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斗戰聖皇一脈
宇宙大聖有一個族叔,名為諦缺,驚才絕豔,傲視古今,論之史同齡的幾位古皇甚至都要強一籌,震動了整個太古.

諦缺,天資驚世,少年成名,曾于一夜間挑戰十二族高手,血戰驚天下,舉世顫票.

很不巧的是,在那個時代出了一個牛戰聖猿,同樣的仙骨神肌,尤以戰力聞名于世,他們成為最璀璨的兩顆聖星.

這等天驕只出一個足矣,兩人共處一世自然是一場悲劇,由此而發生了多場巔峰對決,被載入太古神戰史.

太古年間,風云際會,萬族同出,如此大世競爭最是殘醅,想要證道成皇,真的比登天還難,需以一身戰敗萬族天驕.

兩人橫掃了太古,最終不可避免,只能生死力持,從斬道,到成聖,再到聖人王,又到大聖,一生也不知戰了多少次,每一戰都堪稱驚天地泣鬼神.

可以說,在太古眾族眼中,他們是一生的對手!

最為傳奇的一役當屬兩人成為聖人王的那一戰,兩敗俱傷,全都垂死,而諦缺掙紮過生死線,于那一役後生命力突然激增,活出了第二世,壽元,增加了一倍.

這無疑是轟動性的,震驚了太古,萬族皆嘩然,幾乎一致認為諦缺必將勝出,成為太古又一皇.

永曾證道,就能踏出第二世,這種人少之又少,但並不是沒有例子,諦缺,白衣神王姜太虛都在這一列.

當年,各族都認為,諦缺必然能笑傲到猛後,因為斗戰聖猿負了重傷……耗掉了大量的生命本源.

然而……在兩人在大聖境的終極一戰中,所有人都預料錯了,猴子的父親風采絕世,照耀太古,雖九死一生……但最卻終勝出,無可爭議的力壓諦缺,無敵天下.

後來,諦缺一生郁郁寡歡,修為未有寸進,停在了大聖這道關卡,任歲月流淌,都沒有再向前邁出哪怕一步.

一個震古爍今的天縱人物,其身的光環快速暗淡……再也沒有能閃耀出火光,黯然收場.

而猴子的父親雖有挫折,但卻由此而一路逆伐而,在證道路勇猛精進,打遍九天十地無敵手,驚豔風采照亮了整片太古.

猴子的父親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生中與諦缺生死對決,傷勢日積月累,竟然成為了一種大道暗傷.

初時,他並沒有在意,可是當沖擊極道皇境,進行最後的證道時卻發生了大災難,大道暗傷發作……差一點死掉.

這個後果很嚴重,他第一次證道失敗,幾乎被判了死刑,沒有人認為他能夠成功了……因為想重新證道會難多倍.

然而,猴子的父親卻非常人可比,悟道,證道發生不測將死,以不死藥……蟠桃度過死關,出來後龍精虎猛,再次沖擊極道皇境——舉成功.

可以說當時驚掉了一地的眼球,比之第一次證道難了多倍,他卻一闖而過,毫發無傷,戰力達到了逆天之境!

諦缺,活出了第二世,天資古來罕見,仙根爍世,舉世難尋,然而卻敗了.

斗戰聖皇,九死一生,曆盡磨難,最終卻勝了,一生無敗,戰力稱最,被尊為聖皇,這是天大的殊榮,與古之天皇比高!

"我父親可能是古皇中生命最短暫的,但是其道行修為等卻站在最前面."猴子輕語道.

斗戰聖皇只活了一萬多歲,相對于其他古皇來說,稱得是"英年早逝".一是因為其過早耗掉了不死藥……蟠桃,二是因為他太強了,于塵世化戰仙,悟道與修行太過霸烈,過于損耗生命精元.

斗戰聖皇逆天而行,終究是功虧一簣,未能化成戰仙,他的坐化影響巨大,讓整片天地提前大變,北域生機消失,赤地無疆,寸草不生.

當然,即便沒有斗戰聖皇化戰仙,大道規則也必然會變,只是提前了很多年而已.


"大河東逝,浪花淘盡英雄,古皇爭雄,皆化塵埃中."昆宙歎道.

"諦缺死了,我還是有點不相信."斗戰勝佛蹙眉.

這是一個可與斗戰聖皇比肩的人物!是其一生的對手,光輝照太古,傲視群倫,逆活兩世,開創奇跡,他只差一點就成為至尊.

可以說,若非與猴子的父親同處一世,他必然證道,其戰力高于古時有皇姿的同齡人.

"連斗戰聖皇都坐化了,更遑論是我的族叔,便是逝去了也屬正常."昆宙說道.

"他活出了第二世,比你的生命都要悠茶……."斗戰聖王道.

眾人也都露出疑色,諦缺天資太高了,風華絕豔,逆活兩世,生命精元磅礴,可以度過很漫長的歲月.

"他確實早已葬于塵埃中了."昆宙惋惜.

"當年,是你讓他出手的,不然他早已與世無爭,怎會禍亂天下?"斗戰聖王的金睛犀利如芒.

"不錯,是我讓他出手的……,昆宙並沒有否定.

眾人一陣心驚,而後釋然,回想起那段歲月,一些迷霧吹散了.

