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黑皇大哭
金se的聖猿說完這句話,就斃掉了銀月天王,翻手拍死,鮮恤淋淋,古族一代天驕殞落.

萬族各部人馬都從頭涼到腳,銀月天王這等驚豔人物,不久的將來很有可能會成為大聖,就這麼被殺了.

"噗.

同一時間,金se的聖猿手指向前楠去,另外的幾名祖王也都大叫,化成同一片血雨,全部斃命,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手下留情……"

火麟洞,血凰山等幾位老族長蒼老的聲音回dang,卻也只能趕後成為事實的血se畫面.

斗戰勝佛很果斷,將昆宙大聖的追隨者全部斬殺,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唯有一片血霧繚繞.

真賢城外,人們倍覺壓抑,大氣都不敢出,這是一個染血的結局,給許多人敲響了警鍾.

勝佛下須彌山,沒有什麼慈悲,出手凌厲,橫掃了諸敵.

皇族的幾位老族長全額頭青筋之跳,但到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已經[百度貼吧生,難道還要去責怪斗戰勝佛?于事無補.

"皇道爭推,各路英傑獰我侄兒出手,我聲不會計較.可若是身為聖級古王不顧身份以大欺小以勢壓人,那我也只能如此效仿."斗戰勝佛說道.

人們聞聽後,明白過來,斗戰勝佛所做一切不過是為了保護其侄兒而已,這是進行震懾,為祖王敲響了警鍾.

這麼多年來,斗戰勝佛都不管他的侄子的生死,那是未到時候,而今祖王插手,他便下了須彌山.

斗戰勝佛這麼強勢將昆宙大聖都給鎮殺了誰還敢觸黴頭?聖皇子今後絕對無人敢欺.

斗戰聖猿一脈,而今只剩下了兩位族人,可是卻是皇族不可招惹的一族,位列最強皇族內.

"只有兩人的強大皇族……唉!"

許多人心中都歎氣,這一脈真的太強大了即便人丁稀薄,可就是屹立不倒.

"我也不希望有聖級古王對我侄兒的朋友尋釁."斗戰勝佛又說了一句,掃向葉凡,姬子.

這句話一出,就相當于給了他們一道護身符,斗戰勝佛開口,便是一道不可違抗的法旨.

洲格殺完昆宙大聖,相信沒有人敢給他上眼藥,去找葉凡等人的麻煩,今日一戰足以震懾天下.

"請給位道兄到神蠶嶺一敘."神蠶一族的老族長邀請斗戰勝佛,渾拓大聖,黃金王,萬龍巢的大聖等.

"好正有此意."渾拓道.

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的老族長等也都點頭同意.

今日等若打破了天,八部神眾全滅,昆宙殞落,這是六合八荒都要震動的大事,屹立在絕巔大人物們肯定要坐下來談一談.

斗戰勝佛收起帝兵,法相歸于一身與幾大巨頭一起離去.

"叔命……"聖皇子叫道.

"走自己的路,闖過你父親的皇道天痕.叔叔老了,時間不多了,會盡量為你掃除一些障礙.

.,老猴子暗中傳音,帶著一絲多老與疲憊,腰背已不是那麼tǐng直.

"叔命.……,聖皇子哽咽他知道勝佛鐵血殺戮,是為他而進行的震懾.

"叔叔,快服下神髓吧."

"那些東西……再說吧."老猴子與幾位巨頭消失.

真賢城外,一片安靜.

片刻後突然沸騰,幾位巨頭消失,人們不再覺得那麼壓抑,各族強者全都長出了一口氣聲音嘈雜.

今日發生了這等大事,對很多人來說像是一場虛幻的場景,注定要天下喧囂.

"昆宙大聖死了,活過了太古,卻擋不住斗戰聖王的清算,一場太古舊怨畫上了句號."

"強大的斗戰勝佛,一如太古時代那般有氣魄,隱居須彌山多年,洲一回到萬族眼前就格殺大敵,橫掃了八部神眾…………,神蠶嶺,血凰山等皇族散盡,其他各大王族等也相繼離開,今日發生了這等大事,各族首腦都需要回去琢磨一番.

葉凡,聖皇子,姬子等人也都離開,沒有必要在這是非地久留,步入域門,消失天地中.

一場大戰就此落下帷幕!

而天下卻沒有就此平靜,消息傳到各地,許多修士全都在議論.

天皇子死了,不過是大聖舊怨的導火索,是一個引子而已,由此開始的一系列大亂,誰也沒有想到會這麼jī烈.

天下各地都不能平靜,盡管沒有bō及到人族,但還是讓眾多修士難以平靜,域外大聖戰舉世震驚.

"斗戰勝佛太勇猛了,不愧是古之聖皇的親弟弟!"

"什麼是絕代高手,在這一戰中得到了最好的體現,橫掃諸敵,推視天下."

這一戰的影響,遠超人們的想象,連最偏遠的地區都在談論,更是傳到了海外.

