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皇道爭雄
域外戰場,一片枯敗與荒涼,爛掉的金屬戰船,可怕的聖人遺骸,神族的瑩白骨架等,散落的到處都是.

碎掉的聖兵,不朽的神秘尸體……很多都是珍貴的材料,但是時間磨毀了一切.

斗戰勝佛沉默,一個人獨對兩位大敵,這是一種難以想象的壓力.大聖神通蓋世,可摘星拿日,亂天動地,跳出一個就可以毀掉塵世.

"咻!"

昆宙的身體與極道皇兵相合,化成一道仙芒,主動攻向老聖猿,而今幫手來了,他更加沒有什麼顧忌,出手霸烈.

斗戰勝佛持黑se的神鐵抗擊,霞光一片,道痕無窮,劃破黑暗與冰冷的天宇,隆隆雷鳴.

這是大聖間的無上對決,借助極道古皇兵而戰,將這種大戰提升到了極限盡頭,簡直像是古之聖皇複活了.

鬼哭神嚎,yīn風怒號,雖是在外太空,但卻于真空起颶風,化出大瀾,各種神魔異相齊現,斷頭的聖人,無頭的神族,生有仙翼的聖靈……

這是一幅可怕的景象,全都是古皇兵展現出的,是昔日它們所斃掉的無上高手!

黑se的鐵棍瑞光萬縷,與昆宙連連交擊,兩者劇烈碰撞,風云動dang,jī烈大戰,極道對決,大聖在拼生死.

然而,這注定不是一場公平的較量,另一位大聖怎會袖手旁觀,在第一時間馳援,似一片彗星齊至,讓黑暗天域化為璀璨.

"當!"

這是極道皇兵的道痕交擊,當時就炸開了,域外戰場四分五裂,三道身影各自倒飛向一旁,那個地方成為黑洞.

中域,真賢城外,人們不得不發顫,分明感受到了古皇的氣息,這種級別的對決他們只能仰望.

"原來是你……"

域外戰場,斗戰勝王穩住身形,望向戰場另一端,第三位大聖的身份因其手中的兵器而曝光.

這是一個渾身都被黃金光籠罩的身影,在他的手中持有一把黃金锏,極道之威浩dang,壓的天宇崩塌,大道轟鳴,上億縷仙霞騰騰而上,無比的神秘.

"是……是黃金族的極道古皇兵,一大皇族竟然都卷了進來!"

"沒錯,是名動太古,相傳可以弑神與打仙的黃金锏,是很少出世的古皇兵!"

中域,真賢城外,所有古族都顫栗了,萬沒有想到這個低調,但卻無比的強大的古皇族出手了.

這可真是一場大亂,古皇族間要發生大戰了嗎?

黃金族,一個無比神秘的古族,威震太古,顯赫無比,能在萬族中被譽為黃金家族,他們的血統與實力自然是震世級的,這是一種地位的認可.

誰也沒有想到,太古一個舉足輕重的皇族出手,要助昆宙,鏟除斗戰聖王,是一個非常不好的兆頭.

斗戰聖猿一脈盡管族人稀少,不過三兩人,但卻是名副其實的古皇族,這樣等若是皇族間開戰了!

太古年間,這種事很少發生,都在極力避免,因為影響太大了,後果無法預料.將他們所統馭的上百族等都卷入進來,戰火一起,萬族都可能會大亂.

神蠶嶺,血凰山,火麟洞的人都蹙眉,這件事進一步擴大化,超出了預料,可能讓古族間發生天崩大戰.

"北原的黃金家族是……"葉凡心有疑問,他曾斬殺過金赤霄,據聞是古族後裔.

"是黃金族的一支王脈,與人族通婚,血脈不斷稀薄所致."黑皇道.

聖皇子怒目望天,透過陣台上的通天法眼可以見到域外的一切.

"可恨,黃金族竟然出手了!"神蠶公主驚怒交加,心中憂慮,有一種無力回天的感覺,強大的黃金族出手,後果非常可怕.

"哈哈……哈哈哈……"昆宙大聖的一位追隨者肆無忌憚的大笑,黃金族碩果僅存的大聖一出,結局幾乎已定.

誰不知道黃金锏的恐怖,可以弑神,打仙,被一位大聖持在手中,可以打爆一顆顆古星!

"你們以為有斗戰聖王出世,就可以掃平一切嗎?這個世上有數位大聖,可不僅是他一人."對面,有古王冷笑道.

