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無敵的道
可以看到——片金色的波紋散出……像是一顆金色隕星從天外而來……打在無邊無沿的大海中,濺起肆虐人間的大波浪.

這是就"唵.,字天音,蘊含了宇宙中的大慈悲,大智慧,威力無窮,斬妖伏魔,舉世無雙.

讓所有人未曾想到的是,葉凡口中也發出了一聲輕叱,同樣浩大無邊,震的混沌氣翻滾,像是回到了太初時代.

這種秦音直指本源,震人心魄,也是金色的波紋,蔓延出,與苦慈的唵字音碰撞在了一起.

堪稱嘗尖對麥芒!

所有老僧都震驚,幾乎錯以為葉凡是佛陀轉世,他竟疑似擁有純淨無比的佛門神通.

"這是什麼音功,與唵字音有異曲同工之妙,效果一樣,神能相同!"

這自然同為唵字天音,不過是被葉凡以斗戰聖法演化了而已,各種大勢不變,神能不減,效果等同.

金色的波動劇烈碰撞,這是唵字天音的大對決,像是兩片金色的大海決堤,而後向對方沖去,撞在了一起.

自然是驚濤萬重,駭浪拍云,將蘭陀寺都給淹沒了,若非有古陣守護,這個地方什麼都剩不下.

眾僧全都在第一時間退走,躲到了古老的建築物間,這種佛門至高絕學的對決與沖擊,沒有人敢立身在"暴風驟雨"中.

兩人對決,這是一場嚴重的災難,音波化劍又化鍾,在這個地方沖擊,掃出一片世界裂縫.

"當…………,

成千上萬的金色的佛劍劈來,強如葉凡也不能全都擋住兩種不同風骨的唵字音沖擊化成了無量道海.

他全身毛孔都在發光,抵抗這種攻伐,與上萬佛劍碰撞,劇烈抖動.

而苦慈則更甚,身體連連搖動各種道痕掃來,強如他的金剛不壞身都出現一道道血痕,被金色的劍波掃中,連續倒退.

"晉!"

當然,最為可怕的是!唵字音凝成的大鍾,無視距離,將對方罩住,震的乾坤八荒都要崩潰.

葉凡站在虛空中面對這口佛鍾軀體一陣顫抖,整座唵字音化成的大鍾,將他包裹住了,響個不停.

"當!"

葉凡運轉兵字訣,即便是唵字音化成的大鍾也被他控制了部分,難以在此震動幾乎被禁錮.

"啪!"

他一振臂,金色的手掌切在佛鍾上,發出一聲宇宙初開的聲響,僻里啪啦的碎開,金色碎片滿地,他掙脫出來.

白另一邊苦慈遭受創傷,雖有金剛不壞身,但是在佛教最高妙術絕世攻擊下,體魄還是出現了裂紋艱難打破鍾體,沖了出去.


唵字音對決,竟是佛門外的人占據了上風,蘭陀寺的人都驚住了.

"佛教之秘怎麼被他所掌握了,精通到了這等境地這可不僅僅是徒具其形,分明是得了精髓!"

"苦慈羅漢真身都受傷了!"

眾僧都倒吸冷氣,除卻人族聖體還能有誰?也唯有他可承受這等攻擊,體魄強于金劃不壞身.

"阿彌陀佛,施主果然道行高深,不過想老僧這一關還不行."苦慈道.

他雙手合什,口誦咒語,寶相莊嚴,金剛不壞身發光,體表金色閃爍,傷痕愈合.

"由心…………,

他突然一聲大吼,佛門另一種天音喝出,氣象萬千,一切都變得不同了,所見皆成虛幻.

一片宇宙開啟,將兩人籠罩在內,置身星海中.

如果說"唵"字天音是攻擊聖法,代表了降魔的手段,是一種凌厲的攻伐.那麼"叭.,字天音則代表了一種大勢,近乎為陣,且有開天辟地的威力.

此音一出,打開了宇宙初開的秘密,還原世界真貌,涉足本源力,不說其他,單是這種大勢可以活活困死敵人.

葉凡凝眸,他發現立身在星海中,與那苦慈老僧隔著一條星河,銀光璀璨,橫斷了前路.

他們像是屹立在星域的兩端,遙遙相望,任他天大神通也攻不過去,只能相見.

而這僅是"叭.,字天音的初體驗,既然它有開辟乾坤,凝聚天地大勢的妙用,近乎為自然而成的仙陣,自然有鎮龘壓與斬殺敵手的法門.

"叭!"

對面的苦慈又一次大喝,相隔的星域中沖起一道燦爛的神門,向著葉凡飛去,要將他吸收.

"叭.,字天音內蘊輪回門,可將人吸收,打進輪回,送去往生,說的好聽是登極樂淨土,說的難聽就是磨死你.

"當!"

葉凡神色凝重,雙腳踏碎漆黑的宇宙,雙手展動,揮出了六道輪回拳,當場將神門轟飛了出去.

"起!"

苦慈一聲佛喝,無盡星河劇烈抖動,化為光芒燦爛的銀河,竟然卷動了起來,向著葉凡鎮龘壓而去.

這就是天地大勢,通過叭字天音凝聚宇宙的力量,化成具體而微的銀河狀,全力鎮龘壓一個人!

個人即便再偉大,怎能與宇宙爭鋒,總是要在它內部化成塵土,不可能超脫出去.

天音不絕,星河漫天,將葉凡淹沒,那叭字音化成的輪回之門再現,與星河為峰,來送他往生.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施主請回吧,只要你轉身就有一條生路,不然前路是無量劫."老僧說道.

