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聖戰落幕
城外戰場發生這等驚變,昆宙大各與黃金王全都變se,沒有想到斗戰聖王這麼逆天,形勢立刻扭轉,變成了對他們極度不利.

這還怎麼打?多出來兩具道身,三件極道古皇兵都被催動了起來,足可以壓著他們打到爆!

"殺!"

三個斗戰聖猿一起出手,殺到天宇爆碎,三件古皇兵都複蘇了,三條身影飛來,橫掃他們兩人.

"斗戰勝佛!"

手持降魔杵的金se聖猿,口中自己的佛號,寶相莊嚴,出手剛烈,佛光普照,將昆宙瞬間就給埋在了下方.

昆宙臉se難看,但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迎戰,到了現在沒有別的選擇,退一步就是死,勇猛向前說不定能殺出個未來.

他〖體〗內溢出億萬縷仙光,格擋斗戰勝佛,法力全面催動,毫無保留,這是在拼命決戰.

"轟!"

降魔杵,綻放無量佛光,威力巨大無匹,一擊砸落下來,這個地方充斥著太初的氣息,天宇炸開,成為混沌.

此為帝兵,是佛教第一神器,為阿彌陀佛大帝親手祭煉成,從其名字就知其威能,是佛門護道的至高仙兵.

"啊

…"

昆宙長嘯,拼盡力氣對抗,不由得他不全力出手,不能提前搏殺一尊斗戰聖猿,最終他與黃金王必然要敗亡.

這尊斗戰聖猿完全是由須彌山的念力合道而成,金身不壞,手持降魔杵,做怒目金剛狀,一吼之下連昆宙大聖都一個趔趄,被震的氣血翻湧.

降魔杵,無上佛寶加持一切佛教妙術,在這一刻得到了體現,斬妖降魔,神能無匹.

"昆宙,納命來吧!"

斗戰勝佛怒吼降魔杵化成了一片璀璨的佛光,灑落而下,將昆宙壓的身體搖動.

以須彌山的無窮念力鑄出道身,手持彌陀佛大帝的兵器降魔杵,相輔相成,簡直就是無敵了.

不過,昆宙同樣驚豔,畢竟被評為堪比諦缺有足夠強大的手段與天賦,戰斗經驗非常豐富,殺了個勢均力敵.

另一邊,黃金王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對上了猴子的另一具道身,邊戰邊倒吸冷氣.

他誕生在太古年間,見證過斗戰聖皇的無上威勢,而今再次感受到絲絲縷縷的氣機心驚肉跳,寒毛倒豎.

這尊金se的聖猿強勢的過分,霸氣無邊,輪動一杆黑se的神鐵,壓著他打幾乎要讓他落荒而逃.

這是聖皇的大道,世間惟我獨尊,戰力逆世一條鐵棍橫掃天下,殺到狂暴,仿佛一尊戰仙臨塵.

黃金王不僅是驚懼昔日的斗戰聖皇,更是懼怕眼前那猴子的真身!

與古之聖皇同生一世,所有人的道都要被壓制,難以突破,不能臨近皇道即便避到了這一世都無用.

而今,猴子竟走到了這一步將聖皇的影響全部削去,鑄成了一尊道身這是一種大氣魄,了斷自己的過去,脫離了斗戰聖皇的道痕軌跡壓制.

這是一種巨大的突破,從此可以走出自己的仙路,若是造化加身,也許有朝一日能極盡升華,證道為皇也說不定.

"吼……"


金se的聖猿嘯傲天地,手持黑se的神鐵上劈下掃,殺的黃金王節節敗退,手臂發麻,手中的的黃金銅差點脫手.

他死死的抓住古皇兵,若是失去,必然要在第一時間成為劫灰.

這是一個充滿煎熬的過程,他被金se的聖猿氣勢所壓,〖真〗實戰力亦差了一籌,不斷倒退.最為可怕的是,黃金銅是皇級兵器,需要海量的法力灌輸,縱為大聖長時間下去也會被吸干.

