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天皇子斃命
暴打天皇子!

若是在過去,說出去誰也不會相信,可是在今天卻真實的發生了,葉凡,姬子,聖皇子成椅角之勢將他圍住,連下重手.

"砰.

聖皇子手中的黑鐵棍像一條墨龍般沖起,將天皇子抽飛,脊背幾乎崩斷,發出一聲痛哼,橫飛了出去.

"咚!"

葉凡揮動金色的拳頭,輪動起來,重擊在天皇子的身子上,讓他又一次飛了起來,大口噴出五色神血.

姬子也很直接,抬手間一塊虛空神碑出現,鎮龘壓而下,差點將天皇子給打成一團爛泥,汪身鮮血飛濺.

三位帝子級人物出手,即便是神的子蹦也受不了,慘遭圍毆,全身多處骨折,滿身血跡,不成樣子.

"打的好,這個狗皇子連平民都殺,將燕地一城的凡人血圌洗了個乾淨,他的血有多冷?死一百次都難以贖罪."李黑水道.

東方野,厲天等都圍了上來,一個個興奮無比,眼中冒綠光,沒有想到能活捉天皇子,全都躍躍欲試,想親手痛揍他一頓.

天皇子眼神冷冽,渾身痙孿,被葉凡與蘭皇子三人幾乎快打殘了,骨頭斷折多處,無一絲還手之力,難以對抗.

"你當年追殺我們也就算了,而今更加肆無忌憚,滅掉了不少人族教統,連平民都殺,真是沒有一點人性."

東方野為蠻族戰體,他的巴掌跟磨盤似的,輪動起來壓的氣流炸開,發出轟鳴,震的天皇子大口咳血.

旁邊……厲天也一拳揮出,打在天皇子的下巴上,一串神血濺起,飛出去幾米遠.

"狗皇子,你以為自己是神,可以君臨天下……俯視蒼生,想殺誰就殺誰?你還不夠格!"

李黑水,東方野,厲天等圍上來,拳打腳踢,一頓痛毆,口中喝斥不停.

黑皇不爽了,道:"什麼狗皇子,就是個雞蛋黃,別給他冠那個號,誰在亂說話本皇跟他急."

一群人出手……可歎天皇子這麼多年來橫行天下,到頭來卻成為了沙包,被一群人圍著暴打.

"狗皇子,叫你囂張,還敢屠圌城!"龍馬過來,一蹶子旭出,差點將天皇子頭骨給蹬碎.

"都說了,不許說給他冠那個號……,黑皇一爪子拍了過去,當然不是打眾人,而是狠扇天皇子,當時就給打出去十幾個大跟頭.

"你也有今日?"葉凡嘴角帶著一絲冷意,一腳將他踏在地上.

"卑賤的人族…………,天皇子瞳孔中充滿冷意.

"到現在還嘴硬……活剝了你!"龍馬抬起碗口大的蹄子,直接按在了他的臉上,俊美無暇,堪稱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天皇子,當場鼻青臉腫……腫圌脹的像個豬頭.

"我若是死了,你們沒有一個人能活下去."天皇子很冷靜,眼眸中閃爍著狠辣的光芒.

"你覺得我們不敢殺你?"葉凡大笑,一腳蹬了出去,像是踢球般將他掃飛.

另一邊,聖皇子早已就等候多時了……黑色鐵棍留高舉起,而後橫抽了過來,打在天皇子的身上.

"喀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個不停,在這一瞬間,他混身有一百多根骨頭都斷了,鮮血淋淋,被大棍砸在地上,難以動彈一下.

"你們群戰于我,算什麼本事,真當自己是帝子就與我獨戰,我能殺掉你們全部!"天皇子話語森寒,一臉的冷醅,根本就不服軟.

"你不配說這種話."聖皇子道.

"你先是被聖皇子差點打死,而後又險些被姬子格殺,最後更是被葉凡幾乎打爆,還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厲天道.

"挾八部神將而來,請出凰虛道,火麒子等人圍攻我師與聖皇子,你也好意思說獨戰?自始至終都你不敢!"葉瞳道.

"你身後有八部神將以及幾位古皇子時都不行,現在還談什麼獨戰,可笑."連性情很好的燕一夕都忍不住冷哂.

"為避免夜長夢多,早點宰了吧,說不定有太古祖王會追殺下來."黑皇道.

"不錯."葉凡點頭,直接以金色的拳頭轟了出去,打的天皇子橫飛出去數百丈遠,鮮血淋淋.

然而,他並為化成肉泥,盡管骨頭寸斷,但身子並未散架,且骨節在響,繼續上.

眾人面面相覷,暗暗驚歎,不愧為萬族共尊的神明的子嗣,擁有天下第一血脈體質並非浪得虛名.

在當世,能以肉圌身抗衡葉凡一拳的人太少了,天皇子承受了下來,而且能在第一時間複原,恐怖的過分.

"這狗皇子的血脈之力真的太強大了,你們看,他渾身發光,大道倫音響趄,這麼重的傷都快複原了."東方野歎道.

"轟..

聖皇子出手,黑色鐵棍砸下,再度讓天皇子骨骼全部斷開,五髒六腑皆裂,可是他形體依然不散,神光四射,又一次愈合.

