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向道
葉凡與聖皇子都是心中震撼,聽黑皇的意思,似乎有個別大帝還活著,這是真的嗎?

"黑皇你所說是否為實,古之大帝還有人活著?"葉凡急促的問道.

"都死了,沒有一個活下來……"黑皇黯然,用力搖動一顆碩大的頭顱,向嘴里灌酒.

"那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聖皇子斜睨它.

"世間無帝,我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大帝都死了."它低吼著,而後砰的一聲栽倒,抱著酒壇醉昏了過去.

葉凡,聖皇子面面相覷,真是拿它沒轍,轉身望向姬子,向他詢問,因為這是一個真正的帝子.

姬子不怎麼愛說話,一直在自飲,像是與整片世界都格格不入,平凡的相貌,普通的氣質,很難將他與虛空之子聯系到一起.

"我很早就被封印了,對父親的去向怎會知曉."姬子望向窗外,星月滿空,他似是要窺破天宇.

"他將自己葬在了無垠的虛空中,連我的兄長都沒有能為他送行,而今不是飄浮在黑暗宇宙中的一具冰冷尸體,就是已經化道為劫灰了."姬子平靜的說道.

廣寒闕懸在半空中,月光灑落,臉臉朧朧,這個地方很甯靜與飄渺.

輕歌曼舞,絲竹悠揚,葉凡與聖皇子,姬子也喝了不少酒,很快就放松了下來,沉睡了過去.

後半夜,萬簌俱寂.

"我要進入仙域,去尋無始大帝."夜深人靜,黑皇磨牙,喃喃夢囈.

"先天聖體道胎一定要來到這個世.大帝說了,他的傳人只能是這積體質,我要讓他出現,我要複活大帝."黑皇咬牙,這和夢語驚的廣寒闕的人一陣發呆與悚然.

清晨,一縷霞光灑落,透過窗戶照進大殿中,幾人都睜開了眼睛.

"黑皇,你昨天晚說……"葉凡想繼續追問.

"本皇說什麼了?什麼都沒有說!"大黑狗翻臉不認賬,跟變了個人似的.

"你還想把夜里的話咽回去不成?"葉凡瞪著它.

"小子,欠賬還錢,你欠我的先天聖體道胎什麼時候還?"大黑狗瞪著銅鈴大眼問道.

葉尼給了它一巴掌,這混賬是徹底還魂了,什麼傷感與愁緒,全都丟到了九霄云外.

"欠債要還,天經地義!"黑皇啦牙道.而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蹦老高,道:"壞了,錯過了一場大機緣,趕緊去看一看是否還來得及."

"什麼事?"連姬子都露出奇色.

"天皇子死了,八部神將全滅,去抄那幾位祖王閉關的主峰啊."黑皇布置陣台,迅速打開了域門.

幾人恍然,還真有聖藏可尋,當下全都邁入域門,快速從這個地方消失.

北域,赤地浩犄,他們來到不死天皇的那處行宮,這一次的目標是周圍的幾座多峰.

"媽的,來晚了,這個地方讓人給挖開了,毛都沒有剩下!"黑皇氣憤.

幾座主峰都有強人光顧,簡直是掘地三尺,寸草不生,掃蕩了個,干乾淨淨.

"怎麼跟盜墓似的,有這麼多的地洞……"葉凡也無言了.

"這本來就是以盜墓的手法突破進去的,用吞天魔蓋開道,是……狗龘日的段德!"大黑狗氣憤.

葉凡也發呆,段胖子可真是無孔不入,有寶必出現,反應也太迅速了.

最終,他們在山脈深處又見到了一片陵園,屬于八部神將的祖先,結果發現也被人光顧過了.

"這王八蛋,所過之處真乾淨,連根毛都別指望剩下,活人,死人一起洗劫."

最後,大黑狗前往天之村,猴子也去閉關,成仙路將開啟,所有人都要開始著手准備.

葉凡與姬子一路南下,又回到了南域,他要去見故人.

"姬家……哼!"

此時,南域有一股強大的氣息,祭對姬家而去,雖非為滅族,但是威懾是顯而易見的.

然而,就在這一刹那間,這名神秘的古族祖王臉色雪白,轉身就走,再也不敢在南域停留片刻鍾.

葉凡與姬子正好趕到這里,見到這一暮,姬子很平靜,似早已料到.

"出過大帝的家族,果然深不可測."葉凡心中一動.

他們就此分手,葉凡徑直趕向太玄拙峰,這個地方蒿草叢生,並無靈景,跟過去比沒什麼變化.

幾座將坍塌的古建築,被掩在古藤下,烏鴉立身枯木,野兔出沒小徑間.

葉凡並未感受到李若愚老人的氣息,只是見到了張文昌,十幾年過去,他兩鬃斑白,多了不少滄桑.

"葉凡.真的是你!"

他在破敗的建築間騰的站了起來,心緒激動,快速走出,迎了過來.