"當!"

黑鐵棍立劈而下,大道痕跡垂落,砸在黃金銅上,發出一聲轟鳴,星域搖動,陌星破滅,黃金王負傷,口吐鮮血,難以匹敵.

"再吃我一棍!"

金se的聖猿雙手抱著大鐵棍砸了下去,黃金王被逼硬擋,極道皇銅溢出成千上萬縷光.

"當!"

黑se神鐵與黃金銅通過道痕交擊,金屬頗音震耳yu聾,迸發出一團熾盛的光,黑暗的宇宙像是炸開了!

"噗"

黃金王大口吐血,身子橫飛出去數以百里,手中的古皇兵差一點就脫手而出,一身法力近乎干涸.

"壞了!"昆宙大聖蹙眉.

黃金王肯定是擋不住了,而另一邊斗戰聖王的真身還沒有出手呢.

"轟!"

手持黑se的神鐵,擁有聖皇氣機的猴子追了下去,要大殺黃金王.而這個時候,猴子的真身也動了,身體覆蓋著神蠶族的九se皇衣,通體絢爛,直奔昆宙而去.

"你該上路了!"斗戰聖王的真身喝道.

昆宙大聖臉當時就綠了,他的確夠驚豔,天賦超絕,不比當年的諦缺弱多少,可是而今面對兩只猴子同時攻殺,神來了都得哭.

"轟!"

斗戰聖王上來就是一拳,身穿九se戰衣,仙光豔豔,揮動天地大道向前壓去,拳意蓋世!

"砰"

昆宙硬著頭皮大戰,在兩個猴子間縱橫,但是沒過多久就被累吐血了,被降魔杵震飛.

"嶁!"

他大口咳血,傷了元氣,在黑暗的天宇中倒退,難擋兩只猴子的絕世攻殺.

中域,真賢城外,八部神將,銀月天王等噤若寒蟬,而追隨昆宙大聖的祖王也都臉se發白,驚變來的太突然,逆轉過快.

剛才,還在說要血洗聖皇子,葉凡,神蠶公主的人全都閉上了嘴巴,恨不得立刻逍走.

有聖級古王幾乎在顫抖,剛才他還在說,斗戰聖王難以翻身,若是戰死域外,與糞土沒什麼區別.

"你們不是在叫囂嗎.攛掇古族各部一起出手,想將我等殺個乾淨嗎進來出手吧!"黑皇嘴巴很賤的說道.

神蠶公主向前逼去,對面的人一起倒退,現在誰能逆天,有哪一尊古王敢出手?


即便是銀月天王都神se晦暗,他知道今天可能要大禍臨頭了眼眸中的光華閃爍不停,猶豫不決.

"啊

…"

天外,這一戰即將落下帷幕,猴子一人三身殺的兩位大聖潰敗,全都身負重傷.

一人三身,持有三件帝級兵器,可以說有逆天的戰力,誰來了都得飲恨占據絕對壓倒xing的優勢.

這是大聖間的爭鋒,更因為掌控古皇兵,可怕了很多倍,三個猴子一起出手,戰到天宇沸騰.

"轟!"

一個金se的聖猿持黑se的鐵棍,槽黃金王差點給劈殺了,震的他血雨紛飛,落荒而逃以黃金銅護體.

另一邊,降魔杵威能無邊,伏魔之力澎湃,讓一些小行星都在搖動,將要墜落.

"砰!"

猴子的真身霸氣無雙借助神蠶族的古皇戰衣,以一對拳頭壓著昆宙打,讓其身體都快炸開了渾身是血跡.

這一戰,昆宙形神皆裂,傷勢極重,而且是大道傷痕,難以愈合,是被古皇兵震出的.

若非他〖體〗內同有一件極道皇兵,早已成為塵埃這場戰斗一面倒,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大地上人們神馳意動,這等戰斗多少年未見了大聖催動皇兵作戰,震塌了天宇.

戰到最後,三位金se的聖猿圍著昆宙與黃金王打,這兩位大聖隨時會成為劫灰,不複存在.

