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捅破了天
不可一世的天皇子……號稱天下第一血脈的體質……傲視群倫,而今竟形神俱滅,讓人只能一陣感歎.

"什麼血脈,什麼體質,沒有相應的心,到頭來還是一根雜草."

眼下可不是發怔的時刻,聖威浩蕩,蔓延到了整片山脈中,形勢危急到了極點.

"隆隆!"

真賢城內另一道聖威沖起,化成一輪黑色的大日,照耀天宇,將那位強大的古族聖人擋住了,截斷其前路.

"玄龜妖聖出手了."葉凡道.

他之所以橫渡到這個地方來殺天皇子,就是怕出現意外,玄龜妖聖坐鎮于此,關鍵時刻能夠擋住古族祖王.

"鏘..

聖皇子將不死天刀接了過去,而後連施展秘法,將所有氣機都積聚到了自己的身,偽造是他一人所為.

"沒有必要這樣,八部神將中的祖王是不會講什麼道理的."葉凡搖頭.

"他們不講道理,有人會與他們慢慢講."聖皇子沉聲道.

"你們都走."葉凡轉身螓厲天,葉瞳等人說道,讓他們退隱到天之村不要出來.

"師傅你跟我們一起走."葉瞳一臉的焦急,拉住他的衣角,留下來必死無疑,即便葉凡有逆世天資,也不能與聖人對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忍五百年,成聖回來大殺這群老烏龜,全部斬個乾淨."龍馬惡形惡狀面說道.

"將天都已經百度貼捅破了,總得有個人來面對,是不?"葉凡輕聲歎道.

"不行,趕緊走,不成聖不能與之對決……進紫山我看誰敢入內!"黑皇道……盯著遠處的的凌霄聖光.

葉凡搖頭,既然殺了天皇子,肯定會有天大的波瀾生起,八部神將中坐鎮與北域的那幾位祖王肯定不會講什麼道理的,下一步多半就是聖人大戰!

"天是我捅破的……就由我去面對."他心意已決.

"師傅!"葉瞳攥緊了拳頭,眼睛都紅了,目蘊淚水,覺得葉凡這是在赴死.

"無妨,我已為他們備了一份大禮,真若是敢逼迫我……,葉凡眸光深邃,望向永恒的天際盡頭.

"為了穩妥起見,我們先離開這里,真正的無存在快到了."聖皇子道.

"也好!"葉凡點頭.

在葉凡不容反駁的要求下,葉瞳,厲天等全部離去,避進天之村,有一位殺聖坐鎮,且無比隱秘,可保安全.

黑皇留下,它精通大道陣紋……萬一發生意外可助逃生,當年在不死山得到棋盤陣紋,連生命禁區都攔不住,能成功橫渡出,可見一斑.

葉凡,姬子,聖皇子,黑皇橫渡到北域,進入神城天璿石坊……見到了聖人衛易,圍坐火爐旁煮悟道仙茶,清香彌漫,道輝灑出……讓人要羽化飛仙,胎骨輕捷.

葉凡等人遠去了,可是南域與中域卻一片嘈雜,天被捅破了,外界一片大亂,近乎沸騰.

天皇子死了……這則消息震世,讓整片東荒搖了三搖,顫了三顫,舉世震驚,全都有些不敢相信.

八部神將哀哭,一片縞素,無盡悲慟,神的子嗣死了,這像是天塌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神明唯一的血脈消亡了,我們沒有護住,是千古罪人!"八部大軍慟哭,愁云慘淡,十萬山崩.

萬族,許多人倒吸冷氣,覺得不可思議,可謂石破天驚,發生的太突然了.

不死天皇,冠古絕今,九天獨尊,古今無敵,他留下的唯一血脈就這樣敗亡了?許多人都懵了.

血凰山,火麟洞,原始湖,神蠶嶺等各大古皇族都一陣發呆,天皇子統率這麼多人南下,卻讓人斃掉,果真驚天.

在這一日,北域顫求,那處古老行宮外的幾座主峰,四位古聖長嘯,氣吞日月,祖身劃破蒼穹,一路南下,趕向真賢城.

"要有一個說法,元凶不出,必將血洗天下!"

無情的話語,震的群山萬壑都在搖動,響徹大地,很快就被所有修士得悉了,傳遍東荒.

天皇子敗亡,被格殺于真賢城外,讓天下大地震,引發的後果遠比想象的還要可怕,各方反應大不相同.

山雨欲來風滿樓,整片大荒都一片壓抑,無比的沉悶,這是一種難熬的氣氛,是暴風雨前的甯靜.

"竟然死去了……不死天皇古今無敵,繼承他的體質與血脈,怎麼會有被人斃掉?"許多古族都不相信.

"嘿,神明的子嗣也不過如此,到頭來還不是讓人給斬了,墮了父輩的英名."

"好一個強大的人族,先是大戰凰虛道,火麟兒,而後又斃掉了天皇子,古皇的子嗣都有敵了!"

而今萬族共處一世,部分親善人族,部分中立,還有部分則很敵視,對這一事件的反應自然完全不同.