"你成功回到了地球,而今又出現了……"張文昌身體在顫抖,宛若痙孿,抓住葉凡的手臂,臉寫滿了希翼與渴望.

"是我……"葉凡拍了拍他的肩頭.

"我的父母我的妻兒,他們怎樣了?"張文昌聲音顫抖,甚至有一絲惶恐,修道多年,而今卻難以自抑,生怕聽到什麼噩耗.

在他離開時,他的妻子有了身孕,孩子都快出生了,在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自泰山消失.

"他們都還好,你的父母年事已高,人都有生老病死時……你有了一個孩子,名叫張憶,容貌很像你."葉凡說道.

"那她呃……""張文昌嘴唇打顫.

葉凡自然知道,他在問他的妻子,那個時候他們兩人感情很好,卻不曾想分在天的兩端.

"她是一個好女人,一直在照料你的父母,將你們的孩子撫養長大,有一個,不錯的男人……"對她很好."葉凡說道.

張文昌凝語哽咽.步一步走向破敗的院牆,無力的坐在一塊斷石,抱著自己的頭顱.

"我……多麼想回到她的身邊,可是這無……"這星域,硬生生把我們分開."淚水劃過他不再年輕的面龐.

葉凡能說什麼,陪他坐在一旁,取出一包從星空另一端帶過來的煙,輕輕撕開.

昔年,張文章的煙癮不算小.

"咳……"張文昌顫糕著夾著煙,鼎力吸了一口,大聲的咳嗽,眼淚又一次嗆了出來.

在這一刻,他不是修士,只是一個待平常的中年人,甚至將步入了暮年.

"時間……星空啊……我恨!"化忍不住的對天大喊.

而後,他放聲大哭,斑白的兩鬣,有了皺紋的眼角,混濁的淚水,他夾煙的手指頭,哆哆嗦嗦,難以放到嘴邊.

"什麼斬道,什麼仙路,我都不想要……".我只想面到他們的身邊,陪著他們一起老去,做一個普通的凡人,不想留在這個世界."

張文昌咳嗽著,望向天空.

葉凡取出一些照片,以及特意錄下的一些片段,堆在破殿前,讓他自己慢慢看.

"這是……我的孩子?"張文昌不利索翻看照片,反複的摩挲.

"這是他小時候,跟我一樣啊."他又哭又笑.

當看完所有,張文昌對著妻子的照片,眼中有緬懷,傷感,幸福,掙紮等各和情緒波瀾.

"我對不起她……希望她能幸福!"說完這些,他潸然淚下,站起身來,哴蹌著跑進荒涼的破殿中.

葉凡沒有說什麼,更沒有去勸解,在拙峰漫步,看這個地方的舊景.

九級玉階,姬紫月當年闖過,可是而今她在何方?九只老鴉亦還在,有誰知道它們是神袱,是九支箭所化.

一天後,張文昌出現,憔悴了不少,像是一夜間老了二十歲.

"想開一些."

"我知道,只要他們一切都好,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張文昌說道,強忍著沒有落淚,此生只有一個目標了,那就是修道,也許有朝一日可以回去看一看.

李若愚並不在拙峰,于六年前就云游天下去了,一直沒有回來,讓葉凡多少有些遺憾.

張文昌修為並不高,修道數十年,而今也只是初入化龍秘境,不過根基很紮實.

葉凡想要相助他一臂之力,但是他卻搖頭,道:"李師說,慢一點沒關系,讓我靜心,不要急于求成."

他又說起了另一件事,道:"十年前,我見到林佳了她還活著……".當年劉云志,李長青他們並沒有捉住她."

"什麼?"葉凡心中一動.

"她在荒古禁地外的仙宮得到了大機緣,說那可能是太古天庭的一角也許有通向域外的路……""……""

她得悉葉凡竟能想辦法離開這個世界,也去撞仙緣了,覺得那里可能有通向星空的路.

"而且林住猜測,周毅,王子文當年可能根本就沒有走出來,不是還在仙宮中,就是意外去了另一片星域."

"太古天庭的部分遺跡……"葉凡蹙眉.

他離開了太玄拙峰,又一次前往荒古禁地,站在外圍,可惜什麼都沒有發現.

"只有從禁區中走出,才能發現那片仙宮嗎?可是,誰能保證一定能進去."

有朝一日,那幾人能自仙宮中走出,還是說他們已經去了另一片星域?他默默思量.

"星空,你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究竟有幾顆生命古星,九龍拉棺到底要去哪里?"葉凡望天,輕聲自語.

現在,他沒有時間去想深究這些,成仙路將要出現,天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無論是誰都要做准備了.

他離開荒古禁地,又一次路過姬家,輕語道:"你們在哪里?"

葉凡決定,處理完一些事情後去奇士府走一遭,若是真的有需要,他將去援救故人.

他祭出棋盤陣台,打開域門,下一刻出現在了西漠,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神秘的念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