"當!"

黑se鐵棍壓落,黃金銅哀鳴.

"轟!"

降魔杵砸下,道光如海,昆宙大聖悶哼,一步一吐血.

到了此時,大局已經,聖戰即將落幕.

"聖王,請手下留情!"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自東荒來到域外,快到極致.

這是一個老人,相貌普通,與其說是古族,不如說更像是一名人族,似一名村野中的老叟,連穿著都是如此.

"渾拓大聖!"

中域,真賢城外,人們全都悚然,認出了這個老人.

渾拓大聖,威震太古,當年是唯一雙大聖身份向斗戰聖皇挑戰的存在,雖然被聖皇一只手就給〖鎮〗壓了,但並不丟人.

誰敢向太古皇挑戰?不說結果,單是這種勇氣就讓人敬佩,當時太古劇震!

天大的來頭,一生只敗給了聖皇,渾拓大聖于此時現身,一下子充滿了變數,讓很多人的心都跳動了起來.

"你也想出手嗎?"斗戰勝佛問道.

"聖王不要誤會,老朽並無此意,只是想當一個和事老而已."渾拓大聖道.


"現在想讓我罷手,不可能!"斗戰勝佛一口回絕.

"老朽也只是說說而已,聖王究竟要做怎樣的決定,一切憑本心.

不過,如果讓他們付出足夠的代價,不知能否平息聖王心中的怒火?若是就此皆殺,萬族可能有大亂,畢竟涉及到了兩大皇族."渾拓大聖蹙眉道.

斗戰聖王眼眉倒豎,一大皇族自然是黃金族,另一大皇族也非同小

可,將古皇兵借給了昆宙大聖.

"昔年,諦缺與我父是莫逆之交,兩次救我父xing命,這一次出手是為還人情,並不是對斗戰聖猿一族不滿."鼻金王邊戰邊開口.

就在這時,域外戰場又出現一道身影,非常的模糊,難以看清,話語古老滄桑.

"我族將古皇兵借給昆宙,也是為還諦缺人情,請聖王原諒,我族集付出一些代價."新出現的這道身影說道.

又一位大聖!

古族的大聖幾乎快到齊了,屹立域外戰場,向斗戰聖王求情.

諦缺,昔年傲世,絕豔古今,可與斗戰聖皇比肩,闖下赫赫威名,于一些皇族都有大恩.

"請聖王手下留情,以免萬族大亂!"

同一時間,又有幾位蒼老的身影出現,地上的人都震撼了,這幾人雖然不是大聖,但卻是幾大皇族的老族長,身份高的嚇人.

這些人一起出面調停,怕斗戰聖王一怒去攻打黃金族,古來皇族很少開戰,可一旦開打,這天地都將傾覆!

老猴子足夠強大,但是有兩大皇族涉足此戰中,提供了古皇兵,真要鬧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大戰止住了,這麼多人趕到,有火麟洞,原始湖,血凰山的人,更有人帶來了古皇兵,不得不暫時止戈.

斗戰聖王神se冷漠,持三件古皇兵睥睨眾人,而後看向黃金王,道:"你付出什麼代價保命?"

"我"黃金王為難,猴子的殺意襲來,這是要將他打殺啊!

"到了我等這番境界,最缺的不過是一條命,我若有命留下,自然得付出命的代價,願送上我族祖輩積累所留的神髓一瓶."黃金王說出,所有人都震動.

斗戰聖王沒有說什麼,盯住了昆宙,眸光懾人,三件帝兵齊舉!

"聖王手下留情……"有人勸道.

"猴子……"昆宙也矢叫.

"婁!"

斗戰聖王眼眸倒豎,向前猛殺,皇威將所有人都震飛了出去.

"

…"

一聲慘叫發出,渾拓大聖的頭顱被黑se神鐵打了個千多萬朵桃huā開,即便〖體〗內有古皇兵也護不住!

求月票啦,月中,深情的呼喚月票投來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