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太古宿怨
天域無疆,一只青se的大手從九霄上探下,拍向聖皇子……混沌氣繚繞,太初仙光四射.

"完了,東荒將有大禍事,聖皇子若死,天地都將傾覆!"

不要說是人族,即便是太古王族的山主等都心驚肉跳,似看到了尸山血海的畫面,一場大患來臨.

"聖"超脫出"人"的范疇,遠勝凡間之力,不可挑戰,那青se的大手一出,已是天塌地陷,大荒中成片的山脈成為膏粉.

"若悲劇真的上演,古族定將會有大亂,這可如何是好?"連太古皇族的一位山主都皺起了眉頭.

"錚!"

一道清音響起,一道絢爛的綠光掃過那只大手,竟然將其直接洞穿,一片血滴灑出,湮滅了虛空.

古族聖人一聲悶哼,青se大手一陣痙攣,快速倒退,重新隱沒天穹上方,歸于蒼空.

"還好悲劇沒有發生!"

聖皇子未死,讓許多古族都長出了一口氣,即便是敵視人類的族群亦如此,他們憂懼西漠那位可怕存在發狂.

"什麼人敢攔吾?"天穹上傳下一陣怒喝.

"我救了你一命,你不曾感謝,不知好歹嗎?"天際盡頭,一名強大的太古祖王出現,無需懷疑他的身份,因為即便站在那里也讓人承受不住.

在他身穿綠金戰衣,戴著碧金頭盔,一身的晶瑩,而他四周的虛空扭曲,大道痕跡成千山萬縷,大氣磅礴.

他即便只是站在那里也讓人一陣發毛,恐怖無邊,他的氣血絕對可以橫掃天地,無量無窮,有氣吞山河之勢.

"你這是強出頭,來自哪一族?"冷漠的話語自那天穹傳下.

"我不過是一介散修而已,比不上你們八部神將,只是看不慣這等事."身穿碧金戰衣的祖王道.

"他害死了神的子嗣,不殺他天理難容,你想庇護他嗎?"天穹上,森寒聲音隆隆.

"也許是我多事了."身穿碧金戰甲的祖王一聲輕歎,覺察到了什麼.

聖皇子道:"什麼害死,在公平一戰中被我斬掉,自己不成器怨的了誰?你不就是想報複嗎,說的那麼多作甚."

"放肆,對神不敬,弑殺神子,跪下來謝罪!"天空中一聲斷喝,讓群山隆隆崩塌,亂石穿云,煙塵蔽日,令觀者莫不膽寒.

"鼻,


一片莫大的威壓降落,向聖皇子,葉凡等人壓來,想讓他們當眾跪下,于萬族面前丟丑,這是聖者威勢,沉重無邊,如一片星域壓落.

"不曾想,我竟卷入一場是非中,但有我在此,就不容你們辱聖皇子!"身披碧金戰衣的祖王喝道.

"轟!"

他彈指擊天,五道綠痕如青龍橫越,將所有聖力掃盡,擋住了天穹上那位祖王的的威壓.

"多謝前輩援手."聖皇子認真施大禮,表達謝意.

"無需如此.當年聖皇君臨太古,橫掃九天,我輩皆敬仰,他的子嗣有難,怎能置之不理.再者,即便我不出手,也會有人管這件事."

顯然,斗戰聖皇雖然已經坐化,但是也有一批忠實的追隨者,只是平日間不顯化而已.

"你可知與我等為敵,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這次的事誰來了都不管用!"天空顫栗,共有五道可怕的鼻影降臨,全都籠罩著神環,始一出現,萬物崩潰,大荒中生機不顯.

他們每一個人都被聖光所淹沒,身影朦朧,個個強大如神明,整片天地似容不下他們的真身,虛空不斷扭曲.

這就是太古祖王,早已成聖多年,平日不顯化,一旦出現,光那種氣息都要讓人痙攣,要跪伏在地上.

不達到這一個境界,永遠不知他們有多麼可怕,俯視眾生,猶如面對螻蟻.

身穿碧金戰衣的祖王,畢竟只有一個人,不能抗衡,身體搖動,幾乎就要吐血倒退.

突然,另一股浩大的神威出現,瞬間擋住了五大祖王,而後一片祥云降下,走來幾位老道人.

"我當是誰,神蠶嶺的人到了,你們真要插手這件事嗎?"八部神將中的幾位祖王冷漠相對.

"自然."一位老道人平靜答道,頭戴赤金冠,身穿古舊道袍.

"神蠶嶺的人竟然出手了,我怎麼覺得不對勁,這里面是不是有事?"一些古族驚疑不定.

神蠶嶺,古族中的絕頂大勢力,萬族共敬畏,有幾個人敢招惹?是太古的一大皇族,出現過真正的古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八部神將的地位也很高,祖上是追隨過不死天皇的一批神將,功高震世,所向披靡.

可是不死天皇逝去的年代太久遠了,古皇兵始終不可見,而神蠶嶺卻如日中天,有帝級戰衣留下,天下共尊.

"你神蠶嶺莫要霸道,這只潑猴殺了神的子嗣,就該償命,你們憑計麼阻攔?"八部神將這邊一位聖人級古王森然說道.

"大世出現,百舸爭流,萬族共競,證道路上多尸骨,古皇子嗣死去也在所難免,天皇子技不如人被當場格殺,怨不得別人."神蠶嶺一位老道士說道.


"他是神的唯一子嗣,怎能這樣白白死去?不要以為你神蠶嶺君臨天下,無人可敵!"八部神將中的一位祖王冷笑連連.

"即便是不死天皇的子嗣又如何,公平一戰中被擊斃,還要人償命不成?哪來的說法."一位老道士說道.

