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朽神性
西漠……這是一片古老的佛土……地域無疆……浩瀚無邊,有著太多的傳說,佛徒遍地,信仰虔誠,是一處接近神明之地.

阿彌陀佛大帝是一個擁有大智慧的古人,生生將一片不毛之地化為了一片樂土.

相傳,在那要遙遠的過去,西部金色沙礫遍地,人煙草見,草木稀疏.阿彌陀佛大帝降臨,徒步丈量了每一寸土地,所過之處,菩提生長,蓮花綻放,化戈壁為淨土.

而今,西漠有大片區域適合人居住了,不再像數十萬年前那麼荒涼與貧瘠.

傳說,當西漠每一寸土地都有神性,綻放佛光時,阿彌陀佛將轉世而歸,成為長生不死的人仙,再現世間.

西漠,整整一個大域都只尊一種教義,開創了古來未有之奇跡!

自遠古以來,在這片古老的秘土內,羅漢,菩薩,古佛于凡塵行走,與眾生同在,顯化神跡,救苦救難,也正是因此而佛教愈發鼎威.

葉凡站在一座石山上,眺望這片浩瀚的大地,許多有古寺的地方都籠罩純淨的念力,散發佛光.

"長此以往,每一寸土地都會有神性與佛光的,西漠的水太深了,越深思越是讓人覺得可怕."他輕聲自語.

這是一個外族難以侵入的大域,無論是妖族還是古族都難以承受如海的念力沖擊,佛光普照十方.

這是葉凡第二次來到西漠,一路所見,讓他點頭,在這方大地上,中心的須彌山始終像是有一個引力,牽動他的元神.

"阿彌陀佛大帝……究歲在這須彌山上布下了怎樣驚天動的後手,念力如海,不斷湧去,這樣下去,即便沒有仙也能憑空造出一座仙峰吧."

他閉上眸子……會生出一和奇異的感知,須彌山像是矗立在永恒的虛空中,彌漫出不朽的光輝,迷迷蒙蒙.

葉凡並未耽擱,一路西行,向阿育高原而去,登上了這片海拔很高的淨土,像是伸手就可以觸摸的藍天與白云.

在這一路上他見到了許多朝聖者,虔誠的一步一叩首……向著阿育湖而行,誠心膜拜.

一座古寺坐落在地平線盡頭,緊鄰阿育聖湖,建築古樸,並不恢宏,正是問含古寺.

然而……葉凡卻撲了個空,並未在此見到安妙依,只有一個老僧在為朝聖者講經.

"大師,妙依在何方?"葉凡請教.

"她早已離去十一年了."老僧答道.

安妙依于十四年前斷了塵緣,為了修達圓滿,了悟前生,今世,未來——路西去,最終要登上須彌山.

葉凡怔怔,轉身離去,一路西行……按照老僧所說,除非走遍一座座聖廟才有可能尋到.

矣竟去了哪里,身在何方?

葉凡路徑一座座古廟,終于是探訪到了她的行跡……果真是要登上須彌山,在紅塵中煉心修行……若是百里路則已過半.

她曾在許多古寺修行過,剛離去云峰寺兩個月,若無意外當是進入了極富威名的佛教聖廟蘭陀寺.

在西漠,須彌山的大雷音寺無疑最著名,是整片西土的中心,是佛教的根基所在,無可替代.

然而,除此之外,懸空寺,蘭陀寺,神霞寺這幾座古老的聖廟同樣非同小,可,亦為佛門聖地,舉足輕重.

甚至,在曆史上的某些特殊時期,有古佛坐鎮時,他們可與大雷音寺相提並論,為宗教中心.

佛教有六字真言,有宇宙初開的秘密,分散在這些古老的聖廟中,始終不能合一.

蘭陀寺,為當世名寺,傳承久遠,起初只是一個佛門的古道場,後來慢慢成為聖廟.

相傳,阿彌陀佛大帝曾在此講經四十九日,地生甘露,虛空長神蓮,各種異象叢生,震動世間.

葉凡遠眺,這是一片恢宏磅礴的古寺,在晚霞中,染上金色的光,彩,顯得神聖而莊嚴.

"這就是蘭陀寺,阿彌陀佛大帝講經悟道的神聖淨土,果真氣象不凡!"

這里菩提遍地,蘭花在虛空飄落,清香撲鼻,香火鼎威,有很多佛徒在叩首,每年都有大量人朝聖而來.

一條古路通向山門中,這一路上密密麻麻,都是虔誠的信徒,一步一叩首.

葉凡睜開天眼,見到整片古寺都沐浴在最為純淨的念力中,光芒萬丈,沖破了云霄,宏大而浩瀚.

這是一種大勢!

代表了天地與人心的合一,整片古廟深處淨土中,與大道相合,各種瑞氣噴湧.

這樣的聖地,完全是由人而成,不得不說是一種勝景,讓葉凡都只能驚歎.

在這樣的地方修行,與眾生念力同在,對于佛修來說自然事半功倍,是一處無上妙土.

"雖是無上大道,但卻不是我的道."葉凡自語.

"當……"

夕陽中,散發金色光彩的古老聖廟內,大鍾悠悠.鍾波浩大,像是從萬古前傳來,接著話唱響起,淨化人的心靈,讓人越發的甯靜,整個人仿佛升華了.

所有朝聖而來的信徒,全都如癡如醉,額骨瑩白,發出一縷縷光沒入古廟中.

