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域外古路
永恒藍金!

一塊巴掌大的金屬閃動神秘光澤,比藍寶石要夢幻成百上千倍,讓人一望就難以移開眼睛.

這是一塊帝級神材,是一塊難得的仙料,專屬于古之大帝,別人難以企及.

這是葉凡第一次見到永恒藍金,燦爛的如夢似幻,藍光流轉,似宇宙中最耀眼的一顆星辰.

然而,它的妖異與可怖也讓人心悸,一顆顆血珠滾動,每一顆都是如此的觸目驚心,宛若一片片大海,若是滾動下來,也許能淹沒一切生機.

"虛空大帝的血呃……",葉凡自語,眸子中有敬畏,也有驚疑,認真觀察.

毫無疑問,永恒藍金只是一塊碎片,是被人打斷的一角兵器,沾染了虛空大帝的血,從姬家祖殿墜落下來.

這些情況,讓人遐思無限,同時陣陣驚忤,虛空大帝遭受了創傷,體龘內遺有一截碎片!

十幾萬年過去了,這幾滴無上的帝血所內蘊的氣機已經散掉了,且被永恒藍金磨滅了道韻,故此並不懾人,可以接近.

"這塊永恒藍金內有神識碎片,汙了王騰的hun,我不想它繼續為禍世間,要將它打入神湖,以亂古大帝的墓門將其鎮龘壓."

仙鶴說道,並不打算將這塊珍惜的帝兵仙料送給葉凡,怕生出大龘麻煩,永世鎮封.

"當年的事就讓它院風而散,不要影響了後世人."

"咚"

老鶴說完後,將永恒的藍金擲入了湖中,水花濺起很高,而後沖天而起,振起高鳴.

"千年後……亂古大帝新一代的傳人會再現世間……洗盡汙氣,綻放出最璀璨的光彩."

葉凡走出大戈壁,回頭最後望了一眼,而後沒入茫茫草原中,他手持一塊古木……上面沒有一點光澤,彈上去錚錚驚響,宛若金屬.

"前字秘與它有關,看不出任何奇特之呃……",他不禁自語.

按照老鶴的提示,這塊古木關乎甚大,它若是毀掉,九秘中的前字訣便會徹底斷掉傳承.

葉凡觀看了半天,沒有發現哪怕是一縷道痕,最終將其收好,有的經文非時機不到不能悟,要看機緣.

他離開了北原,跨入域門,只身入中州,向奇士府而去,想要探查通向域外的星空古路.

"所謂的史上最強試煉究竟在何地進行?"


這些日子以來……東荒大動dang,天皇子死了,八部神將滅了,昆宙大聖被斃,像是汪洋決堤,洶湧而下.

全東荒的人都在議論……全天下的人都在關注,聖皇子雖然將一切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人們皆知,是神秘人士斬掉了天皇子.

這個人究竟是誰?五域的人都想知道,成為了焦點.世人猜測,必然是葉凡歸來了.

現在,東荒各地都不平靜,一場大戰落下了帷幕……但是其風龘bō才劃洲開始而已.

雖然斗戰勝佛法力無邊,強行震懾……但是他畢竟已經重回須彌山,再次下山指不定要等到什麼時候.

許多人都yu把葉凡尋出來,尤其是古族,想得悉他去了怎樣一個世界,有什麼秘密.

當年,中州祖廟一戰,沒有人尋到綠鼎,人們有理由相信,那終極的五se祭壇可能有關于它的秘密.

可是最後,只有葉凡借此星域之門離去,其他人都不能登上,古族許多人都想洞悉是否有關聯.

"也不見得是葉凡,而今域外的諸聖要來了,成仙路將開啟,指不定是哪路聖賢的弟子呢."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那樣認為,一些修士猜測也許是其他域外來客所為也說不定.

"不可能,絕對是人族聖體回來了,不然怎會與聖皇子一起出手,連那只狗龘娘養的大黑狗也出現了!"

絕大多數人堅信,一定是人族聖體回來了,剛一到這顆古星就做了一件震驚世間的大事,斬了天皇子,這無疑是轟動的.

東荒,大街小巷,但凡是有修士的地方,所談亂都是與葉凡有關的話題.

就是中州,南嶺,西漠的人亦是如此,這些日子都在推斷他去了哪里,何時會顯真身.

"人族聖體太強大了,將天皇子都給殺了,凰虛道,火麒子等都沒有能制止悲劇,一場慘案啊."有古族人說道.

"哼,我想他這些日子來也不好受吧,即便斗戰勝佛發話了,聖級古王不得出對其出手,但我就不信沒有敢鋌而走險者!"

"這倒也是,不死天皇是萬族共尊的神明,將天皇子活活斃掉,還不准複仇,肯定有聖級古王心中憤怒,不敢明著來,還不會暗中去殺他嗎?"

"不錯,他掌握有橫渡星域秘密,知道一顆神秘的生命古星,不說其他,單是如此,就會有古王要去尋他."

這些天來,葉凡離開了東荒,各方人馬齊出,全都在找他,莫不想第一時間發現.

聖人不出,誰與爭鋒!

而今,這是人們的共識,在這天下無聖的年代,恐怕沒有幾個人能是葉凡的對手了,天皇子被斬,這是一個很難超越的輝煌戰績.


凰虛道,姬子,聖皇子等是為數不多的幾個能與其並論的人物了,除非域外有強勢人物降臨,不然誰能與其為敵?

