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大聖戰
昆宙身體碩長……身穿月白戰袍……灰發披散……眉心間垂掛著有一枚黑金墜,為大帝專屬神材,守護自身額骨仙台,體內溢出一縷縷仙光,這是極道古皇兵在複蘇.

他屹立在域外太空,像是一尊亙古長存的神抿,灰色的眸孔內日月輪轉,開天辟地,恐怖無邊.

他這樣一說,任誰都要從頭涼到腳,被他稱作道兄的豈是凡俗?最起碼也得是一位全天下共拜的大聖!

祖王,出現幾尊也算不得驚奇,畢竟萬族共生,這是一個大世.然而,真正的大聖卻是罕見的,一顆古星也只有幾位而已.

可以說,能夠走到這一步的人,都有證道的機會,擁有古來罕見的道骨,皆是天縱之姿,絕代的人物!

能成為大聖,彼此間實力不嘗相差過多,同為踏上仙路的巨頭,走到了這一步,若是不成樣子,怎能成為大聖?

昆宙的話語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兩位大聖聯袂而來,斗戰聖王多半危矣!

天外戰場,一片枯寂,斗戰勝佛眸光開閻間,精光爍人,犀利如刀.

中域,真賢城外.

神蠶公主騰的起身,就要沖向天外,紫色秀發飛舞,鳳目中煞氣出現,靈動神韻盡斂,她不怒而威,宛若一代女皇.

她心中憂懼,眸子射出的兩道光束寒氣襲人,她難以自制,關心則亂,兩位大聖共同出手,老猴子可能會有大難.

"公主且慢!"神蠶嶺的一位老道人攔住了她,雖然不忿與擔心,但是上去也改變不了什麼.

大聖,是一個讓聖級古王都要仰視的存在……超出了人們的想象,抬手間可毀掉半顆古星,不站在這一列,去了也是枉死.

"怎麼比段德還無恥,並不是獨戰,而是要群毆……尼瑪的!"連黑皇都忍不住詛咒了一句.

"真可謂一脈相承,天皇子如此也是他授意的吧."葉凡道.

真賢城外,幾座陣台上道紋轉動,密密麻麻,通天法眼顯化,將域外戰場中的一切都映了出來,真實可見.

所有人都不能平靜,這一戰竟然涉及到了第三位大聖,越發的可怖了……多半牽扯到了某一太古皇族!

昆宙這一族雖然傲視群倫,但並沒有出過古皇,不可能有帝級兵器,自然是借來的!

"該不會是那……古之天皇的兵器吧?"

其中一位古王顫聲說道,讓人一陣體寒,天皇子死了……可是古之天皇的道兵未顯,成為了一樁懸案.

"古之天皇啊,他的兵器絕對可以破滅永恒,是一件無上仙兵!"

任何人想到這一可能,都會坐不住,今天這件事鬧大了……愈發的無法收拾,多半會打到星域崩開.

"哈哈……"有一位祖王大笑了起來.

斗戰勝佛一出,立時有一群追隨者顯化.而昆宙大聖功參造化,威震古今……自然也有古王相隨.

此人在這個時候大笑,可以說肆無忌憚,認准斗戰聖王將要殞落,毫無顧忌.

"即便是聖皇的親弟弟又如何?我就不信他可以逆天……比其兄長還要厲害,結局已注定!"他冷聲說道.

諦缺……為一天縱神傑,可與古之聖皇比肩.而他的子侄昆留,同樣傲視太古,是一個至今沒有敗績的大聖,有諦缺的風姿.

這樣一個無敵大聖,再加上另一個同級人物,一起出手的話,強如斗戰聖王多半也得殞落.

"滾!"神蠶公主一步上前,就要出手.

而這個時候,銀月天王也踏出了一步,擋住了他的去路,空鋒相對.

突然,天地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幾乎趴在地上,身心顫抖,覺得像是走到了生命的終點.

一道天威自天外傳來,壓的人們要窒息,任你是一方族主也擋不住,身體僵硬,欲倒拜下去.

大聖戰開始了!

人們震驚的發現,域外戰場已是天崩地裂,斗戰聖王一拳轟出,湮滅了外太空,讓一切都回到了原點,混沌氣澎湃.

大聖一擊,誰人可擋?

昆宙消失,出現在另一片天地,屹立于枯寂的宇宙中,冷漠無情的看著他,道:"猴子,你無力逆天!"

在他的肌體中一縷縷仙光射出,他整個人如同合道了一般,在複活一把古皇兵,上來就要絕殺.

什麼切磋,什麼悟道戰,一切都是虛言,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目標只有一個斃掉敵手,無所不用.

昆宙神色冷漠,發絲飛散,借助極道古皇兵,讓氣勢攀升到了一個極盡境界,仿佛化成了一位古皇.

"鏘!"

斗戰勝佛自然不會手軟,在其手中出現一杆黑色的鐵棍,仙光豔豔,瑞彩萬條,極道皇威肆虐天宇.

這是聖皇的兵器,乃是一件仙珍,鎮龘壓太古,也不知打殺了多少古王,斑駁痕跡中亦充滿了霸氣.

"嗡!"

斗戰聖王化成一道光,手持霞光皿射的神鐵,化成一頭傲視天地的戰神……立劈了過去.