在葉凡的背後,是一片璀璨星河,通向生機勃勃的地方,而正面則是鎮龘壓魔的禁地.

"砰..

回應給苦慈的是一道元神劍波,葉凡眉心錠放神霞,模仿示皇道劍,讓各種攻伐都有化道的起勢.

這是一門強絕的攻擊,星域都在崩塌,銀河都被震散,化為大道塵埃.

且,劇烈能量沖擊波直接打進了那道金色的神門內……想要將其瓦解……從根本上擊潰老僧.

然而,仙陣混若天成,這是一片天地大勢,不能被全部瓦解,很快又化生……修複好了.

"哦!"

葉凡眉心閃爍,元皇道劍又一次化生出,寸許長的金色小劍瞬息放大,壓滿了天宇,橫掃整片宇宙,天地崩塌.

奈何,這不是完整的妙術,葉凡當年也只是曾與元古一戰而已,不可能以斗字秘全部摹刻下來.

這一秘術無疑強絕到極致,不然也不可能被記載于元皇終極秘術篇內,可惜葉凡不能盡掌握,不能這片天宇都將化道.

激烈爭鋒,葉凡一聲清嘯,他沉靜下心來,體內血脈化星河,金色血氣沸騰,而後一雙拳頭演化,將六道輪回拳推行到了極致.

當然,這不僅是在演化無敵拳意,還有他的精氣神,更有他與眾不同的"道"!

要打破這個世界……將天地大道都踩在腳下,如此來破開這片宇宙大勢的禁錮!

當年,他逆斬大道,巔是要脫離束縛,不受這片天地的壓制,凌駕于永恒之上,此刻淋漓盡致的體現了出來.

苦慈不同于一般的半聖,遠超過他同為半聖的師侄……是葉凡歸來後遇到的一個勁敵.

也正是因此,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危機,更加明悟了自己的道,這天地不能壓他,要打將出去

"生在這天地間,難以成仙,因為需遵從乾坤的意志,終究是要化成黃土,唯有超脫出來方可."

葉凡心中自語,逆戰大道,跳脫出來,掙脫整個世界面束縛.

此時,他更加清晰的體悟到,逆行斬道的重要性,要堅決進行到底.

也許,有朝一日這個世界都可能會毀掉,不複存在,就如那繁星燦爛,就如那銀月明亮,而今看來如此美好,但終有殞落的一天.

"當這個世界都走向毀滅時,遵從這個世界的大道,自然也要成塵埃……"

葉凡道心越發堅固了,逆行斬道,一切都將依靠自己,將這個世界的大道踩于腳下,突破天地禁錮.

"最終,也許我的證道路無比艱難,會被這個世界天道毀滅,但是卻不能不如此走."


"若是真有仙域,有朝一日能夠進入,世界都將不同了,那時到底要尊什麼,是這個世界的道,還是仙域的道,是否有沖突?與其如此,從開始就尊己身,凌駕一切上."

葉凡的眸光越發璀璨,道心堅固放光,自眉心**出沖霄破宙之芒,幾乎祭擊毀了這片星域.

信念堅定,身心合一,他演化六道輪回拳,拳意更加無敵,這從本質上來說已經超脫了出來,是一種獨特的拳念,不是過去的法門了.

同一時間,他的額骨發光,一個金色的小,人從仙台內一步邁出,立身眉心前,展動無敵拳意,同他身體動作一般無二.

超脫六道輪回拳外,這是身心合一,道心綻放無量光後,自然揮動出的無敵拳意,這是踏出自己的路的雛形與初步.

他一拳向前擊去,眉心前的金色小人動作一般無二,也是如此,從肉身到元神,是如此的和諧統一,由外而內,肉身與精神同震出自己的道,一齊和鳴.

"妾!"

這一擊銀河崩開,金色神門碎掉,苦慈吐血,天地大勢瓦解,星域毀滅.

"砰"

葉凡與苦慈同時回到現實世界,星域消失了,原始宇宙散掉不見了.

葉凡無恙,氣勢更威了,明悟自己的路與道.而苦慈則軀體顫扒,金洲不壞身呈現出一道道裂紋,連向後倒退出去數十步.

"苦慈祖師,乃是金身羅漢,只差半步就成菩薩作佛了,公認的肉殼不壞,西漠難尋匹敵者,居然會敗在下風."

蘭陀寺,是西漠佛門的一處聖地,掌握有兩種至高真言,且為不壞之體的苦慈居然不敵,讓眾僧震撼.

"身為人族聖體,真的這麼無敵嗎?"一些人猜出他的身份,全都凝眸觀其法身.

"大師,我也不想與蘭陀寺為敵,只想見安妙依,若不能成行,那麼也只能死戰到底了."葉凡道.

"老僧不敵,卻也不想枉做惡人,不近情理的不讓你們見上一面,只要你能過最後一關,我便開啟九層石塔."苦慈道.

"哪一關?"葉凡問道.

"承受人世鼎的洗練,若是能頂住,便允許你見她."說到這里,苦慈一聲清嘯.

在那天空中,無盡信仰力頓時化成了一口大鼎,煉化從那四面八方飛來的念力,化為純淨的佛光.

鼎內,各種精氣沸騰,念力如海,垂落而下,壓力如山!

葉凡什麼也沒有說,直接向前邁步,大鼎壓落,轟的一聲將他收了進去.

世上什麼可怕,毫無疑問難以說盡,而業火肯定是其中的佼佼者,大聖煉體,准帝證道,都需要它的檢驗.

葉凡無懼,早已經曆過,在人世鼎中沉浮,任念力沸騰,骨骼僻啪作響,以此鍛鑄己身,渾身通透明亮了起來.

眾僧全都倒吸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