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昆宙大聖
銀月天王神骨聖肌……名動太古……是一名天縱之姿的古聖,刀族敬畏,驚豔天下.

他道行精深,也許一朝頓悟,就能走出大聖路來,然而此時卻被骨頭寸斷,嘴角溢血,差點圌化成一塊肉餅.

銀白長發沾滿血跡,他差點就被一掌打死,艱難的站起來,聖光繞體,骨節嘎嘣作響,很難接續上,臉色雪白,敢怒不敢言.

因為,前方站著的可不是別人,大名鼎鼎的斗戰聖王,威震太古,氣吞山河,一怒連根拔起數十上百族都沒問題!

在這個時候,同他叫板,那絕對是活的不耐煩了,動毅就可取他性命.

銀月天王深知,即便自己再驚豔,名氣再大也不行,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除卻太古幾位巨頭外,任何人在這位面前,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不服不行!

"斗戰聖王,一如過去,風采未變,他還是這麼的霸氣!"

"多少年了,恍若一夢啊,斗戰聖王一座廣敵的高峰,他還是這個樣子,還記得轉戰八荒的蓋世風姿!"

各族皆驚,全都震動.

無論是各大王族,還是幾大古皇族,所有族主等都極為震撼,這是太古逝去後,他們頭一次見到斗戰聖王.

"歲月催人老,當年的一代聖王神骨錚錚,年輕氣威,睥睨天下,一腔戰血掃六圌合,而今竟也有了一絲滄桑,在其眼角眉梢間刻上了很重的歲月印記."

"時間如水,轉瞬退去,他雖然成為了勝佛,但是其風骨未變!"

許多人都很激動,在那個時代……斗戰聖王絕對是一個傳奇,是許多年輕古族心中的無敵戰者,都在後仰望其高不可攀的身姿.

這麼多年過去了,昔日的孩童都已長大,尤其是很多提前從神源中破封而出的強者……更是垂垂老矣.

現在再次見到斗戰聖王,人們心中生起無盡的感慨,這個無敵的豐碑人物即便道行通天,不斷延命,也有了一絲老態.

"參見聖王!"

那名身穿碧金戰意祖王無比的激動,大步走了過來,行大禮參拜,他的身體因激動還帶著一絲顫抖.

"當年,您縱橫天下時,我……還是一個稚童."

他即便已成為一個聖者,各族共尊,但而今見到心中的"大英雄"還是難以自抑的亢奮了起來.

"參見聖王!"

遠處的群山中,一下子飛出七八道身影,全都是一族的祖王,各個面帶敬仰之色……無比的激動.

他們與身穿碧金戰甲的祖王一樣,在幼時就無比崇拜這位斗戰聖者,自身足夠驚豔,而今成為各自道統之主,那種心緒與情結依然未戀

當年,斗戰聖王天不怕,地不怕……其性格無人不知,曾以一己之力橫掃六圌合,怒戰八荒,舉世皆顫.

"你們都起來."老猴子說道.

他渾身黃金毛發晶瑩……燦燦生輝,不怒而威,像是一尊斗戰神明轉生,單是在這里一站……各方人馬便顫票不已.

遠處,八部神將各個臉色雪白……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連那幾位聖級古王都是大氣都不敢出,這是一種無以倫比的威勢.

銀月天王多麼的強勢,洲才是何等的自負,可是眼下卻只能撐著傷體站在一旁,根本就不敢多說一個字!

"聖王……,一些古族人竟有淚水滾出,一別太古百萬年,自神源中脫困,來到這個大世,斗戰聖王第一次在他們眼前露面.

"叔命……"猴子也哽咽了,這幾年來都沒有見到這位叔叔,他深知自己的這位至親壽元不是那麼多了,擺在面前的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突破,不然離坐化不遠了!

因為,斗戰勝佛比其他古族都早一步覺圌醒,于兩千年前就從神源中脫困而出了,至今年歲可真的可很驚人了.

葉凡對這位勝佛也是心有敬意,同聖皇子,姬子一起對其施了一禮,唯有黑皇沒動,點頭而已.

斗戰聖王是一個活著的神話,當年都有許多人言稱,若非與其兄長同生一個年代,可能也會證道.

與皇同世,這種影響是極其嚴重的,天地交感,大道壓制,即便後來封于神源,避到了這一世,在其身上還是有一些道跡,畢竟相處時間太長了,讓其證道路異常艱難.

斗戰聖皇統馭太古,天地共尊,萬族敬仰.而其弟也是如此驚豔,靠自己戰天下,掃六圌合,自然讓人欽佩,成為許多古族心中的英雄.

"都起來."老猴子火眼金睛,說話聲如金鍾轟鳴,鏗鏘有力,眼望虛空,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有些事該有個了結了."

神蠶公主一臉恬靜,眼中有淚,望著這道有些老態的背影,她再也沒有了一絲強勢,竟了一絲罕見的溫和與輕柔.

她肩頭那只有神蠶化成,巴掌大的小白圌虎嗖的一聲落在了斗戰聖王的身上,一點都不害怕,扯了批他的發絲,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老猴子慢慢轉過身,看著神多公主,道:"今天無論誰來,我都要討回公道!