"不管怎樣說,聖皇子今日都要死,誰也救不了他!一位祖王大吼,聖光澎湃,吞沒山河"真是好大的威風!"一道銀鈴般的冷笑傳來,天空中九彩祥云飄來,一個絕代麗人出現,降落而下.

她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肌膚雪白細膩,氣質空靈,一頭紫se的長發飄動,超塵脫俗,神蠶公主駕臨.

在其肩頭,有一個巴掌大的小神蠶,而今化成了一只雪白的小老虎,大眼有神,憨態可掬.

"神蠶公主"所有人都驚的倒退,一個個悚然,遠處的觀戰者更是發毛,各大古族的山主都心中悸動.

人的名樹的影,這位天驕公主絕代風華,一貫強勢,曾經打遍太古,難以尋到多少敵手,是一個真正的奇女子.

"神蠶公主,你要以勢壓人嗎?"八部神槽中一名祖王冷聲說道.

"丑惡的嘴臉,都給我滾!"神蠶公主無比犀利,毫不留情面,直斥幾位祖王.

這一聲道喝,天宇崩開,大地劇震.她雖為一個女子,但是氣場之強讓人顫抖,對面的幾位古王都忍不住向後倒退.

"神蠶公主,你想引發萬族大亂嗎,神明的子嗣絕不能白死,憑你壓不下來這件事!"另一位祖王叫道.

"一個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殺也就殺了,算的了什麼"神蠶公主冷漠的說道.

"你蠻橫無理,必會付出代價!"一個祖王冷聲說道.

"啪!"

神蠶公主簡單而直接,玉手一揮,一個大耳光就扇了過去,讓這位祖王的臉上出現一道清晰的指印,嘴角淌血,身子橫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震撼,神蠶公主上來連祖王都給直接扇了一巴掌,讓人瞠目結舌,果然如傳聞中那般強勢,無懼天下.

"我與你們講道理,你們給我講神明的血脈與勢力,我用巴掌對你,你又說我不講理,你說要我如何是好?"神蠶公主道,嗓音帶著磁xing,以纖纖玉指撫mō肩上那只神蠶化成的小白虎.

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各大王族全都心驚,不敢多語,皆在靜觀,今日事肯定不止古皇子間的恩怨那麼簡單.

"你真當天下無人可收你了嗎?!"這位祖王驚怒交加,撫mō臉上的指印.

神蠶公主嘴角噙著一絲冷笑,道:"你們當聖皇車是一個可憐的鼻涕蟲?他是斗戰聖皇的子嗣,不比古之天皇的子嗣地位差,辱他就是在辱老聖皇,你們都該殺!"


"你會後悔的,神的子嗣不能白死,必須要以血還血,付出生命的代價!"一位祖王大聲道.

"諸位你們說,萬族共尊的不死天皇斷了血脈傳承,能這樣揭過嗎?"一位古王聲音劃破長空,詢問各族強者.

"神的子嗣不能白死!"在他的身後,是八部神將大軍,自然都不忿,一起大吼,聲震天地.

"同樣的話語,我也想問,辱聖皇的人能活嗎?"神蠶公主道.

"斗戰聖皇怎能與不死天皇比!"在八部神將中,有人帶著無盡的仇恨低語.

"我才說完,你就辱老聖皇,真當我是擺設了?"神蠶公主伸玉手向前拂去,刹鼻間血光迸濺.

"

……"

前方,發出一片慘叫聲,八部神將大軍一排排的炸開,瑩白的骨塊,各se的血液,一起飛灑,成為一首死亡哀曲.

"你……住手!"幾位祖王震驚.

遠空,人們驚呆了,神蠶公主太過凌厲了,一只手輕拂,便抹殺了八部神將整整一部的人馬,從此以後只能稱為七部神將了.

眾人大氣都不敢出,這位天驕神女看似空明靈秀,但是殺起人來連眼睛都不眨,強大的讓人顫栗.

神蠶公主好整以暇,用潔白如玉的手指攏了攏秀發,道:"我不過是效仿你們而已,比強勢,比霸道誰怕誰!"你們八部神將不是強勢霸道嗎,就當著你們的面抹殺一部,神蠶公主以實際行動做出了詮釋與回應.

"神蠶公主你太囂張了,要知道,這個世上能〖鎮〗壓你的人都還活著!"一道冷酷的聲音傳來,自九霄落下.

一個白發如雪的男子降落,面龐看起來能有三十幾歲的樣子,可是眼眸深邃與滄桑,一看就是一個是可怕的古王!

"他是銀月天王,太古年間最有希望成為大聖的蓋代天驕之一!""他與九凰王,麟天王,神蠶公主等相仿,都曾被斗戰聖皇親口稱贊過!"

古族各部嘩然,而後一陣驚悚,事情果然越鬧越大,遠比人想象的複雜.

"哈哈"神蠶公主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帶著磁xing的聲音鼻然如天籟般動聽,但任誰都能聽到一股怒.

"裝什麼古皇大聖,你師尊來了嗎?這一世再讓他來殺我試試看!"神蠶公主寒聲道,而後沖聖皇子一招手,將其手中的黑se鐵棍攝了過去,釘在了地上,道:"這是他的兵器!"

所有人都通體冰涼,想到了一則往事,太古末年,斗戰聖皇坐化後,神蠶公主曾被人以一杆黑se的神矛釘死,斗戰聖王則怒戰東荒,悲嘯天地,遠走西漠.

近年來,天皇子統率八部神將敢肆無忌憚的追殺聖皇子,看來遠非表面那麼簡單,摻雜有太古巨頭間的宿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