"這是一個蓋代人傑,竟可抗古皇親子,最後更是斬了天皇子,實在驚豔,可是慧了這樣一個大禍,更是將天捅破了,如何收場?

有人隱約間猜出,可能是人族聖體回來了,但卻沒有一個人說出口.

舉世皆驚,天下震動,但凡修士莫不在關注,這件事影響太大了.

天皇子的身份過于特殊,幾位太古祖王南下,怒氣沖破九霄,揚言要血洗天下,掃平南域.

"天皇子是我斃掉的!"在這暗流洶湧,風云激蕩之際,聖皇子在北域站出,向世人宣布,將一切都投到了自己的身.

可是各族皆知,天皇子的敗亡應與那名人族強者有莫大干系,是他將其卷走的,擊斃于真賢城外.

"聖皇子你得死!"八部神將怒吼,喧囂之音讓中域差一點炸開,四海之水淹沒青天.

"既然你站出采承認……那麼你就以死謝罪!"一位祖王吼道,徑直趕往北域,要在第一時間斃聖皇子.

"用不著你來,我自己去真賢城!"在這一日,一只金色的斗戰聖猿,渾身毛發晶瑩……仰天怒吼,瞬間消失.

葉凡,聖皇子,姬子,黑皇離開了神城,並不想被那位古聖堵在這里,一路南下而去.

"黑皇,陣台沒問題,別在半路就被聖人截住去路."

"連不死山都擋不住棋盤陣台,照樣橫渡了出來,想斷我的生路,哼哼哼……,大黑狗傲然冷笑.

"慢一點……待到須彌山的鍾鳴響起,我們再路."聖皇多道.

此時,東荒一片喧沸,快將天給翻過來了,八部神將中的祖放話要斃聖皇子,這是想將天徹底給撕開.

天皇子死了,可以說是將天捅破了,而聖皇子若是死,可能會更嚴重.

這是一個沒有護道者的苦皇子,平日間沒人管,可真要是有聖人級的人物斃他,估計有人會狂暴,以戰血燒盡東荒,讓天地傾覆.

不要說人族,就是古族都一陣發毛,一位古聖前往北域殺聖皇子……若是成功的話,將意味著天大的波瀾將起.

"當…….

若這一日,悠悠鍾聲響徹須彌山,浩蕩也不知多少萬里……整座大雷音寺都散發燦爛光輝,佛光普照……十方生靈叩首,百病皆消.

"鍾聲終于響了."聖皇子得到消息,神思一陣恍惚.

"你備的大禮用不了,趕緊收好,不然讓人毛骨發寒."黑皇對葉凡道,長出了一口氣.

真賢城外的山脈深處,人影綽綽,到處都是修士,萬族皆至.

今日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可以說天被捅破了,沒有一族不關注,來的都是大高手,事態極為嚴峻.

暴風驟雨將至,這是天崩前的短暫甯靜,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

"什麼,聖皇子來了,那個神秘的人族強者也到了,他們……真的敢出現?!"

"嘩..

中域一片嘩然,眾人莫不驚憾,喧囂天,沒有想到葉凡等人真的敢來此.

真賢城所在的這處大荒人聲鼎沸,各族皆驚,隱約間覺得這件事很複雜,絕對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恐怕……涉及到了太古年間幾大巨頭的恩怨!"有些古族山主非常敏感.

聖皇子,姬子等聯袂而來,出現在真賢城外,神色平淡,沒有一絲波瀾.

"你還真敢出現?!"一個可怕的聲音響起,劃過蒼宇,整片天穹都炸開了,混沌氣迷蒙,天崩地裂.

眾生顫票,即便躲避的再遠,都忍不住想跪伏下去叩首膜拜,這是真正的"聖威."超脫了"人"的范疇.

"我有何不敢,大丈大行走于世,問心無愧,這片天地我哪里去不得?"聖皇子昂首,軀體如神金鑄成一般,依然無懼,持一杆大鐵棍而立.

"你害死了神唯一的子嗣,是千古罪人,即便是死去一萬次都難以贖罪!"僅僅是一道聲音而已,就讓這虛空崩塌,蒼宇炸開,壓的天地俱寂,萬物顫求.

聖皇子仰天大笑,道:"一個不成器的天皇子而已,技不如人,被格殺在此,扯這麼多作甚?"

一聲威嚴的聲音喝道:"放肆,他是神的子嗣,萬族共尊,你是他的子民,需要叩首,還不跪下來請罪!"

"狗屁的神之子嗣,不過如此而已,獨戰都不是我的對手,還不是被我殺了!"聖皇子根本不屈服,竟大聲喝斥祖王.

遠處,人們連大氣都不敢出,各大古族都如此,緊張的看著這一切.

"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褻瀆神靈,今日不殺你天理不容!"一只大手自那天穹深處探下,轟隆一聲,萬物皆滅,混沌洶湧,像是要滅世了一般,直接拍向聖皇子,想將他化為肉醬.

真敢下手?所有人頭皮都發麻,即便是各大太古王族都陣陣悚然,有古族頭領敏銳的得出結論,今日事絕非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