一些人身上的沉疴舊病也都消除了.

這是一種互補的關系.

葉凡隱約間覺得,這蘭陀寺幕的非同小可!在這片古寺上空,如海般的純淨信仰力沸騰,而後化成了一口大鼎,開始煉化新來的念力,成為不朽的神性光輝,加持到聖廟,向遠方擴張.

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越發覺得那些傳說並非空穴來風,當不朽神性光輝遍布西漠每一寸土地時,真的會發生驚變嗎?!

他降落在山門處,向人請教,得悉安妙依真的在這里,讓人通稟……欲相見.

然而,出人意料,不久之後一名僧人告知,安妙依請他返回,並不出來一見.

"過……為什麼……她已知我是誰嗎?"葉凡一怔.

他並沒有硬闖,而是在這里守了數日,結果多次求見都未果,生出了疑慮,盯住那名僧人,道:"到底怎麼回事?"

"這……施主請回吧."守護山門的弟子開口神色一變.

"我一定要見上她一面,多有得罪了."葉凡眸光閃動,他邁步向里走去.

"施主,佛門禁地……不可強闖."幾名僧人擋住去路.

"雯妙依犯了大過,而今被鎮龘壓九層佛塔中,你無法相見."一個年輕的和尚忍不住說道.

"原來如此,那我就更加不能走了!"葉心更闖.

幾人拒不容情,皆沉下了臉,不肯放他前行.

"刷"

光華一閃……葉凡從原地消失,沒入廟宇中,刹那間金鍾大作,長鳴不止.

"什麼人敢闖我我們淨土?"一個狀若雄他般的頭陀出現,以金箍束著亂發,一聲大吼……橫驚前路.

葉凡何其快,行字訣一轉,如夢似幻般繞了過去,如入無人之境……連過三層廟院.

"大膽妖孽,敢褻瀆佛門神土,哪里走!"

顯然,這個苦頭陀是一個高手……年歲雖然不是很大,但卻已有了非同一般的實力.

"轟!"

他手中一個方便連環鏟飛起……上面的各種金環閃爍,發出轟鳴聲,斬向葉凡的後心,要將他截住.

然而,葉凡的速度太快了,這杆道兵雖然很強,也很神秘,但是卻只斬在了虛空,連他的殘影都沒有碰到.

"晉當當……"

鍾聲大作,整片蘭陀寺都一陣騷動,警鍾長鳴,這是數千年未有之事,佛門聖地誰人敢闖?

無盡的信仰之力加持,就是大成王者來了,都得止步,不然只能飲恨而終!

"阿彌陀佛,何人亂我淨土清甯,還不止步!"一聲大喝傳來,無比的威嚴,震人靈魂都要發顫.

然而,葉凡如入無人之境,就在這一瞬間連過了十三層院落,人們只看到一光影,連人是什麼樣都沒有看清.

所有人都駭然,這到底多麼強大,才能腳踩佛門禁地道紋如履平地,難道來了一尊聖人不成?

"神聖古地,容不得你撒野,佛性普照!"一位老僧作他子吼狀,震的整片古廟都在搖動.

這一刻,瀚海一樣的信仰力湧動了起來,從天上垂下來,每一縷都是燦燦生輝,如茫茫瀑布.

這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天地大勢!

純淨的念力,于修佛來說是神聖的,但是對于不信該教義的人來說,好比毒藥瘐氣.

對于修士來說,這是名副其實的業火,聖人都要蹩眉頭,連諸神都要避退!

而今,漫天信仰之力落下,顯然是蘭陀寺的人急了,被人連闖是三重重地,這是古來大魔的神通與手段.

葉凡曾在梵蒂岡經過這樣的攻伐,信仰之力加身,煉化肉身,讓他吃過一些苦頭,但是卻難以斬他.

佛光如水,將這個地方淹沒,葉凡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卻並未止步,依然大步前行.

"妙依,我看望你來了."葉凡長嘯,光輝彌漫的信仰力都被劃開了,如大河滔滔,分向兩旁,不能阻他去路.

"原來你是為她而來,她犯了大過,誰都不能相見,想走出佛塔,除非削掉一身道行."一名老僧出現,非常的威猛.

"請大師開恩,讓我進去."葉凡立于第十三層佛院中,認真的說道.

"不行,你闖我蘭陀寺已是不敬,請你速速離去,不然則有大罪降臨!"老僧喝道.

許多佛門高手飛來,將這個地方圍住,困他于中龘央.

"我不想與們結怨,但這一次只能說對不起了!"葉凡眸子綻放冷電,掌指劃動,一座黑色的山岳出現,直接就轟砸了出去,將前方開辟出一條路來,震的所有人都只能橫飛與倒退.

他渾身散發光芒,如一個魔神般大步前行,得悉安妙依被鎮龘壓此地,他一刻也不想停留,直入重地.

"何人敢來我教重地放肆?"一聲獅子吼傳來,讓天都都顫抖了起來.

"砰..

葉凡直接出手,向前拍去,一個渾身都是佛光的老僧,干巴巴,化成一道光倒飛了出去.

"你……"很多僧人都震驚.

"半聖?"葉凡微皺了一下眉頭.他並未停留,行字秘運轉,留下一道殘光,瞬息消失,直入聖廟腹地.

一座九層古塔座落前方,信仰力凝聚,佛光普照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