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章 清麗絕塵
她有些清減,青絲柔順,神色恬淡出塵,明明站在眼前,卻仿佛隨時要成離塵而去,似無比的遙遠.

"努力,艱難的回去,還是晚了,思定後同樣忘不了這一岸,我便回來了.",葉凡輕語道.

"十四年了,沒有想到還能再相見.",安妙依輕聲道.

葉凡與她並肩,一起走出蘭陀寺,晚霞染紅了西邊的天空,將他們的身影拉的很長.

蘭陀寺,崖壁下臥麒麟,小徑旁生芝草,是一個充滿清香,到處都是甯靜與祥和,道痕密布.

"你能來看我真的很好."安妙依如小女人一般笑了起來,明眸皓齒,有些嫵媚,有些溫暖,但是葉凡卻心一滯,覺得有些遙遠.

葉凡幫攏順青絲,相伴她向外走去,踏過鵝卵石鋪成的小徑,走過一座座殿宇亭台,並肩而行,在夕陽余耀中顯得很溫馨.

"我選擇了修佛的路,而今有了一些道果.",安妙依說道.

"我知道,苦慈大師說你能證得菩薩位,應該不會很難.",葉凡點頭.

"走上了這條路,需要心靈甯靜,無欲無求.行也空,坐也空,語默動靜無不空,縱將白刃臨頭顱,猶如利劍斬春風.",安妙依輕語.

葉凡神色一滯,終于知道為什麼覺得安妙依有些遙遠了,並非兩人的身相距過遠,而是她的心境不同了.

"人人都有佛性,佛也是人,為何要舍下那麼多,我不希望你走上這樣一條路.",葉凡說道.

"人人都有佛性,但並非得人人都成佛.",安妙依搖頭.

一時間,兩人都不不說話了,他們默默前行,雖然很溫馨,但是卻像是有了一絲無形的距離.

"為什麼修佛,世間有的是道法,你若願意,我可以為你取來人族大帝的諸經,讓你選擇.",葉凡道.

"我與佛有緣,適合修佛.",安妙依搖頭.

葉凡想說什麼,安妙依伸出一只玉手,擋住了他的唇,道:,"什麼都不要說,我們一路走下去.",

過了很長時間,太陽已經落山,暗淡蘭陀聖山間,樹影婆娑,藥草飄香,葉凡終是忍不住開口.

"妙依,這條路不好走,不一定要走,有多種選擇,何必自困西漠?",

"這就是我的路,當進入過去海,當趟過來生河,我的心是如此的甯靜,告訴了我該如何取舍.",安妙依道.

"我……,不願你這樣.",葉凡看著她.

原本為一絕代佳人,卻要從此青燈伴古佛,了卻塵緣,這是何其的殘忍?

"這有什麼不好"我心中甯靜,無比充實見證一朵佛花開,明豔欲滴,我的到盡在此中."安妙依說道,眸子中光彩流動.

"同我一起離開西淺吧."葉凡認真的說道.

安妙依一聲輕歎,望著他,眼中才不舍,也有留戀,但卻搖了搖頭.

忽然,她撫住了額頭有一些冷汗流出,眸光亦有水霧,道:"昔日,我斬道了……,卻忘記了過去."

"什麼?",葉凡抓圌住了她的手臂.

"而今,又都憶起了,可是十四年前你離去時,我做出了選擇……","安妙依的美眸中"滑落下兩行晶瑩的淚水.

"斬道忘記"又已憶起有些印記是抹不掉的.",葉凡眸光堅定,道:"佛門講來生不過是逃避,哪里有什麼輪回,哪里有什麼轉世,我們所能存在與感知,都只因這一世.",

安妙依平靜了下來,輕柔的說道:"不要執著,這是我的路."

"不是執念是你真的不應該選擇修佛.",葉凡突然強橫窘道了起來,抓著她的手,道:"與我一起離開西漠."


安妙依突然笑了絕世容顏,一笑傾人城一時間讓整座暗淡的聖山都明亮了起來"道:,"你真的不想我修佛?",

"是的.",葉凡點頭,他不願安妙依就此青為伴古佛,孤老西漠.

"那也要等我證得菩薩位,可以行走世間時,現在萬族並起,域外的聖人都要來了"不成菩薩,怎能行走天下.",

"你不會是敷衍我吧?",葉凡怔道.

"不是.",安妙依嫣然一笑,驚豔動人.

"沒關系,若是有朝一日,你真的佛所阻,我會來接你的"只要我當時無敵,沒有什麼可以阻攔!",葉凡說道.

"小男人有點霸氣."安妙依笑容如縫漪擴散,肌體光法點點,青絲飛舞,眼眸如星"道:,"我等你來接我.",

葉凡點頭,與她踏過一幾條靈脈,一起向聖山深處走去.

"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一定要相信我"正如我相信你."安妙依道.

月光潔白,化作仙羽濤落,湖中水光點點,靈氣飄散.

葉凡以玉舀舀起一清澈的水,灑在安妙依的秀發上,幫她洗發,仙光點點,在湖中縫漪漾起.

安妙依輕笑"推了他一把,道:"我自己來吧.",讓他遠離這里.

不久後,水花聲響起,她如一條魚兒般在湖中游動,潔白的胴圌體宛若象牙,閃爍晶瑩的光澤.

遠處,葉凡坐在火堆旁,烤一些野味.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安妙依真的有些遠了,雖然她那樣說,將來會相聚.

不多時"湖中的麗人出浴,輕步走來,披裹著羽衣,將潔白晶瑩的胴圌體勾勒的曲線起伏,完美到極點"盈盈一握小蠻腰,修長筆直的玉"腿,沒有一點瑕疵.

濕漉漉的長發,帶著水珠,羊脂白玉般的俏圌臉有一縷淡笑"舉手抬足,風姿絕世,清麗出塵,宛如天上的仙子誤墜人間.

"走吧.",安妙依吃了一株靈根,並沒有動那些野味.

"好吧,我送你回去.",葉凡點頭,站起身來.

"回哪里?",安妙依問道.

"不是要去蘭陀寺嗎?"葉凡問道.

"未來還很遠,我知道你要遠行了"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我不是修佛者,你也不是人族聖體,我們只是一對普通的人,去過一段平凡的生活.",安妙依道.

葉凡先是詫異,而後拉起她的手遠去,離開了聖山,告別了蘭陀寺.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他們像是一對平凡的人,雙宿雙棲"看朝圌陽初升,看夕陽西落,走過草原,進過大漠,平淡而快樂.

夜晚,他們一起仰望星空,葉凡指給她看,星空的另一岸,告訴她是怎樣一個世界.

時間短暫,多的是那樣快,天上繁星點點,月色朦朧.

"總會再相見的.",安妙依起身,背對著他,潔白而完美的北部閃爍雪白而的光澤,像是玉石般.

葉凡上前,擁著她象牙般的肌體,不願分開"如果可以選擇,他甯願做一個凡人.

"半個月了,你該走了."安妙依輕輕的推開了她,羽衣一閃,遮住了無暇的玉圌體"神色恬淡,無比的清百絕塵,像是很遙遠,站在了九天上.

"哧",

一盞青燈浮現在身邊,燈芯佛光一閃,一下子跳動了起來,青燈古燈將她映襯的更加飄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