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罪起釋迦摩尼
葉凡穿討重重佛院,闖進蘭陀寺腹地,來到一座十層佛塔前,它以岩石砌成,每一層高僅有一丈,算不得恢宏.

九層塔身刻滿了佛教典故,有各種古佛與菩薩的道身,散發著出一道道漣漪與佛光,如立在永恒中.

它沒有聳入云霄,高只有九文,但卻是給人以很特別的感覺,宛若亙古長存.

佛門重地顫抖,隨後趕來的這名老僧雖然瘦小枯干,但是精氣神十足,一雙眼睛跟一對金燈般爍爍,他再一次出手.

葉凡回首,目光飛出兩道熾威的光,反手一liao,砰的一聲又與對他對了一掌.

"蹬","蹬","蹬……

這名老僧連退了十幾步,手臂發麻,虎口淌血,渾身近乎痙孿,他自然震驚,這得是多麼強大的肉身才能震退他?

"你是什麼人,褻瀆蘭陀寺聖地."一群僧人都趕到,且還有更多的高手飛來,將這個地方封鎖,圍了個水泄不通.

天空中,純淨的念力如海,散發著聖潔的光輝,將整片天地都籠罩了,仿佛隨時會垂落而下.

魴百老僧一起發出他子吼,這是伏魔神通,若是一般的大妖與魔王早已癱軟在地,神hun崩潰了.

葉凡身為人族聖體,神殼堅固,刀兵難傷,血肉如神金,護住〖體〗內元,神,難以撼動他分毫.

在隆隆佛音下,他靜若磐石,巋然不動,黑發拔散,一個人面對諸多神僧……平靜開口詢問……道:"我想知道,妙依犯了什麼錯,為何將她鎮龘壓在此?"

九層佛塔,非比尋常,連他都沒有敢妄動……這絕對是前賢聖人築成的石塔,很難破開.

"這是我佛門中事,與你無關!"一個年輕的頭陀又以他子吼喝道.

"她是我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無論發生了什麼,我都要過問,要承擔下來."葉凡道,眸子開闔間,精光四射.

而且……他用上了道喝,暗合天地大道,將各種佛音都給壓制了下去.

"她是魔的傳人,而今形跡敗lu,自要鎮龘壓,無論你是誰……都無權插手我佛門內事."那名達到半聖境界的瘦小枯干的老僧開口.

"她虔誠向佛,為何成為了魔的傳人?"葉凡不解.

"姆持有釋迦摩尼的心燈,得到了部分傳承,釋迦站在佛之對立面,為世間最大的一個魔!"一名年輕的僧人說道.

葉凡一怔,佛之心燈……難道說是他從熒huo古星帶過來那盞青燈古燈,十四年前他送給了安妙依.

"念在她禮敬阿彌陀佛,雖然持有魔之心燈,也只是鎮龘壓在了九層佛塔內而已……百年後可放出."那位半聖級老僧說道.

"一個釋迦牟尼,這兩千年來讓西漠如臨大敵,看來真是深不可測……"葉凡心中自語.

這件事是因他而起,自然更要接下了,他掃過眾僧,道:"若是追溯的話,我也是魔,因為青燈是我送給她的."

"什麼,你是……釋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嗎?"一名老僧喝問.

當年,釋迦牟尼一個人獨對西漠眾僧,只身登上須彌山,而後又從容而去,無人可阻攔,放每一位佛徒都很緊張.

"非也,我只一個普通的修道者,意外得到青燈而已.一盞燈而已,怎能定人身份,你們也說了,安妙依禮敬阿彌陀佛,還請各位大師將她放出."葉凡道.

"她尊阿彌陀佛是一回事,修魔是另一回事,親身而行,鎮龘壓于此已是輕罰."蘭陀寺的人說道.

"各位是真的不可通融了,看來我想也不用多說什麼了,只能得罪各位聖僧!"葉凡大步向前逼去,來到九層佛塔前.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半聖級神僧一臉的威嚴,道:"佛門淨土容不得你撒野."

"砰!"

葉凡什麼也沒有說,一拳就轟向了石塔,暗合六道輪回拳真義,這一拳稱得上驚天地泣鬼神.

整座石塔都一起搖動了起來,然而卻不能打開石門,溢出一縷縷聖光,將這個地方封的無比牢固.

石塔是一宗聖器!

"當……"

大鍾悠悠,振聾發聵,傳遍整片寺院,像是可以讓一個魔mi途知返.

"一百零八羅漢大陣伏魔!"

一位僧人喝道,一百零八位老僧出列,全都盤坐虛空中,口念真經,密密麻麻的符文出現,向著葉凡壓去.

這雖然是口誦出的經文,但是卻如明金鑄成般,剔透通亮,每一字都有一人高,將葉凡淹沒.

"當!"

葉凡揮拳,每一擊都打在一個古字上,發出陣陣鏗鏘之音,將他們一個個震碎.

