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勝佛下須彌山
粗大的鐵棍插入一塊青石中,說是烏金鑄成又不太像,剛烈懾人,帶著一些暗紅色,像是在血中浸過.

這是一條太古凶兵,雖然過去這麼多年了,但是依然讓人讓心顫股栗,脊背生出一層寒氣.

當年,不知究竟是誰殺了神蠶公主,那是一樁無頭公案.太古末年,斗戰聖皇坐化後天下大亂,一些不世人物出手,打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亂到極點.

"當年,是銀月天王的師尊對神蠶公主出手?"人們倒吸冷氣,全都心頭發冷.

銀月天王驚豔太古年間,被譽為最有希望成為大聖的存在之一,在這條路走出了很遠,也許不久的將來就會踏出那一步.

他師傅的道行會有多麼高深,達到了何等的境界?光想一想就讓人頭皮發炸,寒氣從頭涼到腳.

"銀月天王的師尊是……昆宙大聖!"有人話語顫抖,低聲說出.

"竟然是他……無的昆宙大聖,橫掃太古,九天獨尊,舍去聖皇外誰能壓他?"

昆宙大聖是太古末年的一尊活神,是最強大的存在之一,位列幾大巨頭內,可以俯視整顆古星,戰力恐怖到無法估量.

誰也沒有想到,昔年是這個人對神蠶公主出手,眾人倒吸冷氣,沒有一個人敢妄評,因為動輒會有滅族大禍.

"當年,他祭煉完一塊神鐵,于十萬里外擲出,將我釘在莽荒聖廟前君臨天下,好大的威風."神蠶公主眼眸望天波瀾不驚,說出了死的經過.

于十萬里外擲出一杆神矛,就釘死了強大的神蠶公主?人們當場渾身冰冷,這是什麼概念,強大的離譜,有些不真實!

"竟是這樣死去的……"

"太恐怖了!"

人們低語,全都發自內心的驚懼,昆宙大聖的可怕難以常理度之強大到無邊!

神蠶公主為太古年間的一代天驕神女,是最有希望成為大聖的幾人之一,竟被人抬手就給釘死了,此秘辛驚懾人心.

斗戰聖皇一死,天下大亂,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巨頭間的恩怨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清楚,縱然隱約間明曉,也難以盡知.

"昔年斗戰聖皇君臨天下,萬族俯首,天下共尊.但是他死去了,時代不同了,有些規則自然要變一變."銀月天王平淡的說道.

"可惜昆宙他並未證道成皇想要立自己的秩序規則還早了點,還沒有君臨天下的威勢與氣度,也只能鏟除異已而已!"神蠶公主眸光暴漲,絕代風華,一步前,氣勢迫人.

到了現在,人們明白了,天皇子何以敢如此,這麼多年來針對斗戰聖皇的子嗣,有恃無恐背後竟有昆宙大聖在撐腰.

這件事很可怕,涉及到了無存在間的太古宿怨!

天皇子這麼做多半就是昆宙大聖在授意試探,看一看西漠那尊勝佛而今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會有什麼反應.

從某種意義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古皇子間的較量自始至終都是無敵的大聖在對峙,是一場席卷整顆古星風暴的預演!

這麼多年過去了,天知道昆宙大聖達到了何等境界,是否又邁出了一步,光想一想就讓人膽寒.

"可惜了天皇子,即便再不成器,也擁有天下第一的血脈體質,即便不能證道,成就也不可限量,就這麼死去了."神蠶公主嘲諷道.


"神蠶公主,你既然知道昆宙大聖還活著,就應該有覺悟,在這個世你還不能橫行!"八部神將中的一位祖王說道.

"啪!"

神蠶公主眼睛都沒帶眨一下,玉手揮出,一個響亮的耳光就抽在了他的臉,當場讓其下巴碎掉,身子橫飛出去數百丈遠.

群山萬壑間一片死寂,沒有一個人敢多說什麼,每一個人都在心中驚歎,這位天驕公主太強勢了,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始終未變過.

這可是一代祖王啊,說打就打,而且是抽了一個震天響的大嘴巴,傳出去誰能相信?天方夜譚般!

"你……"那位祖王暴怒—但是卻也生出一股無力感,真的不是對手.

"憑你一個小小的八部神將後裔,也敢屢次三番對我指手畫腳,若是真的神將複生倒也罷了,可惜啊,早已沒有了你們先祖的氣魄與戰力."神蠶公主毫不留情的說道.

"神蠶公主你太過分了,當心永世不得翻身!"銀月天王說道,向前邁步逼來.

神蠶公主沒有搭理他,直接掃視八部神將大軍,道:"你們以為有昆宙大聖撐腰,就可以抖起威風了嗎,信不信我一個人滅你們八族!"

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各大王主等莫不肉跳,神蠶公主行事可真是"嘎嘣脆",壓的人沒話可說,不得不低頭.

"銀月天王你總不能眼見天皇子枉死?"八部神將中一位祖王說道,心中生出了不滿.

"天皇子殞落,讓人扼腕歎息,他是神明唯一的血脈,體質舉世無雙,于萬族來說都是難以估量的損失,自不能白死."銀月天王邊說邊向前走來,逼視葉凡與聖皇子,眸光如兩道利刃般射來.

