩碎,煙塵漫天.

許多人看到,王圌旭身圌體踉蹌,鼻青臉腫的走出,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王圌旭與古皇子動手了,吃了大虧!",

,"能夠在古皇子手下活命,只是傷了臉部而已,其修為讓人驚歎.

許多人低語,神城所有人都很吃驚,酒闕破敗,王圌旭神色晦暗,一臉青腫.

,"王兄慢走,這次真的很抱歉,不曾想到另一位皇兄趕到,你們間竟存有誤會.",火麟兒在後笑著喊道.

人們聞言,覺得心中詫異,看情形並非火麟洞的這對兄妹所為,難道是另有他人?

塵煙彌漫,人們只看到一條模糊的身影遠去,並非見到其真身,紛紛猜疑.

,"難道說是聖皇子來了,不滿他的狂言,將王圌旭給擊敗了?",

,"多半如此,不然誰會這樣做,也唯有聖皇子有那樣的實力吧.",

,"不對,剛才那道模糊的身影像是凰虛道!"

人們狐疑,但終究是未能確定那條模糊的身影到底是誰.

"與我何干?不過來得早不如來得巧.",聖皇子突然出現在神城上方,一棍橫掃了過去.

"你……",王圌旭驚怒,剛才飲酒的過程中吃了一個暗虧,被凰虛道鎮冇壓,而今又被一只猴子所阻,實在不順到了極點.

"真正的聖皇子來了,剛才那個人肯定是凰虛道無疑!",人們恍然.

神城上空,一場遭遇戰展開,天圌宇崩開,精氣沸騰,云霞遮日月.

王圌旭確實很強大,但是與聖皇子比終究是差了一截,擋不住那條黑色的鐵棍,當場被劈飛了出去,口吐鮮血,下半截身圌子爛成一團.

猴子打完就走,懶得多看一眼,並未取他性命,道:,"還以為能夠以戰悟道,結果不過如此!",

"這斤,王圌旭可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先被凰虛道鎮冇壓,又被聖皇子差點打死,真以為能橫渡星域就可以俯視這顆古星?也不想想所招惹的是什麼人.",

人們議論,許多人都搖頭.

"不過如此,我還以為很厲害.",葉瞳也在神城內.旁邊跟著一只黑貓,是由黑皇化形而成,沒有辦法,它太招人恨了,不敢大搖大擺的出來.

王圌旭差點被打死,元神都被震裂了,下半截近乎消失,直接從神城上方墜落,幾乎摔在青石地面上.

直到在距離地面兩丈高時,他才穩住身形,艱難的沖向高天,憤圌恨的望了一眼神城,這是一個傷心地,讓他顏面盡失.

"俟,你就這樣走了,我想問一問,你究竟是否說過,要敗聖皇子,要鎮冇壓人族聖體?",葉瞳抱著雙肩,立身在遠處問道,他很清秀,一臉的燦爛.

"說過又怎樣?!",王圌旭冷著臉道,今日諸事不順.

"我想說,你還差的遠,再過幾年,等我斬道後,估計我都能一巴掌拍你成八瓣.",葉瞳搖頭.

"大膽,一個乳臭味干的毛頭小子也敢對我不敬!",王圌旭當時就惱了,忘了他的師傅與師圌兄刊斥他飛以及讓他乘"辟謠",的事情了"今日連翻吃癟,額頭上青筋成結.

他一巴掌就劈落過來,是斬道絕頂強者的手段,自然聲勢駭人,迅疾如神電.

"希律律",

一聲馬嘶,一頭看起來不算多麼神駿的野馬怒沖而來,載起葉瞳,馬踏長空,奔著王圌旭就去了.

正是龍馬,當然它沒有露圌出真身,掩蓋龍骨,遮去真容,化為了一頭瘋馬,不然身為古之大帝才能擁有的瑞獸,這樣出世太過炫目.

葉瞳騎坐在它的身上,從容無比,龍馬自身的攻擊力太高了,一蹄子向前拍去,叫囂道:"我踩你個肺啊!"

"咚!",

王圌旭當場橫飛了出去,整條手臂幾乎斷裂,胸肺部位更有一個清晰的馬蹄子印,差一點被蹬穿.

"這似乎是葉瞳,人族聖體的弟圌子,他竟然也來了."有人猜到了葉瞳的身份,露圌出異色,一時間引起了神城內所有人的關注.

王圌旭氣炸了肺,被凰虛道,聖皇子鎮冇壓也就算了,連一個毛頭小子都敢騎惡馬沖撞他,實在讓他心中憋火.

"你就是人族聖體的弟圌子?我先收了你,再去找他算賬!"

"切,別吹大氣了,你就這點本事,都過不了我與天馬這一關.",葉瞳搖頭,帶著從容的笑.

在王圌旭看來,這是一和輕視與羞辱,凰虛道與聖皇子好賴是本人來了,人族聖體真是欺人太甚,竟然只打發弟圌子與一頭惡馬前來,實在太看不起他了.

他演化最為強大的秘術,打出了非常恐怖的一擊,龍馬都不得不小心,與之周旋.

葉瞳也出手,演化太陽神訣,渾身都在發光,如一輪太陽般,而後展動帝級秘術,橫推了出去.

"果真有聖體當年的風姿,與昔日的葉凡很像,神勇十足!"許多人贊歎.

"咚",

龍馬出擊,一蹶子拖出,將王圌旭的最強攻伐術瓦解,載著葉瞳馬踏長空,將其震飛出去數百文遠.

一人一騎,踏過天穹,後方鮮血一片,王圌旭被踩的不成樣子,渾身是血,骨頭都露圌出來了,肺部都被馬蹄子踩穿了.

"人族聖體不出,弟圌子就將這個王圌旭給收拾了,真是……","

"聽說這葉瞳還未有婚約,日後必然是葉凡第二,而今正好可以聯姻.",許多大教的人動心.不少人都露圌出驚歎的目光,對這個成長起來的少年充滿期待.

王圌旭大恨,人族聖體不出,派一個弟圌子與一頭惡馬將他重到,實在是一和大恥.

"我師一脈不弱于人,傳承世間無雙法,會向你們討還的!",他含恨而去.

不過這實在是錯怪了葉凡,他剛剛趕到東荒而已,並沒有安排這一切,根本就不知曉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