八部神將全都長出了一口氣,現在大局幾乎已定,兩位大聖各持一件極道古皇兵出手,星海中的神來了都能斃掉.

葉凡,聖皇子,追隨斗戰聖猿一脈的人全都心中生憂,這還怎麼打?斗戰聖王是一個血肉之軀,畢竟還未證道,此戰若無奇跡,xing命危矣.

"我去助他!"神蠶公主就要沖天而去.

"公主不可."神蠶嶺的一位老道人急忙攔住了她.

神蠶公主也知,不為大聖,上去也改變不了結局,她眸中有水霧彌漫,只是不想看著斗戰聖王血染長空而已,想陪其共生死.

"有人說要鏟平我八部神將,讓我們永遠除名,我說……這是癡心妄想,她自己會覆滅!"八部神將中的一位聖級古王說道.

"砰!"

神蠶公主出手,風華絕代,素手射霞光,橫掃前方成片的古族強者.

"咚!"

銀月天王抗擊,擋住了她的攻勢,瓦解了八部神將的厄難,橫空攔住她的去路.

天外在大戰,地上也要分生死,雙方勢力針鋒相對,大戰一觸即發.連葉凡,聖皇子都做好了戰斗的准備,現在形勢嚴峻到了極點.

突然,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從天外湧來,大聖境的戰斗展開,生死交鋒,從無盡遠的天宇中脈動下來.

大聖爭鋒,絕巔對決,三道身影化成了三道永恒的仙光,縱橫馳騁,大戰到近乎化道!

黃金族的古王很恐怖,是萬族碩果僅存的幾位大聖之一,被稱作黃金王,他身材枯瘦,但是勇動萬族,強大無比.

他展動各種妙術,透過古皇兵發出,威力也不知強大了多少倍,十方天宇隆隆,大道和鳴,天地交感,像是在開辟一個新的大世界.

一頭黃金長發披散,他連瞳孔都是金se的,一吼之下,一顆小行星都炸碎了,化成一片絢爛的光!

地上的人全都倒吸冷氣,連追隨斗戰勝佛的聖級古王都臉se雪白,這等人物怎能去抗衡?一個人就可以橫掃天下!

黃金王枯瘦的軀體內蘊滿了毀天的力量,手中的黃金锏每次掃出,天外戰場都會崩開,化為黑洞.

锏,不細看似是一把古劍,其實長而無刃,有四棱,更像是一個有劍柄的短棍,是一種重型兵器.

這把黃金锏連仙都可以打,震爍太古,每一次出現都會出大事,伴隨有絕世大人物殞落,而今又一次出現兆頭.

老猴子雙臂一震有億萬均之力,可毀日月,手中黑se神鐵與黃金锏硬撼,雖沒有真正交擊,是通過道痕進行,但卻也發出震天響.

神術成片,化成了煙雨,斗戰聖王獨戰昆宙與黃金王,呼嘯天地,連星辰都在抖動,大戰到了白熱化.

葉凡等人的的心都沉了下去,到了這番境地,大聖縱有差距也不明顯了,因為手持的是極道古皇兵.

昆宙如諦缺複生,黃金王亦勇不可擋,催動兩件古皇兵壓制斗戰聖王,長時間下去,必然成功.

"猴子,你不是能借來神蠶族的戰衣嗎,怎麼不亮出來防禦?"昆宙冷酷的說道.

地上,人們都無奈,深知斗戰勝佛的顧慮,同時催動兩件帝級兵器,即便他為大聖,長時間下去也會被耗的干涸,到那時便更危矣.

黃金王一吼,成片的隕石成為劫灰,他神勇不可擋,金se的曈孔射出絲絲縷縷的異芒,手中的黃金锏更是璀璨!

"當!"

斗戰聖王只身獨戰兩位大聖,輪動黑se仙鐵棍,與他們碰轉出一道道滅世的光華,域外發生了大崩潰.

"轟!"

鐵棍橫掃,他們殺入黑暗的星域間,又一顆暗淡的星辰被打爆,綻放出了刺眼的光火,讓那里亮如白晝.

地上,所有人都頭皮發麻,大聖戰過于可怖,而今誰上去相助都只能枉死,這是一場驚世的大聖對決.

三位大聖糾纏在一起,快到人們反應不過來,最後都難以看清他們的神術了,只能見到神霞蒸騰而起,天宇崩開.

這片星空破敗不堪,古老的天外戰場不時撕開,日月都在搖動,星辰都會隕落,無論是什麼都可能會毀掉.

