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戰之果
三名金se的聖猿共同出手,道行運轉到絕巔,催動三件帝兵一齊落下,當世誰能抗住?

即便是神靈轉世也得飲恨!

昆宙大聖顱骨碎裂,鮮血與腦漿濺起很高,紅se與白se混合,如一片桃huā綻放.

一道淒厲的叫聲透過黑暗的天宇傳到了大地上,讓眾生全都顫票.

一代大聖殞落,血液飛灑,即便〖體〗內有古皇兵也難以逆天,三皇兵齊至,結局早已注定.

位列當世最強凡人內,哪怕一塊雪白的骨片都是至寶,可煉成絕世聖器,然而卻什麼都沒有剩下.

在帝兵的攻擊下,他先是渾身碎開,血液橫濺,而後開始燃燒,成為一團灰燼,形神俱滅.

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來的幾位老族長等全部變se,張了張嘴,卻難以說出什麼.

斗戰聖王太洪斷了,干脆利落,搶先一步將昆宙大殺,強行造成既成事實,誰能去為一個死人開脫.

"叮鈴咚!"

悅耳的鈴聲響起,一團紫se光華自湮滅的虛空中沖起,這是昆宙〖體〗內的極道古皇兵,而今顯現.

"是萬龍鈴!"

中域,眾人悚然,果然還涉及到了另一個威勢滔天的太古皇族.

"是萬龍巢的古皇兵!"

這是一件奇怪的兵器R由一串紫se的神鈴串在一起而成,形如一頭紫se真龍,莓一個,紫鈴都如一節龍骨,仙光流淌,可以鎮龘壓九天十地.

"叮鈴咚!"

鈴聲如天簌,即便相距無盡遙遠,其音都傳到了大地上,讓人神hunyu出竅.

斗戰聖王手持黑se神鐵棍差點砸下去,而另一具道身手持降魔杵也幾乎出手.

"刷"

紫金萬龍鈴搖動,一瞬就消失,破開天宇,沒入遠處那個屹立于道痕中的模糊身影,這是萬龍巢的大聖.

斗戰聖王終究是沒有出手搶奪,因為古皇兵都內蘊神抿,是古之大帝級別的,降伏不了.以三件古皇兵鎮龘壓的一時,鎮龘壓不了一世,強行留在身邊,必然有殺身大禍!

天宇安靜了下來,誰都沒有說話,昆宙大聖被打死,已成為事實.

斗戰聖王神se漠然,而今他無所畏懼,三皇兵在手,發狠滅掉一個強大的皇族都沒有什麼問題.

早不來,晚不來非要這個時候來……"他自然明白這些人的心態.


有的人是屁股歪了,想拉偏架,而有的人早先不lu面則是想看他與昆宙的〖真〗實道行任何,當然也有真是為大局耆想的人,不願生靈塗炭.

"聖王心中的氣應該出一些了吧."火麟洞的老族長道.

"我等過早lu面,肯定趄不到什麼作用,還不如讓你們厮殺一番,泄去心中一些怨氣."血凰山的老族長開口.

斗戰聖王什麼也不說,盯住了黃金王,三件帝兵遙指向前,殺意不減.

氣氛緊張,所有人都變se,三只金se的聖猿現在可不是慈悲的佛,持三件古皇兵而立,誰都忌憚.

"聖王還是放過他一條命吧."渾拓大聖道.

黃金王臉se雪白,昆宙死在他的面前,讓他心中悸動,出了一身的白毛汗,死死的抓著黃金锏.

"黃金王,你不是說要以命換命嗎,還不快將神髓取出?"原始湖的老族長說道.

黃金王硬著頭皮,運轉無上玄功,亓啟極道皇锏的內部小世界,這是鎮龘壓該族仙珍的空間.

一個玉瓶出現在他的掌心,能有半尺多長,打開瓶塞,流光溢彩,芬芳讓在場的幾位大聖與老族長全都神se一震,渾身舒泰,宛若要舉霞飛升.

"絕世神髓!"他們都驚歎.

"這瓶神髓是我族目前最稀珍的東西,可為大聖延命一千年."黃金王苦澀的說道.

拿出這瓶東西比殺了他都要難受,這是他准備沖關時用的神物,是祖輩積累下來的仙珍,而今竟要拱手送人.

原本,他只想取出一半,送出五百年的"壽命"不曾想猴子眼下就要殺他,只得當面整瓶送出.

這個世間,延命的東西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對于大聖這個等階的人來說,即便百煉熬制出的寶藥也無效.

這瓶神髓可為大聖延命一千年,可想而知它的價值!

即便是幾位老族長與大聖也都有些眼紅,到了他們這般境界,早已垂垂老矣,哪個人不需要壽元?

這幾人都沒有多少年可活了,生命是制約他們在仙路上前行的最大絆腳石.

"刷"

斗戰聖王一招手,呀間就將這瓶神髓給攝取了過去,鎮龘壓進黑se神鐵棍內,免得精氣流失.

送出這瓶仙珍,黃金王像是被抽去了一身的力氣,這等于要了他半條命,精神萎靡不振,心都在滴血.

他知道這一生都只能止步于此了,再難寸進,而斗戰聖猿卻因此可多活千年,仙路更開闊了,此消彼長.

無盡的苦澀,黃金王收起極道皇锏,像是一下子蒼老了上千歲,這可真是自食苦果.

