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亂古
锃亮而鋒銳的槍尖閃動暗金光澤,有觸目驚心的血跡在淌落.上面釘著一顆頭顱,黑發被鮮血黏成了一綹綹.

王騰神色凶戾,一雙眸子中是無盡的冷森與血紅,充滿了不甘,發出神識波動,厲吼:"你得不到亂古經,更得不到古皇經,我就是死也不會留給你,至于九秘中的前字秘,當世只有我一個人知曉,讓它永遠失傳吧!"

他大叫著,嘶吼著,神智混亂,額頭上的魔紋越發的清晰,讓他看起來失去了人的模樣,頭蓋上烏光沖霄,竟有一頭莫名的生靈要化生出.

葉凡彈指,金色仙光點點,震散烏光,他掌心中雷鳴隆隆,想要將王騰的元神強行攝取出來觀看.

"你已不是純粹的王騰,是你原本的縷怨念與不死山破碎的印記的結合體,與其這樣痛苦的活著,生不如死,還不如早點解脫."

葉凡口誦真經,要度化王騰,最起碼要化掉那神秘的印記,讓他都覺得有些不安.

"我是不死的……虛空大帝我與你沒完!"一聲野獸般的咆哮自王騰的腦海中沖出,整顆簡骨都龜裂了.

葉凡無懼,口誦度人經,他並不擔心什麼古皇轉生,如果真是這樣王騰早就被掌控了,不至于如此.

由此想來,不過是一縷邪念而已,一段殘碎的精神印記縱可怕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殺,殺,殺……"王騰口中不斷嘶吼,發出冷酷的魔音,一和難以說清的秘術展動出來.

烏光自其天靈蓋沖起凝聚成一個魔胎,通體烏黑背生風雷翅,頭長祖龍角,腳蹬混沌光,頗有威勢!

"早已被虛空大帝殺死十幾萬年了,一縷殘念而已,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了,早點覆滅吧!"

葉凡冷聲說道,口誦度人經,通體發出無量光越發的神聖祥和了,那些黑云頓時崩開,不斷溶化.

"啊……"王騰與那虛影一起大叫.

"砰"

葉凡震驚,這顆頭顱龜裂,他一下子將元神攝取出,要通讀其記憶,這是無價仙葬,用大帝傳承,有九秘中的妙術.

"我不會讓你如願的!"王騰大叫,整個牙神都炸開了熊熊燃燒.

葉凡奪取,不惜以聖器鎮龘壓,但很是奇特,他的元神難以控制,燎,的越發旺威,即便斬斷,截開也不行.

"你得不到,前字秘修劃神,你控制不了我,哈哈哈".九秘就此失傳吧,萬古絕響!"

葉凡竭盡全力出手阻止他的神滅,"前"字秘關乎甚大,是修煉牙,神的無上妙法,可以提前感知危機.

若非他體內有綠色仙鼎,可蒙蔽天機,不然被人推演,說不定王騰可以靠前字秘預知,不來此截殺.

"哈哈哈".你永遠得不到前字秘,跟我一起走向終點吧!"王騰的元神化成一片火光寸寸消失.

一個人若是求死,誰都難以阻擋特別是元神這和東西,禁錮不住,修行過千字秘,他的元神無比特別葉凡難以封住,甚至幾次差點讓他遁走.

同一時間那個,化形出的生有風雷翅,腳踩混沌光的黑色魔胎,也在掙動,想要脫逃.

葉凡九秘盡展,各和妙束齊出,當場將其鎮龘壓,而後又一次觀王騰的元神.

"結束吧!"

王騰大叫,那個魔胎與他一般動作,同時掙動,劇烈掙紮,而後砰的一聲爆碎.

"完了!"葉凡的心涼了半截,他們的云,神中有秘寶,全都炸開了,聖器都禁錮不住,差點讓他收重創.

黑箭散發烏光,擋住了能量風暴,他僅截斷下一些元神殘片,那些光全都湮滅了.

"可恨!"

王騰形神俱滅,在葉凡的掌指間,只有十幾片烙印碎塊,仔細搜索沒有什麼大用處,都是雜念而已.

"返古術,重聚識海!"葉凡雙手展動,施展出吠陀經中的僅有的一和秘法.

游曆在天地中的神識碎片凝聚而來,可惜依然沒有什麼發現,讓他一聲長歎,實在無可奈何.

"等一等,讓我試試看."安妙依嫋娜而來,肩頭那盞青為古燈灑落出幽幽佛光,照亮了這里,化生出一個識海世界.

"北原,一片大戈壁中,有一個神湖,這是記憶最深的東西,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安妙依道.

她以佛法還原,也只得到這些東西,再難追隨,青燈古燈光華搖曳.

"算了,強求不得,也許九秘注定要分散,想要集全還需要時間."葉凡不相信,前字秘真的會斷絕傳承.

"你保重!"安妙依遠去,終究是要分別.

葉凡點頭,目送她消失在天際.

黃金古戰車以及那柄黃金戰劍都是難得的秘器,難以摧毀,葉凡都無法估量等階,這是被封印的東西,王騰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啟過.

"正好缺少一輛代步的車,著實不錯."葉凡將黃金戰劍扔在車上,一起收了起來,此戰車與戰劍最適合沙場爭殺,混戰.

