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接引
葉凡金色神念如刀……剖開了天穹……這是一片屬于精神與神念的場域,是虛幻的天地,所感所見不一定為真,是前賢殘缺不全的印記鑄成.

威嚴的聲音消失了,這天地都清明了不少,四方羅漢詫異,全都望來.

葉凡沒有停留,所見的金身羅漢不知是幾千,幾萬年前的烙印,不是清晰的神識,難有什麼深層次的溝通.

這像是一個破敗的世界,一些大佛印記前聚有不神僧,而更為廣袤的地域,卻是一片荒涼.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地方都能暢通無阻.

有的古刹,聖廟光芒燦爛,照亮了整片乾坤,劃破云霄,立于最巍峨的大山上,這種很地方難進,有真佛較為無損的烙印.

在一些禁地,葉凡都只能繞著走.

佛音如雷鳴的聖山,大廟恢宏,佛光萬丈,他清晰的見到了幾尊古佛,宛如盤坐遠古前,跨越時空在講道.

"僥教還真是不可測,前賢開創了一個精神場域,斬道後的人深層次入定,便有機會入內,在此悟道,以期將來得證菩薩果位等."

據傳,這個精神場域以須彌山的無窮念力為基,輻射而出.

蘭陀寺,這個地方的信仰力與須彌山相比終是差了很多,不能相提並論.

若是在須彌山,可能真身進入一個奇異的場域世界,會發生更為奇妙的事.

因為,須彌山有一地,精神場域實質化,能容得真身前往,宛如神界.

而今……身在蘭陀寺,所見所感算不得清晰,許多的地方都績模糊,不可同日而語.

繞過大片的古戰場,走過無窮的大地,葉凡一無所獲……根本就沒有看到安妙依的身影,不知她神游在何方.

當身處這片場域深處後,遍地都是金色蓮花,道痕如縷,穿插交織,所走艱難.

"這是……"

他終于有所覺,看到了一個小石庵,坐落一個靈湖畔,金色的湖水似熔化的黃金……這是純粹的精神能量,是這個奇異樂土的本源之一.

這里有安妙依留下的痕跡,一塊臥牛狀的青石上,刻有她的印記,曾在此悟道.

"八滅真經?"葉凡自語,蹙了蹩眉頭,這是要斷紅塵的經文,清淨出世,他雖不曾翻閱,但卻曾聽聞.

經文中有說,若有眾生多念,常念恭敬八滅菩薩……便得離情.

葉凡前行,不久後又見一古刹,有安妙依的道痕,曾在此修神琉法身……去念斬妄,亦是重出世觀.

大千世界,紅塵虛妄,不淨有垢……常觀仙台,明淨如琉璃……化解人心各種念,更有"白骨觀".

這是離塵,出世,斬斷紅塵的法門,晉升到無欲無念之境,超脫出大世界.

葉凡擔憂,這樣的法門修行後,那可真是遠離了人間的一切,跳脫了出去,可是能成功嗎?

真能做到這一步的人,只有九天上的仙,人怎麼可能走到這一步,太過超脫了.

佛門修來生,到底是對還是錯,他不知曉,若是這樣做了,這一世怎麼都像是空空一片,虛幻一場.

"妙呃……".

葉凡追尋她的蹤跡,大聲呼喚,卻不能得見,連過菩提地,又闖古佛涅盤谷,徹底失去了她的痕跡.

葉凡誦自己的經,呼喚她的神念,想與她精神交感,將她渡回來.

忽然,他聽到了海浪的聲音,走過一片上古廢墟地,前方斷崖橫阻,銀海滔天.

一片石脈橫亙,擋住神秘的銀海,他恍惚間見到一個麗影,衣袂飄動,縱身躍了進去.

"過去海!"

葉凡急匆匆沖來,山崖上有這樣三個大字,寫清了銀色海洋的名字,一望無垠,哪里還有什麼麗人?

"分明看到了,那應該是很久以前所留的烙印吧,她從這里躍身而J,……".

葉凡自語,想要下海,但是卻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與他的道格格不入.

"我不相信過去,不修來生,只信今世無敵便可永恒下去,這片海名為'過去"我沒有辦法入內,與我道沖."

他屹立在絕崖上,皺著眉頭,而後豁然長嘯,大步向前,道:"我堅信自己的道,什麼過去海,一切都是虛幻的,橫掃今生無敵,一路打將過去,那麼我的腳下就當世不朽路."

葉凡為了尋安妙依,不顧危險,縱身入海,一拳轟出,天崩地裂,這銀色的神海都被蒸干出一片區域,不能攔阻他.

十丈范圍內,什麼都不能近身,佛光普照亦無恙,金色蓮花威開,道痕萬縷,也難斷其路.

"轟隆隆!"

銀色大浪滔天,金色蓮花紮根虛空,快將他淹沒了,但是他震出漫天金光,掃盡所有阻擋.

"仙路在前,我自攀登,佛的路由佛去走,我的路我自己去行,不需他人渡."他口中發出天音,震散各種道痕,不改路徑,勇往直前.

他堅信,只要無敵什麼都可破開,自己主導一切,不寄托于虛無飄渺的未來,更不必彷徨于過去.