眾人心驚,天皇子雖然冷血殘忍,不是一個善類,但是不得不得承認,其血脈潛能無窮無量,舉世罕見.

"可惜,他成為了溫室中的豆芽菜,不然的話成就遠不是現在可以似的."葉凡道.

"鏘!"

他將不死天刀拘了過來,揮動雪亮的長刀向下劈去,噗的一聲血光閃爍,天皇子的半邊身子被剖開,發出一聲慘叫,神色猙獰無比,五色神血淌了一地.

"砰.

讓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幾乎在一瞬間其兩半身子愈合,又化為了一體,五色仙光彌漫,大道倫音不絕.

"噯!"眾人都倒吸冷氣,不管怎樣恨他,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的體質萬古少見,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這體質真沒的話說了."黑皇都這樣歎道.

"放點血液去跟他比一比看能否全面壓制他."龍馬對葉凡道內心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你可真無聊."葉凡無視它,手持不死天刀,准備將天皇子給立劈了.

"聖皇子你放點血跟他比一比."龍馬又攛掇猴子.

"沒有必要,他沒有一顆無敵的心,就是擁有仙體也得敗."聖皇子道.

姬子道:"體質並不是全部狠人大帝未成道前不過是一介凡胎,可最終橫掃九天十地,震古爍今."

眾人聞言皆點頭.

"噗"

葉凡一刀剖開了天皇子的頭顱,讓他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元神想要沖起,結果卻被聖皇子一棍子給打了回去.

"這王圌八蛋身上有神靈古經,不死天皇留給他的好東西太多了,今天都給挖出來."黑皇道.

"哨.

天皇子的頭顱回歸顱內,裂為兩半的額骨又一次愈合渾身都在發光,修複肉圌身,他拼命反抗,想要橫斬眾人.

葉凡,姬子一起出手,將他一身道行打散,不能反擊又軟倒在了那里.

六卜心點,他體內好東西不少,別弄壞了,都一件件挖出來!"龍馬道.

可惜段德不在,不然的話這位盜墓宗師一定會對這個人體寶藏大感興趣.

"啪"黑皇一爪子拍出,從天皇子的輪海中取出一塊盾牌散發著聖威,銀白锃亮,古拙神秘.

"這件聖器了不得,在大戰時連葉凡的黑箭都沒有將其射穿."

黑皇也算是個行家,三下五除二又弄出一個玉瓶來,拔開瓶塞,清香彌漫四野讓人要舉霞飛升.

"這是不死神液,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聖皇子道他喝了一大口,而後遞給姬子,兩人都大傷了元氣,此時神液入體,混身溢光複原.

"仙珍!"黑皇又一次驚叫了起來,拎出一枚玉墜,仙霞四射,光華沖霄.

這是太古皇煉成的一枚護身符,持有它就等于多了一條命,堪稱稀世神珍.

天皇子眼睛都在噴火,這些人將他當成了一個寶藏,接連從他體內取出神物,他想反抗,但卻掙脫不了.

葉凡,聖皇子,姬子一起出手,逼圌迫他的元神,相對于這些外物而言,不死天皇所留下的神靈古經價值更高,為一萬古神書.

"我是就死也不會讓你們得到此經!"天皇子發狠,甯可燃燒識海,也不給他們探查.

葉凡三人層層重壓逼圌迫,天皇子的仙台都快化成光團了,他神色猙獰無比,不肯就范.

"注意點,別讓他自爆掉!"龍馬"窮凶極惡"的說道.

"堂堂不死天皇,號稱萬族共尊的神明,一定有真正的古皇兵留存世間,可看樣子根本就沒被他掌握,究竟在哪里?"黑皇一邊搜刮一邊說道.

無需他說,眾人也知天皇子沒有掌握帝兵,不然早已就祭出來了,何至于如此.

"不死天皇的兵器絕對恐怖無邊,究竟是埋在了曆史的塵埃中,還是說另有人掌握?"葉凡逼圌迫,天皇子咬牙,想要燒盡識海.

"轟"

突然,天際盡頭出現一股非常可怕的波動,有遠古聖威橫掃過整片山脈,讓眾生顫票!

"壞了!"在場的人都變色.

"我若死去,你們誰也別想活,想要共存,唯有放了我!"天皇子眸子冰寒,臉上充滿了冷醅之色,心中憂懼去了大半.

"噗"

然而,他才劃放松,葉凡便揮動天刀斬了下去,神血迸濺,這一次不僅將他的肉圌身立劈為兩半,更是其將其元神切開.

"啊……"他淒厲大叫,無比的驚恐,太古祖王來了,馬上就能援救他了,只需片刻就可.

"你們不能殺我!"他顫聲說道,充滿了不甘與絕望.

"嗡"

聖皇子輪動黑色的大鐵棍,壓的群山抖動,虛空鳴顫,砰的一聲抽在其元神上,讓聲音臭然而止,神識成空.

葉凡張口一嘯,噴出一縷道光神焰,將天皇子的尸體與血跡刹那化成了劫灰,燒了個一干二淨,什麼都沒有剩下.

"捅破天了!"黑皇道.

天皇子斃命,呼喚月票啦,炮火猛烈些吧~.

更多到,地址