三位大聖殺的眼紅,戰到jī烈處,星空都崩壞了,不時出現黑洞,殺進殺出,常被混沌淹沒,舍生忘死.

葉凡,聖皇子,神蠶公主等人的心都在下沉,站在這一邊的祖王也都臉se發白,後果不堪預料,仿佛已見到一幕悲劇上演.

兩位大聖出手,渾身都在散發無量光,分別與極道皇兵合道在一起,即便斗戰聖王再強大也難以獨抗.

"不公平,以兩件皇級兵器殺一人,無恥!"聖皇子咬牙道,渾身金se發毛倒豎,恨自己幫不上忙.

"斗戰聖王不是能借來三件古皇兵嗎,大可讓一起祭出啊,哈哈哈……"對面有一位古王放肆的大笑道.

"諸位,大局已定,他們不是說要鏟平我八部神將嗎,不若我們出手,一戰全殲他們所有人,血洗個乾淨!"又有一人建議.

無論是八部神將大軍,還是銀月天王等全都一致認為,斗戰聖王必然要殞落,再也沒有了一絲生的希望.

"嘿……"刺耳的冷笑,無情的眸光,這群人士氣高昂,想要出手滅掉神蠶公主,葉凡,聖皇子等人.

"沒有希望了嗎,若是這樣,我與你共生死,一同戰死上路……"神蠶公主說道,雖有悲傷,但卻無軟弱,眸光瞬間凌厲了起來,盯著前方所有人,道:"斗戰聖王一生光明磊落,不是你們所能辱沒的!"

"他就是將來能證道又如何?在堪比諦缺的兩位大聖攻擊下,必死無疑,成王敗寇,只要殞落,就是糞土!"一位祖王冷笑連連.

"兩位大聖聯手,你們也有臉說的出口,即便勝了也無光彩!"聖皇子怒斥.

"本就是為引他下須彌山,為的就是斃掉斗戰聖王,無論怎樣做都不為過."一位聖級古王冷漠的說道.

怎麼辦?斗戰聖王若是殞落,將會有天大的災難,一場血雨腥風將刮遍大地,站在斗戰聖猿這邊的人心頭meng上一層yīn霾.

"轟!"

眾生顫栗,天外發生了驚變,古皇氣息浩dang星域,一把降魔杵出現,一套神蠶甲胄閃爍,照耀出永恒仙光.

"你……怎麼會這樣?"昆宙大聖失se.

"是……斗戰聖皇,他怎麼還活著?!"連黃金王都驚恐了.

黑se神鐵,降魔杵,神蠶戰衣,三件古皇兵分別被三道身影掌控,與前方的兩位大聖對峙!

這是一場驚人的變故,誰都沒有想到,一切太突然了,此時一下子多出兩道偉岸的身影,都有氣吞山河之勢.

其中一個佛光普照,神聖祥和,是一位金se的聖猿,雖然帶著慈悲相,但卻也有迫人的氣勢,與斗戰聖王一模一樣.

"這是……須彌山的無盡信仰之力!"昆宙當時跟吃了個死孩子一樣難受,臉se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他對須彌山上的神秘偉力無比忌憚,故此將斗戰聖王引下山來,然而卻不曾想,斗戰勝佛化那如海的念力,煉出了一具道身.

須彌山信仰力化成的斗戰聖王,手持降魔杵,慈悲中帶著威嚴,作獅子吼狀,神威蓋世!

而另一邊多出的那道身影,活脫脫就是昔日的斗戰聖皇,眸光懾人,睥睨天下!屹立在那里,手持黑se的神鐵,讓大道都在顫抖,九天十地,唯他一人獨尊!

"這是……沖破桎梏,斬斷聖皇大道所帶來的影響,凝聚出了一具逝去的我?!"黃金王臉se非常差.

這一具斗戰聖王,神似昔日的無敵聖皇,手持黑se的神鐵大棍俯視他們,恐怖無邊.

至于斗戰聖王的真身,已穿上了神蠶戰衣,九se仙光沖霄,戰意高昂,開口道:既然你們喜歡群戰,那麼我也奉陪到底,不過這一次是三個我,打你們兩個!"

"哈哈……"中域,神蠶公主如絕代女皇般強勢大笑,紫發飛舞,空靈神韻斂去,凌厲迫人.

而在那對面,所有人都如墜冰窖,不少人面如死灰!

月中了,為猴子呼喚,三皇兵齊舞,高呼,猛烈些,求支援,呼喚!……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