斗戰聖王不再看他一眼,真身與兩具道身挾三件古皇兵向萬龍巢的大聖逼去,依然是一語不發.


"罷了,雖然是為還諦缺的大恩,但終究是害得聖王涉險,我族自然也要付出代價."萬龍巢的大聖說道.

他站在道痕間,身影模糊,掌心中光華一閃,出現一株古藥王,高達半米,通體如墨玉刻成,藥香撲鼻.

"藥齡長達十幾萬年!"幾人驚呼.

藥王罕見,當世難尋,這是太古年間封印下來的一株.以常理來說,生長到八九萬年的古藥才能被冠以一個王字,卻難以活過十萬年這道關卡.

"這和藥王能延命三四百年."

斗戰聖王聞聽,仙光一展,給拘禁了過來,同樣封印進黑se神鐵棍中.

旁邊,幾位老放長眼巴巴的看著,眼中熱切無比,他們都快坐化了,這等神株對他們來說是名副其實的救命草.

斗戰聖王一戰震天下,不僅斃掉了昆宙大聖,還能多活上一千三四百年,讓人美慕與感歎.

斗戰聖王沒有再出手,涉及到了兩大古皇族,而且來調節的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燈,他亦心有忌憚.

萬族,高手如云,雖傳只有幾位大聖,但是蓋代高手從來都是隱匿不出的,不證道為皇,誰都不敢說天下無敵.

說不准某一天就可能跳出一尊不為人知的准帝來!

"這是一個大世,萬族共生,我們所等的不過是成仙路開啟,希翼進入仙域,望各族都能止戈."渾拓大聖道.

"說的也是,無盡歲月前,我等的祖先從其他星域進入這個顆古星,所為的是什麼,還不是成仙二字?可惜了……"一位老族長唏噓道.

他們都不是土著,萬族都是從不同星域趕來的.

"當年,我等祖上推演有誤,錯過了成仙路.將希望放在了我等的身上,希望舉族飛仙,莫要于此時戰火連天."萬龍巢的大聖點頭.

"人不犯我,我自不會動干戈."斗戰聖王話語簡短有力.

其他人都點頭,斗戰聖猿一脈就此揭過最好,不然還真會有大麻煩.相信,沒人願惹這只猴子了,一個真身,兩具道身,三件帝兵,誰對上他都要吐血.且,須彌山的信仰之力如海洋般,誰能攻上去?這只猴子成了那里的主人,已是先天不敗!

"讓這次的風云散盡如何?"渾拓大聖道.

斗戰聖王點頭,道:"沒問題.你們稍待片刻,我去將八部神殺個乾淨,免得日後他們繼續作亂,止戈要徹底."

"咻"的一聲,三只金se聖猿從天外戰場消失,渾拓大聖一陣無言,其他幾人也都發呆,而後一起大叫:"手下留情!"

中我,真賢城外,一群古族強者都震撼,他們透過通天法眼看到了域外的一切.

八部神將臉se慘白,一個個覺得末日來臨,幾位祖王頭皮發炸,昆宙都死了,他們怎麼辦?

渾拓大聖等出面調停,剛才他們還抱著希望,覺得能夠活下來,可是而今一看斗戰聖王早有決斷,誰的賬也不買.


就跟先打死昆宙一樣,他而今沖下來,是要造成既成事實,先下手除掉他們再說.

"逃!"

所有人都只剩下了這樣一個念頭!

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抗衡,難道要等著一位大聖持帝兵下來一個個抹殺他們?

然而,他們驚恐的發現,真賢城外有絕世大陣,神蠶公主早有准備,以神陣困住了此地.

"嚕……"不!"

八部神將驚悚,全都大叫,這等若斷了生路.

"轟!"

斗戰聖王來的極快,瞬息降臨,降魔杵向前一掃,佛光普照,血肉橫飛,骨塊四濺,八部神將後裔皆大叫,成片的死去.

即便是幾位古王也逃不了,在阿彌陀佛大帝的兵器下,只能大——聲,化成血與塵埃!

萬族高手全部喋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什麼,斗戰聖王即便成佛了,骨子中也依然如過去,霸氣而狂野,過去橫掃太古的氣魄還在.

"嘛……".

八部神將後裔大叫,卻改變不了什麼,沒有一個人能擋斗戰聖猿一擊!

而神蠶公主也出手了,道:"我說過,自今日後世上將再無八部神眾,自要說到做到."

血染長空,各族高手盡閉口,沒有一個人敢多語,更遑論干涉.

這一役,八部神眾除名!

"除非你們的祖上複生,真正的神將歸來!不然,你們也只能淪為別人手中的棋子,為虎作倀,壞掉昔日神眾英名."神蠶公主道.

銀月天王跑了,嗤笑斗戰勝佛將戰死,化為過糞土的幾位祖王也遁走了,他們在昆宙不敵的教那就離開了此地.

斗戰聖王直接撕裂空間,追了下去,半刻鍾後就將他們全都捉回.

在老猴子去天外決戰前,就在他們身上留下了印記,逃到天涯海角都無用,除非遠離這顆古星.

"斗戰一脈的大聖請慈悲為懷!"一個蒼老的聲音叫道.

"噗"

老猴子一只手落下,被拘禁回來的銀月天王當成化成了一團血霧,形神俱滅,從世上除名.

"我兄長誇獎過你的修道天賦,可並不代表我認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