葉凡來到了奇士府,低調入內,不想讓人認出,而今天下bō瀾起伏,想將他揪出來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多年過去.奇士府變化不大,坐落在靈氣最濃郁的仙山中,紫氣成千上萬重,仙光氤氳繚繞氣象萬千,瑰麗多姿.

蘭芝紮根石峰上,老蛟戲水深潭中,鸞鳥翔于瓊樓玉宇外,麒麟古獸獨臥石台前.

這麼多年過去了,留在府中的修士早已都名動一方……差不多都成長起來了,逐漸取代老一輩人物.

趕上這天地變化,大道規則不再可怕的年代,只要奮起,妖孽與天才總會發光的,都能創出一番自己的天地來.

故地重游……葉凡觀看奇士府的一切,有些緬懷,姬紫月,龐博,中皇等一個個都遠去了,而王騰更是死在了他的手上,強者離去,不在這個世界.

"他們到對去了怎樣的一個地方,怎麼會被稱作史上最強試煉?"

葉凡一路行走,向著奇士府主的閉關地而去,修行到了這般境地……他越發覺得奇士府不可測,每一處布局都有講究.

石山起伏,秀峰成片,大地龍氣上湧,每一個優秀的弟子都能擁有一座山峰組委閉關地.

一條蜿蜒的古路,也不知多少年前就存在了……看似很短,但是永遠走不到盡頭.

"我們這一代啊,死的死,消失的消失,當年的幾位逆天妖孽沒有剩下幾人了."

路旁,有茶館……也有小酒肆,依山而建,有聲士府的弟子與修士小,坐,談論天下局勢.

"你們說真的是聖猛回來了嗎,真是太強大了,將天皇子都給斬殺了,天下誰人能與之為敵?"

"唔,你們聽說了嗎……有人在西漠見到王騰了,疑似被聖體給擊斃了,有人遠遠的觀到了那一戰."

"什麼,連王騰都死了,當年北帝啊,奇士府數一數二的人物,全天下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同代的楷模,就……這樣落幕了."

不少人感歎,一代天驕,最終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為葉凡的強大而震驚,橫掃古族,人族最頂級的人物,顯然是無敵手了.

"真是沒有想到,十幾年毫無消息,一回來戰力強到了這等地步,證道路上多尸骨,聖子,神子,古皇子等都相繼伏尸在他的腳下,我怎麼隱約間看到一尊大帝崛起了?"一名修士說道.

"這……真的是難有敵手了,凰虛道,火麒子不出,當世便沒有人能制衡他了,不知那幾位古皇血脈何時會與他一戰."

"他終究是難以證道,誰不知,古來只有大成的聖體,並無證道的特例.此外,他能避過聖級古王嗎,據說古族有異動,有人可能要暗中出手."

葉凡聽到了他們的談論,暗中蹩眉,不過倒也不是很擔心,殘破的仙鼎可以meng蔽天機,無人能推演他的一切,不用擔心被尋到.


"嘀,你來了."酒館的老板,走了出來,見到了葉凡,咳嗽聲很蒼老,這樣說道.

"你是……"葉凡驚疑不定.

"奇士府數代前的府主."老人說道,手拿一條抹布將一張桌子擦拭乾淨,請他坐下,擺上一壺老酒與幾碟小菜.

"噗通"

旁邊,人仰馬翻,杯盤亂響,一群人都驚的站了起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老人.

小酒肆的掌櫃看起來六七十歲的樣子,老態龍鍾,眼睛渾濁,沒有一點世外高人的樣子,發絲稀疏與花白.

"我們人族又出現了一位不凡的聖體,真是難得啊,十幾萬年前,曾有幾位聖體從此離去,有人無敵另一片星空,開創了不朽的傳說,也有人遭遇了震撼古宇宙的帝級人物,喋血,埋骨域外."老人說道.

葉凡心中一震,這絕對是一位聖人,世間早有傳言,奇士府的數代前的府主是一位老聖人,隱世不出,想不到今日見到了.

"他真的是我們的……老府主大人,一位古聖!"

"是他,這個年輕人是聖體,他就是葉凡,想不到真的回來了,又來到了中州仙府!"

所有人都驚憾,都忍不住離座而起,這兩人可都不是凡俗輩,無論是老是小,跳出一個都可讓全天下震動.

尤其是葉凡,現在若是走出去,中州要沸騰,東荒要炸開,全天下的修士都在關注,莫不想尋出來!

"來,坐下吧,談一談成仙路,說一說史上最強試煉,老朽可是一等你就十四年啊."老人擺好碗碟,讓葉凡坐下,倒了兩盅酒,舉杯示意.

眾人很自絕,全都倒退,站在小酒肆外.

"你的麻煩不算小."老聖人道.

葉凡點頭,不敢怠慢,幫他倒酒,認真請教,道:"您說的是古族吧?"

"不止這些人,還有他們."老人指了指天空,道:"域外諸聖,能夠踏上星空古路,尋到這里的有哪個是凡俗?他們快到了,若是弟子相伴,必有一些驚豔的年輕人,你少不了對手."

"轟"

突然,遠處一片沸騰,很是吵鬧,很多人在喧嘩.

"大事龘件,超級大事龘件,有域外聖人降臨東荒!"

"據說兩日前就降臨了,只是消息被封鎖,現今劃傳到中州而已,域外強者被一位古族接引去了,他的一位弟子想要挑戰東荒各路英傑,而後要一路打到中州來,指名點姓,要戰凰虛道,要敗聖皇子,要鎮龘壓聖體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