一百零八羅漢伏魔,這是千年來唯有之事,他們記住刻在廟中的陣紋……催動天地大勢……亦將自身道行發揮刀最大……氣吞日月.

在這佛門清淨地,今日雷聲滾滾,元氣蒸騰,霞光億縷,閃電交織.

"堪比古之魔王,連一百零八羅漢大陣都不能降服你!"

"破!"

葉凡一聲輕叱,連劈出九斬,這是妖帝九斬的雛形,他並為掌握全部要義,只是通曉個大概而已,但是以斗戰聖法催動,卻也是狂風大作,裂天碎日,強絕到了極致.

"砰","砰……"

一百零八位老僧,金都倒退,有許多人嘴角淌血,佛號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這麼強大……"人們心驚.

場中龘央,葉凡獨立,神se從容,沒有任何棍狽之se,破開了伏魔陣.

"請師叔出手!"半聖傳音,向著寺院後山長嘯.

葉凡蹙眉,半聖的師叔難道是一位古佛不成,真可有些不妙.

一聲蒼龍的佛號響起,一個皮膚褶皺,不知活了多大年歲的老僧從後山走來,踏虛空而行.

"還好……是一位半聖."葉凡松了一口氣.

顯然,這不是一個平凡的老僧,肌膚雖然褶皺,但是卻如黃金鑄成,發出金芒.

這是一個證得羅漢果位的神僧,只差半步就成聖了,他是一個金身羅漢,法號苦慈.

"這位施主,佛門有自己的規矩,你不能硬闖,再者鎮龘壓塔中對她不見得是壞事."金身羅漢苦慈說道.


"這個世界,一切事都是相對的,如你們所說,這是佛門內事,可于我來說是朋友生死事,亦是我之大事,無論如何要將她救出."葉凡不退縮.

"轟!"

苦慈向前邁了一步,整片古寺一陣抖動,雖然形體枯槁,但卻像是一個巨人在逼來.

他緩緩向前伸手,慢慢壓來,渾身的光華流動,通體金黃,羅漢果位之力盡顯.

"砰.

葉凡迎擊,右拳與老僧的掌指撞在一起,天空中發出一聲轟鳴,迸發出燦爛的光.

"砰"

老僧倒退出去幾丈遠,手臂輕顫了一下,暗淡的眸子內突然射出兩道神光,認真的打量他.

葉凡心中一動,當世能這樣擋住他肉身攻擊的人可真不多,老僧非凡,體魄遠比外表看起來堅固與強大.

而眾僧則se駭然!他們非常的吃驚.

苦慈,是一位得道神僧,證得羅漢果位,修成了金剛不壞神通,肉身之堅固舉世難尋出幾個來.

而今,體魄之力居然被這個年輕的黑發男子勝過,這實在匪夷所思.

在這個年代,蘭陀寺沒有聖人,但卻有兩位半聖,尤其是苦慈,所練金劃不壞神通,日後可立地成佛,今日卻略遜一些,怎不讓人驚.

"我想我知道了你的身份,除了你這種體質外,不為聖的人沒有人可這樣逼退我."苦慈說道.

"是他,近日東荒沸騰,都說那個人回來了,看來所言非虛!"他的師侄同為半聖亦自語.

東荒大戰,天皇子授首,八部神將全滅,昆宙大聖殞落,這些事震撼天下.

神秘人族強者斬聖皇子,斗戰勝佛下須彌山等,毫無疑問是人們議論的焦點.

現在,很多人都在說,那個神秘人可能是人族聖體,沸沸揚揚,不少人都在求證,甚至有古王出山,在尋覓他.

而今,蘭陀寺的神僧通過交手,立刻得悉,絕對是人族聖體無疑,不然怎能敵他的金剛不壞身?

其他一些老僧也有人猜到了,全都神se一變,這位連古族的天皇子都敢宰,而今天下沸騰,全都在談論,是一個名符其實的煞星,如今又闖入西土,想掀翻蘭陀寺不成?

"施主,無論你是誰,若要強闖,就不得不鎮龘壓你!"苦慈一聲他子吼,寶相莊嚴,擋在九層石塔前.

"得罪了!"葉凡大步向前,腳下道紋交織,行字訣運轉後,整片天地都像是凝固了.

"唵!"

苦慈大喝,一聲佛音像是從宇宙初開時代劃來,震的每一個人都顫扒,而正中的葉凡感受就更深了.

竟然是佛教至高的六字真言一——唵字佛訣!

六字真言,早已散落各地多年,沒有一個古寺都能集全,最多一兩真言而已.

而今,只有幾座古老的聖廟掌握,蘭陀寺,大雷音寺,懸空寺,神霞寺是為佛門根基,自掌有真言.

而這唵字音,是近年來從須彌山上傳下來,算起來蘭陀寺而今掌握有兩和真言,底蘊與實力都讓人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