"鏘!"

神蠶公主一揮手,毫不客氣的瓦解了他強大的氣勢,擋住去路,冷笑道:"真跟你師尊一般,好大的威風,對未成聖的後輩擺絕代高手的風范.有朝一日,聖皇子達到這一高度後,你能有幾分膽量面對?"

"神蠶公主,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廢話,只說一點,天皇子不能白死,這次的風龘波靠你鎮不住!"銀月天王寒聲道.

神蠶公主氣勢懾人,渾然你不將他們放在眼中臉充滿了不屑,道:"你想處置聖皇子?"

"最起碼先殺掉他身邊的那個人族修士因為我知道,天皇子應該是死在了他的手中."銀月天王眸光冷冽,盯住了葉凡,道:"先殺掉此人,還有坐下來一談的可能,至于怎麼處置聖皇子,倒是可以商量."

"不錯,先殺了那個人族修士以祭天皇子英魂絕可能放過!"八部神將許多人怒吼.

"哈哈哈……"神蠶公主大笑,不過怎麼聽都有些冷,她如一代女皇君臨天下,道:"真是可笑,我還沒說什麼,你們倒提條件了.可以說……站在我面前,冷漠敵視的人啊,你們都掂量下,自身全都難保!"

"她想……掃平這麼多大敵?"

人們皆驚呆了,沒有想到這位天驕奇女子這麼強勢要大殺十方嗎?

"你……好大的口氣,真當自己是神蠶嶺的古皇轉世了嗎?"對面幾位古王不忿.

銀月天王臉色很冷,盯著她道:"你連聖皇子都不見得能保住!"

"斗戰聖皇雄視天下,俯瞰九天十地時,你們在哪里,怎麼不敢跳出來?他唯一的親子憑借自己的本事殺了一個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你們一個個就都急不可耐的跳了出來好本事!"神蠶公主掃視所有人.


"不管怎麼說,你改變不了什麼,不要以為世只有一個斗戰勝佛,萬族中還有其他不世高手!"銀月天王冷酷的說道.

"沒錯,以血還血,殺人者死!"八部神將中有激進分子大叫.

"說的太對了,你們這多年來橫行慣了,追剿聖皇子,今日都死個乾淨算了,以血還血!"神蠶公主無情的說道一只手向前拍去.她肩頭那個神蠶化成的小白虎趕緊捂了烏溜溜的大眼睛.

"噗"

一片血光炸開,成片的八部神將死去.銀月天王急忙出手阻攔,幾位祖王也施秘術阻攔她的攻伐.

誰也沒有想到戰斗發生的這麼突然,神蠶公主雖然看起來空靈明慧但是行事果斷而冷酷,只身就殺了過去,將一位祖王籠罩在一團聖光中,口中發出一聲輕叱,展動必殺一擊!

"啊……"

淒厲的叫聲響徹天宇,這位太古祖王劇烈掙紮都沒有逃過一劫,被活生生震碎,聖血墜落群山中,山崩地陷,如末世來臨.

"哧"

銀月天王化成一道銀光,直奔葉凡與聖皇子而去,想要行絕滅手段,將他們抹殺個乾淨.

"砰"

然而,神蠶公主的速度太快了,幾乎在一瞬間橫在了前方,玉手拍出,將其震退,喝道:"堂堂聖皇的子嗣,占盡道理的情況下還有人敢殺,還比不一個不成器的死皇子嗎?我看誰敢動聖皇子與他的朋一個手指頭,我大殺他十族!"

"神蠶公主,你當中格殺了一位聖人級古王,可要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一切後果自負!"銀月天王瞳孔中射出的光彩無比的冷冽.

"殺就殺了,你能奈我何,不僅如此,我還要讓八部神將都永遠除名,從此成為曆史!"神蠶公主霸氣的說道.

所有人都一陣發毛,神蠶嶺的這位公主真是可怕,想要一窩端,滅掉八部神將諸族?足以震撼整顆古星!

"你……"八部神將中幾位祖王驚怒交加.

"你什麼你,這麼多年來辱斗戰聖皇,這筆帳一起算,你們沒有一個能活下來,即便是昆宙也保不了你們,早就想與他算舊賬了!"神蠶公主喝道.

她滿頭輕靈的紫發飛舞,靈動的大眼射出兩道可怕的光束,一步前,又一次出手!

"放肆!"銀月天王出手阻攔.

"我看是你放肆,不就是一個昆宙大聖嗎,試探了這麼多年,讓他滾出來!"神蠶公主斥道.

"在我師出手前,我先收掉聖皇子與那個人族修士,讓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銀月天王喝道,向葉凡與聖皇子抓去.

"砰!"

突然,一只金色的大手自天宇方拍落,銀月天王整個人橫飛了出去,渾身骨節噼啪作響,全身骨頭都斷裂了.

"我兄長雖然早已坐化于太古年間,但斗戰聖猿一脈還沒有淪落到誰都可以欺辱的地步,讓昆宙來見我!"一只渾身黃金毛發閃爍,氣勢霸天絕地的老猴子出現在場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