"這個天下要亂了,成仙路將開啟,指不定會跳出一些什麼怪物呢,域外的諸聖估計他快來了吧.

不光是人族擔心,就連古族也在密議,在這個大世一切都有可能發生,今日能死掉一位大聖,明日就可能會絕掉一大皇族.

成仙路開啟,一個無法想象的大時代將至,這年世界都將不在安甯,充滿了未知.

南域,廣寒闕.

絲竹悠揚,歌聲悅耳,這是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堂,在朦朧月se下格外飄渺.

與妙yu庵相仿,廣寒闕為東荒的一大煙花地,亦是一種古老的傳承.

一戰過後,葉凡,聖皇子,姬子回到南域,金身都放松了下來,登上廣寒闕飲酒.

不關風月,沒有所求,繃緊的神經放松,他們舉杯共飲,這一戰牽連甚廣因他們而起由斗戰勝佛而終.

"說仙域,話天路,古來征戰,大帝皆成空……"黑皇用力捶一面大鼓,它徹底喝多了又哭又笑的唱道.

一個沒有正形的大狗,哭著唱著,讓人愕然,而後又是一陣默然.

自古至今,修士所為的是什麼,最終目的就是成仙,可是又有誰做到了?不得而知.

"八萬年前,無始大帝強行打開仙域之門了嗎?"葉凡問道.

"我不知呃.……,黑皇無比傷感,喝的大醉它眸子中盡是滄古淒涼.

幾人皆醉了.

"我那個時候給封神源中,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一天是如此的突然…………,黑皇低沉嘶吼.

"無始大帝何等的強勢無敵,可是他也有老去的一天,從他出世,到敗盡諸敵橫掃生命禁區,數萬年流逝,再強大的人也擋不住歲月啊!"

黑皇越發的傷感,真情流lu,有淚水滾落下來,訴說這埋在心中的事.

"這個天地間沒有什麼能封住大帝,我在神源中眼睜睜的看著他慢慢老去……"

黑皇帶著不甘,用力向口中灌酒.

"那可是無始大帝啊,一生無敵橫掃了九天十地,古來無敵,到頭來卻也擋不時間長河的沖擊,眼睜睜的看著他步入暮年……"

世上有神源可卻不能延緩大帝身體的衰老,帝血太強大根本封不住!

"你們知道嗎,他是無始大帝啊,古來最驚豔與強勢,的人,他……竟然也有老去的一天!"黑皇痛苦大叫,不能接受這一切.

"你們可知,他還沒有成帝時,就徒手接過極道帝兵,格殺過聖靈,英姿偉岸,天下無敵,可是呃……也老了."黑皇大哭.

它追隨無始大帝,被封神源中,親眼目睹了那一切,看著天下第一強者垂暮,讓它心懷悲悶與痛苦.

"在世人看來,無始大帝強勢到了極致,沒有什麼做不到,可是卻也有老去的那一天,氣血枯渴,一個人孤零零的獨坐紫山中,走向人生的黃昏終點,對于一個蓋世無敵的人來說,這是多麼可悲的事!"

黑皇哭了,真情流lu.

它只是一只凡獸,無始大帝見它將要餓死時收養,帶在身邊,讓它成長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地.

無始大帝于他來說,好比親人父母,感情極深,難以說清.

它醉了,喃喃的述說著,講了很多不為人知的往事.

八萬年前,古天舒來了,進入了紫山,無始大帝封他進神源,讓他等到這一世,希翼他能新生,進入仙域.

也是在八萬年前,無始大帝生命無多了,活了數萬年,終是到了最後的時光.

"他讓我陷入了沉睡,讓古天舒也昏沉,自己與去逆天一爭,我不知……他是否成功了."黑皇自語.

事後,那座宏偉的道台上,只有一片劫灰留下,它與古天舒都生出不好的預感.

心中雖有希戴,但卻覺得結果可能很殘酷.

葉凡,姬子能夠從他的話語中做出判斷,大黑狗心中悲觀居多,只是平日不吐lu,不讓自己相信而已.

葉凡心中慨歎,雖未見過無始大帝,但是卻從各種傳說中得知了很多,給他的印象是,超越神明,無所不能,什麼都可做到!

然而,這樣一位偉岸的大帝,卻也有老去的一天,讓他還能相信誰真的可以長生不死?

"大帝你太要強了,永遠不肯低頭,也許有辦法活下去,卻傲骨錚錚,說不屑苟延殘喘,要以最強姿態進入仙域,嗚啊……我卻再也見不到你了."黑皇落淚.

葉凡,姬子,聖皇子都是一震,全都盯著它.

"望仙路,蒼涼一夢,白發扳散,碧海青天枯,萬古三十帝,多少聖賢塵灰中…………,黑皇大哭.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威世,成仙路將要開啟,即將到來,前路不如如何,誰也不清楚將要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