他輪動大棍,雙臂一振,日月齊搖,星域都顫求了起來,崩塌整片域外戰場,打向昆宙大聖,可怕到了極致.

中域,真賢城外,各族強者都雙股戰戰,有一種生俱來的恐懼,即便相隔這麼遠,身上也都起了一層小疙瘩.

連聖級古王都屏住了呼吸,安靜到了極點,沒有一個人說話,全都在沉默關注.

域外戰場,一聲神魂發出的長嘯,氣壯河山,斗戰聖王勇不可擋,讓昆宙大聖都不得不避其鋒芒,不與神鐵交擊,連連倒退.

然而,老猴子的速度太快了,壓著他而行……闖入漆黑的宇宙中,手中的黑色仙鐵壓的天宇都在崩裂,時光流轉.

那是一片汪洋,是屬于大道的瀚海,斗戰聖王挾萬鈞之勢,狂霸天地間,呼嘯而行,可以摘星拿月!

一杆黑色的神鐵抵在前方,始終壓著昆宙而行,破滅一切阻擋,域外的遺骸,隕石等全度炸裂,成為粉末.

通天法眼將這一切都清晰的映出,人們看的真切,骨縫中都在冒寒氣,這得多麼的大的神通才可以在天宇中橫行……恐怕一根指頭就足以掃滅在場的人.

所有人都明白了,斗戰聖王凌厲攻擊,不給昆宙喘息的機會,想先解決掉他,意欲在另一人未到時就滅敵.

這是何等的強勢與自信,敢這樣出手,惟我獨尊,真認為可以擋屠掉一位大聖嗎?

"轟!"

終于,斗戰勝佛戰血沸騰,壓著昆宙大聖而行,一棍落下,將前方一顆小行星給抽的爆碎!

這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場面——顆小星化成了一團光,徇爛之極,如煙花在綻放!

大聖可摘星捉日,吼掉月亮……這並不是虛言,他們真的可以做到,所有人都親眼目賂了這一幕.

一個小行星被打爆了,斗戰勝佛持黑色的神鐵……仙氣騰騰,霸氣凜凜,一棍擊碎一顆星,震的每一個人都從頭涼到腳.

勇冠天下,誰與爭雄?

人們根本就說不出話來,這等威勢拿什麼去匹敵,這一戰若是發生在中域,生靈必然都滅.

然而,當徇爛的光消失後,人們吃驚的發覺,昆宙無恙,並沒有死,去,身體內一縷縷仙光流轉,彌漫全身,屹立域外.

銀月天王,八部神將,以及這位大聖的追隨者,全都長出了一.氣,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劃才若是昆宙被打死,麻煩就大了.

"猴子,我說過了,你的末日到了,今天你無力逆天!"

昆宙大聖出手,體內的極道皇兵透過其雙臂,射出兩條光束,大道倫音震耳,割裂了域外戰場.

"當!"

仙音震耳,古皇兵在交擊,大聖對決,這是後荒古時代,近一萬年來,最為驚天動地的一戰!

昆宙大聖亦是神勇,灰發拔散,眸光嚇人,仙光萬縷,肌體與古皇兵凝結為了一體,展開了一場神戰.

"都說,昆宙大聖風采絕世,可與他的族叔並論,而今一見,果然如此,一生都未嘗一敗呢!"

"驚豔萬古,過……很可能是第二個諦缺!"

人們吃驚,昆宙大聖舉世難有敵手,這些年來,萬族共尊,簡直有其族叔的無上風采.

而這一戰,堪比斗戰聖皇昔年與諦缺的一戰,都是處在大聖境,巔峰對決!

"我不是諦缺,你也不是斗戰聖皇,這一戰的結局,將與太古前的爭皇大戰完全不同!"昆宙喝道.

斗戰勝佛一語不發,手中的黑色仙鐵瑞霞噴薄,壓塌天宇,愈發神勇了,橫掃前方大敵.

"轟!"

突然,另一邊出現一股同樣恐怖的光團,向著老猴子壓來,不少巨大的隕石橫飛,當場成為了灰燼.

第三位大聖出手,不再旁觀,攻向斗戰勝佛!

"鏘"

"當!"

斗戰勝佛輪動黑色神鐵,同時與昆宙還有這位大聖硬撼了一擊,而後橫飛出去上百里,屹立在虛天上,橫棍而立.

"壞了,第二個人也持有極道皇兵,果真也在大聖境,天大的麻煩出現了!"黑皇變色道.

"叔叔!"聖皇子目眦欲裂,他知道這將是一場大禍,自己的叔叔如何相抗?

"怎麼會這樣?"葉凡蹩眉,掃過原始湖,血凰山,火麟洞等幾大古皇族,除卻他們外,誰能提供帝級兵器,也許就是某一皇族碩果僅存的大聖出手.

天外戰場,斗戰勝佛沉默,神骨錚錚,卻一語不發,看向不同方位的兩位大聖,持仙鐵棍獨立.

"猴子,我知道你還有須彌山的降魔杵,也能借來神蠶嶺的古皇衣,但這又能如何,你敢一個人長時間催動兩件帝級兵器嗎?殞落是你唯一的下場!"昆宙冷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