"給我開!"

葉凡渾身都溢出金光……如一輪舍我的太陽,照亮前路,舉手抬足,隨意揮動,打的銀海崩開,石破天驚.

他在這片銀色的神海中尋覓,所向扳靡,驚的一些金身羅漢都望來,感覺詫異.

"這是什麼人,敢如此孬渡,並沒有以過去海明淨己身,而是粉碎一切……"

葉凡沖進深處,百般搜索,終究是無果,見不到一絲希望,根本就不知安妙依躍向了何方.

最終,他開辟出一條路,擊潰銀色的過去海,橫渡了出來.

站在山崖上,他久久未語,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想要呼喚安妙依出現,他亦沒有辦法改變安妙依的路,將她.

一聲長歎,葉凡這個精神場域內呆的時間足夠長了,只能無奈退出.

蘭陀寺內……強威氣機洶湧,他神魂歸殼,生機盡複,讓一些老僧都很吃驚.

一個外人,真的進入了菩薩界,而後又從容退出,古來並不常見.

"施主,與我佛有緣,可願入我蘭陀寺……真若如此,將來定可證得一方古佛,縱是成為佛祖也說不定."苦慈說道.

葉凡無言,蘭陀寺的人想將他度進佛門,這是不可能的,他怎麼會答應呢.

"大師……妙依可曾醒轉過?"

九層石塔內,那個清麗的身影氣息越發微弱了,那如豆粒大的燈芯火也要熄滅了,人與燈還有石佛都無比的暗淡.

像是一陣風吹過,一切便會走向終點.

"妙依……醒來吧."葉凡呼喚,這讓人擔憂……閉死關至今,總不醒轉,這可能是神將滅了,徒留肉身與紅塵.

"這……真的危險了……曆代聖僧,古佛等坐化就是這個樣子."苦喜皺眉.

安妙依閉死關,神瑰入菩薩界,不知遭遇了什麼,竟然再難醒轉.

"妙呃……醒來!"葉凡口誦經文……想要度化她歸來,喚醒的潛能……以肉身為法器,收神魂而歸.

然而,又是半個月過去了,安妙依的身體都有些發愣了,神瑰與肉殼脫離太久,生機歸于寂靜.

並不是說,肉身將死,而是過于危險了,肉身潛能都認為元神干枯,不能歸還,進行了自保.

人體是一個寶藏,神死了,身還能存在很長時間,此時似乎得到了體現.

"聞死關,真的要就此坐化了嗎?"葉凡話語顫抖,攥緊了拳頭,他要再入菩薩界.

然而,結果讓人失望,他七進七出,都沒有任何結果.

"妙依,你不要死啊……"葉凡心中焦慮,情緒劇烈波動,十四年前的一別難道就永別嗎?

"魂兮,歸來!"他盤坐石塔內,用心去呼喚,想引導一個迷失的神魂歸返.

苦慈口誦佛號,經文不斷,此時已經很明顯,如曆代聖僧那般,安妙依坐化了,再難回返.

"為什麼會這樣?"葉凡悲呼.

他騰的站起身來,第八次進入菩薩界,這一次勇猛前行,一路開道,連許多大佛留下的印記都被他闖入了.

很多宏偉的聖廟,都被他駐足,仰天長嘯,尋找那個清麗絕塵的女子.

在換個模糊的世界,充滿了佛光,而他的光彩卻也照亮了整片天地,像是一尊神明矗立,俯視十方,大聲喝吼,呼喚安妙依.

他像是最大的一尊古佛,呼嘯天地,綻放無敵光華,普照十方.

最終,又一次疲憊而歸,葉凡近乎絕望了,即便無敵,也改變不了那一切.

又過去了四十九日,苦慈神僧判斷,安妙依坐化,沒有任何希望了.

一群老僧口誦經文,超度她往生極樂,他們都知道,沒有任何奇跡能發生了,不能逆天.

葉凡第九次深入菩薩界,這一次他自己近乎折殞在里面,艱難闖出,仰天怒呼,無力回天.

"妙呃……"葉凡呼喚,抱著冰冷的軀體,走出佛塔,充滿了悲意.

"她已正式坐化了,你看她頭上飛出了佛花,證明魂火熄滅了."苦慈道.

一片馨香彌漫,大片的花雨自虛空降落,灑遍石塔,安妙依的尸體徹底冷了下來,那盞青燈熄滅.

"怎麼會這樣?"葉凡失魂落魄,撫摸那張臉頰,感受不到一點溫暖,淚水忍不住滑落而下.

虛空中的花瓣落下,最後一點光熄滅,清香散開,安妙依神色恬靜,像是在熟睡中.

"妙呃……醒來."葉凡落淚.

苦慈帶著那些老僧退出,沒有任何辦法了,連瑰花都散盡了,怎能醒轉?

石塔安靜,葉凡抱著冰冷的尸體獨坐,修行為了什麼,到頭來卻這樣生離死別,到底有什麼意義.

"妙呃……醒來."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喚,淚水不斷滑落.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虛弱的聲音的響起,道:"你哭了……"

如玉雕一樣的冰冷的軀體,微微動了一下,這張絕世容顏上,一雙眸子艱難的睜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