葉凡在西漠行走了半月,觀看了數十座古廟,最後來到了須彌山,他沒有上前,只是遠遠的觀望.

這是一座神秘而聖潔的大山,像是金子鑄成的,遠遠望去,一片榷璨,蒸騰起大片的仙光.

也不知道有多少信仰之力向那里流動,純淨而聖潔,化成一道又一道光,最後凝聚在一起,成為數不清河流,垂落而下,將那個地方淹沒.

須彌山巨大無邊,但是信仰力更多,將整片山脈都覆蓋,猶如滴海遮天,茫茫一片,讓山脈等猶若島嶼.

在遠處,無法眺望到大雷音寺只能見到巍峨的大山,也不只有幾萬文高直入云霄,金色聖潔,各和靈禽飛舞,像是仙域般.

最終,葉凡遠去,並未登山,因為在這個地方他心神不甯,不信仰佛,若是進山對升體有大害.

阿彌陀佛大帝驚豔古今,不說是最神秘的大帝也差不多了,手段逆天,誰知道他留下了什麼,葉凡不想沾惹.

"離見,西漠!"

葉凡遠去,踏入域門,橫渡虛空,徑直京往北原,他對前字秘對于亂古大帝的古經實在有些不死心.

羅天荒原,蒿草叢生,是一片荒涼的大草原,地處北原東北部,人煙罕見,數萬年都不見得有人深入.

這個地方,野狼成群,每到月夜都能聽到嗚嗚聲.

明月高柱,遠處天狼嘯月,一頭銀白色的巨狼能有數十丈高吞吐月光,嗚嗚大叫.

葉凡獨行,拎著一杆黑色的長槍,這一路擊斃了不少妖獸鬼怪,來到了這片荒原.

他在尋找一個地方亂古戈壁,內有一個神湖.

"終于到了……就在前方."

那頭銀色的巨狼被驚動,化成一團銀色火焰逃掉了,葉凡前行,看到了一片戈壁隱藏在草原盡頭.

清晨,薄霧繚繞在一戈壁深處他尋到了神湖,蒸騰五彩云霄,燦燦晶瑩.

一只仙鶴長鳴,展翅裂開長空自一座崖壁上沖起,化成一道仙光飛來降落在地,難測深淺.

"是你……"強大的人族聖體."仙鶴口吐人言,立身在神湖眦,一身羽翼潔白如玉,瑩瑩發光.

"我殺了王騰!"葉凡早已聽說過,有一只仙鶴庇護王騰,當年從搖光聖子剩下將其數走.

"我已知道了,他的魂燈已滅,我又在身上感應到了他的死氣,一切都已經注定."

仙鶴一聲長歎,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葉凡望著這片靈氣滾滾的神湖,仔細觀看.

仙鶴有開口,道:"在他幼時,我便將他帶到了此地,得亂古大帝傳承,可惜了一個,仙苗.敗在你的手里後,被不死山的印記汙了靈魂本源,就是不敗在你的手里,也注定難有所成了."

老鶴悲歎,王騰畢竟是被它培養起來的,而今得知其死亡,自然免不了一陣唏噓.

"我想知道,亂古大帝真是狠人龘大帝的另一世嗎?"葉凡問道.

世間有傳聞,亂古大帝是狠人新生後的某一世,因為其斬我明道訣等都與狠人功法氣極其相似.

"不是."老鶴搖頭,直接否定了.

亂古大帝,一生坎坷,多次大敗,多次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但他卻有大機緣,顯得狠人部分功法,又得虛空大帝部分法訣,後來百敗後成誕生魔胎,才功參造化.

"別的大帝,一生無敗,只有亂古大帝是一路大敗,幾乎被打的失去了道心,精神到最後都快崩潰了."仙鶴說道.

亂古破繭重生,魔胎大成,最終才扭轉一切,戰敗昔日所有對手,獨登絕巔.

北域地廣人稀,自古只有這一帝.

亂古大帝的證道路很坎坷,說他一路大敗,看似沒什麼,然而這個,過程非常的殘酷,生離死別,戀人殤逝,親人慘死,師尊被殺,朋友全滅,和和慘事,外人難以明曉,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在百敗後,還要掙紮,不肯屈服,因為心有不甘,必須要奮!

"我來此,你能夠明白."葉凡說道.

"你若是為亂大帝的傳承來,恐怕失望了,地宮已關,千年內誰也打不開,險非大帝親至."老鶴道.

葉凡蹙眉,心有不甘.

"我沒有為亂古大帝尋到一個傳人,心有愧疚,千年後一定會選一個最傑傳人,彌補過錯."說道這里,老鶴一展翅,祭出一快古木,長能有半尺,送給了葉凡,道:"這可能蘊含有前字訣的秘密,留給你參悟,是王騰少年時自東荒帶回來的,我並不願九秘傳承斷絕."

葉凡接過,認真行了一個大禮,老鶴雖培養了王騰,但卻很公劃五,並沒有護短,一切從大處考慮.

"姬家祖殿墜落下的這塊藍金染有虛空大帝的鮮血,非同小可……"."老鶴展翅,一片虛空出現一塊妖異而可怖的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