斗戰聖皇以不可阻擋之勢崛起,可與他比肩的蓋代天驕諦缺黯然收場,一生的對手,就此沒有再出現交集.

證道為聖皇……猴子的父親有太氣魄……根本就沒有計較昔年的恩怨,縱然無敵天下,也沒有鎮龘壓過該族.

"你的皇兄氣吞山河,自然不會尋我族叔麻煩,而他自己也沒有什麼複仇之心."昆宙淡然開口,說出了諦缺出手的原因,道:"我只是告訴他,不打破常規至理,不走出自己的不變世界,他即便有古今第一天資,也無法證道."

"他便是因此面出手了?"斗戰勝佛平靜的問道.

"沒錯,打破自己的人生桎梏,就是要做平日不想做,不能做的事,他的天資不比聖皇差一毫比我更明白這個道理!"昆宙說道.

"我就知道以他的心性來說,怎能會做這等違心之事,你為了攛掇他,還真是費了一些心思."老猴子道.

他對諦缺的評價是極高的,畢竟那是一個可與斗戰聖皇比肩的人物一生只惜敗給了他的兄長而已.

這些都是太古秘辛,不說出來世人永遠不知,極道皇境的人物亦有各種無奈,人們得悉後只能一聲輕歎.

諦缺出手,即便敗于斗戰聖皇後,一生修為都沒有寸進,也是一個可怕的大聖,當年強大如聖皇的親弟弟,一戰過後也是重傷垂死,悲嘯天地,遠走西漠.

"我族叔與你戰平,回來後更加悲郁,不久就死了."

人們全都悚然,斗戰聖王昔年一戰竟真的拼死了諦缺,這可絕對是震動太古的可怕大事完全能載入神戰史,而且是很濃重的一筆.

"一門兩兄弟,全都可與諦缺爭雄,這可真是……逆天了!"所有古族都驚憾.

諦缺是誰?本應證道成皇,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位非凡的古皇,一切只因生不逢時!"想不到,斗戰聖皇的幼弟不弱其兄來……若非一世可能是一門二皇啊!"

無論是人族,還是古族得悉這些秘間後都是心緒澎湃,難以自制,熱血洶湧,不能平靜下來.

斗戰聖猿一脈不過幾人而已卻成為太古一大皇族,這根本不是什麼僥幸,是大有道理的.


他們這一脈一般都可成為聖人王,戰力無以倫比斗戰聖皇五六千歲時,其老父還在世也正是因此有了一個幼弟.

當年的"太聖皇."是一個傳奇人物,留下過很多傳說.

在這種情況下,葉凡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忍不住問猴子,結果他支支唔唔,不願多說什麼.

"諦缺不在了,你一個人敢與我戰?"斗戰聖王說道,整個人的精氣神快速攀升,渾身金色毛發炫目.

各族強者全都倒退,許多人直接開啟了傳送台,根本不敢在這個地方呆下去了,大聖動手,中域都可能會被打沉,徹底消失.

昆宙灰發拔散,鉛灰色的眸子熾威了起來,平靜開口道:"我的族叔惜敗給你兄長,而我將徹底討還回來,今日鎮龘壓你,雪盡恥辱,我族天生要勝過過你斗戰一族!"

斗戰聖王渾身散發光輝,氣勢瞬間強威了起來,道:"我斗戰一族,豈懼挑戰!"

"猴子今日你命該盡了!"昆宙冷酷的說道.

"太古末年,你與他人共同大殺十方,妄立秩序規則,亂天動地,今日一並了結!"斗戰聖王一指天空,道:"域外一戰!"

"好,送你路!"昆宙一閃面沒,浩瀚的氣息瞬間斂去.

斗戰聖王也發出一道熾烈的光,從真賢城消失了,前外天外的聖人戰場.

時隔多年,古老的域外戰場終于又有人進入,新的聖血將灑落.

"怎麼辦,我們不可能去觀戰,根本接近不了,觸之必死!"許多人都遺憾.

"快,開啟陣台法眼,觀看這一戰!"有古族強者說道.

道紋造詣高的強者可以布下絕世法眼,將域外的戰況傳送回來,能夠清晰顯化戰況.

有幾位祖王快速布置,轉眼間出現一個巨大的陣台,要映出天外戰場.

域外,一片寂靜,碎裂的兵器,巨大的骨塊,漂浮在外太空中,透發著古老的滄桑氣息.

這里亙古不變,枯冷,淒涼,除卻聖戰痕跡外,什麼都沒有.

此時,一艘很小的金屬戰船發出一聲顫音,化成一道永恒的仙光沖向宇宙深處.

"此戰與我無關,我只為成仙路而來."一道神念波動遠去.

如果葉凡,厲天,燕一夕在這里一定會發現,正是他們當初所見到那艘神秘的微型金屬戰船.

而當年葉凡身的烙印,也是此船內的神秘人所為,被西漠古佛化道時預見,幫他斬滅.

昆宙,斗戰聖王來到了這片戰場,冷漠相對,這將是一場絕世大戰,兩人都向那宇宙深處望了一眼,並未多語.

"猴子,今日還有一位道兄也要來,他亦想向你討教一二."昆宙說道,身仙氣彌漫,仙光震宇宙,竟有極道皇兵氣機出現.

"無恥!"中域,真賢城外,聖皇子當時就攥緊了拳頭,無比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