這是一個誓言,也是一種宣告,斗戰聖王要出手了,了結太古年間的所有恩怨,讓一些追隨者熱血澎湃,混身顫求,無比激動.

神蠶公主眼噙著淚水,沒有說話,只是點頭,她知道斗戰聖王心中一直在憋著一口氣,要為她一戰.

遠處,各族全都顫票,人們知道一場天大的風暴將要開啟了,誰都不會忘記聖皇坐化後,發生的那場大動圌亂.

神蠶公主被人釘死,斗戰聖王悲嘯天地,怒戰東荒,最終卻無力回天,在神蠶公主殞落地大哭三聲遠走西漠.

"這一世只要我還活著,誰都不能傷你一跟指頭."老猴子說完轉過身軀,雙目中射圌出兩道刺目的光,氣沖斗牛.

許多古族一個個心潮澎湃,全都王者一條並不雄偉的身影全都想嘶吼出來.

斗戰聖皇坐化了,但是影響力依然巨大,有很多古族願意追隨,聖皇子也許還沒有那種威勢,但是老猴子一站出來,立刻間風云蕩東荒!

這種影響力,無以倫比,是昔年赫赫戰功使然,完全是一條鐵棍橫掃天下打出來的.

"斗戰聖猿一脈人丁稀薄,卻始終屹立不倒,任何一個族人跳出來都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以數人之族統馭太古,倒也並非僥幸."

遠處,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讓天穹隆隆作響,四海沸騰,蒼宇轟鳴,十萬大山都一起共振.

"昆宙你給我出來!"神蠶公主斷喝,眼睛射圌出兩道熾威的光,望向天際蛾簡怒豎.

"神蠶族一身九變,相傳有九條潛命,看來果真不假,當年那一矛足以要了你的命不曾想太古逝去,你又委現大地上了."

一個老者出現,頭戴帝皇冠,灰發拔散連眼眸都是灰色的,眸光,懾人讓各大祖王都戰票,想要跪伏下去.

他身穿月白戰袍,嵌有神金碎片,護住身體要害,其眉心更是護仙台的黑金,是真正的大帝神料,成為一輪黑日擋在那里.

他身體頎長,眼眸滄桑,雖有無盡恐怖的血氣,但卻也難以掩去老態,其壽元絕不會很多,在一條孤獨的證道路上走的很遠,後人根本無法遙望!

"昆宙."金色毛發晶瑩的勝佛眯起了眼睛,金睛開合間,光華徇爛.

皿野,一片靜悄悄,人們幾乎要窒息了,太古年間的兩位大聖就這樣重逢了,接下來必然要石破天驚!

葉凡心緒起伏,當世兩尊屹立在最巔峰的存在對峙,讓他望到了一縷縷仙路氣機,體內黃金血液劇烈奔騰,難以甯靜.

"斗戰聖王,太古一別,風采依舊,今世再相見,讓人慨歎啊."昆宙立在那里,灰發飄散,灰色眸子深邃的如兩片星域般,內有開天辟地,萬物初生的景象.

"師尊!"銀月天王恭敬行禮.

昆宙用手一拂,一道仙光飛出,沒入其體內,那難以接續上的骨頭,以及斷裂的肌體等愈合,轉瞬氣血充盈,恢複如初.

"拜見昆宙大聖!"後方,八部神將一起行禮,連幾位祖王都拜了下去,很是認真,他們的底氣一下子就足了.

"起來吧."昆宙話語年輕,但卻讓人不容反抗,心頭如壓著一座山般,甚至難以抬頭觀看其真身.

這並不是刻意為之,一位蓋代強者自然屹立于此,就有這種獨尊天地間的氣勢,眾生都要膜拜.

"恭喜,在這條路上又邁出了關鍵性的半步,斗戰聖猿一脈的天資果然逆天."昆宙大聖歎道.

"你也不差."老猴子點頭道.

"當年一役,至今未忘,你雖然重傷垂死,遠走西漠,可是卻拼死I了我的那位族叔,大亂剛一結束,沒過多久他就坐化了."

昆宙道,灰發隨風拔散了開來.

"我以為你將與他聯袂而至,沒有想到他死了,真是遺憾."斗戰勝佛道.

眾人都聽的毛圌骨圌悚圌然,昆宙這一脈在太古年間絕對可怕無邊,一門兩位大聖,讓整顆古星都要顫票,舍去聖皇一脈,無人可比.

相傳,昆宙的那位小叔叔最是恐怖,曾經是斗戰聖皇一生中最為強大的敵手,驚豔萬古,超越以往一切古賢!

"他的那位小叔……活出了第二世!"

"在許多人看來,他超越了太古同時期為證道的古皇,可最終依然聖皇逆天而上,慘勝而證道了."

"那一役後,昆宙大聖的叔叔修為似乎…….

人們不會忘記,那是與斗戰聖皇一個年代的人物,神勇冠天下,在證道路上曾與聖皇一爭高下很多年!

"我父親之所以只活了一世,就是與那個人有關."聖皇子略帶傷感的說道.

葉凡震驚,他以前曾聽聞過這些事,斗戰聖皇練功出了問題,未證道前時曾險些死掉,竟大有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